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大婚晚辰 作者:肥妈向善(二十) (27)

时间:2020-03-11 类别: 现代都市 标签:现代情感,

  未想,蒋梅带来的这孩子,是一下触动到了她内心最深的地方。想当年,她儿子,就像这孩子一样,年纪虽幼小,却处处想维护她这个妈。

  感觉到这老巫婆居然很喜欢自己,小眼珠子一抬,开始摊牌:“你会阻止他们在一块吗?”

  “不会。”仅是看着这个孩子,她都不会怎么做的。

  “为什么不会?”小孩子的逻辑和大人就是不一样,非要刨根到底。

  “因为n_ain_ai是个聪明人,不会做这种对自己和自己孩子都没有益处的事。”赵夫人说。

  小眼珠子一亮:这老巫婆太有意思了,居然夸赞自己聪明,所以不做蠢事。

  找张椅子坐下,再把孩子搂到怀里,赵夫人其实最担心的是:“你喜欢我儿子吗?”

  要是这孩子不喜欢她儿子,故意刁难她儿子,这个重组的家庭就困难多多了。

  看来,他和狐狸妈妈的利益是一致的。小脸蛋肃起来,有模有样地说:“只要他对我妈妈好,我当然喜欢他。”

  看来这孩子哪一点都像极了她儿子。赵夫人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叫我声n_ain_ai吧。”

  意思是要他和狐狸妈妈结成同盟了?小脑袋瓜仔细地想了想,尤其是想到了舅妈在他出发时千叮万嘱的话,要取得狐狸妈妈的好感,点一点:“n_ain_ai。”

  高兴时,把孩子再一搂,严肃的线条化开来,笑容满面:“好,很好。”继而是,指尖点向小鼻子,露出狐狸似的笑脸:“你说,你今晚这么乖,是不是有人教你的?”

  小喉咙口一紧:“没有,不是我妈妈。”

  岂知狐狸妈妈笑得更灿烂了,说:“我知道不是你妈妈。我还知道,你和一个人比你妈妈更亲近。”

  小脸蛋猛地一板:“你想怎么样?”

  “n_ain_ai只是觉得你舅妈很有眼光,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很疼你。”

  听狐狸妈妈这么说后,小嘴巴呼出口长气,又看向狐狸妈妈,小眼珠子很疑惑:“你认识我舅妈吗?”

  “认得。”赵夫人此刻的笑,显得意味深长,只是小家伙,却怎么都看不透而已。

  客厅里

  蒋梅看着儿子被未来婆婆带进了书房,一丝坐立不安。

  赵文生代替母亲的位置,重新把茶砌了一遍,边是看着她焦虑的脸,说:“我妈应该是很喜欢东子的。”

  “你确定?”蒋梅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本来就是,未来婆婆是个高级知识分子,而她是个离过婚带拖油瓶的女人,固然有赵夫人之前的一番话,她都不知觉地感到在赵夫人眼里有些自卑。

  “你追我那么用力,还会怕我妈?”他嘴角浅印的酒窝似是好笑地故意提起。

  “这,这不一样。”她蓦地慌乱,拿手抚了抚刘海。

  他的目光从她流露出来的女x_ing妩媚往下走,看到了她衣领子里露出来的痕印。

  是今天下午他咬的。

  道:“走的时候,拿瓶药膏擦一擦,不然到明天会肿起来。”

  被他提醒,她流一身汗,不知道未来婆婆刚是看到了没有。会不会说她婚前就不三不四的。

  见她这紧张的模样儿,他笑了起来:“没事,我妈很通情达理的,不会介意。”

  “你妈不介意,可我介意。”她有点恼地说。总之,下午的车震,是以前的她连想都不敢想的。想不明白的是,他一向也是很拘谨的,怎么会想到搞车震。

  “谁让你逼我?”这是他的答案。

  “我怎么逼你了?”她白眼。

  “你追求我,却迟迟不说你喜欢我。我怎么知道你是梦幻的追星一族,还是真想和我发生关系?”说到这,有个疑问一直存在他心里,眉宇带了丝凝重,“你是怎么喜欢上我的?”

