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竞技 > 章节信息 >

171.修学旅行(完)

作者:掠过的乌鸦 时间: 类别: 游戏竞技

小泉青奈点开照片,是渡边彻的自拍。

确认背景真的是东山庄后,她终于控制不住睡意,睡了过去。

手机逐渐滑落,最后掉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青奈,什么东西掉了。”晃子喊了一声,见小泉青奈没反应,便起身走过来。

“睡着了吗?”边说着,她捡起手机。

屏幕还没熄灭,上面是渡边彻放大后的脸。

“这小子,放大后居然也没有瑕疵!”晃子带着‘一定要找出缺点’的想法,不断放大各个部位。

正盯着鼻翼,拼命想找出黑头时,她突然反应过来:

青奈,看着这张照片睡着了。

她连忙把照片缩小,是和渡边彻的line聊天界面。

刚要滑动,查看聊天内容,动作又顿住了。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从高中开始变的亲密,到现在已经9年,但这样就有资格随便看青奈的聊天记录了吗?

按耐住强烈的好奇心,晃子把手机悄悄放回去,溜回床上,拿出自己的手机。

……

十一月六日,周五。

再繁华的都市,在天蒙蒙亮的时候,也寂静如废墟。

渡边彻跑在三年坂的青石板路上,透明的空气中,飘散着一层薄薄的白色。

再过不久,就会迎来秋意彻底转浓的一天。

回到东山庄,慢悠悠地洗完澡,换了衣服,才走去餐厅。

原本以为没人了,结果依然有三三两两的同学在用餐,打着哈欠的清野凛也在其中。

昨天又是宇治,又是鸭川到了晚上还被他拉去网咖,早上累得起不来也在预料之中。

渡边彻走到清野凛所在的角落在她对面坐下。

“早上好清野同学。”

“早上好。”招呼声中,有藏不住的困意“我开动了。”

清野凛说完,用筷子戳开半熟的j-i蛋。

蛋黄从薄膜中流出在蛋白上扩散开来。

作为全熟党的渡边彻对这种场面可没办法当做视而不见。

“清野同学,有没有人说过你是个过分认真的人?”

清野凛把嘴里的j-i蛋咽下去,喝了一口暖洋洋的味增汤,做完这一切她才抬头看渡边彻。

“你又想干什么?”

“什么叫‘又想干什么’?我做过什么吗?我只是想在这个美妙的清晨和你探讨......”

“有事直接说。”清野凛不客气地打断他。

委婉温柔的女生固然可爱,干脆直接的x_ing格也不遭人讨厌啊。

“是这样的,”渡边彻稍作停顿,“你要不要尝一下全熟j-i蛋?”

清野凛面无表情地盯着渡边彻,持续很长时间。

就在渡边彻以为是不是自己昨晚睡着后,无意中给自己加了点时清野凛开口说话了。

“原来如此。”她的表情像是比渡边彻先解出一道数学难题,语气里充满俯视感“你是全熟党?”

“......和什么党有什么关系?我只想,让清野同学你多尝试一下不同的事物这个世界可是各种各样的哦。”

“谎言。”

“是谎言但还是想让你尝尝。”

渡边彻用还没来得及使用的筷子,把没吃过的全熟j-i蛋,夹到清野凛碗里。

清野凛看了j-i蛋两眼。

“其他事情就算了,唯独这件事,我绝不会让步。”她用筷子夹起全熟j-i蛋,重新放回渡边彻碗里。

“只是尝一尝,没关系吧?”渡边彻又把j-i蛋给她夹回去。

“如果只是普通的尝一尝,当然没关系,”清野凛再次把j-i蛋还给他,“一位全熟党送来的全熟j-i蛋,这是挑衅,是战争。”

渡边彻放下筷子,面无表情地盯着清野凛。

半晌,他说:“你不给我面子?”

“强迫喜欢半熟j-i蛋的朋友吃全熟j-i蛋……这就是你所谓的面子?”

清野凛的视线冰冷,充满责备。

两人这样一动不动对视好一会儿。

渡边彻眼珠子动了动,清野凛率先没憋住,微微别开脸,笑了出来。

渡边彻也跟着笑起来:“仔细想想,我们两个虽然争论过很多次,但还没真正吵过架?”

“啊啦,渡边同学很有自信嘛,你以为你吵得过我吗?”

“你连这个也要赢?”

“有什么意见”

“没有,就是感觉清野同学固执得可爱,真想摸摸你的腿,不知道会什么样的手感。”

“渡边同学。”

“嗯?”

