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大婚晚辰 作者:肥妈向善(二十)

时间:2020-03-11 类别: 现代都市 标签:现代情感,

面前响起。

“在你指责她是不是好老婆之前,你有没有先问问你自己,是不是有尽到一个好老公的责任?事实上,连你儿子都了解她,你却从来都没有真正去了解过她……”

儒雅的声线,是从检查室里传出来的?

程思全一怔。

蒋梅打开眼皮,眼睫毛唰地抖动,不敢闭一下,只担心遗漏每一点。滑动门啪是一开,立在门口的白衣男子,一如她多少年前的记忆,温谦的俊颜,一双黑眸若是能一眼洞穿他人心思的犀利,含蓄的是一种在篮球场上能压倒对手取得胜利,不,是在哪里都能压倒一切的强大魅力。

“阿梅。”他望着她,嘴角微微勾起的浅笑。

她太熟悉了,这是他每一次上篮球场之前回眸对她的那一笑,然后他会对她说:不会有事,有我在,一定会胜利的。

膝盖忽然发软,不是疲乏无力,是全身骤然的放松。

他伸来的手用力一握,牢牢地撑住她半滑下去的身体。她抬起头,望进他眼睛里。

程思全看着他们,忽然间,是被一种强烈的震动抓住了心头。他前妻望着这个男人的眼神,就好像当初他们两人刚谈恋爱的时候。

“你是什么人?”没有多想,一句质问脱口而出。

“不管怎样,你和她现在是离婚了,轮不到你来问这句话。”

赵文生噙着微勾嘴角,简简单单抛出来的这句话,比刚才罗大伟那些话还要毒辣上三分。

程思全脸上的表情不止是精彩,是坠入了悬崖的惊恐,濒死的前景。

你死定了!

明星篮球队长上场打仗时,从来带的都是战要全胜的骄傲与自信。

程思全退了半步,想到什么方是站稳,抬头:“我是孩子的爸爸,现在孩子怎样了?”

“孩子的爸爸不等于是孩子的监护人。我现在只和孩子的监护人谈。”

简单,扼要,扼住对方的咽喉绝不放手。

程思全瞪着他。

然赵文生是潇潇洒洒地把他前妻一拉,拽进了门里,当着他的面,关上了滑动门。

门咔锁上的一声微响,程思全脸上已无半点血色。

他现在什么都不是了~

罗大伟虽然不知道赵文生是什么人,但真心感觉到这医生给人出了口恶气,拍手大叫好。

程思全转头瞪向罗大伟,后者爽快地双腿跳起来,朝向他嘲讽地大笑:“别以为你老婆没人要。你老婆多的是有人要!是你自己是瞎子!”

整个身体没能站稳,一个巨大的摇动差点猝倒,程思全愣是没想明白:自己不要的女人哪点好了,居然被这么多男人看上。相比之下,蒋玥还在监狱里头。

一个人,如果他发现丢掉的不是垃圾,而是被人捧做是宝,可想而知心头这种可怕的震撼是什么模样。

现在,程思全,已经感觉自己整个世界都要颠覆了。

检查室门里

蒋梅浑身发热,这热,是从他握着她的手臂传达到了她的心脏,血液流速加快,沸腾的血液涌到了脸,让她低下头,不敢看人。

然而,她现在不是心怦乱跳的少女了,她是一个孩子的妈了。勉强地找回自己的声音,道:“东子他——”

“嘘——”他一只指头先贴到她唇边,“他在睡,刚服了药,不要吵醒他。”

唇上一丁点他指头的温热,都足以令她血液里面的火山喷发,她的头往后缩,佯作恼:“既然都不要吵醒他,你把我带进来做什么?”

听到她这话,他只是笑着,像个好好脾气的教书先生,笑望着她,一双漂亮的黑眸,笑起来,不知道击碎多少女人的芳心。

“你,你笑什么?”感觉他这笑,好像是笑自己没有长大一样,她的脸赧红一层。

“你——我的篮球队经理人,从来没有变的老毛病。”点教的指头,挥点在她像是执拗地想争辩的鼻子上,让她一再往回缩。

她的头,是无处可躲了,轻微的嘭,后脑勺抵在了门板上,透过眼镜的一双眼睛,瞪大着看着他。羞涩,害怕,尽显在眼底:“什么老毛病?”

