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章节信息 >

第九十章 既是命定,可成之

作者:战袍染血 时间: 类别: 武侠修真

这少年看着年岁不大,最多十岁出头,脸上稚气未脱,衣着看着简朴,其实用料华美,一看就知道是世家子弟。

陈错记得初来的那日,此人一个不小心打落了不少书册,还引得包甘过去安抚。

一念至此,他笑着问:“小兄台是何职位?这几日,倒是时常见到你。”

那少年神色一紧,就道:“下官也是校书郎。”

陈错微微一愣,又打量对方模样,一点灵识蔓延过去,察觉到这少年身上居然缠绕浓郁人念,隐隐散发出厚重和古旧的气息,心里就有了计较。

这个年纪,就算是宗室,如前身陈方庆,都不见得能得官职,结果年纪轻轻的少年郎,已是校书郎了。

那少年又指着桌上的一摞书道:“这部《玉台新咏》,就是下官祖父编撰,下官见君侯这几日看了不少,不知如何品评?”说着,他有些脸红。

陈错顺势看了那一摞书册。

后世对这部书的编者有些争论,但在此处倒是清楚,编撰者名为徐陵,出身东海徐氏,乃当世有名的文豪大家,自幼有神童之名,陈方庆都多闻其名,他于前朝时编撰了这部《玉台新咏》,今朝依旧为皇帝看重,授予重位。

“令祖是徐公?”陈错旋即恍然,“兄台如何称呼?”

少年拱拱手,小声道:“下官徐法言。”

“原来是家学渊源,失敬失敬。”陈错没什么架子,顺势和徐法言攀谈起来,心中思量着,不知这人身上,为何会有自己的机缘契机。

不过,心中道人半步道基,收拢人念,心血来潮,自有其玄奇所在。

那徐法言起先还有些拘谨,言语间颇为小心,但陈错却是有心攀谈,一番引导,加上心神暗示,很快就让徐法言放松下来。

到了后来,那徐法言更是觉得与陈错言语投机,加上陈错表面年岁也不大,他说话也就随意起来。

“……家祖得今上信任,不仅任职吏部,还领着大著作之职,专掌文史,正领着诸贤,编撰前朝史!”

“修史?”陈错眯起眼睛,露出一点讶色。

“我徐家以经史传家,家祖、家父都极是擅长诗词之道!”徐法言见状,有几分得意。

陈错心中一动,笑问:“那徐兄你肯定也是精于此道了。”

徐法言一听,面色微红,却还是挺起胸膛,道:“若是两年前,君侯您这般问着,那下官是不敢自夸的,但现在确有几分信心了。”

“哦?这是何故?”

徐法言就道:“不瞒你说,其实下官幼时,因被逼着练字背诗,其实不喜诗词,几次闹腾,将家祖气的不轻,可惜年少无状,不知收敛啊……”

陈错点点头,年少天x_ing喜玩耍,被逼着舞文弄墨,自然生逆反之心,就道:“这般想来,是两年前徐兄你忽然心智大开,领悟了诗词窍门?”

“非也,非也,”徐法言摇摇头,笑了起来,“说来君侯可能不信,便是如今下官于这诗词一道,也只能说是略懂,能拾人牙慧,说不得精研,比起父祖更是萤火比皓月。”

陈错这才疑惑起来。

徐法言也不吊他胃口,直接揭晓答案:“是两年前,家族好友过来拜访,说是蜀地有名的道人,极善占卜,他一看我,就说我有富贵相,还说能为大文豪,但家中人哪里肯信,都说是那道人趋炎附势。”

陈错听到这里,忽然神色微变,凝神几分,问道:“那你如今为何又能肯定呢?”

徐法言就道:“也是巧了,那日道人与家祖说起天下大势,当时王琳之乱将定,家祖说南方从此太平,结果道人却说,他见过闽地的陈宝应,说此人脑后有反骨,不出两年,必作乱,结果被他言中!家祖这才知晓厉害,特地差人去问,如何能让我应了文豪断言,君侯,您猜那道人如何回的?”

陈错心神一跳,心中道人隐隐震颤,表情平静的问道:“如何说的?”

“他说啊,”徐法言笑了起来,“既是命定,只要我在,即可成之!但家祖却不放心,所以托人让我来此,说是日日熏陶,该是正途!”

