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大婚晚辰 作者:肥妈向善(十九)

时间:2020-03-11 类别: 现代都市 标签:现代情感,

孕。我代阿衍陪病人过去部队医院吧。”

“爸——”蒋衍对此并不赞同,因蒋父长途跋涉,本不健康的身体已经有了疲倦。

蒋父阻止小儿子再说一句。小儿子c-h-a手这事本来就不合适,这事由他这个做爸的出马,才能表现出对受害者一家道歉的真诚。

“那好吧。有劳蒋部长了。”蒋中海对蒋父的坚持,只能无奈地叹口气。

探完女儿,他是要连夜再搭飞机去往部队演习地点。

蒋中海来的路上,可能已经与妻子商量过,先给蒋玥订了机票,这样,当晚十点,病人被送出了病房准备转院。

“伯父,你好。”躺在转移担架上的蒋玥,向蒋父笑了笑,问,“只有伯父陪我吗?”

追到县城医院后,蒋衍并没有进过病房探望过她。

戒备到此地步,想都知道八成是蔓蔓对她的衍哥哥说过了什么,令衍哥哥警惕大增。

“还有你妈,医生,护士随行。”蒋父知道她提的是谁,故意不提。

“连伯父都怀疑我。”蒋玥脸上像是极其无奈,“我都是结婚了的人,从来只是把蒋中校当哥哥。”

蒋父选择了避而不答。

蒋衍是站在医院门口,目送身体不好的老父亲陪着病人上了急救车,俊颜肃穆,眉间不展,于心不忍。

蔓蔓,你会体谅我吧?

心里面,浮现这句话。

媳妇的脸与老人家的脸叠在一起。

他把媳妇的爸当爸,媳妇也会把他爸当爸。

救护车离开不到五分钟,他打了出租车,追去机场。

路上,连拨媳妇的手机十几次,仍是不通。拨到岳父陆司令那,陆司令可能是出差在外,没有接到。无奈至极中,只好拨给了温世轩。

这时候的温世轩,才知道蔓蔓是回陆家老家了。

也不知怎的,所有人,包括蔓蔓、温家人、甚至林佳静,都瞒着他这件事,可能是怕他心里不舒坦吧。

蒋衍对温世轩提起这事时,一样挺尴尬的。

温世轩出乎意料,挺爽快地一笑:“没什么。挺正常的。她回她自己的亲人身边,要去拜祭祖先看望老人,这都很正常。不然不叫做真正回到自己的家人里面了。”

温世轩是个老好人。

蒋衍一直对此深信不疑,现在,听到温世轩这番话,更不用疑了。

“我等会儿要登机,可能没有办法给蔓蔓打电话。蔓蔓在山里,信号不通。岳父,请你在这段期间帮我尽量地联系蔓蔓,等山里信号通了,麻烦告诉她,我一切安好,今晚要陪一个伤者转院,让她不要担心。”

“行。”温世轩没有仔细去盘问他这话的来龙去脉,张口答应。

以至于在旁听他们对话的林佳静,都甚是吃惊的:“大舅,你不问姐夫为什么离开蔓蔓姐吗?”

温世轩想都没想的:“你姐夫做事有他的理由,我去问他做什么,他不说,肯定是觉得没必要和我解释那么多。”

“大舅,你——很信任姐夫?”林佳静伸长脖子,像是要一探究竟似的。

说起来,当初蒋大少与蔓蔓的这桩婚事,许玉娥反对,后来温世轩像是想通了,变成支持女儿。再到后来,对女婿是一面倒了,甚至少不了说蔓蔓对老公要好。

有说丈母娘疼女婿疼过儿子的,却是极少有温世轩这种疼女婿疼过女儿的岳父。

“我自然信得过他,你姐夫救过你姐的命。”温世轩说。

林佳静想着:蒋大少什么时候救过蔓蔓的命?

结婚前?结婚后?

糊涂了。

难道是从温浩雪那里打听到的,指金若文要害蔓蔓姐那次蒋大少的英雄救美?

