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夫人,大帅又在作死了 作者:明药(三)

时间:2020-04-02 类别: 现代都市 标签:美食, 民国军婚, 强取豪夺, 杀手,

被烧了,沈砚山没有修葺,而是在烧坏的地方又挖了个池塘。池塘两边,盖满了房舍,给佣人们住。

  晁溪要养玛丽,故而她有两间特别宽敞的屋子。

  司露微进来,晁溪挺意外的。

  “姐姐,你有什么事,叫我过去就行了。”晁溪把椅子擦了好几遍,请她坐下,又急惶惶给她倒茶。

  司露微道:“你别忙了,我过来坐坐,没什么要紧事。”

  晁溪端好了茶给她。

  司露微一边喝茶,一边和晁溪闲聊。

  晁溪一直觉得她有话要问的,等了半天也不见她说,就直接问:“姐姐,是有什么事吗?您告诉我吧,我不怕的。”

  “是……我不知算是好事还是坏事。”司露微斟酌着,声音略微低了几分,不想隔墙有耳,让晁溪尴尬,“你觉得我哥哥他人怎样?”

  晁溪心里有事,这话她一下子就明白。

  她非常不自然的挪开了目光,不敢看司露微,耳朵尖悄悄红了。

  “大庄哥他一直很照顾我。姐姐你走了之后,大庄哥就是我的依靠了。”晁溪努力维持镇定。

  “那你若是嫁给他呢?”司露微又问。

  晁溪觉得自己没必要矜持,把好事错过,故而大大方方道:“我当然是愿意的。大庄哥是副官长,我只是小小女佣,他嫌弃我吗?”

  “他以前还是个小混混呢。”司露微道,“你不嫌弃他笨就行了,他还敢嫌弃你?大帅说要替你们做主。”

  晁溪想要忍着笑,可实在忍不住。

  她笑容满面,同时悄悄红了耳朵尖,既欢喜又羞涩。

  司露微看着她,很是羡慕。

  她曾经也这样欢喜过。

  她曾看着徐风清,藏匿不住自己的笑容,她明明很不爱笑的。

  到了如今,她对着徐风清,笑得也少了。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再也找不到年少时欢喜的心气了。

  但愿哥哥和晁溪,能永远保持这份纯真。

  她走了出去。

  到了外院的书房时,司露微还没有走进去,就听到了司大庄的嚷嚷声。“……我家里有个泼妇,又娶进来一个烦人精,我日子还过不过了?我不要她!”司大庄气急败坏。

第156章 爱不自知

  司大庄真不喜欢晁溪。

  他十五六的时候,喜欢丰腴微胖的女孩子,个子不能太高,要圆乎乎的,不能像根麻杆似的又高又瘦。

  到了如今,他喜欢短头发的女学生,矮一点、偏胖一点,看上去很有学问,穿蓝布学生裙。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晁溪都跟他的审美毫不符合。

  晁溪简直是第二个小鹿!

  她小脸尖下巴,大腿没有司大庄胳膊粗,浑身上下没二两肉,个子还那么高!

  瘦就瘦了,长那么高做什么?

  司大庄自己很高,他一点也不觉得身材高是什么优点。将来生个闺女,也跟小鹿似的,愁都愁死了!

  小鹿是他妹子,这没得选了,但老婆他不要这样的,女儿他也不要这样的。

  “我不要她!”司大庄情绪很激动,生怕五哥今晚就逼着他和晁溪结婚。

  沈砚山不太明白:“她怎么不好?菜做得不错,而且人漂亮……家里的副官,有好几个偷眼瞄她的。你不要她,要的可大有人在。”

  沈砚山偶然路过时,听到副官们聊天。

  他们是说沈砚山和司露微的八卦,那时候司露微还没有找回来。

  “副官长的妹妹,到底有多好看?”

  “比晁溪还要好看!”

  “那岂不是天仙了?”

