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大婚晚辰 作者:肥妈向善(二十) (37)

时间:2020-03-11 类别: 现代都市 标签:现代情感,

  高大帅习惯x_ing地上机后在机舱里寻找同行人员中的美女,找了一遍,发觉这次队伍里面,女同胞只有一个,大呼惋惜,趴在两爷的前座上,感慨:“一株牵牛花,c-h-a在了一片Cao坪上。”

  这位唯一的女同胞,高大帅戏称为牵牛花的女同志,长得倒不是真的丑,五官正常,只是未如今下的美女标准那般瓜子脸小嘴唇,是大眼大嘴,眉毛有点粗,作为一名女军人符合了军人该有的硬气,加上个子高甚是有点英气。唯一的缺陷,皮肤黝黑。

  “是黑芝麻扭条。”高大帅在对对方进行再次扫描后,对女同志的评价再加上了一句。

  说明对方的身材虽显丰腴,但玲珑有致,算不上差。

  “油嘴滑舌,这是出差,不是看美女。再说想看美女,出国后,金发碧眼一大把。”姚爷自从在说蔓蔓那句丑女吃了次大亏后,再也不会轻易说某女某女丑不拉几了。

  “我认得她。”可高大帅停不住话,因为你想,全机除了空姐,只有这个女同志同机要陪他们全程,不侃她,岂不闷死,所以四处攀谈,寻找此人资料回来和爷们爆料,“牵牛花有个可爱的名字叫做范淑霞,蒋大少部队军部机关院子里的卫生员。”

  “我知道。”

  君爷冷冷c-h-a进来的一句话,让高大帅直呼:“爷,你怎么知道?!”

  他费劲艰辛,方是找到这么一点资料,结果人家说早知道了,岂不气死他。

  说起和范淑霞怎么认识,君爷倒不是真的认识。记得这名字,是由于上次妹妹去部队探亲,遇到范淑霞直问其名字,使得君爷给留了心。

  这点小c-h-a曲,君爷没必要向他人解释,只是指尖抽打着发到眼前的资料说:“说是精通多国语言,被暂调来当随行翻译。”

  “看不出来!”高大帅挺是讶异的,眼瞧这株牵牛花长得真是一般,与电视里那些美丽的翻译完全两样,“她精通什么语言?”

  “德语、俄语。”君爷也是在资料上看见这两个答案时,在眼底快速掠过一抹深思及小小的意外。

  一个普通部队卫生员,居然懂多国语言?而且都是小语种。

  翻译分两种,一种是普通翻译,一种是专业翻译。部队基于这种考虑,如果是专业技术人员出访,当然最好是带专业领域的翻译。不过这种小语种的专业翻译人员,可谓是凤毛菱角。只要一个出现,哪里都能当成是宝。

  姚爷也转过了头,狭长美睐,在对排范淑霞那张像是要把自己埋到胸前的脸锁住,轻轻一眯。

  随着消息的传开,集中在范淑霞身上的视线愈来愈多,若是强烈的迷惑的聚光灯。

  【150】开张大吉

  送走了兄长,蔓蔓回到楼上后,是静静地坐了一阵,看向墙上的钟,感觉飞机应该是起飞了,才起身开始干活。

  一边收拾屋里的东西,一边有点心不在焉的。

  本该是立马投入饭馆工作的她,莫名其妙的,给自己放了半天假。

  夜晚,老公蒋衍回来,问她:“大哥走了吗?”

  “嗯。”

  媳妇有点出于意外的安静,让蒋衍好奇地凑近她的侧脸,观察了会儿,看她脸上并没有上回看起来很兴奋的迹象,狡黠的笑意在眉宇间拉开:“怎么,大哥刚走,你就想念他了?”

  “胡说八道。”她哪是想念他,是挥之不去的y-in云在她心里作祟。

  是不是借口,问她本人都不知道。

  “大哥走之前,吩咐我要盯着你。”蒋衍只记得大舅子离开前一再的嘱咐,对媳妇稍微板起脸。

  果然是y-in魂不散。

  吐出口云息:“盯着我做什么?他就喜欢大惊小怪,以为我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吗?”

