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魔法 > 章节信息 >

第6章 我要变强

作者:狂奔的袖珍猪 时间: 类别: 玄幻魔法

太阳落山。

学堂早已放学。

教室里,豆小米坐在旁边一张桌子上,眼眸盯着豆小天,百无聊懒。

“哥我们啥时候回去呀。”

豆小米看了一眼窗外,天色渐黑。

“再看一会儿,不着急。”

豆小天一直捧着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完全无视了时间的流逝。

“但是天快黑了,刚才张老师已经来过了,不过看到你在读书,又走了。”

“额……”

豆小天这才发现时间已经很晚,其他人都放学了。

“那我们回去吧,我去找一下张老师。”

豆小天站起身来,向外面走去。

“老师这些书我能带回去看完吗?你放心,我会保护好的。”

“带回去倒是没事。”

张老师微微皱眉,继续开口道:“小天我知道你渴望力量,也渴望成为武者,但是凡事要认清自己,你现在的主要精力还是应该放在学习上。

就算你打算参军,知识也是必须的,不要本末倒置,耽误了前途。

如果你实在没钱上大学,我可以用我的名义的给你担保申请助学金。

当然这个需要你自己偿还,不要坑我就行,老师也相信你不是那样的人。”

张老师语重心长。

他做这些,倒不仅仅是因为这些年豆小天送了自己不少兔头。

主要还是觉得豆小天是一个可造之材,而且豆小天考上大学,对他来说也有好处。

“谢谢老师,我知道轻重。”

豆小天有些感动。

自己这些年兔头没白送呀。

“行了,那你回去吧,好好想想我说的话,我知道你放不下小米,但是就算你参军了,军方那边对家属有特殊照顾,万一有一天你死在星界战场呢?

谁来照顾小米?

别觉得老师说话难听,星界战场很残酷,你这样的人去了,就是炮灰。”

张老师不再劝阻。

他只是建议,虽然有私心,但是也是为了豆小天好。

至于豆小天听不听,那不是他能左右的。

离开学堂,天色已经彻底黑了。

豆小天忽然一改往日的随和,双目变得极其警惕。

他甚至从书包中拿出自己一直打猎用的匕首握在手中,带着豆小米飞快向自家走去。

老人们常说大荒危险。

但是豆小天从来不这样想。

野兽再危险,总归有办法对付,而且像小兔子那样的野兽,其实还是不会主动攻击人类。

豆小天一直以为,真正危险的,其实是人。

人比野兽可怕无数倍。

村里以前就有人因为和他人发生过节,然后夜晚被人活活捅死。

豆小天总觉得,这个时代的人价值观有些崩坏,戾气太重,稍有不和就会动刀子要命。

而这村子里连电都没有,更别提监控了。

杀人者一般都是乘着黑夜动手,然后就会逃之夭夭,要不躲到大荒之中,要不就是去别的小村子生活,城卫军抓不到人,也没有办法。

豆小天倒是不怕那些流放者。

因为张老师说过,流放者都是从城里流放出来的,他们身上带着电子监控设备。

一路无事。

两人很快返回地下密室。

当初修建这个密室,豆小天也是担心自己不在家的时候,豆小米有危险。

错综复杂的地下通道,足足花费了豆小天好几月的时间,不过他却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是多此一举。

书本上曾说过。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话豆小天一直很赞同。

安顿豆小米睡下。

豆小天点燃蜡烛,继续开始看书。

他发现自己对武者的世界,真的是一无所知,这些书本,仿佛给他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让他如饥似渴,废寝忘食。

“哥你一夜没睡呀。”

清晨,豆小米醒来,发现豆小天依旧在看书,揉着眼睛问了一句。

兄妹两住在一起,其实有很多不方便,但是也没有办法。

豆小天用一块布料将密室从中间隔开,左边是他,右边是豆小米。

他们两个,并非亲兄妹,而是从一个孤儿院出来的孩子。

两人的名字也是豆小天取的。

因为小时候豆小天喜欢吃豆包,而豆小米喜欢吃爆米花。

“时间过的这么快吗?”

豆小天毫无感觉,却是忽然一愣。

以前他打猎回来,总要好好睡一觉才有精神干其他事,但是今天熬了一整夜,居然一点疲惫感都没有。

“因为那座小塔吗?”

