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竞技 > 章节信息 >

112 愚者after

作者:吃书妖 时间: 类别: 游戏竞技

我返回了黑暗的树林中,准备给予濒死的谷神以最后一击。

但是,我来晚了。

借着依稀的月光,我看到了这样的一幕:身负致命伤的格子衬衫,凭借令人吃惊的意志力,挣扎着爬到了倒在地上的谷神的身边,然后伸出自己的手掌,硬生生地挖进了后者侧腹处血肉模糊的创口,并且像捣碎豆腐一样,捣碎了内部的所有脑组织。

此时的谷神并不是能够驱动灵能的状态,他到底还有多少意识呢?他如果能够思考,那么会对这种局面发表什么看法?他一定从来没有想过吧,他这个自诩为朝闻道夕死可矣的、身负强大灵能的“疯狂科学家”,如今居然以这种形式,死于自己眼中的“哪怕悲愤,也从来不敢反击,只会转身逃跑”的凡夫俗子之手。

我走到了格子衬衫的身边,他已经快死了,甚至没注意到我过来。我本想以绰号称呼他,但还是先停止下来,再努力地从记忆中摸索出了他的真名,然后喊道:“纳波穆西诺。”

他有所反应,脑袋往我这边偏了偏。

“你这具身体已经没救了。”我说。

“嗯。”他应了一声。

片刻后,他说:“能不能帮我一件事。”

“你说说看。”

“请杀了我们。”

他所说的“我们”,无疑是指谷神实验室里的那些实验体。他们被剥离了手脚和所有五感,灵魂关押在无边黑暗的肉牢里,因脑神经被特殊设备所劫持,而渡过了令人无法想象的超级漫长的思维时间,且无法睡眠和休息,至今却仍然活着。谷神妄图依赖这种条件去催生先知,但正常来说这么做只能令实验体的第六感——也就是“灵感”变得更加敏锐而已。想要从中催生出先知来,那是千难万难。

“谷神曾经对我说过,我之前的实验体们,心智都已经完全变质了。这也是他总是需求更多实验体的理由。”纳波穆西诺缓慢地说,“我多少能感觉到他们的心,他们已经无法回归人格的结构了。”

“那么,你呢?”我说,“你没有活下去的打算吗?”这时,我想起的是都灵医生,“我有一个……认识的人,她或许经历了与你们相同的事情,但是……”

说到这里,我觉得那样说不够实在,所以换了个说法,“我的意思是,虽然你现在是那样的身体,但以后或许还有机会,将心灵与特殊的人偶连接起来,获得完整的知觉和行动力。就像是你之前那样。”

而且,与都灵医生不同,他没有灵能,所以不会在进入人偶身体的同时,无意识地破坏人偶所有的知觉系统和肢体。

“……我与其他实验体相比较,也差不了多少。现在的我,就像是一场泡沫般的梦境,仅仅有着短暂的清醒而已。因为已经知道了真相,所以很快就又会变回去,变回那个只知道在寂静黑暗中发狂的自己……”他微微摇头,过了一会儿,他又说:“她一定是个非常坚强的人吧,有着我所无法想象的意志力……但是,她也一定非常孤独、非常害怕吧。我想,你应该善待她。”

“我只是与她合作而已,并不是她的朋友。”我说。

“是吗?”他又停顿了一会儿,然后说,“我们都觉得,不会再有比今晚更加美好的落幕时刻了。”

似乎实验体们都已经感觉到了谷神的死。因此,他的态度更加坚决了。我只好答应了他。

“谢谢你,那个……”他没有说下去。我这才记起来,他已经向我报过名字了,我却还没有报过自己的名字。

此时四下无人,面前的他又是濒死者,我大可以报出自己的真名。对此,我心中毫无顾虑。但不知为何,我出口的却是:“无面人。”

他点头,然后说:“谢谢你,无面人。”

之后,我履行了与纳波穆西诺之间的约定。并且在离开村子以后,先是将村子的内幕信息发送给了河狸市的手电报社等新闻媒体公司,再过了几小时,又将相同的信息发送给河狸公安。

