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大婚晚辰 作者:肥妈向善(二十) (12)

时间:2020-03-11 类别: 现代都市 标签:现代情感,

  照相馆的人,提议到附近的公园。这周近,倒确是有一个免费的公园,很多新婚夫妇都到那里踩点照相。

  摄影师扛了个三脚架,脖子挂相机,助手拎了线灯和化妆箱,陪着新婚夫妇一起到公园。

  正值夏日当季,太阳些晒,老人的晨运已经结束了,大多选择在湖边的凉亭中乘凉。公园里的这个湖,为人工湖,不止大,而且曲折,通过一些小桥人家,有点味道。蔓蔓揽着老公的胳膊,光是这样亲密地绕着湖畔走上一圈,都觉忒别浪漫,携子之手,尽在此刻。

  可苦了那个摄影师和助手,跟在他们两个后头,半天了,都没能选出个点来。蔓蔓是觉得,自然风景美是美,然是流动的美,拍下来,固定了,不好看。

  一行人一直走,走到了假山后头的一块Cao坪,那里是鲜花的聚集地,蔓蔓站在高一点的地方望下去,来这块地儿取景的新婚夫妇,五指指头一数,刚好五对,加上照相器材,是几乎把整个Cao坪都霸占了。蔓蔓不可能和老公去瞎凑这个热闹。

  但是,她和老公接下来是朝着其中一对拍照的情侣走了过去,她老公叫:“莫文洋!”

  穿着一身白色礼服的莫文洋,头发油亮,喜上眉梢,本就不逊色的外貌,被灯光一照,风流俊逸,一副富家公子爷的气派。莫文洋家里内外的亲戚,论富殷的比比皆是。这个蔓蔓听老公说过,而且,因为这个,莫文洋在部队里没少挨过事儿,只能比一般人付出更大的努力来取得他人的认可。

  以这样的家境条件,莫文洋选择了参军,本身已是值得钦佩的事。所以别看莫文洋平日里说话举止似是有点小家子气,骨子里的男子汉热血,不会逊色于任何一个军人。

  看到他们两个突然出现,突然杀到,莫文洋转过来的身板一僵。蒋衍的拳头紧接而至,结实地打在他臂膀上。莫文洋猛退半步,把他身边的小新娘吓得惊呼。

  “你们是谁?”问这话的女孩子,着一袭淡黄色婚纱,摆裙拖地,漂亮得不可思议,犹如一朵花蕊一般的甜美小脸,身量不足一米六,娇小可人,仅站在Cao绿中,笑起来两个羞涩深窘的小酒窝,都能让人联想起了一株向日葵。

  就这相貌,温浩雪与其一比,一个天,一个地。

  蔓蔓后来有听说了这小新娘的家境,也不得不叹,温世荣一家,能和人家怎么比?

  “花花,这是我铁哥们和他媳妇,我应该和你提过。蒋衍和蔓蔓。”莫文洋向未婚妻热忱介绍。

  “蔓蔓——大艺术家!”花花看着蔓蔓惊赞,一双漂亮的眼睛闪闪发光,不因蔓蔓美不美,仅蔓蔓这个艺术家的称号。

  蔓蔓那个囧:什么时候自己被吹成了大艺术家了。忙是摇头摆手:“我只是个年轻画家,画幅画,挣口饭吃。”

  “你画的兰,指纹画,我们都看了。”花花一手搂着莫文洋,笑得很甜,“我爸妈都夸你。我想,如果你喜欢,我可以把你介绍到英国的艺术馆,到海外办画展,都没有问题。”

  国内画展都遥遥无期,要跑到英国办画展?蔓蔓感觉这进度超前了,不可想象。

  她老公,蒋衍同志,却是摸着下巴颌琢磨起来:“去英国度蜜月不错啊。”

  蔓蔓的小拳头,就是往老公肩上一锤:这是说哪儿呢?

