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竞技 > 章节信息 >

第七百三十三章 面瘫

作者:弦森 时间: 类别: 游戏竞技

洛杨开着他那辆小路虎来到朱小明家楼下,朱小明住的小区是九十年代末建造的,结构很好房子却有些老旧,外墙年久失修,墙体反着枯黄的沧桑感。

洛杨知道朱小明早就开始独自一人居住,父母关系比较淡漠,长期各过各的生活,用洛杨的理解来说就是虽然没有离婚却过着离散的三口之家的生活。

这套位于利北区的小二居室还是朱小明的n_ain_ai留给他的。

朱小明和n_ain_ai的感情远甚于父母,在他小时候流传着一句话,妈妈生,n_ain_ai带,爸爸来观赏,这话朱小明听着想笑,又觉得笑不出来。

穿了一件青灰色针织衫和一条牛仔裤,朱小明一走出楼道就看见了洛杨的白色小路虎。

“小明哥早,小明哥饿了吧,小的带您吃早茶去。”

洛杨堆着一脸笑意,轻松自在地发动汽车,检查后视镜,倒车,掉头,动作流畅。

朱小明系好安全带坐在副驾驶位上也没说什么,只是觉得很轻松,和洛杨在一起他总会感到十分自在,洛杨这人有一种让人能放松下来的感觉,虽然在监狱工作,每天面对的都是些重刑犯,他倒是没被一张面具脸套住,整个人都笑呵呵的。

朱小明有几分羡慕。

——

“还是笑不出来吗?”洛杨熟练地点了一壶普洱茶,又在菜单上圈了几道点心,陈皮肉圆、虾饺、流沙包还有一份豉油炒面。

“啊,大概是我的脸有问题。”朱小明自嘲道。

“面瘫?”洛杨随口一说。

“嗯,这两天不是去医院么,我还在网上找了些资料,我这情况最有可能的可能是面瘫,所以你看,我想笑是笑不出来的。”

“没这说法,你试试看哭。”

朱小明一愣,“哭?”

“如果是面瘫的话,笑不了,哭肯定也不行,你要么试试看?”

朱小明虽然笑不出来,可突然让他哭,这难度一点也没比让他笑容易多少。

他用力抽动嘴角,又捂住脸上下揉搓几下,一滴眼泪也没能挤出来。

“你看,脸上的肌r_ou_就是有点紧张,和面瘫没关系,你是没见过面瘫的人。”洛杨说着,夹起一个虾饺放到自己盘子里又继续说道:“犯人是从江苏那边转过来的,不知道家里动了什么关系,反正是转到我们丰川这边,想让犯人好过点。”

朱小明一边喝茶一边点头。

洛杨一口把一个虾饺嚼了下去,“虾有虾路,蟹有蟹路,反正人家想了什么办法我不知道,不过这个犯人啊,年纪轻轻就面瘫了,那张脸是真的笑起来比哭还可怕。”

笑起来比哭还可怕的脸在正常情况下很少见,但是在监狱里,尤其丰川第一监狱这样的重刑犯监狱,笑比哭还难看的就非常非常多了,朱小明也算是没少见。

“几岁?”他问。

“28!”

“啥?”朱小明筷子头上的虾仁闻声滚到盘子上,还轻轻弹了一下。

“28呀,这家伙23岁就判了20年。据说是冻坏的,面瘫,一半脸都没知觉,打架时候专门拿没知觉的那一半脸凑到人家面前,打了也百打。”

“难道不是打坏的?总是挨揍,面部神经什么的就坏了呗。”朱小明柔柔弱弱的声音洛杨听的挺习惯,邻桌却有两个女生发觉古怪,转过脸寻找声音的来源,朱小明立刻低下眼眸,视线紧紧盯着自己的盘子和上面那颗两个手指关节大小的虾仁。

“估计是警察,不像是犯人。”邻桌的嘀咕声飘到餐桌上,像粘在流沙包上的白色蒸纸。

洛杨若无其事继续说道:“所以我说你根本不是面瘫,面瘫的人我见的不少,不是你那样的,不信的话一会去神经科检查一下就行了。”

“吃完饭你是要去办什么事?”

洛杨也没打算瞒着朱小明,反正都已经到花园桥社区卫生中心附近了,一会好好让沐春给他看看,这就是洛杨今天的计划之一,至于另一件事,他也是受领导之命,来和沐春商量一下关于服刑者精神状态测评的事,经过上一次潘广深的事件,丰川监狱在对犯人的教育方面算是走在了长三角所有监狱的前面,接下来,领导肯定是希望能够保持这种标杆和先驱者的位置,开会被表扬的感觉谁不喜欢啊。

这不就想让沐春多发挥点能量吧,发光发热照进高墙之中,这种事情总要有人开口,洛杨就是先行小分队,队长是他,队员也是他,这一次监狱这边想要一个实实在在的东西,一个有效的评估系统,最好是c.ao作方便,结果人人读得懂的那种。

“不瞒你说,我去找沐医生。”洛杨给朱小明倒了一杯水,又给自己也添了一杯。

“就是你上次说的身心科主任?”

“对,你去见过他了吗?”洛杨明知故问。

“我前几天去看到的是楚医生,刚才在电话里我也和你说过了,人不错。”

“还是单身。”洛杨嬉皮笑脸道。

朱小明的眼角抽动了几下,洛杨这是怎么想的?在监狱里太无聊了?

“单身什么的反正我还是单身,洛杨家娃已经很大了吧。”

“可不是,烦死了简直,不喜欢读书......不说这个,说说楚医生吧,怎么样,她想到什么帮你的办法了吗?”

“如果只是因为闷闷不乐就要求医生帮忙总不太对劲,浪费医疗资源不是吗?我还是想着,我的问题大概就是因为不会笑,只要会笑了,嗯——脱单问题也不大,和人打交道也不至于障碍那么大。”

“我听说你这种情况好像叫什么社交障碍。”

“社交障碍?”朱小明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词,“你哪里听说的?”

“沐春医生那里啊,他是在分析犯罪人格的时候说的这个词,说是一部分犯罪分子好像存在一定程度的社交障碍,具体语序我也弄不清楚,反正这个词我是记得了,你说和你是不是有点像,和人打交道很困难,也不怎么能交到朋友,更别说女朋友了。”

洛杨说的是实话,是大实话,朱小明越听脸色越可怕了。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大$书$都^小$说$网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dashudu.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