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魔法 > 章节信息 >

第九十六章 坦然相对

作者:保少 时间: 类别: 玄幻魔法



第九十六章坦然相对(二更求订阅推荐)

众人上到二楼咖啡厅,要了个大包间,肖天和陈青云几个与舒美也是熟人,都跟了进来,加上舒美他们的七八人,在大包间里倒也不显拥挤。

众人相互介绍了一番,坐落下来随意闲聊了一会,舒锦耀见自家侄女一言不发,正鼓着腮,幽怨盯着李文,心里叹了口气,在再聊了几句后,便找了个借口,带着身边人的起座离开。

肖天几人见状,也连忙找了借口纷纷离座起身出了包间,顿时若大的包间里只剩下这对不对劲的男女。

舒锦耀也不担心自家侄女与别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出了包间,立刻让其他人在大厅等候,拉过何惠到旁边一角落处:“小何,你似乎也和这位李文认识,你说说他的情况。”

“舒总,我对李先生也不了解呀!”何惠苦笑道,在拉斯维加斯那段时间,李文可是什么都没说过,当时她就和舒美在一起混口混喝。

“你们不是认识吗?怎么你也不了解?”舒锦耀眉头一皱,盯着何惠,见她表情不像是撒谎,“那你和他是怎么认识?小美和他又是怎么认识的,你知不知?”

“大小姐和李先生是怎么认识的,我不知道,我认识李先生是在拉斯维加斯……”何惠便把在拉斯维加斯发生的细细说了出来。

“什么?和他在一起的是洛克菲勒家族的人?还是顺位继承人?”

当听到何惠说起菲尔的身份时,舒锦耀大吃一惊,有些不信,不同于何惠只是一个保镖,对洛克菲勒家族不了解,他们这些商人,对这个石油王国的掌控者还是有所听闻的。

当听到他们还与安德森一起吃饭,心中才有几分相信,不同于洛克菲勒家族的神秘,安德森这个赌王,是经常出现在公众面前的,他相信自家侄女还是能分辨得出真伪的。

“李先生真是小沥人?”

等何惠说完,舒锦都不知说什么好,想不出小沥这一亩三分地,什么时候隐藏了这样一个逆天的家族,沉默了好一会,疑惑问道,称呼不自觉用上了敬称。

“应该是真的,大小姐当时还要了李先生家里的电话,在回小沥后,我还听到大小姐给李先生家里打电话。”何惠想了想,把她听到的说了出来。

“那小美有没有说她与李先生是怎么认识的?”

“这个大小姐倒是没说过。”

…………

不说舒锦耀在向何惠打听李文的底细,李文与舒美这边,两人沉默了一会,还是李文鼓起勇气开口:“你们怎么也来珀斯了?什么时候到的?”

“来这里有两三天了,家里准备扩展海外市场,有意突破原材料的限制,故让我跟着三叔过来这里探探情况。”

舒美深吸了一口气,心里哀叹一声,还是收起了部分情绪,不想让李文以为自己是个爱闹的女人。

她想起了菲尔那显赫的身份,李文能与他相交如兄弟,他的身份能简单吗?不由黯然神伤,自己家里虽然也富甲一方,但在他们面前,估计也就是微微强点的平头百姓。

也怪自己犯贱,才见面两次,就春心大动,无法自拔,还自己投怀送抱。

看着舒美这幽怨热切样,李文发现,她下巴尖了些,心中一痛,又是怜惜又是愧疚,生出了一股想要搂她入怀好好安慰一番的冲动,最后还是理智占了上风,柔声道:“我是今天早上才到,下午出去溜一了圈,没想到刚回来竟能碰到你们。”

“碰到我让你很吃惊吧?你是不是很不愿见到我?”舒美幽幽盯着他,眼波如水,顾盼横流。

李文狠不得自打耳光,好端端的这么多话不说,非就提起了这个,连连摇手,“没有,真没有这个意思,我最近一直很忙。”

“难道忙到连给我一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吗?”想起这段时间来的期盼,舒美那好不容易收起来的泪珠,再次把美眸化为汪洋大海。

李文顿时头大如斗,头皮发麻,不知所措该如何应对,最后心一横,没勇气看她的眼,嗡声说:“我有女朋友了……”

刷!

舒美脸色苍白如纸,绝望、羞辱、无助等情绪一窝蜂涌出来,那薄薄的眼皮再也无法防堤,泪珠似瀑布般倾泄,猛然站了起来,“是我自作多情,打扰你了。”

身份如此显赫的人,怎么可能会没女人,这个舒美心里是清楚的,但有女人,与亲口说有女朋友意义是不一样的。

眼见舒美就要开门冲出包间,李文脑袋闪过迷糊与亮光,只觉她这一走,从此就是天涯永隔,形如路人,神差鬼使般一把捉住了她的手,骤然用力一拉,把她搂了入怀,喃喃道:“不要走,不要走……”

“你怎么可以这样?快放开我……”舒美瞬间石化,等清醒过来,连忙挣扎起来。

李文如何肯放手,就这样紧紧搂抱着她,直等她情绪已经平静下来,叹了口气,扶住她的香肩,稍稍远离自己,让各自可以看到对方的眼睛:“咱们好好谈谈好吗?”