豆小天有些不敢确定,不过也没有多想。

“一会儿我送你去学堂,我去一趟城里。”

豆小米哦了一声,也没有在意。

这些年豆小天照顾她的生活,他对豆小天几乎是言听计从,从不多问。

豆小天之所以去城里,可不是去逛街的。

他现在对武者修炼也有了一个笼统的概念。

按照书本上所说,武者修炼,重在开脉。

而开脉,一个是需要精血,另外一个则是需要功法来吸纳精血之中的能量。

贸然服下精血,而没有功法炼化,人体会被这些精血之中的能量直接撑爆。

豆小天打算去城里问问,精血和功法的价格。

中午时分,豆小天从云城回来,脸色难看。

他现在忽然明白张老师的话了。

为何张老师笃定豆小天没法踏上武者这条路。

一本功法,最垃圾,最普通的,要五万大夏币。

一品精血,最普通的,要三万大夏币。

这都是最最普通的,只能开脉几条,想要开更多的脉,无论是功法还是精血,都要不断提升等级。

武者修炼,开脉是基础。

开脉多少,直接影响以后的进阶之路。

“一只兔子好一点能买到三千多,我要杀十只兔子才能买一瓶最普通的精血。

这还是运气好的情况下,运气不好,可能就空手而归了。

野猪倒是比兔子贵,但是那东西一头能将人供死,根本不可能捕捉到。”

豆小天头疼。

他也想变强,他也想赚钱,但是他做不到呀。

下午放学。

豆小天一路沉默,心不在焉。

“哥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没事,在想一些事情。”

豆小米哦了一声,不再多问。

密室中。

豆小天重新将精血拿出来,神色犹豫。

功法他买不起,精血他倒是有两瓶,而且还不是最普通的那种,看来黄毛的家境不错,修炼初期都舍得用这种中等精血。

重新闭上眼睛,脑海中的神秘小塔依旧悬浮不动。

现在这小塔也不会一戳一戳的乱动了,大概是空间足够,不觉的逼仄,所以暂时安分了下来。

“小塔上面有个吞字,我能直接吞噬精血吗?”

豆小天还是不敢确定。

他打开盛装精血瓶子,轻嗅了一下,一股淡淡的甜腥味不断刺激着自己的鼻腔。

“少吃一点试试。”

豆小天一咬牙,伸出舌尖,舔了一一丁点。

“就这?”

砸吧了一下嘴巴,豆小天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就感觉味道很淡,没有血液那么浓郁的血腥味。

然而就在豆小天准备再次加大剂量的时候,他脑袋忽然传来一阵刺痛感。

接着,原本悬浮在他脑海之中不动的小塔,此刻最下方那枚吞字,微微闪烁了一下,而小塔也开始一戳一戳的,再次变得躁动不安。

豆小天明显感觉到,一股微弱的能量进入自己的大脑,随后有一小部分溢散而出,融入自己的体内,胳膊上的血管似乎跳动了一下,接着一切就重新恢复了正常。

“痛死我了。”

豆小天揉着太阳x_u_e,依旧有些心有余悸。

刚才这小塔暴动的时候,豆小天差点就疼晕过去了。

“力量好像变强了那么一丁点,不过不是很明显,就是感觉胳膊充满了力量,很想找人干一架。”

豆小天冷静下来,回想到刚才血管上传来的异样感,挥了挥拳头。

这种增长的幅度不是很大,但是豆小天常年打猎,故而自己的身体哪怕出现细微的变化,他也能感觉出来。

此刻小塔重新恢复了平静,豆小天想了一下,准备加大计量。

这次,他舔了两下。

和之前一模一样的情况再次出现。

不过这一次更加明显,豆小天甚至在l.ū起袖子的时候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的血管仿佛蚯蚓一样蠕动不停,仿佛血管变成了一条活着的虫子。

脑海之中传来的剧痛,并没有让豆小天有任何退缩之意。

因为他只是随意舔了三次,小塔传递给自己的能量,已经让豆小天清晰的感觉到,力量有了显著的提升。

“看来这个吞字不是普通的吞字,难道这小塔能自主吞噬能量,然后助我开脉?”

想到这里,豆小天整个人都变得亢奋起来。

他现在的问题是没有功法吸纳这些精血之中的能量,但是这神秘小塔直接将这个难题解决了。

豆小天只要利用手中这两瓶精血不断提升实力,然后就可以去猎杀更强,更多的野兽。

用这些野兽换钱,然后继续购买精血修炼,自己很快就能踏上武者之路。

简直就是一个良x_ing循环呀。

豆小天咧嘴憨笑。

他此刻甚至懒得去想这小塔为何会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

甚至他都懒得去想人的脑海中为何会出现东西。

他现在只想变强。

变强了,洪天君和黄毛算个屁。

变强了,他就能带豆小米过上好日子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