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大婚晚辰 作者:肥妈向善(二十) (46)

时间:2020-03-11 类别: 现代都市 标签:现代情感,

  说,这东西救了你哥一命,你该高兴,你该得意,因为你害怕的都言中了。

  这不是他想要的。

  他最不想要的就是让身为军人家属的家人们,为他担忧任何一分心。

  有了这一次后,是否代表她以后会继续因他做噩梦。

  指头揉着额眉,十分困扰。

  “那就彻底地瞒着她。”姚爷看出他所想的,说,“如果她问起,就说,你既然送了我,我想怎么处置是我的事。”

  固然这是最后一步的无奈之举,但君爷依然心存顾虑:“她很聪明,难保会起疑心。”

  从这次事件,他可以进一步看出他妹妹是多剔透的一个人。

  想瞒她任何事情,太难。

  “你记不记得我小时候——”冰冷的声音忽然降低了音量,柔化了音色,忆起小时候两兄妹非常稀有的那段时光,想起那个小小的像团棉花的巴掌大小脸,粉粉嫩嫩,倍令他心疼和怜爱,“我每次摔倒的时候,她就哭,她平常都不爱哭的。”

  小时候的囡囡,已经表现出一种不同寻常的安静。

  几乎不哭。

  特别遭人疼,也就是因为这点。

  或许孩子出生在一个复杂的环境,早在娘胎时已知道自己身处一个父母都很难堪的境地,小小心肠体谅大人,不哭不闹。

  饿了也不叫,一度让大人们十分担忧,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

  可她不是完全不哭,她有哭得最大声的时候,那是她听见她哥哥在屋里或是院子里摔倒的时候。

  一开始大人都没察觉这回事,听她哭,把她抱起来,检查尿片,喂n_ai,不是拉尿,不是饿,小小嘴巴呜咽不停。直到人们看着摔得鼻肿脸青的他走进来,焦急地对妹妹说:囡囡别哭,哥哥没有摔到。

  小孩的哭声方是停止。

  把所有大人给乐得。

  “你说这孩子多喜欢她哥。”

  他很清楚地记得,这句话,出自造成他妹妹离开他的罪魁祸首——杨乐儿的口。

  姚爷的手搭在他肩膀上拍,耷拉下的俊颜,一样沉重。

  坐在前面副驾座的范淑霞,动都不敢动,只是竖起耳朵听,听他们说的话。他们的每一句话,都能在她心里掠起一片惊鸿。

  回到酒店,遇到赵文生。

  “赵大夫,你提的是什么?”高大帅看到他手里提的物品大如一个小提琴盒,啧啧赞叹,“买什么给嫂子?是巨大的芭比娃娃吗?还是大衣?”

  赵文生拍拍用礼品纸仔细包裹住的礼盒,说笑高大帅的想法落伍:“我老婆不用我买东西。”

  “不是买给你老婆,是买给谁,你妈?”

  “我妈她自己都整天出国,哪会稀罕我在她都玩烂了的地方给她带东西。”赵文生举起个指头摇一摇。

  高大帅真是有些糊涂了。

  姚爷c-h-a上一脚,跟着赵文生笑话高大帅:“他这是擒贼先擒王。”

  “买给你儿子的。”范淑霞在旁边听得雀雀欲试,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一说完,几个人都朝她看,她赶忙拿手捂住嘴。

  高大帅叹:这朵牵牛花,长得是粗些,但女人该有的地方还是有。

  “赵大夫,真是买给你儿子的?”高大帅追问。

  赵文生点点头。

  之前被他们耍着的高大帅,开始反击了:“不买东西给你老婆,只买给你儿子,不怕你老婆妒忌?我告诉你,女人的妒忌心很恐怖的。会误以为你只关心孩子不关心她。”

  赵文生都没来得及说,姚爷再一脚c-h-a进来,对高大帅很是没眼看的:“都说了是擒贼先擒王。你这种连个妞都没有泡过的是不懂的。”

  连个妞都没有泡过?不是花花公子吗?

