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竞技 > 章节信息 >

第五百八十七章、 决定

作者:昆吾奇 时间: 类别: 游戏竞技

马非象可不可怜?当然可怜。

但现在齐鹜飞可没空去想马非象的问题。

如果赵夕阳的判断没错,魔孚就在文小曼的肚子里。

好在这次没有七天快速成胎,显然是打算蛰伏下来,慢慢成长了。估计也是担心演化太快,天庭派上仙来处理。

接下来怎么处理?

总不可能提着剑杀上七绝山去,把文小曼给宰了。

先不说凭自己的能力,能不能一举杀掉魔孚,光是七绝山,就那么好闯吗?

难道要跟文不武说,你女儿现在肚子里怀着的魔胎,文不武会信吗?

这件事情,凭齐鹜飞一个人的力量肯定是办不成的,得找帮手。文小曼是七绝山掌门文不武的女儿,动了她,就等于跟整个七绝山为敌,恐怕没多少人愿意为了一个没有证据的说法而去得罪一个门派。

齐鹜飞问赵夕阳到底有多少把握确定魔孚就在文小曼肚子里。赵夕阳说九成。但还是有一成不确定x_ing,因为魔孚太狡猾了,狡兔尚且三窟,谁知道那一丝魔气会不会是魔孚故意留下来引人上当的。

“也就是说,不等它出生,我们就不能百分百确定?”齐鹜飞问道。

“不用等它出生,但要百分百确定,至少要等到临盆前最后一个月。”赵夕阳说。

九成的把我已经不小了,但齐鹜飞如果要向上汇报,却是不够的。

他现在是潜龙湾巡视站的站长,有单独上报的权限,而且他可以直接向辛环报告。但问题是他要怎么证明这件事情?

一旦把来龙去脉说清楚,必然会把赵夕阳牵扯出来。赵夕阳如今还是通缉犯,哪怕能够戴罪立功,要想完全免罪恐怕很困难。他刚刚建立起自信心,准备重新做人,齐鹜飞当然不愿看到他去坐牢,或者再受一次打击,从此一蹶不振。

更何况,以百搭替代财神以后的新麻将会刚刚走上正轨,很难再找到一个替代赵夕阳的人。而一旦赵夕阳暴露,必然也会把春月牵扯出来,由此牵出一大串,搞不好就会牵连上齐鹜飞自己。他身上有太多的秘密,杀付洪生和图拉翁这种事不说,万一上面来查,光是盘丝岭上那群妖怪就讲不清楚,更何况,他还有考试作弊、功德不上税等等不可告人的事情。

就算辛环愿意无条件相信齐鹜飞,其他人呢?哪吒呢?牵扯到活生生一个大活人以及背后的一整个门派,不可能辛环一个人做主的。

齐鹜飞不愿冒这个险。如果要以赵夕阳春月乃至整个麻将会作出牺牲,甚至影响到盘丝岭的和谐安宁,他宁可不向上面汇报,自己另外想办法。

上面的人身处高位,考虑问题时立场和角度不会和他一样,包括辛环在内,他们方方面面要照顾的东西很多,和齐鹜飞关系再好,只要一句大局为重,就可以把下面的人和利益全都牺牲掉。

但魔孚事大,齐鹜飞不可能不通过官方而私自行动,那样出了什么事,后果也很难承担。

所以,他决定去找秦玉柏商量。

秦玉柏在对待魔孚的立场和态度上和齐鹜飞是一致的,他甚至比齐鹜飞更加着急。

魔孚一天不解决,纳兰城就一天处于危险之中,就算魔孚不再回纳兰城,将来在任何地方闹出事情来,源头都会找到秦玉柏这边,因为魔孚最早出现就是在虹谷县,是秦玉柏担任司长期间。

人们才不会管当初魔孚在突然出现的情况下,除掉他有多么困难,能控制到这样已经很不容易,属于有功无过。人们只会说,是秦玉柏在任期间工作不力,导致魔孚逃脱,才会有后面的事情。

这对他将来的升迁是有很大影响的。

秦玉柏最近很忙,但一听说是魔孚的事情,立刻放下手头所有的工作,来和齐鹜飞见面。

“文小曼?”秦玉柏听完不觉皱起了眉头,“确定吗?”