这话,宛如一道雷霆,令陈错心中一震,那心中道人内里一点灵光浮现!

“只要我在!因为我在!原来如此!”

陈错眼中绽放光辉,整个人散发出一种豁达气息。

“过去、现在、未来!原来如此!原来是这么回事!”

喜悦自心底升起,他念头跳动,有一道道金光自心中道人中迸s_h_è出来。

对着徐法言重重行了一礼,陈错感慨道:“多谢徐兄指点,今日方知慧智法师那天的感受,真个是一朝顿悟,胜过无数!”

说罢,他抬手轻轻一点。

哗啦啦!

不远处的一片角落,忽然传来声响。

徐法言一惊,顺势看过去,目光穿过书架缝隙,认出是几日前,自己不小心扫落的那些书本,居然又跌落下来。

可周围并没有什么人。

疑惑中,他转头就要给陈错说一声,要先过去整理,可这一转脸,却是一惊。

这一看,徐法言才发现陈错双眼泛光,不由一惊!

陈错见他这幅模样,笑道:“无论如何,你助我参悟通透,就是一桩人情,日后若有需要,只需让人来告知于我,自当报答。”说着说着,他站起身来,“我有要事要回府,改日再谈。”

说着说着,他眼中的精芒隐隐浮现,有几分要压不住的趋势。

徐法言心中还有几分迷茫,顺势起身拱手,与之拜别。

陈错指了身边筐里抄录的书册,道:“等会我让人一起搬上车,还望徐兄行个方便。”

徐法言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念想,道:“旁人不可轻进,不过有值殿的护卫和杂役,我去通报一声。”说着,匆匆而去,却是心头念乱,借机平息。

陈错收回目光,迈步前行。

只是走过一座座书架的时候,那心头迸s_h_è的金光越发浓郁,其中几缕突破了心神压制,自双目泄露出去。

沿途书架中萦绕着的人念,立刻像是闻到了腥的猫儿一样,扑了过来,与之结合在一起。

顿时,一股玄妙意境荡漾开来。

陈错心中一震,立刻收敛心神,又加快脚步,转眼走出书阁。

不过,那一道道涟漪并未消散,反而缓缓扩散。

.

.

“嗯?临汝县侯忽然要走了。”

灰暗房间中,黑白两位老者半睁半醒的盘坐悬浮。

黑发老者笑道:“居然没有一次踏足三层,莫非心存迷惘?”

白发老者摇头道:“他又不知道第三层有什么,沉心于书海,不见得是坏事,他方才就有所领悟。”

“他困于神通一道,可见这个神通位格不低,衍生不易。”黑发老者微微一笑,但笑容很快变成惊讶。

嗡嗡嗡!

忽然,两人身下的地板骤然震颤!

跟着一道道意念从地板的缝隙中蔓延出来,像风像雾,一张张痛苦面孔在雾气中浮现,个个痛苦挣扎!

“这破灭之念何故忽然挣扎起来?”

黑发老人摇摇头,面露无奈,和那白发老人对视一眼。

跟着二人发丝飞舞,身后各自浮现光辉虚影。

黑发老人背后升起一轮红日,朝阳初升,万物繁茂,跟着是诸多人念之影,汇成万里河山,城池阡陌,盛世繁华!

白发老人背后落下一轮红日,暮气沉沉,万物凋谢,也演变出重重叠叠之影,呈现山河破碎,残檐断壁,国破家亡!

顿时,诸多云雾破碎、消弭,地面也不复震动。

屋中异象转眼消散。

“南朝一番交替,如今侨来世家衰落,本来那破灭之念已被舒缓,但最近佛道大兴,又助涨了火势,在这么下去,你我也镇不住祂多久了。”

.

.

“哎,包叔让我提醒君侯来着,让他有空去后殿三楼,刚才光顾着说话,都忘了!”

一番忙碌之后,徐法言回到书阁后记起一事,犹豫着是否要追上去,最后摇摇头,终究没有追上去。

“等君侯回来了再说,如果他明天后天不来,我就上门拜访,请他过来。”

这般想着,他稍微定神,又记起方才书册跌落,赶紧过去收拾,可等到了地方,却见一排书册都摆的好好的。

“该是谁替我收拾好了。”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大$书$都^小$说$网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dashudu.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