  若是因为他打篮球而已,不是追星一族眉宇区别吗。

  对这个问题,她支支吾吾,很不好启口:“我第一次看见你,看见你长得很帅,当然,学校里最帅的男生不止你一个。但是你很特别。”

  “特别?”他还真不知道自己哪里特别了,挑起眉。

  “对,你拿着本书,看得太入迷了吧,居然一头撞到电线杆上。”

  他直了眼:她不会是因为他这个丑事喜欢上他吧?

  “你不懂。如果一个人只是帅,只是学习好,只是打球好,和花瓶没有两样,很没有意思的。但是,他能撞电线杆,说明他这个人很正常,和我一样是正常人,一下距离拉近了很多。”

  好吧。他无奈且悲催地抚摩下眉宇,安慰自己:至少,她不是当他是偶像在迷恋。

  “你怎么喜欢上我的?”蒋梅回过头来问他。

  “真正发现,是在离开你以后。”他望着她,没有笑意,只有悠长的惆怅和坚毅的执着,“所以,这一回说什么都不会放过了。”

  他墨眸里只有她的亮光,让她浑身发烫起来,擦着掌心:“可我不漂亮。”

  “像你说的,漂亮只能当花瓶。我要的是一个能在家里陪我说话的女人,而不是花瓶。”

  蔓蔓的话顿然浮现在她心里。他是个成熟可靠的,稳重的,绝不是没有经过深思熟虑贸然而行的。若是叫程思全对她诠释这样的话,是绝不可能的。

  她便是羞涩的,安心地在脸上展开了微笑。

  他看着她这个样子,知道自己已经完全的胜券在握了,由是凑过去,在她掌心里塞进了样东西。

  感觉到那东西的形状时,她心一惊。

  “虽然这只是形式的东西,但是我希望你从现在起能戴上它。”

  ……

  蔓蔓回到家前,走上楼梯时,看到一个人影,在她家下面的楼梯口走来走去。走近仔细一瞧:“彭芳?”

  徘徊着的彭芳像是被她的声音吓到,一小跳,抬起头,在楼道口发黄的灯泡下看到了蔓蔓的脸:“蔓蔓姐?”

  “你怎么在这?”蔓蔓停下步子,走下楼梯。

  想起蔓蔓是怀孕的孕妇,彭芳连迈两步,上前要去扶她。

  蔓蔓摆摆手,说:“别紧张,我现在肚子都不是很大。”继而继续问:“你来这里找谁?”

  “没有找谁。”彭芳有些支吾地拨着脸边垂下来的头发,说,“我在这里散步。”

  蔓蔓记了起来:“你是在你姨妈家里住吧?”

  “是。”

  所以,彭芳在蒋梅要上门拜访未来婆婆时,主动先找了个借口出来,避免影响表哥的好事。

  蔓蔓想明白了这里面的理,顿觉这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邀请:“如果你不介意,上我家坐会儿吧。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散步会散步到这里来。”

  蔓蔓最后一句话让彭芳几乎无地可遁。她其实出门的时候,借口说要上姚家找人说话,赵夫人才答应她出来的。毕竟她刚来不久,认识的比较熟悉的人,只有在麦当劳一块打工的姚子宝。可是,她知道姚子宝不知道为什么躲着她,当然不可能真的去上姚家找姚子宝,这不,在楼道底下磨蹭起来,想法子怎么糊弄。可以说蔓蔓现在邀请她,确是给她找了个中途变卦的好借口。

  “麻烦你了,蔓蔓姐。”她一口答应。

  “客气什么?”蔓蔓笑,与她一起爬上了楼梯。

  两人进了屋,蔓蔓说:“家里只有我老公在,你不用客气。”

  因而蒋衍听到响动走出来喊老婆时,突然发现多了个客人,问:“蔓蔓,这是——”他不认得彭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