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大婚晚辰 作者:肥妈向善(二十) (6)

时间:2020-03-11 类别: 现代都市 标签:现代情感,

抬起的乌眸,是那么的亮,像刀光。

她不明白他这突然的问话,心慌意乱:“就是那样,大学毕业,觉得他挺合适,是我爸底下的人,像我爸。每个女人,都得结婚生孩子的不是吗?”

那个时候,大学,参加工作,都让她体会到了现实世界的残酷。中学时代的浪漫情怀,被生活,未来,磨灭了。很多人都没有的选择,她只是个凡夫俗子,一样没有的选择。她不可能不切实际地去等一个,连一个诺言都没有能给她的男人,因为很有可能只是她一辈子的单相思。

至于说到前夫程思全,刚开始,两人在一起的时候,都很有感觉,都感觉能携手一辈子。但毕竟是介绍结婚,婚前相处时间不长,婚后一两年内,尤其有了孩子之后,摩擦增大,彼此对各自的个x_ing了解不彻底,造成了婚姻的裂痕。可能是她一厢情愿了,她认为婚姻就该坚贞。所以,她结婚后,都一直没有想过自己以前的单相思。她相信她丈夫和她一样,哪怕婚姻再艰难,都应该坚守下去。事实证明她错的离谱。她老公早已出轨了。

说她傻,她真的挺傻。认定的事情就去做。全心全意为一个人好。程思全指责她没有好好做饭。只有她儿子知道,每次老公回来前,她都要花上一天以上的时间泡在厨房里面,以她糟糕的厨艺,她只能以勤补缺。然而,程思全从来对她的辛苦没有半句好话,你说她能不发牢s_ao吗?到最后心灰意冷干脆不做了。

这些委屈,到了现在,面对眼前的人,她都不吝于启口的。

她蒋梅,是傻,但是,既然都知道自己傻了,就要更懂得维护自己的那份自尊。

她不想在别人面前说她前夫的坏话,她蒋梅做人,还未差到这一步。

然她不说,她眼里泛起的一条条无法自止的红丝,她微微抖动的肩膀,都足以令他的乌眸深深地往下沉。

“阿梅,你是个好女人。”他说。

她愣着看回他。

他的声音沉稳有力:“他不理解你。他不知道你为了做一个饭盒,要花半天以上的时间。”

“你怎么知道?”

“当初你在篮球队为大家做米饭团。虽然只是简单的紫菜包白饭,个个都知道没有什么味道,但是,在那个时候,当大家都饿了的时候,你那个米饭团,就是大伙儿通向胜利的最重要的关键。”

她是被他这番突如其来的好像正儿八经的话,说得脸都辣红起来,像颜色鲜艳的辣椒:“我有这么伟大吗?我只记得,你们个个都说难吃,而且,非要站在我周围对着我耳朵叫着难吃。”

他“呵呵”笑了起来,带点狡猾,戏弄:“如果真是难吃,没有人有必要专门对着你喊难吃吧。”

那是,她前夫即使埋怨她做的难吃,也绝不会像她弟弟一样对她吭一声。可见,她前夫的心,早不在她这了。

躲在后面听的小家伙,在听到那男人的笑声时,小鼻子抽——打了个喷嚏。

蒋梅一惊,心里汗:都忘了儿子近在咫尺。急急忙忙挺直了腰背,做出个妈妈的样子:“东子,他可以回家了吗?”

“当然可以。医院不是什么好地方,细菌多。没有什么大病,回家休养更好。”边和她说这话,边是和躲在后面探出颗小脑袋瓜的小家伙对上眼。

切!小脸蛋朝他做把鬼脸:都叫了你别贿赂我,别以为放我回家我能给你任何与我妈妈私通的好处。

他乐着,乐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孩子和她一样,死皮赖脸。

蒋梅不是没有注意到儿子的小动作,看他,好像对东子也挺喜欢,但是——终究他还是个黄金单身汉,她却是个带拖油瓶的离婚妇女。是个正常人,都会选择一个漂亮的没有结过婚的女孩子吧,而不是她这种黄脸婆。

