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大婚晚辰 作者:肥妈向善(二十) (28)

时间:2020-03-11 类别: 现代都市 标签:现代情感,

  “她是赵大哥的表妹,叫彭芳。”蔓蔓忙给老公介绍。

  “你好,蒋大哥。”彭芳慌慌张张地行礼。

  蒋衍急忙伸手佯作扶她起来,对她的如此客气有些无所适从,也显得一丝的慌张起来,说:“蔓蔓,你好好招呼她。”

  老公其实不善于和女人打交道。蔓蔓笑着摆摆手让老公回自己房间,这边拉着彭芳到客厅里坐,然后去厨房给彭芳弄杯柠檬蜂蜜水。

  彭芳在蔓蔓家里坐着,因为上次和表哥去过一趟陆家,发觉蔓蔓的屋子比陆家还漂亮,突然是记起了姨妈和白家的云姐谈论的话:

  陆家是觉得亏欠了这个孩子很多,是巴不得把一切最好的东西都给这孩子用。现在哪里都知道,就是陆老头,都把这孩子当掌心里的宝贝看。

  也亏了这孩子,离开亲生父母这么多年,受过那么多苦,却一点都不任x_ing刁钻,一点都不贪图,又有才华,几乎是人见人爱。

  彭芳知道,自己的姨妈赵夫人,在别人家里第一次看到蔓蔓的画时,都发出了惊赞之色,回头到家与她和赵文生时时谈起:学艺术的,说实话,没有门路固有才华,百分之八九十是要被埋没的。这孩子,之前明显是被人故意埋没了,要是在陆家有人庇护,不说其它,只要不是被人故意欺负,恐早已不止是这个成就了。

  后来赵文生说起了蔓蔓曾经被人故意泼脏水两次。赵夫人更是叹:天妒英才,有点企图心的人看到她怎么可能不眼红?

  然而蔓蔓x_ing子犟,犟到了非要自力更生,为此还与陆老头打赌。这些事,在外人看来,都是蔓蔓才能做得出来的事儿。蔓蔓是个传奇人物了。

  所以,她知道,今晚在姨妈家进行的这门亲事的谈判,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因为赵夫人喜欢蔓蔓,而蔓蔓和蒋梅以及东子的感情众所周知,蒋梅又是蔓蔓的老公的二姐。赵夫人只要盯住蔓蔓和蔓蔓的哥,都绝不会拒绝这门亲事。她表哥为此算是颇费心机了,回国来,哪里都不挑,直奔蔓蔓的哥工作的单位。当然,这里面可能有赵文生自己本人对事业前途的一番考量,毕竟君爷所在的单位是个好单位,但是,无疑,赵文生若不是冲着离婚的蒋梅来,有可能不会选择君爷的单位。

  “喝水吧,彭芳。”蔓蔓走出了厨房,在咖啡杯里放了根调羹。

  彭芳接过后一瞧,小瓷杯弄得有模有样,水里飘浮着两片漂亮的柠檬,心里叹:有人说最好的女人,出得了厅堂进得了厨房,蔓蔓可以衬得上这种了。

  喝了一口,味道比卖相还要好上几倍。彭芳很是激动:“蔓蔓姐,听说你要开饭馆?”

  “是。”蔓蔓对这事儿不敢多做宣传,不然被她哥逮住,绝对会一个栗子给她。

  两人默了会儿。

  蔓蔓找了个话题:“我听说你和宝儿在一起工作。”

  “嗯。”

  “麦当劳?”

  “是。”

  “他在你手下工作?”

  “现在他可以独立了,之前我是他领班。”

  “那你们算是熟识的朋友了?”

  听到这话,彭芳却是摇头:“不算吧。”嘴角挂上一点点苦涩。她也不知怎的,自己一直以来人缘都不错,自己又没有做错事,只有姚子宝很明显地总是排斥她。她是个聪明人,既然对方都摆了这个态度,最多她不去凑他这个冷屁股得了。

  电话这时来了。彭芳接听下来,竟是姚夫人打来的电话,想来她出门时赵夫人怕出意外,先和姚夫人打过了招呼。

  “阿芳,你在哪里?我听你姨妈说你很早出门了,怎么到现在都没有到,是不是门牌号码记错了找不到地方。这样,我让宝儿去接你。”

  姚夫人在电话里焦急的关切的声音,令彭芳顿然羞愧不已,说:“阿姨,我其实找到了,快到了。”

  挂上电话后,她这回不得不去姚家走一趟了。这令她捂起了胸口,砰砰跳。

  蔓蔓稀奇地瞅着她这幅紧张的模样,问:“阿芳?”

