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大婚晚辰 作者:肥妈向善(二十) (55)

时间:2020-03-11 类别: 现代都市 标签:现代情感,

  小夫妻收拾了下,到对面吃饭。

  看到女婿也回来了,陆夫人笑不拢嘴,道:“今晚都是你们喜欢的菜。”

  “妈,你心疼我姐夫,也不用说得这么直白的,姐会妒忌的。”陆欢在旁c-h-a科打诨地卖萌。

  蔓蔓给弟弟一个瞪眼:我哪里妒忌了?你能不能别给我代言!

  陆司令回来时,看到的就是家里这幅和乐融融的景象,把他喜得眉开眼笑的。直到见到大儿子从卧室里出来,背着手,是躲过在客厅里玩闹的一群人,走到大儿子旁边,暗里咳了一声:“到书房里来。”

  心知回来父亲肯定要过问的,君爷沉下脸,尾随父亲进到书房后,谨慎地反锁上门。

  大儿子做事稳重,值得信赖,他这个父亲极少去过问儿子的事。然这次,虽然儿子在给母亲的电话里只字未提,却不可能瞒过他这个父亲。

  “知道是什么人伏击你吗?”陆司令在书房里徘徊两圈后定住脚,浓眉紧锁,语声凝重。

  “应该不是针对我进行的伏击行为,只是因为我的任务而定。我的任务一解除,东西被我的同事先带走后,危险自动解除。”面对父亲,俊颜肃容,然,眉宇之间的淡淡,似轻描淡写,不值一提。

  没有任何事,能脱出他的掌控!

  对儿子这般骄傲的态度,陆司令冷哼:“你还好意思说,囡囡送你的那块钥匙牌不是被子弹打成了两半吗?”

  是,若不是那块钥匙牌,他是一枪被身后的子弹打中脑干,必死无疑了。

  可怎么说呢,冥冥之中,就是他妹妹送的这块东西救了他一命,一切,又是在他的掌控之中。

  “真不知道对手是什么人?”陆司令问。

  是知道一些,但对他来说,如他刚汇报的那样,对方的大本营在欧洲,他的任务已经完成回国,与这个对手已经毫无关系。

  “爸,去追查这些犯人不是我们的职责,是国际警察的事。”君爷很是沉着,冷静。

  再三追问之下得到这么一个答案,陆司令这颗为父的心,似乎可以安了下来,说:“这事别告诉囡囡。要是被她知道她送你的护身符被击穿了,她肯定会很担心。”

  “这个我清楚。”低声回答。

  陆司令转头一瞧,看到他和姚子业搁在地上没有收拾的行李,连行李箱都没有拉开,不禁咦一声:“你妈没有给你收拾吗?”

  “我让妈先搁这的,我自己收拾。”因为里面有只泰迪熊,不想被她看见之前给其他人看见。

  他是在等,等她开口和他提起礼物的事。

  之前有意先在客厅里坐会儿,就是想探试她会不会问起礼物的事。

  结果,没有。

  她完全像是忘了这回事。

  她对这礼物根本不上心。

  那她之前表现对他要出国的事那般热心,是为什么?

  问题的疑点,重心,全都指向他不愿意去想的。

  见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儿子那张脸不知为什么事乌云密布,想都知道,能令自己儿子大发雷霆的人,除了他女儿没有其他人选。陆司令是心疼女儿,多提点儿子:“囡囡小,你别和她计较。你当哥的,尽可能让着她。”

