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竞技 > 章节信息 >

第八十章 侵入

作者:叶惜宁 时间: 类别: 游戏竞技

耳边传来有人走动的声音。

日向真悟从昏昏沉沉中醒过来,想要睁开眼睛,结果发现自己此刻四肢已经失去了知觉,整个身体唯一能够运转的,大概只有大脑了。

自己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能够听到自己旁边有人在走动,但是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只能感觉到自己现在躺着的地方非常冰凉,鼻孔里还钻入了一丝类似消毒水的味道,好像处于医院里面一样。

一种冰冷又严肃的氛围包围着自己。

似乎察觉到了在手术台上,日向真悟身体微动的痕迹,站在一张桌子旁边,穿着白色连帽大褂的少年,朝着手术台的位置看了过去,便继续低头调配药剂。

这名少年正是白石。

因为接下来要做的是破解笼中鸟的实验,所以很多条件都需要提前准备好。

首先要有日向分家忍者的活体,毕竟他不可能直接拿绫音的身体来做这个完全没有安全可言的危险实验。

虽然他之前用人体试验过了,人体在失去查克拉的情况下,可以用自然能量来取代生命能量。

但是那些只是普通的人体,要的只是一个大概的定论,而细节方面,还需要继续渗透。

他不仅要把绫音的生命保住,还有无比宝贵的白眼,也不能轻易舍弃。

因此,他才让虫男五人狩猎日向分家的忍者,这一族的忍者都拥有白眼,普通人和忍者在白眼眼中,根本没有隐藏的可能x_ing。

在洞察力方面,即便是写轮眼也远远不如。

不过虫男五人并不仅仅依靠查克拉来战斗,抛弃查克拉,对他们来说,也只是限制了他们的秘术施展,可他们的体术同样不俗。

而且自然能量无惧点x_u_e。

日向一族的点x_u_e只能够截断查克拉流动,虫男五人面对日向真悟有着天生的优势。

以自然能量来施展体术,就等于让日向真悟这名上忍的柔拳失去作用。

在那样情况下,日向真悟的体术威力大大降低,被狩猎也只是时间问题。

提供名单的是绫音,而负责监视的却是被白石命名为‘土将军’的泥土人偶。

在潜伏能力上,白石认为‘土将军’的能力并不弱于那种融合木遁和尾兽因素的白色生物。

只要能够确定日向分家忍者的行踪,剩下来的事情就非常简单了。

狩猎成功后,再由土将军悄悄运回木叶,送到实验室这里,交由白石处置。

白石将药剂调配好之后,放到已经装着器具的药盘里,端着药盘走向手术台,把放盘放好后,才开始仔细观察着日向真悟的身体。

日向真悟送到这里是一个小时前的事情,按照日向真悟小队返回村子的时间,正常应该是明天晚上,或者后天早上才会准时返回木叶,到火影大楼那里汇报工作。

如果木叶发现日向真悟失踪,一定会去告诉日向一族宗家这件事,至于那之后会发生什么,白石也无法百分百保证。

保险起见,留给白石的时间并不是非常充足。

看得出躺在手术台上的日向真悟,情绪非常紧张,因为作为上忍的他,已经察觉到有人在旁边盯着自己了吧。

他护额已经被拿走,额头上露出一道绿色交叉的咒印,旁边还有两条反向的绿色钩纹。

这便是刻印在日向分家忍者身上的笼中鸟咒印。

也是白石急需解决的问题。

日向真悟体内的查克拉处于被阻断的状态,无法发动白眼,加上无法睁眼的原因,根本无法看清到底是谁在自己旁边站立,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白石从药盘里拿起一个透明玻璃瓶,这是易于吸附查克拉的材质制成的瓶子,并且在玻璃瓶上附上刻印咒式,把玻璃瓶的瓶口朝着日向真悟的胸口放置。

查克拉通过手心流动,触发瓶子上的咒式,立马就产生了一种强力的吸收效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日向真悟体内的查克拉匀速朝着玻璃瓶中汇聚。