  “我第一次去。”彭芳艰涩地吐舌头。

  蔓蔓一直觉得姚夫人倒是很好相处的,思摸道:“不然,我陪你上去。”

  彭芳马上捣蒜似地点头:“蔓蔓姐,你帮了我大忙了。”

  和老公说了声后,两人随之上楼到姚家。

  姚夫人早先私底下看过彭芳好几次,这次是正式和彭芳第一次见面,一开门,对着彭芳眉笑颜开的,再看到是蔓蔓陪彭芳过来,心里更高兴了,请她们两个进门,边喊:“宝儿,煮开水,冲茶。”

  姚子宝提了个水壶,不情不愿地搁在茶几上的小电热炉上烧,直到看见进来的人不止有彭芳还有蔓蔓,心里方是松了些。

  两个客人坐下来后,姚夫人匆匆走进房间里找些巧克力什么的甜点,喝茶的时候可以吃。

  蔓蔓看客厅里只有姚子宝,知道姚书记肯定是和她老爸一样忙着顾不上回家,问:“你哥呢?”

  “我哥在卧室。”姚子宝指道。

  因此可以听见一件卧房里面传出碰碰咚咚的响声。

  姚子宝继而解释:“我哥要和陆大哥一块出国,提前收拾东西。”

  两个爷都出国,蔓蔓觉得这简直是天赐良机。因为她哥不在,但难保姚爷在这期间察觉到什么给她哥打小报告。

  “蔓蔓姐,你很高兴?”姚子宝左右看,看她竟然在听见他哥要出国时脸蛋都兴奋得红了一半。

  “你哥出国有成就,我怎么不高兴?”蔓蔓尽可能保持住镇定。

  “我哥是经常出国。”姚子宝本觉得这事不稀奇,忽然记起兄弟陆欢说的话,笑了,“我明白了,蔓蔓姐是想我哥一定会带手信回来吧。”

  蔓蔓囧了:怎么又扯到手信的事?

  结果她来不及阻止姚子宝,姚子宝已经去把姚爷喊了出来。

  风流倜傥的姚爷走出来时,彭芳都眼睛一亮。彭芳不是第一次见姚爷了,但是姚爷是无时无刻,哪怕如现在在家里随意卷着一件衬衣的袖子,都美好得像神仙,让她心里喟叹:妖孽。

  不过她自小有个帅哥赵文生表哥看着,对姚爷的免疫力比其她女孩子好太多了。相较下,蔓蔓对姚爷的免疫力,那真是无从说起理由,好像天生的。

  姚爷出来后,当即对在座的女士笑了笑,美美的笑容能令月儿羞涩。彭芳低下头。

  蔓蔓对着姚爷,风平浪静:“姚大哥。”

  姚爷在她们对面坐下来,一双眼睛先打量了下彭芳,道:“阿芳是第一次来做客吧。”

  “是。”彭芳答,说着,眼角往坐到角落里的姚子宝溜过去,想,他们兄弟俩真不像,不说这个外形的问题,主要是姚爷,一说话一举一动都像她姨妈她表哥,浑身魄力。姚子宝可就平易近人多了。

  “你表哥和我是大学同学。你可以经常上我们家来玩。”姚爷诚挚地邀请。

  彭芳如小兔子点点头。

  蔓蔓听他们两人说话,心眼里似乎隐约看透了些什么。

  姚爷回来和蔓蔓说话,那笑就不叫笑了,叫做轻松:“你让你哥给你带什么手信?让我参考参考。”

  “姚大哥你不用破费了。”蔓蔓连忙推拒,几乎一身流汗。

  她并不爱手信。

  可这话在姚家兄弟听来不是这回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