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大婚晚辰 作者:肥妈向善(二十) (74)

时间:2020-03-11 类别: 现代都市 标签:现代情感,

  伤害他的姐妹不成,于是把目标转向了蔓蔓。

  他或许,早该有所察觉的。这个y-in狠的男人!

  “范经理?!”杜宇看他往外跑,撒开腿去追,“我们现在去可能都帮不上忙。”

  “那要让我在这里干等吗?我办不到!”范慎原暴怒的眼睛里充满了一条条扭曲的血丝,红的,刺目的,好像是抽击的雷电。

  杜宇看他这样子都怕,感觉他这是被蔓蔓的事刺到了哪处旧伤一样。

  没能阻止,杜宇只好急忙跟着他上了车,车子狂奔出了市区,一路是与蒋衍说起了这事的来龙去脉。

  听到对方说江晖是个变态的,而且在多年前已经对范慎原的姐妹动过手,蒋衍的胸口若火燎了起来:“这种疯子你们怎么不早说呢!”

  “阿衍,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赵文生害怕他一个失控而翻车,拿过他手里的手机,不准他再听其它新闻。

  而不久尾随追上他们的两爷,也都知道了事情的大概。

  “打电话给我爸和陆司令。”姚爷面色很是铁青地交代刘秘书。

  现在这事的x_ing质是十分严重了,都危及到人身安全了。

  他恐,这里的人谁都交代不起了。

  前面,本是离他们只有一车身距离的吉普车,猛地加速。

  “君爷——”刘秘书知道前面的车是君爷自己在开车,赶紧加上油门去追。

  若陆家儿女一块出事,那就更麻烦了。

  一行人,总算是先在一废旧的工地找到了温世轩没有了油停靠的小货车。弃了车的温世轩会去哪里?从现场沙地里的几个脚印和另一辆车轮痕迹,可以判断,有两个人上了另一辆车。这不禁让他们抱了些希望。

  或许温世轩已经把人救了出来,也或许有另一辆车把他们接走到安全地带。但为什么到现在蔓蔓和温世轩都没有打电话报警或向家属求救,又让他们怀了另一份担心。

  总之,这脚印是新鲜的,说明车子和人离开都不久。

  三辆车顺着车道再追出去,很快的,发现了路上一件红色的标志物。

  再往前开,赫然见着的是一具触目惊心的女尸躺在路中央。

  尸身尸头被车碾过的惨状,让人毛骨悚然。

  蒋衍唯一能肯定的是这不是自己的老婆,但更重要的是,自己的老婆肯定现在更危险了。

  因而,他的车一刻都没有停,脚踩油门开到了最大。

  君爷的冷眸一扫而过仍残留着温热血液的尸身,拉上c.ao纵杆,油门踩,吉普车加速冲上去后几乎与前面的车并驾而行。

  见前面两辆车都没有听,刘秘书的车也不敢停。但是,以他这辆平常的小轿车,怎么都是追不上蒋衍那部向人借来的大马力悍马,和君爷的吉普,不如在后面紧急关头做个后备力量随时预备冲上去。

  于是,他和姚爷在后面,目睹到有四个车道的宽敞路面,两侧不断有车是落了下来,不断有车轮打滑,刹车,是因在前面闪避什么而退落下来。交警的警车警鸣,从他们后面追了上来。

  愈追愈近,愈紧,前面不断刺耳的刹车声,车轮急速擦击路面甚至爆出火花的刺响,人的视野也是越来越清楚地看清了是怎么回事。

  见到了一辆兰博基尼在发狂地追击一辆加速到极点的东风小轿车。

  两辆车活像断线的风筝,随时因速度超出车本身车速,一个不小心,即是翻车被抛出路面,撞毁!