“还有什么好谈?”舒美凄怆一笑,脱离了李文双手,坐回座位上。她也不是那种痴男怨女,此刻情绪平淡下来,想到李文没有刻意隐瞒自己,把这事说出来,就说明他没有玩弄自己之心,心里不自觉好受了一些。

“你擦下脸,喝杯口水……”

李文抽了几张面纸巾,递了过来,又拿起水杯,放到她面前,沉默了一会,整理了下头绪,才缓缓说:“你对我的心意,我能感受得出,我也很感谢你,也很想珍惜……但更不想欺骗你,我已经有女朋友,她现在还在上学,我很爱她。在我身上,发生过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我们能在一起很难得,所以你这份心意我只能躲着。”

对于舒美这份感情,李文之前一直逃避,在法国之行时,心里曾说过,若能再遇上,便坦然相对,此刻大神安排了他们再见,李文决心把情况挑明。

“那你心里有没有我?”舒美脸色回复了点血气,定眼看着他的眼睛,好一会才艰难吐出了这句话。

“有。”

李文知自己无法否认内心中对这个妖精的感情,特别是舒美的主动与热忱让他不禁怦然心动。

“你此刻这样说,让我如何自处?”

“我不知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你如此相待,也很想去珍惜你这份心意,但我更怕这样会同时伤害到你们俩人。”李文坦然道,“我是躲着你,就怕见着你,会带给你们伤害。从我妈手上接过你的电话号码时,我曾对自己说过,如果能再遇上你,我会好好对待你的。现在老天爷让我再次碰到你了,我还是不知自己该如何待你。”

左拥右抱这样的念头,李文是有,或者是每个男人都会有,但他不可能说出来。

“你让我静一静,好吗?”

话以至此,舒美无言再对,从李文的话中,她听出了李文对女朋友的坚定,想到自己初恋,就要这样无疾而终,不禁悲泣起来。

李文知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此情此景,也想不出处理办法,看了下表,才七点,只得轻轻点了头,叹了口气,柔声道:“你吃饭了没有?

“嗯,已经吃过了。”

“你住那个房间,我先送你回去好好休息吧!”

舒美应了声,擦干净脸上的泪痕,喝了口水,又从手提包里拿出化妆盒,微微掩饰了眼睛的浮肿,跟着李文迈出了包间。

出到大厅,舒家其他人都已经回到房间去,只留下何惠在等待,见舒美出来,看出她情绪不对,也没说话,就这样众人默默走到电梯,送舒美回到房间。

舒家众人入住的也是豪华套房,两班人却没有在同一层楼,李文他们在上一层。

李文回到自己的房间,摊倒在沙发上,心里沉重无比,不知该如何面对,两眼定定看着天花。

“文少,是不是想左拥右抱,却又不知该怎么处理?”张钰坐到李文旁边,捅了捅他的脚。

“你有办法?”李文知这个事,他们都看在眼内,也没有尴尬,微微一愣,抬头扫了张钰一眼,脸上闪过几分期待。

“事情本来就简单,既然大家都有情有意,李小姐还要上学,就先把舒小姐搞定,再慢慢与她们好好沟通,相信她们会慢慢接纳对方的。”

“与别人分享感情,这怎么沟通?你说得倒是轻松。”李文送了个白眼球给他。

“得,你不信我说的,你就自个继续烦吧!别到时看到别的男人把舒小姐抢走了,再来锤打自己胸口,追悔莫及。像菲尔先生说的,以文少你现在的身家地位,才两个女人,太少了,也不知你是真纯情,还是假惺惺。”

众人到现在都没吃饭,张钰扔下这句话,又问了句李文吃什么,李文说没胃口,便自个与肖天他们研究起来吃什么这个千古难题。

这些是感情问题,众人都是光棍,也就张钰活泼,乱出主意,其他三人都是一窍不通,自知无法帮忙,也就任得李文一个人继续躺在沙发上发呆。

李文左思右想,不得要领,不由捉摸起张钰的话,越想越是心动意随,却又想起已经把事情和舒美说清楚,担心她会从此远离自己,一时患得患失起来。

直到九点,给了自己一个争取的决心,松了口气,这才发现肚子饿得不行,让酒店送了份晚餐,吃完后,强压下脑海里的胡思乱想,研究起威廉送来的资料。

!#

(去读读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