心,一瞬间,在认识到现实的片刻,若石沉大海一般,完全渺茫。

他潇潇洒洒地抽出她送给他的那支次品钢笔,在纸上挥画:“我给东子开点药。你等我会儿,我和你一块去药房拿药,再送你们回去。”

听到他说要送他们回去,她却是猛地起了身,甚至差点踢翻了一只椅子。

仰起头,他扶着的眼镜片上,闪过一丝惊异与疑问。

这时,一个护士冲进来说:“赵大夫,车祸,有孩子要抢救,那个值班医生不是外科的,是内科的,说请你去帮忙。”

听是这样,他立马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忽然记起,回头与她说:“等我!”

这是他第一次开口,叫她等他……

……

蔓蔓来到白家。云姐给亲自开的门。看到她和两个小伙子,很是高兴:“哎呀,都快进来,不用换鞋了,家里我还没有拖地板。”

云姐不像白队,是个开朗的很会说话招呼人的女人。

两个小伙子见她如此热忱亲切,都悄然放松口气。进到屋里,却见白队就站在客厅,像在等他们仨。

“都来了。”白队说。

陆欢感觉白队的声音与自己哥的声音有的一拼,身板从此挺成了直线。姚子宝一样拘束着。

蔓蔓进来后,向白队半鞠个躬:“白大哥你好。”

云姐看他们三个这副模样,瞪向老公:“在家里,何必这样严肃。”

可白队表示出一副无奈的:我有严肃吗?

白队严肃不严肃,都那个样。

“今天让你们来,是因为我孩子刚好送他姥姥家里了。家里清净没有人吵。”既然老公是改不了那副面具脸,云姐只好拉着他们三人劝他们别拘谨。

蔓蔓他们三个,和主人一块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不爱说话的白队负责冲茶,陆欢忙把自己家长让带的茶叶取出来,说:“我妈让我带过来的,说白大哥会喜欢。”

云姐接过茶叶,看都没有看是什么,只是笑:“你妈真有心。”

对白家夫妇来说,送什么礼物都不重要,因为他们算是应有尽有了,没有什么能拿不到的。但是,对蔓蔓要送的画,夫妻两人,却是表现出了相当浓厚的兴趣。

“匆忙画的,画的不是很好。”蔓蔓拿出自己的作品时,都有丝紧张。

云姐接过画卷,没有急着当众展开,而是对向房里喊:“赵大姐。”

蔓蔓他们才知道,这家里还有个客人。

走出来的中年女x_ing,身着笔挺的绿色军装,肩坎上的肩章,金光闪闪,让两个小伙子都低呦一声。蔓蔓听弟弟说,才知道那是中将军衔。

“赵大姐我想你们不陌生。她儿子就是赵大夫,与你们的大哥都是大学同学。”云姐介绍。

赵夫人本姓刘,结婚后跟随夫姓姓赵。虽然蔓蔓早在家里听别人谈起过,说赵夫人很是厉害,但如今亲眼所见这个中将军衔,仍是不免地心中一个大惊。

女x_ing要在都是男人的军营里混出名堂,可是容易,何况这个中将军衔。

有这样一个厉害的母亲,赵文生即使早年失去了父亲,也是个家境算得上十分显赫的黄金单身汉了。如此一想,赵文生要什么样的女人会没有?

心头,不禁为蒋梅担上了一份心。

不知道是不是成绩做高了的技术军官,骨子里都有一股科学的严肃,赵夫人与白队看起来一样,都是不大爱说话的。

云姐充当中间人,是把赵夫人拉在自己身边坐下,说:“这就是囡囡画的画。”

蔓蔓未想云姐是把赵夫人专门邀请过来看她的画,捏了把汗,搓着掌心上的汗珠子说:“画的很一般。”

赵夫人苛刻的眼,往她身上打量了一下。

云姐是哈哈笑了起来,对她说:“囡囡,别紧张,我和赵大姐,都不是行家。”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