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魔法 > 章节信息 >

第19章 男爵、傻子

作者:平头蜜獾 时间: 类别: 玄幻魔法

他几乎认为自己是听错了,因为对方叫的是特瓦林村的少爷的名字。

而不是像教廷牧师那样认为他真是戴维斯爵士。

一瞬之间他都想不明白,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如果说这两个骑士都知道他是谁,那么是不是意味着他假装出来的假象已经彻底被揭穿?

但是究竟是从哪里漏出去的呢?

他手下的这些人是百分之百忠诚于他的,问题出在哪?

年长的骑士突然就笑了,摘下鹰嘴头盔,原本遮掩在头盔y-in影出的双眼一下变得无比闪亮。

这人长的很白净,一部浓重的短须修整的非常工整,体格粗壮不显老态,可实际上也应该有60上下的年纪。

这人光看气质,要说是个没名没姓的骑士,恐怕没人会认同。

“别在那瞎猜了,我就是诺德撒·特瓦林,现任特瓦林男爵。”

他说着话打量着厅堂,随意的就找了一个位置后自故自坐下,随意的就好像这是他自己家一样。

“见到这样的我感觉很意外?”男爵虽然穿的很严实,但是从身体条件和面容上来看,绝对算得上是很健康。

“你是不是在想传说我受到了刺杀,怎么现在还轻手利脚的。还是在疑惑为什么我能知道你不是大卫?”

男爵随意的拿起一块椰枣,用一侧的大牙用力的嚼着,看厄迩冈斯沉默,他反而笑了。

“就凭你连我是不是男爵都要疑惑这一点就够了。”

是啊!虽然都说戴维斯和现任男爵关系不好,好像再不好也是亲叔侄,两人之间眼神的对据不可能像他这样的陌生。

可以说这一点真骗不了熟人。

不是谁都像阿方斯牧师那伙没见过他们的人那么容易接受他这个全新版本。

厄迩冈斯收起了轻视之心,他已经习惯了自己有金手指所以可以对任何人予取予求的心态。

这男爵的阅历和智慧足以让他收起轻视之心了。

不过他还是没明白哪里泄的密,如果不是对他的情况有足够了解,男爵不可能就这么直接过来。

“不必多虑,真正的问题来自于教廷那边,记得你杀死贝恩的事儿吗?

大卫永远不会杀死贝恩的。”

这还真是最了解你的人往往是你的敌人,诺德撒男爵算是把戴维斯爵士研究透了。

厄迩冈斯算看明白了,这戴维斯爵士不死在他手里,也绝对不是诺德撒男爵的对手。

男爵还在和口中的椰枣较劲,“话说回来,你是支持教廷还是支持公国?”

他又好像觉得这话问的有点早了,索x_ing反问起来:“你知道为什么被教会控制的一个个骑士团后来发展成了骑士团国,然后又联合在一起形成了公国?”

“就因为这神权远没有政权来的更合理。”

他也算自问自答了:“就说我们特瓦林堡,这个叫阿方斯的牧师,他还是太嫩了,比养大大卫那条老狗差远了。

他认为我已经被架空,可实际上这特瓦林堡永远都是特瓦林家的,他所有的小动作,我都一清二楚。”

厄迩冈斯不得不承认,一个牧师和一个贵族之间的阅历和智慧方面的差距还是有点大呀。

诺德撒男爵看着他的眼神之中,始终都带着欣赏,而且说话的时候大包大揽一副做主的气势。

“我也是没想到你这孩子还是有点实力的,抛开个人情绪的原因,我还真觉得你比大卫那孩子能成事儿,看你干的不错,以后这村子归你了。

至于教廷那所谓的什么狗屁倒灶的计划。你不会真认为他们是为了我们北方骑士团好吧?

他们就是想重新让神权凌驾在一切之上,而且伯爵大人对此并不认同……爱丽莎?你还真在这儿了。”

厄迩冈斯有点方,当爱丽莎一脸醉酒后的妩媚,提着壶别着花欢快的跑进来之后……

空气都凝结了。

突然看到男爵爱丽莎也是吓了一跳。

人也不雀跃了,神态也不妩媚,手里的酒壶咣当一声坠地,耳朵上别着的花儿好似都蔫儿了。

可男爵却并没有就这件事深究,但再也没了掌控一切的那种自得,只是问:“世人都说我愚忠于伯爵,有害死自己亲哥哥夺得爵位的污点。殊不知当年我也是勇冠三军,受伯爵亲授兵权,扩地千里,掌甲兵数千的一方之主。

我和那个傻乎乎的牧师,你知道你该选谁!”

这话说的,有点没头没尾。

“我在特瓦林堡是人间的权柄。而教廷还想搞的就是君权神授那套过时了的。希望你能够明白。”

从头到尾都没有再看爱丽莎一眼,而态度也从最开始饱含欣赏多了一丝温怒。

但厄迩冈斯还真不怕他,心想:“你个c-h-a标卖首之徒,也敢在你家穿越者大爷面前装博一,你是真不知道爷是出了名的千里之外取人首级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

男爵可不知道这一会儿的功夫,自己的脑袋还能在脖子上都是万幸,还故作高深的装博一呢。

“真正的金子啊,通过时间的磨砺,终将脱去外边的石壳露出它的光彩,而石头不会。

我们家族的人就是这样的。所以我不会怪你杀死戴维斯,这不掺杂任何个人情绪,只是对后继有人的欣喜,要知道我一直是很期待后辈之中有人崭露头角的。”

男爵似乎还有一些话想说,但是被爱丽莎搅了兴致,最后CaoCao结尾:“今天看到你我很高兴,你的确有资格成长起来去辅佐我的儿子。

好了,不说了,我该回去了,对了,虽然我跟你说了这么多,但必须得跟你强调一点,你对圣光应该充满尊敬,但不需要尊重侍奉圣光的那帮傻子,送点东西都送不明白。”

说完这句没头没尾的话,男爵走出屋外翻身上了狮鹫:“你一定要够努力,努力不让你人将你替代,否则你就没有辅佐我儿子的机会了。”

男爵就这么匆匆的来了,又匆匆的走了。

而留下的这位骑士,却从随身的皮囊里拿出一件新的罩衣套上。

“生活还是要有点仪式感的,现在我代表教廷,通知你有关物资被劫的事情,并持阿方斯牧师的手令,责令你方调查袭击者的事情。”

说完之后,这个骑士又将身上的罩衣脱了下来,重新塞回到皮兜里,然后也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骑上狮鹫就走了。

WC!

他之前还把宝压在教廷身上,觉得他们能够给自己左右逢源的机会,让他成功的掌握特瓦林堡。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

这叫教廷该不是被那些大领主们当成傻子来对待的吧?

教廷新派来的狮鹫骑士是当地领主本人,而新来的主事执事却似乎对这件事一点概念都没有。

这不是耍呢吗?

他们还派人袭击了地方贵族,自认为对方已经快死了。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们随意安排予取予求。

结果呢?

“造孽啊,这是!”

原本就不想和任何一方靠的太近的厄迩冈斯现在觉得教廷这边连让他左右逢源的资格都没有啊!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