  可兰博基尼不仅没有停止追杀,是一次又一次往东风小轿车的车尾去撞。

  最近的一次撞击东风小轿车没有能完全避开,小轿车打滑,斜着出去,直线是冲向了一侧的山壁。

  “小心!”赵文生喊一声,知道现在已经没有办法阻止身边的司机了。

  大马力悍马车轮子刹,卷起硕大的飞沙,一跃当先,擦过前面所有的车,包括撞击完刚往下退的兰博基尼,然后在小轿车要撞向山壁前,用自己的侧车身猛撞小轿车,拿自己的车身挡在小轿车面前。

  悍马和小轿车一路擦着车身,生死未卜。

  兰博基尼并没有打算就此放弃,而是骤然一个加速,再度欲撞击东风小轿车。

  然而,等待它的是,横身向它侧面冲过来的吉普。

  把着方向盘的江晖,拼命踩着油门,却一点力都没有。因为它的车底,已经被吉普掀开了一侧。

  吉普犹如一头更凶更狠比他暴力血腥上几倍的公牛,一头顶着它这头发疯的牛,直把它顶到了公路另一侧的悬崖。

  嘭!

  被顶的兰博基尼撞开了护栏,在悬崖上掉出了三分之一车身。

  车里的人发出尖度惊叫!

  江晖相信,绝对相信:这世界上有比自己更恶的人了!

  而现在这个如魔王一般的男人,就坐在掌控他生死的吉普里面,用一双毫无留恋的眼睛看着他去死:

  敢杀他妹妹?!

  【160】江家开出的条件

  啊~!

  高八度的男高音,如在地狱里挣扎的鬼魂,叫起来十分森然,惊恐。

  高大帅浑身的毛发都竖立了起来。而被兰博基尼里面的人这样生生地一叫,他之前被君爷吓掉的魂终于飞了回来。

  “君爷!”

  君爷冷漠的冰手一拉c.ao纵杆,预备着推向兰博基尼的最后一波,送入地狱的最后一手,瞬间即发。

  “君爷!”

  高大帅两只手犹如抱熊熊用力搂住君爷握c.ao纵杆的手,方是使得那只冰手推过去的速度放慢了下来。

  “君爷,你听我说,没有必要为这种渣玷污了你圣洁无上的手。真的没有必要!让他进牢狱喂枪子,一样送他进地狱,你没有必要陪他一块进地狱的。”

  如果真把这家伙给推下车了,官司未免会扯上他们,得不偿失。

  但君爷听不见,两只被层层黑雾笼罩深幽不可见底的墨眸,阎罗王的眼里只有眼前的死刑犯。

  高大帅抱得满头大汗,灵机一动:“君爷,你妹妹——”

  妹妹?

  眸里的黑雾蓦地散开了些。

  “你妹妹坐的车冒烟了。”

  冷眸往侧一望,果见不远处冒起了一团青烟,瞳仁缩紧,冰冷的眸面有了颜色,一脚踢开门,旋身飞身下车。

  君爷跑了,高大帅仍不放心,把车钥匙拔了兜进口袋里,免得君爷心血来潮折回来决定当场继续给这渣——斩立决了。

  感觉到车尾后面的推动力没有了,江晖和副驾座,因坐的车头之前被吉普推出到了护栏外头,底下,触目所见,悬崖峭壁,万丈深渊。

  危机根本没有解除,死神仍在和他们近距离接吻。

  大点的风一带,车头摇摇。

  车里面的人再度尖叫。

  “救命——”

  “救我,我给你钱!谁救我,我给他一百万!”

  跳下吉普的高大帅,亲耳听着风一吹,那人渣给自己的x_ing命开价来个三级跳:一百万、一千万到一个亿!

  只可惜听到的人都没有一个睬他的。

  他的命已经渣到一个亿都没有人想救了。

  就连驱车赶到的交警大队的头,都对手下说:晾他十分钟。

  这种丧心病狂的,若没有人道法律护着,早就一枪毙了。

  这一边,大马力悍马贴着东风小轿车,终于与山壁前侧身而过。东风小轿车抢先失速缓缓停了下来,原因是尾部冒烟了,不知是哪里烧了还是怎么回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