齐鹜飞说:“有九成把握可以确定,但我没法证明。”

秦玉柏没有问齐鹜飞是怎么知道的。他相信齐鹜飞的为人,也知道齐鹜飞有一些自己的特殊渠道。

“我相信你。”秦玉柏说,“但问题是上面的人可不见得相信你。”

齐鹜飞说:“以上面那些神仙的本事,有了怀疑对象,难道还不能把魔孚揪出来?”

秦玉柏说:“没你想得那么容易。魔孚不是普通的魔,如果是普通的魔魂附体,要看出来并不难。魔孚最特殊,就在于它是借先天胎气而生。如果它还像过去那样,七日成胎,魔气很重,不需要天上派人下来,就是我站在它面前也能辨识出来。但它寄生在正常人的胎儿身上,怀胎十月,魔气会被胎儿的先天之气掩盖,很难识别。要到临盆之前,魔气才会变得凝重起来。文小曼刚刚怀孕不久,除非是圣眼,否则难以看穿。”

齐鹜飞没想到要辨别魔孚这么困难,还要开什么圣眼?看样子赵夕阳的这台相机还真是厉害,不过一想到相机,他脑中灵光一闪,问道:“那有没有什么法宝能够识别魔孚呢?”

秦玉柏说:“法宝肯定有,最厉害的,当然是照妖镜了。”

“照妖镜?”齐鹜飞一愣,“照妖镜不是丢了吗?”

秦玉柏笑道:“你小子,光顾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天上的事情你就一点都不关心。照妖镜已经回来了!”

“回来了?”齐鹜飞吃了一惊,“怎么回来的?”

“自己跑回来的。”秦玉柏说,“所以说啊,这才是真正的宝物,别人连偷都偷不走。宝物有了灵x_ing,被人偷走了,也会跑回家。”

齐鹜飞越听越是好奇:“还能自己回来啊?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秦玉柏说:“时间大概就是你去火焰山那阵子吧,反正在你回来之前发生的。我听天上传来的说法,那天南天门的值守正要换班,忽然一道流光飞入南天门,过去一看,镇妖台上宝光大放,照妖镜已经在原来的位置上了。据说那天天上回来了不少宝物,除了照妖镜之外。还有y-in阳镜和混元金斗。”

“y-in阳镜和混元金斗也丢了?”齐鹜飞从没听说过这事。

“以前有传言说,被魔教偷走了,后来魔教覆灭,也没找到,谁曾想现在都回来了,看来传言也不对。”秦玉柏说。

魔教……齐鹜飞猛然想起了自己在红石村那段梦幻般的经历。。

当他砸碎那面真实的镜子,企图摆脱虚妄中的真实,摆脱圣人的心我之镜的影响,那时他看到了三面镜子,其中一面映照着他的元神本相,另一面流动着y-in阳二气,第三面却不是镜子,更像是一个八角形的鼎。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照妖镜、y-in阳镜和混元金斗?

难道我的镜子是由那三件宝物组合而成的?

当我砸碎这虚妄的真实,摆脱圣人的心我之镜,这三件宝物就回归了它们的来处。

那么,现在留在我神识当中的这个空间又是什么?它没有了实体,但好像依然保留着三件宝物的功能。刻着卦符的八扇门还在,太极池中的y-in阳二气依然流转,中间浮着那朵七色莲花骨朵。还有他挣来的功德,随时可以化作洪荒真灵,吸收后就会转化成法力。

这是属于齐鹜飞自己的心我之镜。但一定是来源于天庭丢失又回去了的三件宝物。

师父啊,那面镜子究竟怎么来的?你老人家又到底对这三件宝物做了什么?

齐鹜飞内心里惊涛骇浪的一阵翻涌。

他现在很想找到无机子,把心里的十万个为什么全部问出来。

秦玉柏见他不说话,以为他对这些宝物并不十分了解,也便不再说下去。

齐鹜飞问道:“那能不能把照妖镜请下来?”

