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大婚晚辰 作者:肥妈向善(二十) (48)

时间:2020-03-11 类别: 现代都市 标签:现代情感,

  高大帅在京城里朋友众多,经常被朋友拉着去尝新鲜,非一定是有名富贵的酒楼,吃出来的东西物美价廉,他的朋友个个都算得上是饮食圈里淘宝的行家。

  “什么店?”知道高大帅口味信誉良好,答应了的爷们,问起仔细。

  “上上周才开业的,叫,素菜为主。”高大帅一边开车,一边找路,找到了商业街的停车场,开进去停车。

  几个爷从车里出来,不会儿,先看到了门面气势磅礴的天下第一饭庄。

  “我看这装修的不错啊。”赵文生提着眼镜,仰头看天下第一饭庄的金黄大匾,赞叹。

  爷们其实饥肠辘辘,只想找个地方吃,对价钱都不太在意。出国回来,风尘仆仆,都想轻松一下。再说只是点家常菜,到哪里吃都不会太贵吧。

  可高大帅一摆手,道:“别看这店装修成这样,如果你上网去查评价,会发现最多只有两星,菜品毫无特色,宰人的陷阱一大堆。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老板。”

  姚爷听到他这话,又是摇着指头教育了:“你出任务,居然是时时刻刻都想着回国吃了。”

  “没有,就昨天知道要回来了在英国上网查的资料。”高大帅慌声澄清清白,“而且,我这不是给爷们先开路,让爷们回来不用饿着吗。”

  “好了。”打断他像长舌婆的唠唠叨叨,君爷真是一样有些饿了,举目四望,“你说的在哪里,连影都没有见着。”

  “高大帅。”赵文生也有点怕他带他们去拥挤肮脏的小店,“好吃是一回事,但哥们现在想求一个环境好点的地方。”

  “赵大夫,知道你爱干净,放心,这家店,干净得能与你的消毒室相比。”高大帅拍打胸脯保证自己的美食家名誉,遥指街头拐角一处二层红色建筑,“就那里。”

  一行人走到饭馆面前,看古色古香,朴素并不奢华的门面,好感倍增。

  进到里头,地方宽阔。

  这个时间段,本来哪里的饭馆都是像打烊的状态,门前罗雀。然在这里,能见到不少人三三两两地各占一桌,品尝甜点,年龄是各阶层都有,老少皆宜。

  说明这里的饮食如高大帅说的:口感既符合潮流,价钱经济又实惠,老百姓最爱。

  找到一处对窗的位置坐下,没有空调,窗口吹进来的风,都很凉爽。

  赵文生先一口赞出来:“好地方。”

  姚爷抬起头,望见墙上明码标价像是在拍卖的艺术作品,狭长的美睐微夹,一丝盖不住的惊艳。

  惊的是,在现代被工业文化覆盖的大都市中,极少能看到这样一个继承老祖宗风范的地儿。他记忆中有这样的地方,也是传承百年的老店,绝不是一个新人。

  “老板是哪里人?”赵文生代两个爷问。

  帮他们三个烫着杯,高大帅说:“老板挺神秘的,说是美国留学回来的,拿了MBA。”

  蔓蔓和温世轩身在幕后,外界只能挖出代言的范慎原。

  “美国华人老板?”赵文生在美国近期呆的时间长,对唐人街印象很深,因此对能接受是华人老板这个逻辑。

  君爷低头,是翻起了菜谱,一页,又一页,翻了两页后,眼睛盯在一道菜上,久久没有离开。

  高大帅以为他是想用这道菜,忙让服务生记下。

  其他人又点了几道菜,高大帅让服务生交代厨师赶紧做。

  一壶普洱茶倒进爷的茶杯,浓郁香气。

  姚爷指尖点着桌面,看赵文生一只手在摆弄桌上c-h-a着朵鲜花的小瓷瓶,最终,赵文生从那个瓷瓶的光滑度和设计、图样等分析,判定:“花是真的不是假花。瓶,绝对是手工做的,瓶上的彩绘,是艺术家的作品。这个老板真有雅兴。在唐人街,都见不到。”