我不知道如何对待丰收村那些因为凋零信徒的洗脑而犯下罪恶行径的村民,这远非我个人所能解决的问题。但在联盟法律上,倒是早已有了相关的处置办法。即使是河狸公安,在新闻媒体的高度关注下,也多少会卖力些。不过依然不能掉以轻心,我之后会对此事继续跟进一段时间。

我还在谷神的实验室里又找到了一些新的东西,是他与其他凋零信徒交换过的书信与情报文件,虽然没有关于退转药剩余两门主材的直接线索,但若是拿去重新分析,或许会有意外的收获。

另外,借助这些文件,我也明白了剑客为何能够觉醒灵能。

严格地说,剑客并没有真正地觉醒灵能。

他之所以能够拥有灵能,是因为“灵转药”。

是的,就是井上仁太凭借无面之影交给他的禁忌知识,而研发出来的灵转药。

因为灵转药的相关资料早已转移给了地心教会,所以地心教会也具备了制造灵转药的技术。但是,不知道是因为井上仁太故意留了一手,还是因为存在着某些只有具备灵转药禁忌知识的他才能够调整的技术细节,所以地心教会制造的灵转药也有所缺陷。

首先,他们的灵转药只能使人暂时x_ing地觉醒灵能,停止服药的话,灵能就会重新沉寂;其次,服用灵转药会对肉体造成巨大负担,甚至会随着使用灵能而逐渐损耗寿命;最后,灵转药的成品率很低,造价也相当昂贵。剑客之所以有资格服用,只是因为他参与了地心教会的内部报名,成为了测试药物的志愿者而已。

目前,地心教会正在继续追杀无面之影,他们似乎相信后者仍然持有着承载“灵转药禁忌知识”的容器,而禁忌知识则大概率由于井上仁太的死亡,回归了那容器里。

说到井上仁太,就不得不提到此次事件里的黑发青年——“心魔”了。

这个佩戴十字水晶耳坠的家伙,与河狸制药技术顾问“保罗”所提及的,与暴烈一起威逼井上仁太的黑发青年,基本上可以确定是同一人物。在那起事件里催眠了河狸制药的研究者们的,也无疑就是他。

结合此次事件,他的活动范围大概率就是河狸市及其周边地带,我必须对他有所留意。

接下来,就是佛雕和妖刀虎彻了。前者因为对我来说过于危险,所以暂时封印了起来;而后者则由于断裂而失去大多数力量,成了个只会吸一般人精血的废物,所以我也将其与佛雕放到一起了。

至于反灵能短刀,我也将其回收了。虽说回收过程颇为离奇,不过这个可以日后再谈。

最后,则是我在外出晚归上,如何与徐盛星解释一事——这个倒是没什么难度,因为现在徐盛星已经放下了对我的怀疑,所以我还是顺利地编造借口糊弄了过去。而这也是我当初如此爽快地出发的重要因素。

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问题,我有必要向都灵医生问清楚。

“是的,‘心魔’的确是我曾经的学生。”

都灵医生的家中,她对于我的问题,毫不迟疑地承认了。这并未出乎我的预料,心魔在发小的回忆中所主张的某些观点,与都灵医生曾经在我的面前表达过的观点,如出一辙。

“你知道他最近在河狸市附近活动吗?”我问。

“这我倒是初次听说。”她摇头,“因为我已经离开地心教会很长时间了。”

“我没想到你还收过学生。”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都灵医生的外表与“教师”一词实在不搭配。

闻言,她笑道:“某种意义上,你不也是我的学生吗?”

“而且,他也不是我唯一的学生。地心教会曾经收容过很多有才能的孤儿,想要从零开始培养出忠诚的干部,而我则在其中担任过一段时间的教育工作。”她说,“当时的我并不以‘都灵医生’自称,而有着其他绰号。他们称呼我为‘枯萎’,有时会在后面加上‘女士’。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角色吧。”

“这个绰号听上去就很凋零信徒。”我说。

她笑了,然后沉默,又说:“或许对他的所作所为,我多少也有些责任。”

我不假思索地说:“是的。”

“这种时候你应该开解我吧。”她吐槽道。

而我则接着说了下去,同时凝视着她幼小的面孔,“不止是他的恶事,你本身也是作恶多端之人,不是吗?”