他很想看一看那面真实的照妖镜本来到底是什么模样。

秦玉柏却摇头道:“这恐怕很难。照妖镜一直悬挂在南天门镇妖台,震慑群妖。南天门属于卫戍区,归李天王管辖。”

齐鹜飞立刻明白了其中的问题所在。

并不是照妖镜请不下来,而是要请照妖镜,需要经过卫戍区司令——托塔天王李靖的同意。而要让李静同意,就只能让哪吒出马。可是很明显,秦玉柏是辛环的人,和哪吒并不在一条线上。

齐鹜飞更是不可能和哪吒站在一起,起蛟泽一战,哪吒阻止辛环出手,让齐鹜飞至今耿耿于怀。这不是他小心眼,如果没有陆承那一箭,齐鹜飞最后就算不死,也必然损失惨重。盘丝岭上也许要多出几座坟茔来。

秦玉柏又说:“其实就算李主任愿意出马,李天王也未必会同意,毕竟照妖镜刚刚自己回来,谁知道拿出去又会发生什么事情?按照李天王的行事风格,估计会直接把文小曼抓起来,也不管她肚子里的是不是魔孚,如何证明,先把她关到天河水牢,等孩子生下来自然一切真相大白。”

“司长,你不会也是这么想的吧?”

齐鹜飞隐约觉得秦玉柏就是打的这个主意。

他不得不承认,这其实是个好办法,简单粗暴有效。其实不用天河水牢,就是抓进城隍司的地牢,等到临盆时,魔孚根本逃不掉。如果不是魔孚,而是正常胎儿,到时候再放了就是。

但齐鹜飞内心里却绝不认可这样的做法,因为这既不合理也不合法。

尽管他对文小曼印象不佳,但也不能因此就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抓人。如果这成了常规手段,以后只要有任何怀疑,不管有没有证据,先把人抓起来再说,那就太可怕了!这是对仙民权利的一种践踏。世上不知要多多少冤案出来。

如果现在出手杀了文小曼,虽然从结果上来说也许是最好的,他也相信赵夕阳的判断不会有错,可是凡事总有万一,万一错了呢?

想想当初苏绥绥被抓,齐鹜飞自己的心情如何,如果秦玉柏不讲道理,如果自己不是立了点功劳,有了些手段,城隍司真要上山抓人,齐鹜飞又能如何?

推己及人,他是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的。

秦玉柏看出来,齐鹜飞并不赞同这种做法。实际上作为司长,他自己内心里也是不赞成的,所以才借着说托塔天王李靖的时候把这个说法说出来。

如果齐鹜飞赞同,秦玉柏或许也愿意冒一冒险。即便错了,以他的权力,是能够把事情压下来的,顶多也就得罪了七绝山,他还得罪得起。如果文小曼是五庄观的人,他自然想都不会去想这样的念头。

这世上很多事情都是这样,明知道是错的,一个人也许没有勇气去做,可一旦有了同伙,胆子便忽然大了起来,就好像错误能够有人分担似的。原来十分的错,现在只要承担五分。如果有五个人一起做,那么十分的错,就只要承担两分。可实际上,人越多,犯的错往往越大,原来十分的错,现在五个人一起做就变成了五十分的错。

所以一个人必须要警惕自己的周围。如果你身边都是善良的人,你的很多邪恶的念头就会被压制,你也会变得善良。如果你身边都是恶棍,那么哪怕你本是善良的人,也会慢慢受到他们的感染,去做一些坏事。

官场上也是一样。每一个步入官场的人开始的时候,无不怀着治国平天下,拯救人民的理想,走到最后,真正能初心不改、一生问心无愧的又有几个呢?而让人忘记初心,最后慢慢变坏的并不是人本身的恶念,只是因为大家都这样而已。

秦玉柏讪讪的笑了一下,说:“我去向上面报告吧,争取能够申请照妖镜下来,但我估计大概率不会成功。所以,我们只能盯住文小曼,魔孚很可能会和他的同道中人联系,比如那只猫。如果能找到直接证据,那就可以实施抓捕。”

齐鹜飞说:“可我们怎么盯?总不能派人去七绝山吧?就算我们能派出合适的人手,人家也不愿意啊!”

秦玉柏说:“不用去七绝山,因为文小曼就在纳兰城。”

“啊?”齐鹜飞惊讶地说,“她都怀孕了,怎么会在纳兰城?”

秦玉柏说:“宗门大会马上要开始了,七绝山也会参加。文不武带了十几个弟子来,就住在金圣宫大酒店,文小曼也在。”

齐鹜飞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皱眉道:“文小曼不会也要进狮驼岭吧?”

“进狮驼岭可是实战,她都怀孕了,怎么会……”秦玉柏话说了一半,忽然停住,看着齐鹜飞,“你是说……她腹中的胎儿在影响她的决定?……”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大$书$都^小$说$网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dashudu.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