  蒋衍刚想和媳妇继续说,客厅里的电话响了。有了手机后,电话现在都是极少人打的。小两口都疑问时,蔓蔓先走了出去接。

  “请问是蒋中校的家吗?我是他学校里教学科研处的大队教导员。”

  居然是老公的公务电话。

  蔓蔓将话筒移交给了老公。

  蒋衍严肃地聆听,并与对方交谈。

  蔓蔓作为媳妇,小紧张地站在旁边,观察事情的发展变化。

  讲完电话的蒋衍,英眉里稍是凝重,缓慢地挂上了话筒。

  “怎么了?”蔓蔓心口扑通扑通,不觉迈进一步。

  见她被吓到了,他转过身,慎重地摆了摆头:“没什么。”头摆完,是一副思索的样子,在客厅里徘徊了一圈。

  “阿衍?有什么事你尽管说。”丈夫这幅模样,给人感觉既不是好事也不是坏事,更看得她心里痒痒的。

  蒋衍是不得不说了的。因为学校打来的这通电话,是正式命令他在一小时后马上归伍,要进行为期半个月的公务活动。事关机密,需要在部队封闭式工作,不得回家。这意味他和大舅子一样,有半个月是出差了。

  虽然说这样的差事不是第一次发生,但此次大舅子不在,且临走前再三嘱咐他事宜,让他不得在心里有些担忧。即使对家里有牵挂,他是军人,不能不执行军令。一切以国为大家为小。

  “我要在部队里住半个月。”

  听到老公以无比沉凝的口气吐出这句话,蔓蔓却是长松口气:“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吓死我。”

  “是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大哥这段时间都不在家。”蒋衍面目严肃,提醒媳妇要注意重点。

  老公这话她听了可不高兴,振振有词:“你们都不在家能有什么?我不是不能不照顾自己。妈和欢儿都在,平常也是他们照顾我不是吗?你们并没有帮上半点忙,怎么说得好像我们没有你们就不行了一样。”

  媳妇这话倒也没有错。平日里他们也都要上班,只是晚上周末回家,偶尔加班这些时间都不在家。纵使在家里,都是这样过。他们帮过她什么吗?没有。

  可蒋衍怎么听,总觉得有些玄,有点怪,好像哪里被媳妇牵着走了一样。

  “我在部队里出差,你高兴不?”

  熠熠的英眸,若是针一样要在她脸上打个小孔。

  “我怎么会高兴?哪个老婆听说老公要出差不在家会高兴的。”蔓蔓把表情、语气,都拿捏住十足的精准,月儿眉轻蹙,似嗔似怨,好像都要埋怨起他。

  当然是不舍得她受半点委屈,英眉挺是无奈地一挺,眼看时钟都走得差不多,道:“你在家千万别一个人惹出什么事。我去那边和妈和欢儿都交代清楚。”

  “我一个人能单枪匹马惹出什么事?”嘴角小勾,带点好笑的x_ing质。

  事实上,她要干,肯定不可能单枪匹马的干,这不和一条船上的初夏师哥他们都约好了吗。老公真多虑。以前她都是一直这样过来的,从不见有事。

  “嗯。”媳妇的x_ing子他了解一点的,指头在下巴颌摩挲,“有什么事,你可以打电话到我们大队找我,或是直接打电话给大哥。”

  “行啦!”推着他,翻翻白眼,“不过是半个月,你若真是放心不下,还不如早去早回。”

  这话也对。聪明的蒋衍怎么想,都觉得是被媳妇牵着鼻子走了。于是,咳咳,正正经经地眉眼肃穆,对着媳妇说:“我事先告诉你。你千万别一个人惹出什么事来,要是真惹出什么事来,大舅子想怎么惩你,我可是会站在大舅子那边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