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章节信息 >

第五卷妖人乱南疆 第四章 昔日恩怨 庆王宝库

作者:狂暴的兔八哥 时间: 类别: 武侠修真

柳真全看着手持双锤的巨汉,讪笑一声“呵~没想到今日还能预见这半人半鬼的人魔。”

巨汉漆黑的目光看着屋内的荣家父子,手中双锤敲击,发出阵阵巨响,整个人的气势也在敲击声中节节攀升,而敲击声传入荣府中人耳中如同恶鬼索命之音。

“你到底是何人,我荣百川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来,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只求你早早离开。”

柳真全看着已经胆寒的荣家人,笑着说道:“你是恶鬼附身之人,却偏偏要找到这里,可是有冤屈,告诉贫道,贫道虽然阻止你行恶,但是可以将此时替你寻找官府求一个公道。”

巨汉根本没有动摇,依旧注视前方,只是看向洪云娇的是时候有一丝温柔。

看来是谈不拢了,柳真全双耳微动,今晚可真热闹又有人来了。

对峙不出片刻,又有四人出现在巨汉四周,男女老少都有,不过来者应该比普通武夫强上不少,至少在柳真全看来,刚出入引气的自己绝对不是他们任何一人的对手。

什么时候世间武夫都会如此厉害了?好生羞愧啊。

几个武夫也好奇的打量着柳真全,本来他们以为赶来此地又会师上次一样血流成河,没想到一个陌生的年轻道人竟然能掌控局面。

为首的中年人冲着柳真全抱拳说道:“多谢阁下相助,让此地免除一场灾难。”

“看来你们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能否告知贫道?”

边上一个年轻人早已经不耐烦了,“你这道人好不晓事,这执念所控之人,非你能解决,早早离去,莫让我动手赶你走。”

嗨我这暴脾气,也就以前百里清溪能吓唬我下,就你还敢我走,小心爷爷碾死你,哎这青蛇让他冲动的时候不冲动了,难道还让我自己告诉他揍人?这童子教育之路真是路漫漫而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陆离休得无礼,道长也是同道中人。”

“呵呵。”

柳真全此时一阵气苦,还真有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人,难道不知这世上有练气士吗?

三十六柄长剑滑出一道银河,悬停空中将陆离周身罩住。

只这一手惊呆了所有人。

“这位民间大高手,现在我够格知道怎么回事了吗?”在众人惊惧的眼神中,柳真全缓缓的吐出一句话。

“这位前辈请高抬贵手,陆离并非有意冒犯。”

柳真全随意一招,虽有飞剑直入柳真全袖口。此时陆离脸色由青转白,又由白转紫,身上汗出如浆。

“几十年前并未有此等人魔,而且他们怎么会被执念所控?”

一众人都不在关注巨汉,有这样一个神仙在,还怕这人魔害人吗?

“前辈,这人魔也是这几年刚刚出来的东西,我们也是从山月顶枯荣院的古藤大师处听来,就是活人因为某件痛苦的事情死去,因此突然激发了执念,转入执念进入别人的肉身,或是新死之人的肉身,只为完成某一件事而努力,而且这人力大无穷,身体如刚似铁,根本不是寻常人可以抵挡。”

柳真全听了个似是而非,“那你们呢?”

“有一些人的执念办成容易,我们就努力帮他们实现身前愿望让他们早日消散,如果是恶灵我们就将其消灭。”

“原来如此,还是有人守护人间,贫道佩服。”

说完朝巨汉一指,巨汉感觉危险的事情而来,转身就想逃跑,可是再快的速度也快不过剑气,剑气穿入身体封闭了所有窍x_u_e,虽然执念侵入人体,但本身的x_ing质根本不会变。

当巨汉入山崩一般倒地之时,柳真全取出八道符箓,控制着飞向巨汉四周,口中说道:“八卦起,魂魄出。”

众人只见八道上面灵纹发出荧光,r-u白色的柔光汇聚成一个八卦悬在巨汉头顶,一道黑色的身影硬生生的被扯出身体,而巨汉肉身慢慢开始变小,即便魁梧也不过比寻常人高一个头而已。而在r-u白色的荧光下,一道黑色的魂魄不停扭曲的并且散发这黑气。

“死气除,清灵现。”

随着柳真全口诀,一道道霞光从八卦中冒出,洗涤这魂魄的死气,这时一个瘦弱的年轻人出现在众人面前。

在驱魔人的认知中,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神奇的一幕。

“这这....”

“前辈...”

“贫道只不过让其神识清灵而已,方便文化。”

年轻人温柔的看着洪云娇,“真像,真的好像。”

柳真全打断了年轻人的话说道:“我只是暂时让你神智清醒,你终会消失,到底什么事请快点说,大家都很忙的。”

年轻人急忙对着柳真全行礼说道:“我叫陆秀夫,乃是庆王七代孙。此时说来话长,洪剑通、荣百川、单映日三人就是我祖辈护卫的子孙,十六年前,我夫人刚生了女儿,他们寻上门来欲求庆王宝库。”

柳真全看了一眼此刻已经摊在地上浑身战栗的荣百川,看来此事十有八九是真的。

“说是招兵买马等待复国,但是我心中感觉不妥,大雍皇族龙气未灭,此时起兵根本没有胜算,于是拒绝了他们,当日正巧我女儿出声,于是我们喝的酩酊大醉,结果这三人趁机套取了我一些话,当我突然警醒时,已经被五花大绑,屋里跪一家老少,这三个畜生一家人x_ing命相逼,我夫人不堪受辱咬舌自尽,而我也被折磨的半死不活最后被他们投入枯井,痛苦七日气绝。”

“那江湖上那些血案都是你干的吗?”

“后来不知为何时隔十多年我醒来,见到单映日又来寻找线索,就附身其身上,回去后杀了他满门,后来又找到洪剑通家中,屠戮其家三百余口,不曾想我女儿竟然被他抚养在身边。今日来此就是为了了结荣百川这一个j-ian贼,不曾想被道长拦下,求道长替我做主。”

“不可能,你不可能是我父亲,我父亲是洪剑通。”

“女儿你后背有一块燕子状的胎记,就是因为看见这个胎记我才没有对你下手,我不骗你,你叫陆林萱。”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