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章节信息 >

第893章 审问紫玉螺旋,结伴山中除妖

作者:普通草药 时间: 类别: 现代都市

山里中林越靠坐在树边晃着腿,对眼前三蹲一坐的四个人说道:“我赶时间,没心情听瞎话,说吧。”

在压制了四个人之后,林越便叫了一声‘扔掉武器,双手抱头,蹲成一排。’

凌溪和步琪妍十分果断,将手中的剑和布棍全部扔掉,立刻抱头蹲下。沧海生本身也是用的掌法,不存在什么放弃武器。加上林越算是他的‘偶像’自然很听话的服从了。可是波三郎却拒绝了,他出身名门正派锦刀门,对于一个刀客来说,弃刀抱头蹲下简直是种侮辱。

没等他表示不满,林越就已经闪现到他眼前,一手卸了刀,另一手将他一屁蹲推坐在地。他想起身反抗,却被林越直接按压,最后动都动不了了。

步琪妍默默嘀咕‘你又打不过人家,还死犟什么,人说啥是啥,听话就完事了。’

对于林越的发问,几人都有些不好回答,他没问比较常见的三个问题,你们是谁?哪来的?要干什么?反倒是将皮球踢给了四人,你们有啥说啥,我听着。

最后作为队长凌溪发话了:“云侯大人……”

“哦?你认识我?”林越大概猜测出了凌溪的意思,却还是玩味的问道。

“是,陀螺山大战,我在战场一角,有幸见过您。”

“原来如此,你继续吧。”林越对于他们手下留情的原因,就是这个出身凌家的丫头,还有刚才那个会惊涛掌的少年。

“是,我叫凌溪,身份来历相信大人已知晓,这三位是我的同伴,步琪妍、沧海生、还有波三郎。波三郎出身名门,只是为了维护师门尊严,并非有意冒犯云侯大人。”事到如今作为队长,凌溪依旧为波三郎求了个情。

“这是小事,你继续说你的。”

“我们是楚侯麾下‘惊蛰短工’之一,代号紫玉螺旋,是奉命前来跟踪观测独孤丝丝与默轻语的。”

“你们以前没想着跟踪,怎么突然就想起这一茬了?不会是叶美蝶又在憋着坏主意吧。”对于楚地的情报组织‘惊蛰’,林越也有所耳闻。姬雅率兵回京的时候,她手下的‘朝阳’和楚侯的‘惊蛰’在看不见的战场进行了几次无声的较量。

惊蛰短工这一名词,漆雕翎也曾和林越科普过,简单来说就是雇佣兵。虽然目前林越和楚地以及叶美蝶算是盟友关系,可是他明白,从头到尾大家都是利益关系罢了。

“不是啊,我也是听说,尸命绝天重出江湖了……”凌溪和林越解释了一下尸命绝天的事情,但隐瞒了他和楚侯合作,这次的战斗就是叶美蝶一手主导的。

林越摸了摸下巴:“这么说来,你们之所以会出动,就是想坐收渔利?”

凌溪尴尬的笑了笑:“也有这么个意思吧……”

其实林越是满理解这个想法的,作为一方的统治者,独孤丝丝这个第一杀手也好,尸命绝天这个通缉要犯也罢,都是不安定的因素。正巧他们撞在一起,派一队人监视一下,要能一举除掉两个隐患就更好了。

林越又提出了疑问:“这个隐居了二十年老家伙要复出,为啥盯上了独孤丝丝她们?”二女名气虽然大,但是居无定所啊,这老家伙也不是什么正道人士,肯定不是想着为民除害。你有那功夫,去挑两个名门正派不好吗?

