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琼觞【天籁纸鸢】 作者 天籁纸鸢(一)

时间:2020-08-26 类别: 现代都市 标签: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琼觞, 全文免费阅读, 言情小说,

正文 分节阅读_1

第一章  浴火新生

第一次遇见弄玉,是在那场令我终生难忘的烈火中。

那个夜晚,火光猩红,漫布苍穹。后院碧井前,我蜷缩成一团,只看见无尽火焰,黢黑暗红。尸体焦臭,熏烟四溢。我捂住嘴,拼命抑制住反胃感。视野中的景色,都因高温而不断扭曲——这里不是地狱,是我的家!

火光渐隐处,一个身影走过来,颀长秀美,乍眼看去,似自火中而出。浅绿衣裳,粹白轻纱。赤黑发丝轻盈飞扬,如蝶一般连翩起舞,妖媚窈娆,优雅脱俗。我依然无法克制住身体的瑟缩,将头埋入膝盖中,仅留下一双眼睛,惊惶地看着他。

他走到我面前蹲下,一缕清香扑鼻而来。我不禁松开捂住鼻口的手。他抚摸我的脸,轻轻一笑。令我永矢弗谖,如泉水般清澈的笑容。

我不由自主朝后移了移。从未见过这么美的人。一双丹凤眼便似瑜玉,铮明瓦亮,漆黑剔透。左眼下方,一粒精致的朱砂。缀在白皙的皮肤上,似红梅花瓣落于白雪,令人心惊。娘右眼下也有一颗痣。她曾告诉我,眼下的痣,皆为泪痣。此人或命途多舛,或爱落泪。

事隔多年,我都无法完整阐述他的美。不似男子那般魁梧奇伟,不似女子那般千娇百媚。他像梅,孤傲出尘。亦像罂粟,令人无法自拔。

“温采,家败亡,父母作古,财产毁敝。知道这一切是谁做的吗?”他的语气平淡,嗓音清脆。这才反应过来,我已经没有家了。鼻子一酸,几乎落泪。只咬着嘴唇,摇了摇头。

他轻轻抚摸我的留海:“他叫桓雅文。”我紧紧蹙着眉,用力地点头。我不顾手上是否有污垢,只是胡乱擦了一把眼眶。他微笑道:“为何不哭?”

因为一哭便有人会发现,一哭,便会被人杀。我坚定地咬牙,狠狠地吐出几个字:“我不想死。”他满意道:“你说得对,想不想给你父母报仇?”

怒火几乎将心焚烧,我睁大眼,用力点头。他站起来,向我伸出手:“跟我走,我教你如何报仇。”我把手放在他的手心。他微微一笑,扬起尖尖的下巴,“我无姓,名弄玉,字梅影。以后,我就是你的义父,知道么。”

我又一次点头,随他走出熊熊烈火。抛弃过去,离开了生长了九年的地方。

弄玉的外貌看去约莫十五六岁,实际上我应叫他哥哥。他替我安置了一间房子,在他府中的角落里。小屋在一座暗礁上,后方是一望无际的海。

隔了几天,他带了一个姑娘过来,道:“你过惯了少爷生活,有个丫鬟伺候着你,可以免掉许多麻烦。”那个姑娘穿着杏黄布裙,生一双椭圆眼,皮肤略显苍白,却灵巧可爱。

弄玉柔笑道:“她是你的,你可以随意为她起名。”我眨眨眼道:“叫花花好吗?”弄玉微微皱眉:“花花?”我灿烂一笑。这是心中的秘密,义父的笑容像花一般漂亮,送我的丫头也和花一样好看。弄玉面无表情道:“随你。”

几天后,弄玉把我带到海边。正是黄昏时分,海天交际处,一道残红铺洒而出,海面如同一块无边琥珀,绛紫深红,光彩陆离。几只水鸟缓缓行走,海滩上,朱红爪子印下数个脚印,枝桠一般细长。海浪一冲来,转瞬即逝。沙滩上的影子,一高一矮。

走了一会,弄玉停下来道:“采儿,你有没有想过离开这里?”我摇头。他冷冷道:“不怕我杀了你?”我眯着眼笑:“义父不会杀采儿。”弄玉道:“那你不怕我叫你去杀人?”