随着玻璃瓶中的查克拉色彩越来越深,证明在里面汇聚的查克拉也越来越多。

白石没有理会这些,把自己的感知力开启到最大状态,盯着日向真悟的一举一动。

他必须要亲自感知一下,笼中鸟咒印的出现方式。

根据绫音所说,笼中鸟咒印有两种触发形式,一种是由宗家忍者发动。

可以选择让日向分家忍者痛不欲生,可以选择对日向分家忍者的眼球和脑神经进行破坏。

这是主动引发笼中鸟咒印。

另外一种触发方式,便是日向分家的忍者一死,或者在摘除眼睛的时候,笼中鸟咒印会直接破坏分家忍者的眼球,还有脑神经。

这是和主动完全相反的被动触发形式。

是一种非常可怕的咒术。

“啊啊啊啊啊啊!”

猛地,在查克拉含量已经低到可以危及生命的时候,日向真悟的身体突破了特制麻醉药控制的极限,无比骇然的发出凄惨叫声。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他头上的咒印发出绿色光芒,产生了一种白石没有见过的查克拉形式。

这股查克拉产生之后,在白石的感知之中,直接朝着日向真悟的大脑中开始流入,有非常强大的破坏x_ing。

与琉璃开启写轮眼产生的查克拉流动方式截然不同。

白石中断吸收日向真悟体内的查克拉,玻璃瓶里的查克拉开始回流,日向真悟额头上的笼中鸟咒印这才恢复平静,那股查克拉也向着咒印之中回缩。

白石拿起吸附查克拉的玻璃瓶,上面有了清晰可见的裂纹,在白石手中碎裂,玻璃的残渣一片片掉落在地上。

“果然是这种情况啊。”

看到日向真悟在极致的痛苦中昏迷过去,白石轻轻吐了口气。

事情的预展没有超过他的预料。

所谓的‘术’,无论进行何种演变,其实都是查克拉的一种应用。

就拿写轮眼的幻术来举例,达成‘对视’这个条件,用自己的查克拉来入侵目标的脑神经,并且对指定目标脑神经中的查克拉流动进行c.ao控。

如果目标体内没有查克拉,只有自然能量,那么,写轮眼的幻术就会毫无用处。

这是由于c.ao控目标的前置条件失去了。

不只是写轮眼,其他幻术也是这么回事。

前提是对方体内必须具备查克拉这一种能量,而自然能量与查克拉虽然相近,但两者没有融合成仙术查克拉,那么,双方的‘系统’就无法进行干扰对方。

如果是用仙术来施展出来的幻术,那就另当别论了。

融合了自然能量与查克拉的仙术体系,自然可以对只拥有自然能量的目标进行幻术c.ao控。

无论是什么样的幻术,都有时效x_ing。

输送出去的查克拉并不是无限,就算再怎么拼尽全力维持,查克拉的消耗也是一个问题。

这就意味着,只要时间继续延长下去,施展幻术的忍者,就会因为查克拉不足,导致幻术被破解。

查克拉无法维持幻术这个概念。

忍术与咒印术也是这种模板。

时效x_ing。

火遁放出来的火焰,存在的时间很短,除非有助燃x_ing的东西,可以让火焰长时间维持燃烧。

因为这些火焰不是真的火焰,本质上是一团查克拉,只是形成了‘术’的概念。

咒印术的维持也不是一直持续,肯定有着‘时效x_ing’的机制。

但如何让笼中鸟咒印达成具备时效x_ing这个条件,经过刚才的观察,那就是笼中鸟咒印术进行发动的那一刻。

白石用灵化之术产生的感知力,发现了刚才笼中鸟咒印催发时,所产生的那一股特殊查克拉,正停留在日向真悟的脑神经内部。

可是这个持续时间并不长,这股特殊查克拉就在对方的脑神经里消失不见了。

白石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实验是危险了一点,结果似乎不怎么坏。

在咒印术发动的那一瞬间,咒印术形成的系统之中,会产生实体化的查克拉。

那部分的查克拉,无法被笼中鸟咒印回收回去,等于被消耗干净了。

只要这样重复来回下去,笼中鸟咒印迟早会失去维持‘术’概念的查克拉,会从内部进行分解。

“笼中鸟咒印没有被完全触发,看来用消失查克拉的死亡方式,也算是笼中鸟咒印的触发形式之一。”

