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章节信息 >

第34章 这是给我加戏了?

作者:帝鲲 时间: 类别: 现代都市

岳东竖起两根手指头。

“第二个原因,你是想借这个机会达成咱们最初的目的。如果焦兆松真的没有韩主任撑腰,就会真的把可能被我揪住小辫子的假冒伪劣都收起来,其他心思不正的肯定跟风收起假冒伪劣,以免做下一只被瞄准的出头鸟。”

“第三个原因,”

岳东一边说一边把竖起的手指头变成了三根,正在边听边点头的曹保苏一愣,第三个原因?什么第三个原因?我根本就没想第三个,这是给我加戏了?

岳东装作苦思冥想后恍然大悟,“差点忘了,你刚才说没有那运筹帷幄的本事,能想到两个方面就不错了。换做是我,连两点都想不到。”

曹保苏被逗笑了,“真是看不出来啊岳东,你还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的。”

岳东也笑了,“那我过一会儿就去焦兆松那边转一圈,如果他真打算收起来,动作肯定挺麻利,这会儿应该差不多了。”

曹保苏站起身来,“去吧,如果他真的把该收的都收起来了,就实打实地证明了他和韩主任没关系,这次只是凑巧。”

岳东觉得应该提醒他一下,“不一定是焦兆松和韩主任有什么关系,可能是刁副科长通知韩主任的。据我所知,她和韩主任关系不一般。”

“哦?怎么个不一般?”

“你先别往那方面想,那方面的事我不太清楚,但你可以把刁副科长看作韩主任的耳目和左膀右臂。”

“能确定吗?”

“百分之百。我先去焦兆松那边溜一圈。”

曹保苏已经陷入了沉思,大概正在满脑子搜索有关刁蝉和韩沥的事情。

岳东起身离去,一边走一边把手放进裤子口袋里试了试温度,然后把另一只手里的巧克力装了进去。

他的笑容也收了起来,果然不出所料,刚开始浪,就被管理处的主任韩沥拍进海里!

岳东走出竹林,看到一个戴着宽边眼镜的中年人走进投诉处理组,肩膀上扛着一个用绒布包裹的又扁又长的东西,像是一块匾。

他可能走了不少时间,还离着好几十米,就听见了他的喘息声。

岳东下意识地也走进投诉处理组,毕竟自己刚升任代理主管,出现任何不好的状况,都有可能被人联想到自己无能、失职。

那位眼镜兄和江学鹏、冯高、屈磊、郑向鸿都围在投诉受理区的桌子旁。

岳东走近一看,一块像是有些年代的门匾放在桌子上,上面写着五福临门。

冯高说:“是不是乾隆后期的说不准,不过年代确实不近,不太像做旧的。”

屈磊说:“也不能听别人说是风就是雨,一个蹲在大门口等车的知道什么?这东西需要专家来判定。”

郑向鸿对那眼镜兄说:“那家店面看着挺正规的,老板还写了一手好毛笔字,像是挺有文化的样子,不至于明确标的乾隆后期,却拿来骗人,你想多了。”

江学鹏看到岳东来了,就往旁边让了让,“岳哥,你来看看。这位游客说买到了假货。”

岳东已经听到了议论声,也看到了匾上的字,根本不用凑近了仔细看,直接问那眼镜兄:“我刚才听说明确标的乾隆后期,是店里标在商品旁边?还是给你开了明确标明乾隆后期的单据?”

眼镜兄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三张单据,把最上面的那一张递给岳东看。

“我这是买给老丈人的,我老丈人很喜欢这些旧东西。他去年买了一栋老房子,收拾得差不多了,还就是缺块这样的匾额。我怕老丈人不相信是乾隆后期的,所以才叫店老板在单据上注明。他们店里的商品旁边也都标着。”

岳东一看那单据就笑了,“还真是有大胆的,卖假货还敢标注的这么清楚!”

眼镜兄脸色一白,“真是假的?”

郑向鸿却有些不屑,“岳大主管,话可不要乱说。那家民俗典藏展览的老板叫墨承知,对民间的瓷器、字画、碑帖和日常用具都挺有研究,说起什么来都头头是道的。你还是看仔细点吧。”

冯高也说:“岳主管,这位老兄在等车的时候,有个人看他扛着匾,一时好奇让他打开看看,就说是假的,他不是请人鉴定了才来投诉的。你看看这匾裂开的地方,一点儿不像做旧的。”

岳东看向眼镜兄,“为什么那个等车的一说,你就相信买到了假货?”

“那个人说是看过这方面的书,确切的记不得,只记得清朝不能写五福临门,谁写就是犯了皇家的忌讳。”

屈磊说:“你听听你听听,确切的都记不得,那就是随口和你拉个呱聊个天,你还当真了。”

郑向鸿接着说:“你这投诉不好接,我们也不是专家,除非你拿到专家的鉴定报告。要不然你这买的说是假的,人家卖的坚持说真的,难不成我们投诉处理组花钱找专家?”

岳东庆幸自己看到有投诉的就跟进来了,要不然不接投诉的锅,肯定要扣在自己这个代理主管头上,还好自己对避讳有所了解。

“不用专家鉴定,虽然这不算常识,但避讳的事儿不新鲜,谁也知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是什么意思吧?清朝也不是绝对不能写五福临门,是乾隆后期绝不允许直接写五福临门,因为顺治皇帝名为爱新觉罗福临,要避“福临”这两个字,一旦被发现触犯了忌讳,是要被砍头的!”

郑向鸿神色微变,却不肯服软,“五福临门是喜闻乐见的吉祥祝福,乾隆不怕得罪天下人?你这个动不动就砍头的说法不靠谱,只怕是道听途说。”

对于郑向鸿,岳东不打算给好脸色。

“自己查资料去,别在这里抬杠。我有时间讲,你有时间听,游客没时间在这里耗。至于五福临门的吉祥祝福,想表达的话还是有办法的,只要“福临”两个字别写在一起就行,比如说五福来临。另外,香炉、瓷盘、家具上可以有寓意五福的五只蝙蝠。”

冯高一下子想起来。

“乾隆时期避讳这个问题好像是挺严重的。电视上说过,有个举人编写工具书,因为没有避讳之前几位皇帝的名讳,被乾隆皇帝叛定大逆不道,一家人被斩了七口,其他家人充发为奴。”

屈磊拍了一下脑袋。

“你这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我也看过那个节目。古时候避讳可是大事,唐朝为了避讳李世民,硬是把民风写作人风,民部改成户部。就说昨天中午吃的山药吧,原名薯蓣,为了避讳唐代宗李预的名字改成薯药,后来又为了避讳宋英宗赵曙的名讳,改名山药。”

冯高接着说:“你也看过?就是说嘛,造假的这么不认真,还敢在单据上明确标注。”

郑向鸿看看冯高,又看看屈磊,说好的一起孤立岳东呢?可别告诉我,这又是针对岳东的斗争艺术!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大$书$都^小$说$网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dashudu.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