  这要让他不计较,真是难。

  他一头热忱买的礼物,如果别人不提醒她自己一点都想不起来的话。

  他和姚爷,都得吐血。

  蔓蔓是不记得之前要两爷给自己买的泰迪熊了。因为这本来就只是她拿来搪塞众人的借口。她比较关心的是她送出去的那块护身符,有没有被她哥看见后给扔了。

  扔了也没事,只要她哥平平安安回来。

  奇怪的是,其他人,也没有想到去提醒她这个事。

  她老公吧,知道她对礼物都是心不在焉的,懂得她这脾气,也就没有想过去提醒她去要,再说让老婆主动去和大舅子讨礼物多奇怪,回头会被媳妇说自己的。

  陆欢和姚子宝两个小伙子当初怂恿得使劲,然如今对这事忘得一干二净,只因近来他们自己事儿多,满腔心事装在心头,其他人没提起,他们自个也就忘了。

  陆夫人、陆司令,一个是温和的家庭主妇主张让孩子自己处理问题,一个是日理万机的市里领导,早忘了这回事。而且,都不知道女儿究竟向儿子要了什么礼物,还是说女儿后来和儿子说了不要礼物了。

  于是,怪现象出现了,不止蔓蔓自己没有提,其他人也都没有提。两爷真是郁闷地想吐血,眼看礼物都出不了手,在袋子里密封地装着,好像要装一辈子发霉了似的。

  姚爷苦笑,最坏的打算,不外乎是自己把大熊抱回家找个地方藏起来,等到蔓蔓孩子出世的一刻,才有机会。

  君爷的脸冰了再冰,姚爷藏自己家里容易藏,他想在自己家里藏,可得防着所有的人。幸好自己买的是只小的不是只大的,不然,他得挖个地洞了才能藏得住。

  总之,两爷是较劲上了。

  蔓蔓不知道,只知道偶尔姚爷苦涩的目光和她哥怨恨的眼神往她这里来,害得她经常摸起了心口:不会是真被发现了吧?

  今天围桌吃饭的人多,挤了一大桌。

  很快,陆欢叫着“哥哥想吃的大虾炒滑蛋”上桌了。

  有女儿的提醒,陆夫人这回故意是连豆腐r-u都没有下了。

  两爷一看盘里连豆腐r-u都不见影子,等于是宣告此地无银三百两。

  可见,陆夫人的智商是远远不及自己生出来的儿子。

  “哥,你让妈做的,你都不吃?”被叫去很远的菜市场买虾的陆欢,看到大哥没有动筷子而且一副郁闷的样子,诧异地叫道。

  避免打Cao惊蛇,君爷装作很喜欢,夹了一块虾仁。

  姚爷装得更像,一边夹菜一边对本来还有点惶惶的陆夫人说:“干妈,我对这菜可想念了,你知道吗?今天下午,我和陆君在外吃饭,看到有这道菜,马上点了这道菜。对方做的味道,还和干妈做的有点像。就是人家放了豆腐r-u,干妈没有放。”

  竟然听到有饭馆的厨师厨艺与陆夫人有的一拼,姚夫人兴致起来,追问儿子:“那饭馆叫什么名字?哪天我去尝尝。”

  姚爷把夹出来的菜搁在自己的小碗里头,瞧着众人都把目光投过来,笑吟吟的,不动声色地说:“这饭馆的老板,据我和文生推测,是个文雅人,起的这名字,耐人寻味,叫做画饼充饥。我们一时,还真是摸不透起这名字的老板,是给这名字里面寄语了什么含义。”

  画饼充饥四个字一出来,桌上是各种反应。

  姚夫人先道:“真有意思!我第一次听有人给饭馆起这样的名字。这个成语的故事我记得是,一个没钱吃得起饭的人画个饼,想象是个真的饼,这样肚子就不饿了。”

  “其实是越看越饿吧。”陆欢跟着喊有意思,他是知道姐姐在做鬼鬼祟祟的事,但姐姐究竟做的是什么他毫不知情,“这老板有超现实经营理念。是自夸他店里的菜都是很美味,可以说有些自恋。”

  捧着小碗要把整个脸埋到碗里面的蔓蔓,听到弟弟说她自恋的话,郁闷死了。

  画饼充饥,是说她店里的美食如画一般美好,营造一个美食的文化环境,怎么就变成她自恋了?

  坐在老公身边的陆夫人,在桌底下的双腿打着抖儿,夹在女儿和儿子之间保守重大秘密的母亲不好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