这样一想,就好办许多了。

条件和假设都成立了。

他也有了完整的取代查克拉的生命能源方式,能够在舍弃查克拉之后,也可以保证人体安然无恙的存活下来。

白石把手掌放在日向真悟额头上,对他的脑神经进行详细的感应。

只有这个情况有点糟糕,也是实验流程中最重要的环节。

之前及时中断了查克拉抽取,没有让笼中鸟咒印彻底爆发,但是那股特殊查克拉却是直冲日向真悟的脑神经,进行破坏。

麻烦的一点在这里。

如果可以重复来回的做实验,通过不断流泻查克拉分解笼中鸟咒印倒不是难事了,现在反而要考虑如何才能保障笼中鸟咒印触发时,保证实验体的脑神经安全。

白石沉思了起来,随即蹲在地上,捡起了地上的玻璃碎片。

用于吸附查克拉的道具碎裂,在玻璃碎片上,除了日向真悟本人的查克拉气息,还有另一股查克拉残留的气息。

是两股不同的查克拉相互冲撞,导致了玻璃瓶的碎裂。

“被吸引过来一部分了,但好像吸附力不够强大……看来选择吸附力更强的道具才行。”

白石走到旁边的架子上,拿起两个查克拉瓶,接着从药盘里握住一个注s_h_è器,往日向真悟的身体里开始注s_h_è药剂。

这是用来维持身体活x_ing的药剂。

因为接下来的实验比刚才还要危险,必须提升日向真悟自我的恢复能力。

不然这样下去,没等实验结束,实验体就会在实验中死亡。

在日向真悟失去意识的情况下,白石开始了第二次实验。

这次白石准备使用两个查克拉瓶,一个常规吸附力的查克拉瓶,按照刚才的节奏,放在日向真悟胸口,另一个吸附力更强的查克拉瓶,则是放在他的额头上。

只要笼中鸟咒印再次触发,产生特殊查克拉时,把那股特殊查克拉吸附出来看看能不能行得通。

于是,接下来手术台上总是不时响起日向真悟痛苦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

大约是两个小时后,看着奄奄一息的日向真悟,白石才停止了实验进行。

再继续下去,感觉日向真悟会因为疼痛致死。

白石不由得皱眉沉思。

刚才不断进行的实验,他发现笼中鸟咒印引发时产生的特殊查克拉,对于日向真悟的身体有非常强大的依附x_ing质。

即使不停换用吸附力更强的查克拉瓶,效果也是微乎其微。

照这样下去,即使用更好的吸附道具,也没有丝毫用处。

而日向真悟在接下来能够坚持几次试验,白石不敢有任何保证。

笼中鸟咒印触发的那一刻,对于人体所产生的痛苦与致命x_ing,远在白石的想象之上。

“专门针对白眼开发出来的咒印术吗?”

若是这样的话,就不难想象,笼中鸟咒印与白眼之间的紧密联系了。

通过刚才的实验,笼中鸟咒印对日向分家忍者破坏的方式,还有怎么调控风险,白石都有了一定的把握。

“这样下去太拖延时间了……”

