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大婚晚辰 作者:肥妈向善(二十) (7)

时间:2020-03-11 类别: 现代都市 标签:现代情感,

蔓蔓囧:她们这些谦虚的话鬼才相信。

事实是,云姐和赵夫人,都是学过书法的,因此,对中国的国画,也颇有研究。

画轴,在云姐手里展开,连白队,都饶有兴趣地凑了过去看。

两个小伙子,事前也都不知道蔓蔓画了什么,都伸长了脖子,一看:哎呀,这画的竟然是兰叶。

画兰,堪称中国画中的一绝,有一株兰花千幅画之说。虽说画兰在画校里自成一个科目,是学国画的一个基础项目。但是,真正能把四君子之中的兰画好的,绝对是成名家了。

可以说,蔓蔓敢把送给白家夫妇的画,用兰来做题材,说明这个底蕴,相当深厚。

【142】他的誓言

  “你觉得怎样?”云姐把画拿给赵夫人看,笑盈盈的眼里已是有了七八分的主意。

  赵夫人苛刻的眼珠,在掠过画幅时闪过一抹惊异,眼里的深思是细细打磨:“画兰有画兰诀四言,道写兰之妙,气韵为先。韵这东西,非心有触感者,无能触及,可定位是否为大师之作的标杆。”

  赵夫人这段话,在行外的陆欢和姚子宝听来,都能听出一身汗:高深晦涩,不是一般人能听得懂的。

  云姐笑望向老公。

  不喜言语的白队,点头:“不及三十,笔下之兰能有如此气韵,说是灵气不过为。”

  意思即,连白队都首肯他姐的画了?陆欢心里一阵激动,只苦于不是自己家不能声张。

  “嗯。”云姐眼睛拂回手中的画幅,道,“囡囡这画,若囡囡自己说的,偏为仓促,笔法章法都稍显Cao率,但是,无论国画名家,都是胜在气韵,枝叶如凤翩翩,似燕飞迁,或许下笔时用时不多,然其兰的姿态,恐是早已在囡囡心中贮存许久。”

  陆欢、姚子宝都听得出云姐这话是在先抑后扬,反正,三个长辈都表态了,都喜欢蔓蔓的画。陆欢可高兴死了,兴奋地与兄弟交流眼神。

  唯有当事人蔓蔓,背上粘附了一层道道地地的s-hi汗:因为眼前这三个人,都是行内的专家。

  珍重地把画卷收起,云姐与赵夫人又聊开了:“听说以前囡囡在她家乡、学校都不出名的,是到了那晚,在小孩子的满月宴上,一画成名。”

  “你说的那幅画,我有在主人家里看过,用指纹画,道是取巧,但是,她这个年纪,能在临危之际临场发挥,有如此表现,的确令人刮目相看。”赵夫人首肯地说。

  蔓蔓听到这,心头再捏了把汗:原来,都是调查过了,再请她来画。

  “所以,我们都说,她这是归来之后时来运转,年不到三十,大器晚成还说不上。”云姐朗笑。

  话题一转,自是转到了她回陆家的事了。

  对云姐、白队、赵夫人他们来说,她画画的天赋,再加上陆家女儿的身份,是如虎添翼。

  “画廊被烧了?”果然,赵夫人挺惋惜地说。

  “她爷爷说要送她一个新的,她不要。”云姐嘻嘻哈哈谈道。恐怕陆老头对孙女发的牢s_ao,在圈子里都传遍了,她蔓蔓如今是“臭名远扬”。

  “为什么不要?”端起茶杯的赵夫人,声色内荏,“爷爷疼孙女,送孙女,天经地义的东西。”

  蔓蔓无言,说实话,赵夫人不像赵文生,赵文生斯斯文文很好讲话,赵夫人则是压得人死死的。聪明点的小辈,就不该和这样的长辈直接顶嘴。

  云姐意味深长地说:“她说想开饭馆。”

  “饭馆?”赵夫人眉一扬,挺是诧异,“好好的画家不当,开什么饭馆。”