  京城中如此处处一个细节都有雅兴的老板,别说赵文生,爷他们两个都没有见过。但是,他们印象里有一人,却是很符合想象。

  “陆君。”姚爷想的是差不多了,悄悄凑近君爷,“我记得你看的那道菜,是你妈当初在家里给你庆生做过的,干妈想做的菜样在这世上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

  【153】沙子盖不住金子

  陆夫人对厨艺的创新,堪称一绝。而且陆夫人闭门不出,只有家里人和少数亲朋好友能尝到她亲手做的菜。

  两个爷额头抵额头,说了几句悄悄话。另外面对面坐着的高大帅和赵文生,面对面,干杵了会儿眼。

  这边,应顾客要求,厨房极快地炒好了几个热菜上桌。

  询问了爷的意见说是不喝酒,高大帅要对方上几个白饭,一边向几个爷介绍:“这里的是荷叶蒸饭。”

  “样样都做得精致,我想菜也必定精致。”赵文生搭上话,是觉两爷突然都默了声很是蹊跷。

  两爷维持一种默态,各人拾起一双筷子,筷子头伸过去的,又是同一盘菜。

  此菜名叫大虾炒滑蛋,加入绿嫩笋丝以及臭豆腐调料,光是看卖相,黄绿相间的浅色系在夏天里尤其爽目,几点红色妆点让菜品更鲜艳能抓人眼球。

  高大帅流了口水。两爷目光别具一格,一下手就是好菜,待瞧瞧这味道如何。

  姚爷是筷子尖蘸了点滑蛋兼粉碎的臭豆腐,入口后似乎连口动都没动,食物应该是入口即化。狭长美睐眸光闪烁,手执筷子的手指不动,似惊讶又似平静,总之,有些莫测高深的脸孔。

  其他人能见的只是他刚尝那一口,是把筷子尖蘸到的一点调料都舔得干干净净。

  由此推断说菜品是不可口是不可能的。

  另一边君爷所夹,为滑虾一条,唇齿轻嚼慢咽,吃香斯文讲究,好像吃的是一道什么毒蛇猛兽似的,再是小心翼翼不过。吃完,也是好像把余味含在了口里,冷峭的眉宇,半蹙半疑的模样儿,冰冻三分的面孔僵了三分钟,最终,忽然,啪,筷子头搁在了碗沿。

  那筷子头,也是干干净净,没见一点余料剩余。

  两爷这幅状态,可把高大帅和赵文生看得既是惊又是急。于是,这两人急急忙忙跟着起筷,两双筷子同伸向两爷刚尝的那盘大虾炒滑蛋。

  高大帅在要把菜一口塞进口里前,先顿了下,先看着对面的赵文生吃。

  赵文生人是斯文,但在这点上不拘小节,一口菜肴在嘴里只嚼了两下,眼镜片上一亮,连赞:“好吃!在其它家也吃过大虾炒滑蛋,但和这家的味道完全不能比。臭豆腐香味十足,看有红色辣椒妆点,但是完全没有辣味,不知是什么做的。所以整盘菜清爽的味道没有被破坏半分。香味又去除了滑蛋与大虾的油腻。”

  听这么一说,高大帅方是把菜也搁进肚子里,尝试之下,不说究竟是不是赵文生口里所赞的极品美味,但最少这味道是没有问题的,就不知为何惹得两爷是那般的表情相。

  “不合口味吗?”见两爷那筷子头要么在半空要么在碗沿,一动不动了许久,高大帅心里惶惶,问。

  这马屁,是他昨天想到现在的主意,千万可别拍错了。

  相较他,对面的赵文生不是负责拍马屁的,不管爷口味合适不合适,先填饱自己肚子再说。况且,在他看来,这口味吃起来无论安全美味度都绝对是没问题的。要说问题,肯定是与这些无关的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