凌溪想要隐瞒尸命绝天和叶美蝶的交易,于是说道:“哦,我们也只是听命行事,他怎么想,上面怎么想,我们也就不清楚了。”

林越点了点头,惊蛰短工平时分散各处,要出任务的时候才聚在一起,有些事情确实不会和他们解释的太清楚。

于是林越打趣道:“若是那个尸命绝天真的这么厉害,那只叫你们过来可就有点不够看了。”

连自己都能轻易制服四人,独孤丝丝的本领还在自己之上。紫玉螺旋四人哪怕围攻其他玄门三代都有胜算,可对付他们真是不够的。

凌溪说道:“这点我也清楚,可能是因为有我在吧,毕竟尸命绝天是靠着炼尸出名的,而且他和云侯您也有仇怨呢。”

林越点了点头,凌溪拥有凌家慧眼与照世明经,不管是远程监视,还是对付以炼尸、炼魂功法为主的对手都有压制的优势:“嗯?他不是隐居了二十年吗?能和我有什么仇?”

“我也只是听说,好像他有个弟子是死在您手中的,尸命绝天扬言要去找您报仇。”

“弟子?叫什么名字?”

“只听说和拜圣女教有关,当初被您杀死的,叫百炼归魂什么的……”

“嗷,是他啊,那就难怪了,看来是要处理一下了。”

凌溪实话实说,虽然隐瞒了一些事情,但说出来的都是真话,至少林越没有感觉有什么破绽,这样见缝c-h-a针,逮机会扫灭妨碍的对手,确实有叶美蝶的风格啊。

对于四人的出现,林越虽然没有全信,却暂时也找不出什么破绽,于是他又问沧海生:“你的惊涛掌是和谁学的?”

沧海生回答道:“这个,我并没有师父……”

“嗯?没有师父能练成这样?”

随即沧海生便解释了一下,他确实没有惊涛掌的师父,他以前拜师学的是千波掌,和惊涛掌有相似之处,但是威力远远不如。在机缘巧合之下,他发现了一本惊涛掌秘籍,因为以前有了基础,加上他的天赋确实不错,所以修炼起来事半功倍,只不过他没有找到枪法,于是只能以掌法闯荡江湖。

林越暗自点头,这个沧海生的机缘倒是不浅啊。

……

小丁山上,除妖队伍一行四人正向山中出发。

顾初心对于子云二人有隔阂,一路上闷闷不乐,略带警惕的用余光不时扫过二人。而诸葛冷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份恶意,表面好似不在意,实际上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金光门这对师兄妹。

对比于这一对默不作声的女孩,前面的两个男人反倒是相谈甚欢,不一会儿彼此的称呼便从‘少侠’‘剑少’变成了‘云兄’‘剑兄’。

子云和行剑远聊着江湖轶事,以及自己平日里的见闻。小丁山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过金光门自有一套寻觅手段。

见距离目标已经不远了,子云说道:“剑兄,咱们似乎快要找到了,那妖怪应该有所准备,咱们就这么过去似乎不妥。”

行剑远眼神一转:“哦,云兄有何高见?”

“不若让令师妹和小冷暂时压后,你我二人上前一探,真若有个什么万一,她们也好及时救援。”

“这样啊……”行剑远笑而不语,别看刚才二人相谈甚欢,但如同师妹一样,行剑远也在暗自提防子云二人。不过他也赞成子云的计划,一来那妖怪确实有埋伏的可能。二来则是他知道子云修为高强,也不想让师妹犯险。只不过子云的这个婢女似乎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师兄妹一旦分开,被各自击破怎么办?

上一次诸葛冷虽然出手,但时间太短,行剑远还未曾看分明,所以很难说诸葛冷的深浅,但他可以确定,子云也好,这个婢女也罢,他们师兄妹一个都打不过,若真要出手,只怕他们早就凉了。

不过没关系,掌门师叔既然放任四人上山,肯定是埋有后手,那个女修应该也在窥探,让师妹先退后似乎也可以。于是行剑远便答应了子云的提议,让顾初心压后而行。

不多时行剑远和子云便摸到了花皮豹子的洞府,这里似乎已经没有了妖怪的踪影,二人对视一眼抽出宝剑便向洞中探去,没想到二人刚一进洞里,洞口一声巨响便坍塌了下来。

洞外一侧,花皮豹子带着三个小妖窜了出来,只见花皮豹子一甩手中的狼牙木奉笑道:“呵呵,凭你什么来头,还不是栽在你豹爷的手里!”