“那么,如果我说,我曾经的确做过很多很多坏事,无面人,你会如何处置我呢?”她向我问。

“为了与凋零信徒战斗,我愿意与‘都灵医生’达成暂时的合作关系。”我对她说,“但如果是‘枯萎女士’,我会毫不留情地拧下她的头颅。”

“那么,就拜托你好好地监控我了,无面人先生。”她说出了会令我有点犯罪嫌疑的发言。

而这时,我想的却是,她刚才说我会如何处置她,好像我真的有这个资格一样,但事实又如何呢?她的过去固然遍布肮脏泥泞,我的双手又何曾那么“干净”过?

当我像个超级英雄一样,连超级罪犯的身体带公共设施一起砸得稀巴烂的时候,我又何尝不是某些人眼里横行霸道,只顾着沉浸于自我满足里的超级罪犯?

我真的有处置她的资格吗?

当然,想是这样想,但到时候我肯定不会想那么多。哪怕要想,也是杀完再想。对我而言,自己是否有着审判坏人的资格这回事,无非是在休息时间才会产生的多愁善感之念而已。

“之后呢?”我问,“你又为何要叛出地心教会?”

“并没有什么戏剧x_ing的心理转变,只是慢慢地不想那样了,仅此而已。”她缓慢地说,“因为一些……你也知道的事情,我曾经想过要死,也有过一段时间,想要去找一个看上去最美好的落幕时刻,去结束自己的人生。也就是在那段时间,我变得能够看到其他人所看不到的宇宙了。”

我问:“像先知一样?”

“像先知一样。”她承认道,接着说了下去,“后来,虽然也遇到过几次令我觉得十足合适的时机,但终究还是没有真的去死。”

“为什么?”

“或许是因为……还是有点不甘心吧。我也想要像其他人一样,有手脚,有眼睛,或者再奢侈一些,能有健康而又完整的身体……然后,终有一日,也可以过上幸福的生活。所以……我不想就那么落幕。”她停顿了下,问我,“会不会觉得我很懦弱?”

“相反,我认为你十分勇敢。”这是我的真心话。

她点头,“谢谢。”

“你现在还能看到那些东西吗?”我问。

她摇头道:“在我终于下定决心,要继续自己的人生以后,那些东西就从我的宇宙中消失了。”

“我想,是因为我无意识地拒绝了它吧。”她继续说,脸上倒是看不出遗憾的色彩,“虽然突然变得不方便了,但即使遗憾也无济于事。本来,那就是像偶然接收到的电波一样,是突然造访的力量,过去的生命所居住的宇宙。一旦打定主意向前看,就再也看不到这些身后的东西了。”

真是任x_ing的力量啊。还有她自己也是。我这么想着,目光扫到了墙壁上的挂钟。现在是中午,已经到饭点了。

我转头问她:“你今天也是吃外卖吗?”

“是的。”她说。

“我突然想起来,我过来之前还没吃过东西。”

“要我也帮你叫一份吗?”

“不用了。我自己做。”

她恍然道:“你今天进门的时候,好像确实是拿了塑料袋,里面装着的是食材?等等,但你刚才说是突然想起来……”

“那只是随口一说。”我回道。

“是吗?那么,也能帮我做一份吗?”她似乎相当好奇我会做什么菜。

“不行,吃你的外卖去。”我先是拒绝,然后补充,“当然,如果你无论如何也想求我另外帮你做一份,那我倒也不是不能考虑考虑。”

“是的,我无论如何都想吃。”她笑着,用恳求的口吻说,“好心的无面人先生呀,能帮帮小小的、可怜的、饥肠辘辘的都灵医生,施舍她一点点食物吗?”

“既然你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我一边接过话,一边转身,“那么我就勉为其难地帮你一次吧。”

说完,我向厨房走去。从这一天开始,我经常在这里吃饭。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大$书$都^小$说$网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dashudu.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