  花花看着他们两个打情骂俏,与未婚夫谈笑说:“他们感情真好,你说他们刚新婚不久,可我感觉他们像老夫老妻似的,一点隔阂都没有。”

  “我们,也可以像他们一样。”莫文洋牵住她的手,浓情脉脉。

  花花可不像蔓蔓小媳妇会害羞,听到未婚夫的深情告白,一口热吻,立马亲到未婚夫脸上。

  蔓蔓眼睛躲到了老公背后:非礼勿视。

  蒋衍是把莫文洋拉到了一边,问:“你和她要结婚了吗?”

  这结婚照都在拍了,婚期,当然差不多了。

  “你别告诉我,你摆酒那天,连邀请帖都不发给我和蔓蔓。”蒋衍搂住他肩膀,英眉下的眸子斜眯带足了三分威慑,“我告诉你,我媳妇因为你这事,都被人找上门骂了一顿。”

  莫文洋不吱声,深知自己在这事上理亏。

  拍拍兄弟的肩膀,蒋衍不说了,让兄弟自己想。

  花花在那边,拉住了蔓蔓,聊了起来,而且非要聊到英国办海外画展的事。蔓蔓一个劲地推拒,实际不想欠这个人情。

  现在所有的事儿都凑在了一块。是个聪明人,都不想踏进这个浑水塘里,何况,她已被张秋燕不明不白地骂了一顿。

  不耽误这对未婚夫妻拍摄婚纱照,蔓蔓和老公在和他们打完了招呼后,相携继续游逛公园。然,公园里的景色再好,因莫文洋的事,夫妻俩感觉眼前的景象,都变了个样。

  甲壳虫开回去的时候,近是上午十一点了。

  门卫守门的,给他们拉开铁闸门时,说:“有个人,一直在外头等你们。”

  这话刚说完,蔓蔓从车前镜,看到了温浩雪。

  这时的温浩雪,已不复当年的那股傲气,一夜之间的失意憔悴,让她完全变成了个人。邋遢的波浪长发毫无梳理,随意搭落在肩头,看起来像是个疯子,身上穿的衣服,甚至不是外出的衣服,是套睡裙,裸着肩膀和胳膊,大腿都能看见一半,脚上当然没有穿上她引以为傲的高跟鞋,两只脚套两只不一样的拖鞋。

  眼圈,没有平日里那般的画眼线眼影,却是顶着浓重的两圈黑,一夜没睡的迹象。鼻子通红,像哭,又不像哭过。总归之,一副神态,是比哭还难看。

  蔓蔓大吃一惊:在于温浩雪这幅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装的。

  蒋衍严峻的双眸眯着,就怕温家的疯子扑上来对他媳妇使坏。

  事实却是没有,温浩雪站在离他们十米远的地方,始终没有走上来,两手抓的那件军衣,在风里面飘荡,如红旗很是惹眼。

  “她在这里站多久了?”蔓蔓问站岗的兵哥。

  “两个小时应该有了。”

  蔓蔓在心里叹息:看这个情况,温浩雪要在这里站上几天几夜变成化石,都没有问题。问题是为什么温浩雪来找她,而不是去找莫文洋或是她姨妈张晴?

  当务之急,通知张秋燕赶紧先把人带走吧。

  温浩雪这样在太阳底下站下去,八成得出事。

  刚是这么想,应景似的,温浩雪突然间,往后一仰,倒的正是时候。

  蒋衍看媳妇推开车门走出去时,骂:靠!

  紧接跟在媳妇后面下车。

  夫妻两人,和站岗的兵哥,走到温浩雪倒地的地方查看情况。

  温浩雪脸色一片青白,嘴唇发黄,双目紧闭,呼吸急促,倒不像是装的。

  兵哥问:“打120吗?”

  打了120,不止温浩雪出名,他们夫妻俩也得出名了。

  蔓蔓甚是无奈地向老公眨眨眼。

  蒋衍死活是不愿意抱温家人的,只好拜托了站岗的同志,帮着把温浩雪背到了他们家。

  让温浩雪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蔓蔓让老公去端盆热水和拿毛巾,她自己是先拿了条纸巾,帮温浩雪先擦擦额头的汗,喊:“浩雪,起来先喝口水。”

  温浩雪一动不动,手里紧抓那件绿色军衣,指尖一道道抽搐,看来蛮是可怕的。蔓蔓怕她是中暑后抽风,急得喊老公过来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