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章节信息 >

第六百二十章 巴不得

作者:青涩的叶 时间: 类别: 武侠修真

听到这个地方之后,唐庚整个人都是有点懵,他之前猜测过吕安可能会在那个地方,但是他只是猜测而已,现在听到这个肯定的消息之后,他就呆住了,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赵缺一,感觉对方在骗他一样。

“你说的是真的?吕安真的在那个地方?那个洞里面?那个洞里面真的能进去?”唐庚一连好几个问题直接抛了出来。

对于唐庚的反应,赵缺一也是稍微有点意外,“你不知道?”

“这不废话吗?我要是知道他在哪里,我会跑到这里来?我肯定不知道呀!那个地方真的是人能进去的吗?进去不就死定了吗?”唐庚又一次反问了过去。

赵缺一点了点头,唐庚的反应看起来的确不像是了解事情缘由的人,如果知道吕安在那里,那他肯定不会露出这样的表现,除非这个人很会演戏!

“一般人进去的确只有死路一条,但是那个小子算不算普通人呢?我知道他在里面,而且他还活着,不过想要活着出来,这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了,因为那个洞已经封起来了。”赵缺一最后那话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只是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为什么笑,这就有点模棱两可了?

唐庚听完这话之后,也是有点摸不着头脑,赵缺一的话术很平静,甚至还带着一种看热闹的意思,这让他不明白对方这个态度到底想干嘛?总不能纯粹就是为了看热闹吧?

赵缺一看了看面前的那扇大门,之后转头看向了唐庚,然后指了指门内,“想进去看看吗?看一眼也算是不枉此行了!”

唐庚先是一愣,之后便是后退了一步,异常紧张的摇了摇头,“不了,这一趟也没白来,多亏大长老告知,让我知道了吕安的行踪,这就够了。”

“真的不进去看一眼?半圣离世,如此难得一见的场面,真的不进去看一眼?”赵缺一再次邀请了一句。

唐庚的脸色已经变得有那么点紧张了,自然不敢应下来,只敢摇头否认了起来,“不了,这毕竟是你们太一宗的天来峰,我闯到这里,已经不够礼貌了,现在自然不应该继续往内走了!而且我怕这一眼看了,估计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年轻人很有远见,不过我还是劝你一句,有些事情不是你能去触碰的,就比如你那个朋友,虽然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进去的,现在也勉强还活着,但是他的命可没有你想的那个好,迟早会出事的,八成是没办法活着走出来了!这就是你们想太多的结果,有土精的地方可不止这里,犯不着来最危险的地方。”赵缺一平静的说道。

这番话可是让唐庚感到浑身炸毛,背后也是冒出了一连串的冷汗,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赵缺一继续说了起来,“太一宗有两枚土精,即便是被你们拿去一块,说实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并不会造成什么影响,所以这次的事情应该不是那个年轻人莽撞行事的结果,所以我对你也没有表露出什么敌意,否则你们把太一宗折腾成这样,你觉得我还会好端端和你在这里聊天?”

“这话说的有道理...”唐庚略有尴尬的点了点头。

“不过这个事情虽然不是你们引起的,但你们肯定多少有点责任,所以那小子如果死了,这件事情我就不追究了,不然你们北境的这些人谁都别想离开!别以为我是随便说说的,前面你也看到了,那帮人如果出手,你们北境人起码要死一半!”赵缺一眼睛半眯了起来。

被人如此威胁,即便对方是太一宗的大长老,实力也远在唐庚之上,唐庚依然感到极为的耻辱,直接冷哼了一声,便是拒绝道:“哦?你指的是那帮浑身散发魔气的人吗?这帮人如果出现在世人面前,你觉得修士还会如何看待太一宗?太一宗还能作为天下正道之首吗?我看到时候太一宗就会变成过街之鼠,人人喊打了吧!”

如此狂妄的话语也是让赵缺一愣了一下,多少年了,有哪个人敢这么和他说话?还真算是头一遭!

“年轻人,你胆子很大,但是胆子要和实力成正比,我现在不追究你们的责任已经很不错了,你还在这里说大话?如果不是现在事情多,特殊时期,你觉得你能活着离开这里吗!”赵缺一突然冷哼了一声,一股怒气直接冒了出来,瞬间让唐庚心头发颤。

唐庚还没有机会反驳,赵缺一又是说道:“你,还有那小子,还有远方牵制山川的那个吴解,你们匠城的这几个人的心思我还是知道的,所以我才放你离开,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这话说的异常的语重心长,唐庚都被说的犹豫了起来。

“道玄子离世,造成的影响太大,在这个时候,所有的事情都要往后排,因此我没办法参与进来,但这也不是你们把太一宗搞成这样的原因,你懂吗?”赵缺一再一次质问了一句。

唐庚只能木然的点了点头,只能说是似懂非懂吧,因为对方说的这些事情,他还真是有点不明白,这都哪跟哪?

“我好像懂了吧...”唐庚小心翼翼的说道。

赵缺一没有再继续解释下去,随后直接甩了甩手,“既然你不想进去看看,那你就走吧,不过这件事情还没完,如果那小子真的活着出来了,这件事情的责任就在于他,除非他将本次事情的元凶给我找出来,不然的话,这个事情不可能就这么简单的了解了!另外你让吴解收起他那不可能的想法,想要在中州和我抢位置,凭他一个人不可能!中州的位置是我的,他不可能抢走!”

唐庚只敢哦一声,其他的自然不敢多说一句,因为这里面牵扯到的人太多了一点,不只是吕安,甚至连吴解都被牵扯其中,而且还是异常敏感的话题,位置的归属问题?

这些让唐庚如此去解释,只能听了不反驳。

但是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他也算是明白了一个事情,那就是殿内的那个半圣,所有人都巴不得他早点死...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大$书$都^小$说$网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dashudu.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