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章节信息 >

第三百九十四章 纳归

作者:半塘咖啡 时间: 类别: 武侠修真

西岐守备军不多时已将此处废墟围的是水泄不通,南宫适南宫傕兄弟二人更是被守备军强横的按压跪在了坎坷不平的地面。

看着那远去的流光,南宫兄弟二人都是莫名的一笑。

安然趁此机会匆匆跑到了南宫适的面前,守备军揽住了她,可是却拧不过她的疯狂挣脱,南宫适劝她不要惹是非。

可是安然哪里顾得上?

看着南宫适身上那两寸宽的模糊血洞,她直接是打开了南宫寒给他的小瓶,在西岐守备军的拦截下,她硬是将小瓶内的液体灌入了南宫适的嘴里。

一股的血腥味竟夹杂着些许的甘甜,从南宫适嘴角流溢出的些许液体可以看出,这小瓶里装的就是鲜血!

只是这淡淡的甘甜又是怎么回事。

不等安然与南宫适多想,西岐守备军便直接是团团围了上来,粗暴的不能再粗暴的将二人隔离了开来。

南宫适是在战场上舔血的老将军了,入口的腥味又算得了什么?

毕竟他知道安然这丫头不会害他。

更何况还有那淡淡的甘甜。

入肚的那一瞬间,鲜血忽冷忽热,一刹那南宫适的脸惨白的可怕,下一瞬他的脸又多出了难以想象的红润。

一点点绿茫如夏日的萤火一般,星星点点的在其血洞四周徘徊,这样不易被发现,就像是再生的血肉一般,一丝一点的为其填补着伤口,神奇的在第一时间为其止住了血。

另一边,雷震子将袁淼的妖丹强行打入了体内,袁淼欲要挣扎反杀,可是却被雷震子当场一击雷电震的全身骨头酥麻,脑袋一昏,睡了过去。

奇无单收回了佩剑,瞥了一眼正捂着伤口对着自己傻笑的姜不就,轻哼了一声后,缓步走到了雷震子面前,躬身拱手道:

“在下天剑仙宗奇无单拜见仙人。”

雷震子一脚将昏睡过去的猴头踢在了地面,望向了他:

“有事?”

“既然您这般直白,那在下也就不委婉道来了。”

奇无单微微一笑道:“这猴妖为捉妖令上的妖,定在了在下的【斩妖剑】上,不知您可否将他交与在下之手?”

“不行!”雷震子很是果决道:

“这是我擒的妖,你只是浑水摸鱼还想抢了功劳?再者说,我义侄儿率西岐守备军替周天子办案,你天剑仙宗掺和什么!”

奇无单面部微微抽动,再无了那般的献媚之意,“倒是在下多此一举了?”

雷震子单手提起了猴头,不再看他,“正是。”

说罢,雷震子便化作了一道流光,直接是出现在了南宫适的面前,此时唐越也已从天而落,位于那处。

奇无单面色y-in沉,显得格外的y-in冷。

“剑仙,师弟刚刚可是有助你哦~”

姜不就捂着依然在流着血的腹部缓缓走上前来,在奇无单的轻蔑注视下,他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剑仙得了仙缘,日后可别忘记师弟这一功劳才好,师弟还指望您多多……”

“滚!”

未等姜不就说完,奇无单便冷冷扫了他一眼,吓得他浑身一哆嗦,奇无单轻哼了一声,缓缓离开,未曾回头看他,冷冷道:

“下贱的东西!”

望着奇无单的背影,姜不就自嘲一笑,似不在意,可是却紧握了双拳,发出嘎吱的骨响。

另一边,唐越瞧着跪在地上显得格外狼狈的南宫适无奈一笑道:

“南宫将军,我大周可待你不薄呀~何必要勾结妖族呢?你多年为大周之将,对于大周律你不会不知吧?”

见南宫适不看他也不理他,唐越暗自“哎呀”了一声,撑开了折扇笑道:

“勾结妖族,魔族者,闹市街头午时问斩呀~多丢颜面呐~”

就在这时,西岐守备军将远处的南宫傕抬了过来,唐越“啧啧”了一声,摇了摇头道:

“南宫城主,刚刚那面具男是何人呐?你那柄剑本公子不感兴趣,你倒是同本公子说说那杆长枪吧,为何本公子会看着眼熟呢!”

南宫傕轻哼了一声,冷冷道:

“眼熟就对了!”

“这是何意呀?”

唐越浅浅一笑,思衬了片刻后笑问道:“莫不是我那兄弟的遗物?哎呀呀,遗物怎能随便送人呢?这样吧,待到明日下了黄泉,你替本公子向我那兄弟捎句话,就说我想他了,那东西日后就归我吧。”

“唐越!你欺人太甚!”

未等南宫傕说话,便听得守备军之后传来了安然的怒声:

“你何必假惺惺的!南宫就是被你害的!你想他的话为什么不亲自去见他!这都是你的y-in谋!你个小人!”