“可以麻烦你离我远一点吗?我真快要受不了你了。”

清野凛毫不掩饰地露出极度嫌弃的表情。

渡边彻咬了一口全熟j-i蛋,脸上是思索的神色。

“你不感觉很奇怪吗?”他说,“要说我是腿控就算了,但我对其他人的腿完全不感兴趣,走在路上,也不会特意去看女孩子的腿,只有你,清野同学,怎么看都看不腻,关于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吗?”

“因为我是最美的。”清野凛敷衍地说出实话。

“原来如此,原来答案这么简单。平时总是我一个人在思考,越想越奇怪,甚至感觉不可思议,对了,我这算自我观察吗?”

“自我观察......”坐在对面的少女,用近乎绝望般的无奈,重复这几个字。

吃完在京都的最后一餐早饭,神川高中的学生们,依次乘上驶往京都车站的大巴。

“银火龙已经是手下败将,我们将继续伟大的征程,向金火龙进发!”国井修举手起手臂,大声说出豪言壮志。

“昨晚我一个人试过,差点气得把游戏删了!”

“你国井大爷来了,一切交给我!”

渡边彻完全不明白,在游戏里讨伐怪物,怎么就成了‘伟大征程’?

再怎么说,至少应该是让清野凛变成全熟党那种事,才算得上伟大吧?

在打开游戏的间隙,渡边彻望向窗外。

天空散布着薄云,像被扯成一缕缕的白色棉花糖。

前往京都站的大巴,奔驰在这样的天空下。

在金火龙大发神威,四人不断力尽倒下的时间,大巴抵到京都站。

“大家有二十分钟可以自由行动,想去逛纪念品店也可以,但请记住,不能离开车站,听到了吗?”

“是!”

青春活泼的声音,迎来路人羡慕、好奇、回忆的目光。

渡边彻没去纪念品店。

昨晚睡觉前,和九条美姬视频通话,对方明确拒绝了他带纪念品的提议。

大小姐的原话是:“就你身上那点钱能买什么。”

这样说的她,依然带着渡边彻送的廉价戒指——按照1积分可以换100円计算,1千积分不过10万円而已。

这对九条美姬来说……走一步路能挣10円的话,她都懒得动一下。

除她以外,东京再没有让渡边彻带纪念品的人了。

既然不用买东西,没什么想做的他,在车站四处闲逛,不知不觉来到了的大厅。

那四千块玻璃,依然高高悬挂在穹顶。

第一次来京都时,系统任务是拿到丽奈的签名。

丽奈能被系统选中,各方面的确很出色,美丽的外表,规模不小的胸部,特立独行的x_ing格,还有小号的非凡才能。

但渡边彻却对这样的她没有兴趣,反而是久美子,真心想和她成为朋友。

好想再见久美子一面——即将离开京都,下次见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的情况下,这个想法突然从他脑海里蹦出来。

现在是上午九点半,第二节课刚开始,她在上什么课呢?

神川周五的第二节是数学,北宇治也会是数学吗?

她会不会在困恼地挠头?

或者,一脸认真地把黑板上的知识点,一字不漏地抄下来?

“渡边,要集合了!”小泉青奈温柔的声音让他回过神。

“来了!”

渡边彻正准备走过去汇合,放在裤子右侧兜里的手机响了。

看着一连串的诡异艺伎表情包,渡边彻笑着收起手机。

高一的修学旅行,到此为止了。

......

修学旅行后的周六周日,有些无所事事。

其他人要去补习班,补上最近落下的功课,但渡边彻就算在参加修学旅行时,也会在睡前看会儿书,所以不需要那么拼命。

和九条美姬去、买了衣服,又被领着在一家餐厅,吃马肉刺身。

马肉......刺身......

将来要写传记的话,渡边彻绝对会把这两天一笔带过。

十一月九日,周一,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秋日。

渡边彻跑步回来,九条美姬还在睡觉。

“我走了。”

“嗯。”九条美姬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

他端详她的睡脸。

睡相是如此安稳,软绵绵的可爱表情和醒着时截然相反。

渡边彻忍不住亲了她一下。

九条美姬也习惯x_ing地做出回应,把温暖柔软的舌头伸出来。

两人亲了一会儿,她嫌弃地推开渡边彻。

一边嘟囔‘全是牙膏味’,一边背过身,很快发出安稳的鼻息。

实际上渡边彻已经吃过早饭,牙膏味应该早就没了才对,上次的冰淇淋也是,九条美姬难道拥有足以成为顶级美食家的味觉?