  在副官们眼里,晁溪就是个美人儿。要不是沈砚山治家严谨,那些混小子们早就不安分了。

  若是去问晁溪,肯定有副官偷偷给她献殷勤的。

  “他们瞎吗?”司大庄很惊诧。

  他是真的惊诧。

  晁溪到底哪里好看?

  没有小鹿的时候,晁溪做菜是不错的,可小鹿一回来,她立马就被比下去了;她很粘人,也很泼辣。

  “你结婚,自然要娶个你喜欢的。你考虑好了,真不要她的话,我把她嫁给其他人了。”沈砚山道。

  “嫁给谁?”司大庄立马问。

  他这话问得快且急,司露微看了眼他。

  他没瞧见,满心想知道沈砚山想要把晁溪配给谁。

  “周副官。”沈砚山道。

  司大庄很反对:“周大眼不行,他爱喝酒,脾气也燥。现在有五哥你管着,他成家了之后,回到家里灌醉了,说不定打老婆孩子。”

  “那吴副官也不错。”沈砚山笑道,“我可是抓到过他偷瞄晁溪。”

  “吴憨子吗?他抠门的,晁溪跟着他,能吃得好、住得好吗?”司大庄摇摇头。

  沈砚山瞥向了他:“要不嫁给厨子老张的儿子好了。”

  “那也不行啊,老张的婆娘是个泼妇,做她家儿媳妇,天天要受婆婆的气。晁溪那个死丫头,又烦人又啰嗦,她哪里受得了?”司大庄道。

  司露微看着她哥哥,忍不住露出点笑容。

  有时候,她觉得哥哥现在聪明了点;转脸一瞧,仍是个傻子。

  “你又不喜欢她,管她嫁得好不好,她又不是你亲妹子。旁人对她好或者坏,跟你有什么关系?”司露微出声。

  司大庄:“……”

  他挠了挠脑袋。

  话不是这么讲的,晁溪虽然很不好,可也不能任由她嫁给阿猫阿狗。

  就她那个x_ing格,嫁人受气了,还不是缠着司大庄给她出气吗?到时候,司大庄要活活烦死。

  他越想越觉得事情很棘手。

  “哎呀!”他愁得快要把头皮揭下来,想了半晌,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她还小呢,过几年再嫁她!”

  事情处理不了,干脆拖一拖。

  司大庄觉得这个主意很不错。

  他不想再谈此事,转身走了。

  司露微对沈砚山道:“就定下晁溪吧,五哥你做主。他喜欢她的。他傻,自己不知道罢了。”

  真不喜欢她,岂会处处替她考虑到?

  沈砚山则觉得,他们兄妹俩很相似,司大庄这样傻,小鹿难道不是吗?

  小鹿比司大庄更死心眼,也许更傻。

  “小鹿,你呢?”沈砚山随意拿起一根烟,不点,放在唇边衔着,声音有点嗡,“你自己喜欢谁,你知道吗?”

  “我知道。”

  沈砚山:“……”

  他苦笑了下,点燃了火柴,借着那橘黄色暖光点燃了烟,同时冲司露微示意,让她自便了。

  他半躺在沙发里,默默把这根烟抽完了。

  司露微回房,电话又响起。

  是圆圆打过来的。

  “姐姐,你什么时候再来?”圆圆n_ai声n_ai气的问,“我r-u娘做了好吃的芝麻饼,很甜很香,换你的萝卜饼好不好?”

  司露微:“……”

  这么小的丫头,就能有这么多的心机,把想吃萝卜饼说得如此委婉动听,将来定然很了不得。

  “好,我明天去跟你换。”司露微道。

  她连夜准备了几样好消化的吃食。

  第二天,司露微早早起床,跟沈砚山说她今天要去趟沈督军府。

  天气很冷,沈砚山叮嘱她:“多穿件衣裳,别冻了自己。”

  她已经喝了好几天的药,可能是天气没那么冷,也可能是她自我安慰,果然不那么畏寒了。

  她应了声,转身去找出件风氅。

  她走出东跨院的时候,看到了司大庄和晁溪。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