  眼见质疑的目光从牵牛花那里s_h_è了过来,高大帅低咒一声,去追姚爷:“姚爷,你这也太不厚道了。我没有泡过妞,你不是也是单身吗?”

  高大帅此话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自掘坟墓。

  一阵高高低低的笑声连串响起,就是君爷的那张冰脸,也是裂开了条冰缝。

  进到客房后,赵文生问起他们去买什么手信了,然后欣赏起了姚爷买的泰迪熊,边研究边说:“姚科你眼光独到,这东西给女孩子好,够大,她一定会喜欢的。女孩子,就喜欢抱大个的玩偶。你说是不是,范医生?”

  范淑霞没有疑心有诈,说:“很小的时候,看熊比较大,还是有点怕的,到后来,习惯了,要搂着抱着它睡,如果没有它,还睡不着。比较大的熊熊,你长大了,能继续抱它睡,很舒服。”

  “范医生。”高大帅仿佛发现新大陆惊咦,“你家里很有钱啊,二十几年前,都买得起泰迪熊了。”

  有关家里的家境,她在部队里,对谁,一直都隐瞒得相当的好。没想到这几个人面前,一下被套出了话。牙齿咬着唇,一时不知怎么应对。

  得到爷递来的一个眼色,高大帅急忙转了口风,笑道:“我们的部队,从不讲究贫富差别对待,只要一心爱祖国。”

  部队是有这原则,一入伍,从零开始,不管你爸你妈你出身是什么。

  她喜欢部队,也就是喜欢部队这种公平。

  等范淑霞离开,高大帅是迫不及待地抒发心中的惊叹,高高地抛起帽子:“天啊,看不出来,这朵牵牛花还是镀金的。”

  “怎么?后悔刁难人家了?后悔对人家冷嘲热讽了?早知道是千金大小姐,最好把马屁扬得更高一些。”

  姚爷的口舌——毒。

  被捉住龌龊心思的高大帅,哼哼鼻子:“这要是娶了个富家千金,姚爷你没有听网上说吗?最少少奋斗一百年。等于直接进入下次投胎。多少男人求之不得。爷,你这样的人是不懂我们这些Cao根的心情。”

  赵文生听他这话,都被他耍得一愣一愣的,指尖扶了下眼镜架:“高大帅,我怎么记得你家好像也是做生意的,什么时候你变成Cao根了?沦落到人间的王子?”

  “这——”高大帅在爷的调侃笑声中,龇牙咧嘴的,“我就不能想象一下贫苦大众的心情吗?我们当兵的,就是得时刻体会老百姓的想法,不是吗?”

  爷们异口同声:“你说的都对。”

  眼中的谑意和言辞严重不符。

  高大帅灰溜溜地逃了,这种情况前所未有。

  “我从不知道他介意自己的身世。”赵文生看他惊慌失措的背影,挺是惊奇。

  “富家子弟进入部队,要是被部队里的人都知道自己很有钱,是非就多了。”所以,两爷与高大帅有不低的交情,也是因这有点同病相怜的缘故。

  “陆科是什么想法?”赵文生搁下姚爷的宝贝熊,问起毫无所获的君爷。

  “不知道,明天再走走吧。希望在明天晚上之前能找到。”君爷此刻一副紧锁的眉宇,远胜过执行艰难任务时。

  到了第二天,连赵文生都加入了搜找队伍,寻找君爷心目中的泰迪熊。一直找到了下午三四点钟,在一家百货大厦专柜找到了一个。

  君爷挑的,比起姚爷的白熊,是小巫见大巫,白色小熊只有二三十厘米高,为小个子,同是玻璃眼珠的高等手工熊。小白熊身穿一套蓝色水手装,脖子系了一条蓝色绸巾。两只耳朵上,一样戴了对金色小环,与大白熊相对。

  范淑霞看着都觉得,这种小熊应该是送男孩子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