  “说是赚钱多,还和她爷爷打了个赌约。要靠这个比做画家赚钱多。”

  张口闭口赚钱,在这些清高的科学工作者面前,定是世俗了。蔓蔓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陆家,尤其是她哥,特别反感她开饭馆。因为这个圈子里的人,就是这样的。

  蔓蔓现在怕的是,这些人,不会是陆老头派来想围攻她的吧。

  看起来,倒不像。云姐说到这里,赵夫人即便对她开饭馆的事表示出意见,但都适可而止。可见这是陆家自己的家事,他们不会随便去c-h-a手。到底,他们只是对蔓蔓的画感兴趣。

  “你在京城画协里有朋友?”云姐问赵夫人。

  赵夫人一刹意会云姐的意思,说道:“有,囡囡想参加没有问题,可以帮她办个画展。”

  蔓蔓见机c-h-a入了话:“这个办画展的事,我一个朋友的舅舅在帮我安排了,是一名北大的教授。”

  云姐和赵夫人互看了眼,云姐笑:“看来,慧眼识珠的人不少,囡囡的画自有人赏识。”

  白队却不赞同,说:“该帮着办的事,不能说因为别人做了自己落后一步撒手不干。”

  听白队这般说法,蔓蔓画展这事儿白家是要c-h-a手定了。

  云姐与赵夫人既是吃惊又是惊喜。白队若不是真很喜欢蔓蔓的话,绝不会开这句口,以白队不喜闲事的x_ing格而言。蔓蔓到此不好再说推辞的话,会被人说不知好歹的。

  白队吩咐完此事,起身,是进了书房。

  云姐为此向所有人解释:“我老伴老白是这个脾气,今天若不是要看囡囡的画,若像平常里,只是打声招呼都走人的。”

  赵夫人加上句,挺是赞同:“你家老白,是那个x_ing子,连我的面子都不卖的。”

  “他哪敢不卖你面子,你儿子现在从美国回来可出息了。”云姐忙推卸。

  “说到去美国进修,又不止我儿子,陆君出去过,姚家那小子不也一样出去过。”赵夫人的口气听来不以为奇,对儿子的功绩挺是谦虚,说到这是话题一转,英姿飒爽的眉毛扬扬是想到了件趣事,“我一个朋友,老公的姓氏比较稀奇,姓花,她女儿,取名叫花花,当年可把我们一群人都乐死了,但是,别提,这姑娘,今年有二十四五了吧。这回从英国回来,她是读完高中直接去英国上的大学,长得真是如花似玉,不愧于花花这个名。”

  “你说这个花花,不是想帮她找门亲事吧?”云姐自然地联想到问,“若是这姑娘真好,你儿子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蔓蔓心里为蒋梅一个紧张:赵夫人是有心意的儿媳人选了?

  “我儿子,不提了。”赵夫人眉一撇,似有些无奈似有点闷气。

  “怎么说?”云姐可不放过她,应是之前已听说过什么,正想向当事人求证,“赵大姐,不瞒你说,近来我这里,听说你儿子回来,自荐茅庐想为你儿子找对象的人,多着呢。你和你儿子,想要什么样的姑娘,我想,百里挑一都没有问题的。”

  听到云姐这个消息,赵夫人可就更无奈了:“说起来这事,有我一半过错。当初我丈夫牺牲后,过于严格要求他。他在我丈夫墓前发过誓言,男人三十而立,三十之前他绝不考虑娶妻。现在,都三十几了,之前却都躲在美国。好不容易盼到了他回国,我这个当妈的,都不知道他是什么心思。安排相亲他不要,单位里的好女孩多的是,他领导来说亲,我一个都没有意见。他却说刚回国任务重工作忙。我都怕这样下去,对不起他爸的列祖列宗了。”

  蔓蔓对赵夫人这些话是仔细地听,是想:蒋梅知不知道他在他爸坟前立的这番誓言呢。

  “这么稀奇?”云姐挑挑眉,不信,“你没有通过他朋友打探消息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