白石不敢尝试直接让日向真悟死去的方式,来进行更加彻底的观察。

这意味着白石要不断捕捉日向分家的忍者,一次两次还能够糊弄过去,三次以上,日向宗家的人再怎么蠢,也该知道有人在针对他们行事了。

到那个时候,日向分家忍者很可能不会再出村执行任务。

那时获取实验体就非常困难了。

而且,分析到这个地步,日向分家忍者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研究的必要了。

笼中鸟咒印与残缺白眼的联系,包括产生与应对方式等等,都已经被白石获知。

现在只差一个成品样本进行观察了。

——狩猎日向宗家忍者。

了解两者白眼之间的区分,甚至可以用灵化之术对其精神世界进行附身,从中找到笼中鸟的隐秘信息,对笼中鸟术式进行反向推导。

这样破解笼中鸟咒印的实验才可以做到真正的万无一失。

这件事不能麻烦绫音去做,必须由自己策划行动。

相比于分家忍者,日向宗家忍者很少外出执行任务,即使外出执行任务,暗中也很可能有实力强劲分家侍卫保护着。

“仅凭虫男他们五个可没办法对付这么多的强力忍者,很可能会让目标逃掉,看来我要找个机会出村一次才行。”

白石结束了对日向真悟的实验,思考接下来如何狩猎日向宗家忍者。

事情过去了三天,下午时分。

木叶上忍日向真悟失踪,三代火影猿飞日斩看到暗部呈递上来的情报时,眉头不由得一皱。

因为按照他分给日向真悟小队执行的任务,应该是在昨天早上就已经返回木叶,到火影大楼这里汇报任务过程。

可是,距离昨天早上,已经过去了一天多时间。

根据在火之国行动的暗部,没有发现日向真悟小队的踪迹。

目前有四名暗部忍者,正朝着波之国那里赶去,对这次的上忍日向真悟失踪案件展开调查。

平白无故失踪了一名上忍,对于木叶来说,也不是一件小事。

正好最近几年国内外环境比较和平,暗部们的工作量大大降低,不用整天盯着火之国境内,排除危险。

不过暗部们到波之国的调查工作,估计要四五天的时间,才能回来汇报情况。

想到此,火影日斩敲了敲桌子,一名暗部忍者从y-in影中跳出,等候命令。

“把这个交给日向一族族长。”

“是,火影大人。”

暗部忍者接过日斩递过来的卷轴,从办公室里消失。

等到暗部忍者消失后,日斩轻松呼吸了一下。

虽然不是什么关乎村子的大事,但上忍无故失去联络,还是日向一族的忍者,于情于理也要及时和日向一族进行沟通。

毕竟这一族的忍者有点特殊。

被宗家的笼中鸟咒印所限制的分家忍者,让他们自己去判断,里面有没有什么事情吧。

身为火影的他,的确不好处理这些比较敏感的家务事。

就这样,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日斩看了看外面不知不觉间已完全暗下的天色,便收拾了一下桌面上的资料,朝着外面走去,回家休息。

在日斩离开后不超过半个小时,办公室里面昏暗一片,只有一点点的月光支撑着。

没有丝毫声响发出,在办公室的地板上隆起一个凸起物,淡金色光芒并不亮眼的眼眸在办公室里巡视着。

身体慢慢从地板中脱离,变成一个软黏黏的扭曲人型物,开始悄无声息在办公桌上寻找最近木叶发布出去的任务资料。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突然一道黑影快速接近过来,噗嗤一声,银亮的忍刀利刃从空气中划过。

毫不留情把这个身体扭曲的人型物砍成两段。

上半身飞了出去,啪叽一声黏在墙壁上。

用一双淡金色充满无机质的眼神直勾勾盯着突然出现的木叶暗部。

它的眼中没有畏惧色彩,只是嘴里发出叽里咕噜完全听不懂的话语。

随后,在那名木叶暗部诧异的注视下,停留在办公桌旁边的下半身,把地板当成沼泽地,陷入其中消失。

这名木叶暗部迅速见状,立刻挥起刀刃,再次朝着粘在墙壁上的人型物上半身砍去。

那段上半身也和刚才的下半身一样,将墙壁当成沼泽,身体完全陷入里面,开始撤退。

刀刃划破空气之后,只刺到了坚硬的墙壁,斩出一道裂痕。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大$书$都^小$说$网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dashudu.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