修长美好的指尖,落在她飞眨着闪躲的眼睫毛,微勾的嘴角拉出一丝感慨的长叹,吐出四个字:“心、口、不、一。”

蒋梅从这个成语,可以联想菲菲,一瞬间,脸皮上飞升的温度,到达了火山喷发,熔浆四溅。

躺在洁白床单上的小家伙,这会儿轻微翻了个身,嘴里咕哝:“妈妈——”

也不知道这个小鬼精灵是不是察觉了什么?

他点在她脸前的手指,立马收了回去。

她局促地扯下衣摆,咳咳两声,走到儿子躺的床头。

伸手探到儿子的额头,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高热,长长是呼出口气。背后,一把椅子落到了她背后。

他温柔沉稳的声音说:“坐吧。”

“谢谢。”怎么想,怎么做,在他面前都是丢人的样子。蒋梅红着脸,坐下来时脑子里都在绕着这个。

是想起了多年前她自告奋勇跑到篮球队,主动请缨当经理人的时候。大致上,全校最厚脸皮的女生当属是她了。好多女生都想借口用各种法子接近篮球队,但是,也都知道篮球队训练严格,尤其是篮球队长赵文生,不许让女生靠近影响队伍练习。就她不怕死,三番两次缠着他,拍起胸脯发死誓:如果我会喜欢上篮球队里面谁,我蒋梅被天打雷劈……

后面四个字“不得好死”,被他一只手果断地捂住了。

不然,之后,她喜欢上他而不得好死,也是她自找的。

好像看出她是在想什么,他忍俊不禁,轻笑出声。

现在,她不会傻到去反问他笑什么,反正她是孙悟空被他这个如来佛握在掌心里头,困窘地扭了下,道:“你可不可以笑小声一些,我儿子在这。”

“是啊,我都快忘了,你有个儿子。”他若有若无地拉长语气,道,眼睛,是同望向床上的小家伙。然后,以他照顾过不下于上千上万个孩子的锐利,从小家伙眼睫毛上的轻轻一刷,就知道小鬼精灵是在装蒜了。

笑意,不禁又是在他嘴角上浅浅地展开:“你坐吧。我还有其他病人要看。”

听到他要走,心头蓦地一股强大的失落,让她几乎是猝不及防地站了起来。

然他的大掌,似乎是早有预料地,先拍在了她肩头上:“别担心,我就在隔壁。东子有什么事,你叫一声,我都能听见。”

明显,她这就是又在他面前丢人了。眼瞧,有一两双好奇的眼睛,透过被风撩起能翻开一角的隔开的帘布,看着他们,露出惊奇。

她慌忙重新坐下来背过身,听他脚步声离去,是穿过了那道隔开的白帘,有人询问的声音穿过了单薄的帘布。

“赵老师,这个是你女朋友了吧?”

“你们有完没完!”他喝,夹杂威信与笑骂。

语气与她当年在篮球队时,被他的队友们笑话说她是不是倒追他们队长时,他听见后走过来的喝声一模一样。

回忆与现实,时不时重叠在一起,让她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脑子里糊里糊涂,犯着晕,然而,有一点肯定的是,许久以来,被程思全给伤害彻底了的心如死灰,现在正被一种暖暖的东西包裹着。

不说他,她都没想到,连那个罗大伟都会为她挺身而出说话。

就如蔓蔓之前说的,她不是一个人,绝不是一个人。

摸着儿子的小手,眼眶里忽的一热,低下头,吻着儿子的手指:妈妈爱你。

躺在床上装睡的小家伙,别提装的有多累了。要装着没有看见妈妈和喜欢的男人独处,要装着没听见妈妈对他的深情告白,小眼眶里其实一样满满溢着对妈妈的疼惜。但是,男子汉,就得装!装得无比坚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