我从未想过杀人是何种情景。即使在我家被焚烧时,也未见过死人的模样。我有些兴奋地笑道:“当杀手吗?像武林里面的杀手一样?”脑海中浮现出如下景象:一个黑衣蒙面人站在萧索秋风中,一挥衣袖,亮晶晶的暗器倏地飞出,眼前一排人应声倒地。

弄玉蹲下身,拾起几片贝壳,食指中指夹住,眼看着我,手往我身后轻轻一挥。我立刻听到东西倒地声。下意识转身看,几只海鸟已经倒在沙滩上,一只被浪潮卷入海中。

弄玉的神情柔和,动作幅度比我想得要小,速度也快得多。我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弄玉瞥了我一眼,不屑笑道:“我留了一只活口,你去把它抓过来。”

我点点头,有些颤栗地走去。每只鸟的咽喉上,都c-h-a了一片贝壳。未见血,却已断气。父亲说过,无血封喉乃是内功极深的表现。海鸟半张着嘴,眼睛圆瞪,死相诡异。弄玉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轻衣翻飞,青丝飘舞。

我原想退缩,又不敢回去。与它对峙了许久,才伸出颤抖的手,闭着眼睛,捉住它雪白的翅膀,拎起来,朝弄玉走去。弄玉平淡道:“现在,把它杀了。”他说出“杀”的时候,我的双手一抖,那只有我一半高的海鸟落在地上,发出凄切的哀鸣。

我小声道:“它已残废……不杀了,行么。”弄玉拿着一块银贝壳在,放到我的脖子上,轻轻摩挲:“白白嫩嫩的皮肤里,镶上颗贝壳,一定很美。”

我腿上一软,立刻坐在地上:“不,不,不,我杀……我杀!”我用膝盖行到弄玉脚边,毫不犹豫地抢过贝壳,在那只海鸟的颈项上乱划,可它除了叫得更凄惨以外,却无一丝死亡的征兆。脖子的温度,血脉的跳动,令我恶心得想吐。

一把匕首递到我的面前,锋利尖锐,凛冽如冰。弄玉淡然道:“用这个。”我颤抖地接过匕首,闭上双眼,刺入它的咽喉。温热的液体溅到我的脸上,匕首落上沙滩,无声无息。我大口大口地喘气,几乎要哭出来。弄玉微笑道:“采儿,你没让我失望。”

我依然未睁眼,哆嗦着站起身,避开海鸟,却被它给绊倒。身子接触到余温未退的尸体,头皮立刻开始发麻。我一脚将它踢入海中,疯狂跑回小屋。

远远的,看见花花站在门口,孤零零的样子,像是一棵小麦穗,在风中独自飘摇。一见了我,她露出惊愕的神色。我伸手想拉她,却看见满手鲜血。花花看了一眼我的身后,立刻打了个激灵,后退一步:“不要过来……我怕……”

这时,一个悦耳的声音传来:“你看看你,浑身都是血,要人家如何同你讲话?”我转过身,看到了门外的人,星光柔白,海风吹过,他的衣服微微鼓起,发丝轻拂在凝脂般的皮肤上,擦过殷红的泪痣。一时间,我竟失了神。

弄玉道:“你去照照镜子。”我茫然点头,走向铜镜。方见镜中之人,险些瘫软在地:头发被吹得凌乱,嘴唇干裂,浑身都是血。此时,一张雪白的毛巾递到我的手中。回头看了弄玉,却垂下眼不与他说话。

弄玉弯下身子,将下巴枕在我的肩上,双手环住我的腰,柔声道:“莫非我的采儿生他义父的气了?”看着镜中稚气未褪的脸,及旁边瘦削秀美的脸,颈下的血瞬间冲到了脸上。我抓过弄玉递来的毛巾,随便擦一下,慌忙跑到花花身边道:“有水没有?我把毛巾洗洗。”

花花欲接毛巾,我却未给她:“我自己洗。”花花为难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弄玉。弄玉在身后轻声道:“采儿,你把毛巾给她。让我好生看看你。”我只得乖乖走过去。

他把我抱在腿上坐着,明眸晶亮,眼角微扬,颇有一分邪气。他很瘦,坐在他身上相当不舒服。而且我一看到他的眼睛,就会不自在。于是低下头,把玩他的衣带。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