回头她想问时,温世轩已是走去阳台拨打蔓蔓的电话。

……

山里

雨蒙蒙。

蔓蔓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好像躺在一个类似睡袋里的地方,浑身被毛毯裹着,极是暖和,身边,升了火堆。

火光勾勒出的男子侧颜,棱角很是分明。

在电梯里,她曾经悄悄偷窥过这个侧颜,让她心里无限疑惑无限感慨:这人是她哥。

如今,被火光照的这张侧颜,呈现的是另一种颜色,让她有点儿感觉在做梦。

“再睡会儿吧。雨这么大,今晚是没法赶到县城了。”君爷边说,边是把手里的军绿色口杯伸过去,让人往里面倒水。

蔓蔓刹那回到了现实,问:“你在这。——姚大哥?欢儿宝儿呢?”

好像听到了她的声音,姚子业急急忙忙走了回来,说:“他们两个睡了。”

两个年轻人,正值长身体的年纪,哪能熬得住困。一人披了条毯子挨在一块打呼噜。

留下汪芸芸,想睡,又不敢睡,眼皮一合一张,头是一点,一点,磕得下巴颌疼。

他们现在,是在这附近找到了一间废弃的小砖房,固然简陋里面什么都没有,好在能遮点风雨。从原先避雨的大岩石底下,事不宜迟,转移到了这地方。

一群人,都在等天亮,雨停。

月牙儿眼睁着,竖耳听山里的雨声好像渐小了。

“后半夜可能会停雨,但不适合上路。毕竟夜里,路还是滑的。山体不知道会不会发生滑坡。”像是看出她所想的,冷眉一提,将她要问的话先答了,“你再想你老公,也得先考虑你自己和孩子。”

手,停在小腹上:“我知道。”

“你如果知道,就不会一个人偷偷溜走了。”

扬起的月儿眉不予置否。

冷眸对此轻轻地一眯:“你和你老公结婚,你都不能信任你老公,你这婚结来做什么?”

“谁说我不信任他。”嘴角轻轻一撇。

“你信任他,那为什么非要赶着去县城?电话打不通,不是理由。”

低眉,忽是没声。

犀利的两眸,是扫过她默然的脸,冷声哼出:“有秘密。”

“没有秘密。”蔓蔓否认。

“让我猜猜。”指尖捉在下巴颌,看着火光,“你老公的那个二姐,是事业上,还是婚姻上出了问题。”

蔓蔓别过脸。

姚爷这会儿微微地笑:“你别为难她了。”

“如果只是她老公二姐的事情,我懒得去过问。”

“就是。”蔓蔓赶紧接上这话,“爷爷不是说了,不让你们管我的事吗?”

冷声蓦地一严:“你真以为我们不用管你的事吗!”

伴着这话,是恼怒地搁下铁杯。

这人脾气对着自己要发就发。蔓蔓没法理喻:“我怎么就没见你对其他人发过脾气?”

冷眸里为她这话起了无奈。

“囡囡。”姚爷哭笑不得。

掀起身上覆盖的衣物,蔓蔓闭上眼。

然而小屋突然闯进来焦急的脚步声,再次打断她欲睡的念头。

“桥下的水涨了。我们担心是前面的小水库出了问题。”刘秘书说,额发上垂着雨水。

一听这话,所有在屋里休息的人,全部醒了。

“发洪水?”汪芸芸的声音一抖一抖的。

“启动发动机,争取五分钟内撤离这里。”君爷起身时,命令同时发了出去。

一群人立马收拾行囊,往外撤。

蔓蔓刚起来,姚爷抓住她的手:“我背你。”

“不用,我自己能走。”

“囡囡,你这身子真不能再剧烈运动了,只能由人背你。”在她的手腕上紧紧地一握不放。

姚爷这时候吐出的实话,让蔓蔓的心再次悬了起来。

“我让人来背吧。”刘秘书带着个战士过来,说。

让姚爷亲自背人,刘秘书不安心。

君爷回头一看,见他们几个人磨磨蹭蹭的,冷眉打了结,从他们几人中间擦过。

蔓蔓只觉得前面黑影往下罩,未来得及想是怎么回事,身子忽的腾空,她小惊一声。对方两只手已是伸过她腋窝和腰间把她抱了起来。

“君爷?”刘秘书看君爷亲自抱起她,同是小惊,急道,“还是换人来背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