花皮豹子本是山中意外开启了灵智,既没有天材地宝,也没有什么修炼传承,别说道术法阵,就是一像样的机关也弄不好。昨天虽然叫嚣的厉害,实际上要他下山去镇子里寻仇,他也未必真敢。就连手中的狼牙木奉都是以前打劫的时候,在人类武士那里捡的。

这两年由于沉迷享受生活,修为上更是没什么长进。这次有人要来收拾自己,于是他想到在洞中挖坑,里面暗藏木刺,然后等人进洞后,弄塌洞口的一段,便是不能砸死他们,洞中之人也要被迫往前躲避落石,这样一来正巧踏入陷阱之中。

花皮豹子守着这个小丁山也是见识有限,自然不知道外面的厉害。还没等他得意多久,只听得洞口碎石一声巨响轰裂开来,两道身影飞快窜出落定,正是行剑远和子云,区区一个小陷阱又岂能困住二人。

洞口石头落下时,二人确实往前躲了两步,但是感觉脚下一软,二人立刻知道还有陷阱,轻身功夫一跃,当即便躲开了。再之后行剑远施展雷灵仙术直接炸开了洞口。

行剑远说道:“你这妖怪倒也狡猾,不过今*你难逃一死了!”

花皮豹子气得哇哇直叫,挥舞着狼牙木奉和二人打在一起。另外三个小妖见陷阱困不住二人,花皮豹子以一敌二又落了下风,所也不管自家大王纷纷逃命。只是没走多远便被几道风刃打死了。

诸葛冷和顾初心一直跟在后面,刚才洞口坍塌的时候,顾初心还有些着急,诸葛冷却拦住她说道:“你且放心,他们二人不会轻易出事的。”

就在顾初心将信将疑的时候,那二人果然冲了出来,这才叫她放下心来。又见几个小妖想要逃走,于是便出手杀了他们。

在那混战之中,子云已经明显的察觉出花皮豹子的能为,便是自己不出手,光是金光门师兄妹也能搞定,毕竟金光门虽然败落,终归也曾是显赫一时的名门正派,对付这么个小妖怪还是可以的。

那花皮豹子虽然皮毛坚硬,却也不是刀枪不入,眼看自己不是对手,立刻退后几步,怒吼了一声,却见周围山石树木被震倒,就是子云和行剑远也被震退了一段距离。

没想到花皮豹子还藏了这么一手,想来也是,毕竟修炼成人形,又在山路打劫,总要有些压箱底的东西。寻常凡人的话,只靠肉身就足以碾压,若是有些能为的江湖中人,这一声豹子吼也足以应对,就算一下子震不死,中招之后也肯定会有一段停滞,脑子问问作响,体内血气翻涌,花皮豹子在趁机收割人命。

刚才的一下,子云倒是没有感觉,行剑远却犹如胸口受到一记闷捶,不过也就仅此而已,并没有给他造成什么伤害。

花皮豹子还欲再次施展豹子吼,行剑远的雷灵仙术已经打向了他,子云默默的退到一旁,他今日前来只是因为前一日他阻止降妖,让妖怪有了防备,万一金光门师兄妹因为自己遭遇不测岂不是罪过?

不过今日看这妖怪也没什么,子云就渐渐缓解了攻势,从主攻变作了辅攻,到现在的掠阵。毕竟金光门是受了楚侯的委托,带着任务过来的,自己总不能风头太盛搅人好事。

那花皮豹子正欲再吼,接着就被突如其来的雷击麻痹了全身,声音在嗓子眼中发不出来。行剑远起身向前,施展出金灵十六剑,花皮豹子苦苦招架,想要逃跑却发现退路被子云封住了,只能下了狠手和行剑远拼命。

行剑远倒也不惧,和花皮豹子打的有来有往,双方身上都有损伤,但花皮豹子到底是野路子出身,捡狼牙木奉用只是因为够威风、够分量。靠着势大力沉和速度惊人,虽然与行剑远一时不分胜负,但终归不是金光门悉心培养的掌门继任者的对手,在精妙的金灵十六剑所集结的剑网下,被行剑远打掉了武器,还没等花皮豹子准备逃命或者求饶,行剑远剑光一闪便斩下了一颗豹子头。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