离开千代田,从电车上下来,走在去学校的上坡路,渡边彻有一种时间过去很久的感觉。

早上的班会,小泉青奈擅自改成了英语测试。

用她的说法,就是让大家清楚自己是怎么样的状态,是否收回心思,做好学习的准备。

题量很少,大概每种题型一题。

渡边彻花了十分钟解完题,从抽屉里拿出,法国家马塞尔·普鲁斯特的长篇。

小泉青奈走到渡边彻身边,拿起他放在桌角的试卷。

答案一个一个看过去,最后又把试卷放回课桌,用橡皮压着。

环视教室,所有学生都在认真解题,这次的阅读理解非常难,是她自己出的题。

看了一圈之后,她无聊地把目光放在渡边彻手中的书上。

渡边彻正在对其中一句进行例句分析......与其说是在,不如是在学习。

小泉青奈甚至都想,让渡边彻不准在英语考试期间做其他事了。

不是不允许,而是太努力了,至少在考试的时候休息一下吧。

铃敲响后。

“前面的同学,把卷子收一下。”

“啊——”个别没来得及完成的同学,发出哀嚎声。

小泉青奈拿试卷走后,斋藤惠介立马凑过来。

“渡边,阅读理解第三个,文章主旨,你选的什么?”

“c,克雷西与拉谢尔的往事。”

“啊!气死我了!”斋藤惠介懊悔地抱着头,“我一开始也想选这个,结果还是改成了d,克雷西与弗朗索的一次回忆!”

“我也选的d。”坐渡边彻前面、会跳的池田和美,回过头,加入对话。

“你们两个!”国井修气愤道,“你不要迷信权威,凭什么渡边彻的答案就一定是对的!”

“有道理。”渡边彻赞成地点头。

“国井你也选的d?”池田和美好奇地问。

“c,嘿嘿。”

“你好——恶心啊!”池田和美后仰上半身,受不了似的看着国井修。

“这题明显选c啊!虽然整篇文章全是克雷西与弗朗索的对话,但主要说的是克雷西与拉谢尔的往事!你们粗心大意也该有个限度吧!”

在国井修得意洋洋地分析解题思路后,众人的话题又回归日常。

“渡边君,”池田和美偷笑道,“京都怎么样啊?”

“你们串通好的吧?”渡边彻想起自己被女生轮流告白的事,无奈地看了她一眼。

“她们求我了,我有什么办法嘛!对了,篝火晚会的时候,你会和九条同学一起跳舞吗?”

“篝火晚会?”渡边彻疑惑地反问。

国井修在一旁解释:“是十二月的冬季露营,最后一天有篝火晚会。”

“据说在最终曲时,跳舞的两人会结缘。”斋藤惠介补充道。

“伊藤同学的教训至今历历在目,居然还敢举办篝火晚会?”渡边彻说。

“伊藤同学?”池田和美看向班级里姓伊藤的女生。

“不是我们班的伊藤。”斋藤惠介笑着说,“是一部叫动漫的男主角,因为想和他在篝火晚会跳舞的女孩比较多,最后脑袋被砍下来了。”

剧情大概是这样,但被砍脑袋和篝火晚会没有直接关系。

“啊,这不就是渡边君的未来吗?”池田和美指着渡边彻,一副察觉到的惊讶表情。

“你是故意的吧?!”

“嗯!”池田和美偷笑着使劲点头。

“不是刚结束修学旅行吗?怎么又有活动?为什么小泉老师没说?”渡边彻疑惑道。

岛国的学校,活动也太多了,几乎每个月都有。

“这是常例了啦。”池田和美把玩着自己的马尾,“去年是春季露营,今年肯定是冬季露营,时间大概是在十二月。”

“那不还早吗?”

“追忆似水年华啊,渡边!”国井修手重重拍在渡边彻肩上。

完全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渡边彻看着他激动兴奋的表情,狐疑地看着他:“你该不会......打算邀请一木同学跳舞吧?”

“诶?国井喜欢一木?”池田和美惊讶道。

“怎么可能!别胡说!”国井修语气夸张地拒绝,“对了,说到露营,你们看了吗?凛酱太可爱了!”

渡边彻站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国井修按在课桌上。

“你也配叫凛酱!”

“我说的是志摩凛啊!不是清野同学!”国井修连忙解释。

“志摩凛也是我的!”

“你的你得,那我选抚子!”

“抚子已经和我登记了!”

“我.....我跟你拼了!啊——疼疼疼!住手!我选犬山葵总行了吧!”国井修哀嚎道。

“不,你只能选竹轮。”

“你疯了!竹轮是一条狗啊!渡边!你不要欺人太甚!”

斋藤惠介和池田和美哈哈大笑,四班其他同学对这边频频侧目。

教室窗外,白云蓝天,飞机云勾勒线条。

忙碌学习生活中,短暂的舒适时光。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大$书$都^小$说$网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dashudu.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