唐越得意一笑,置若罔闻,旋即看向南宫适的脸色突然变得冰冷起来,折扇猛地一合,冷冷命令道:

“压下去,静等周天子发令!”

“是!”西岐守备军们异口同声领了命。

待到守备军都撤离了此处,唐越一改冰冷,嬉笑着对雷震子一笑,“百叔父辛苦啦~”

雷震子掂了掂提着的袁淼一乐,“我侄儿也是为了大周嘛~”

“这妖血流不止,妖血既肮脏又臭,可不能带着去见天子呀~”

唐越扬了扬眉,“百叔父,不然今夜便将他处死得了?”

闻言,雷震子果断的摇了摇头,“侄儿不必c.ao之过急,百叔父今夜就守着他,就在那闹市街头问斩处,明日一行解决。”

“百叔父就不怕那逃走的两个贼人来救他?”唐越显然不想留,因为死人才不能言语理论。

雷震子显然没看明白,果断挥了挥手,大气都不带喘的,“有百叔父在,看他谁敢救!来一个留一个!”

拗不过雷震子,唐越只能献媚一笑,“那是那是~”

说罢,他暗中瞥了一眼奇无单,见对方也在看着他,他稍稍点了头,旋即便同雷震子一起飞走了。

奇无单望着那飞远的流光扬起了嘴角,只见他缓缓走到了紫浮兰的面前,玉黛儿果断的挡在了前面,此时陆棕陆夏虽然受伤,但也都护了过来。

“有人想要你的命。”奇无单冷冷一笑。

“休想!”三位五兽子异口同声大怒。

此时紫浮兰同南宫适大战之后早已是虚弱的不行,虽然此时有三位五兽子在此护法,可是两位也都是灯尽油枯,只有玉女猫有一战之力,可是麒麟儿唐休禾都战不过的奇无单,玉女猫玉黛儿又能战他几分?

更何况,奇无单身后还站着一位女剑仙,当下形势,确实是个屠杀妖见窟的好机会,更能为三宗会盟画下一个句号。

紫浮兰虚弱一笑,“是他?”

奇无单扬了眉,抿唇一笑旋即点了点头,“没错,就是他。”

见紫浮兰自嘲一笑,奇无单又补充道:

“可我突然又改变了注意。三宗之首固然是扬名称雄的最好途径,但却因争夺而平白的损失了咱们修仙者的元气。本剑仙就在想,天剑仙宗同妖见窟为何不联手呢?当然,这种联手也是需要个主仆。可称之为‘纳归’。”

“你想让我们归顺?”紫浮兰一笑,“这和三宗会盟又有什么区别~”

奇无单扬眉道:

“自然不同。一个是听话而畏惧,一个是不服而争斗。逍遥洞府已不存与世,妖见窟今日也已大势已去,这天地间各种小门小派不计其数,收纳了你们妖见窟,他们自然更是畏惧天剑仙宗,届时修仙者们大一统,奈何大周有仙门撑腰,咱们修仙者又不冲撞仙门,又能与大周王室平起平坐,这不更好?”

“你是想同大周平分天下!?”紫浮兰面色y-in沉不定道。

“正是此意!”

“这是异端!”

“没有商讨的余地!”奇无单一笑。

话音未落,只见其刹那间便从袖中取出了四枚丹药,这丹药泛着棕红,带着紫色的毒气。下一刻他已出现在了紫浮兰的面前,一手掐住了紫浮兰雪白的下颚,那张涂了紫黑色唇彩的厚唇直接是被强横的挤开,奇无单另一只手拈起了一枚丹药,直接是送入了她的嘴中,用力一拍,扬起了她的下巴。

咕噜一声,丹药入肚。

此动作娴熟,仅仅只是一息不到之间便完成了,紧接着便看到奇无单又出现在了陆夏陆棕的面前,同样的动作,同样的将丹药逼进了他们的嘴里。

“快走!”

紫浮兰急切的吼了一声。

玉黛儿一怔,奇无单已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冷冷道了句,“晚了。”

正当他欲要伸手掐住玉黛儿的下颚时,陆棕陆夏同时抱住了他的小腿,紫浮兰用尽了最后的一口力气,侧面一掌打在了奇无单的腰部。

就是这么一瞬,紫浮兰猛地推开了玉黛儿。

“快走!”

玉黛儿停滞。

“走啊!那是听命丹!”

奇无单嘴角上扬,冷的令人心寒,只见他嘴唇微动,利用法术念动了咒语,顷刻间紫浮兰三人如蜈蚣爬内脏,腹部传来了一阵的绞痛,玉黛儿在不远处紧皱着秀眉,正欲出手去打断奇无单。

可是下一刻双瞳突然变成了猫眼,身体不受控制的直接是匆忙迅速的逃走了。

奇无单下令让安然去追,可是安然却正望着东面那层即将泛白的紫气天空怅然的流着眼泪,故此他无奈吐了口气。

不知为何,奇无单对于安然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无奈与照顾。这若是将安然换做是旁人,他早已一掌打了过去。

「求收藏呀~」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大$书$都^小$说$网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dashudu.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