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千山看斜阳(耽美) 作者 满座衣冠胜雪(三)

时间:2020-08-25 类别: 武侠修真 标签: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千山看斜阳, 全文免费阅读, 言情小说,

件,开城投降。他们登高一呼,自然万民响应,满城都响起了“投降”之声。

担任保卫临淄之责的禁军之中也是暗潮汹涌,已有不少中下级军官和士兵在聚集商议,如果朝廷不投降,他们便即哗变,出城投敌,以保自己和家人的平安。

只有在皇宫内守卫的御前骁骑卫对皇帝十分忠心,尚未有何异动,但他们人数甚少,仅有一万人,无论如何不可能护着皇家诸人杀出重围。

淳于乾坐在空荡荡的大殿上,脸上露出几分苦笑。

他的那些大臣都没有跟进宫来,已经四散回家了,只怕现在都在打叠起精神,准备待北蓟大军一到,便即投降。

如今,军无斗志,臣无忠心,他已注定了要当此亡国之君。将来史笔如铁,不知会怎样书写他这个人功过是非。难道就因为他虐待了一个戏子,没有认出另一个灵魂,就要逼他至此吗?

所谓一饮一啄,莫非前定,难道在前世,他与宁觉非有什么仇怨不成?

他呆呆地坐在那里,胡思乱想着,浑不知日已西斜。

待一阵嘈杂的声音在大殿门口响起时,他才清醒过来,却见大殿上已燃起明亮的烛火,看看门外,天就要黑了。

他的父亲淳于宏走了进来。这位太上皇须发全白,神情憔悴,显然已知道了所有的事情。

淳于乾站起身来,与父亲对视着,久久不发一言。

终于,淳于宏沉痛地说:“皇儿,你雄才大略,本就是一代明君,可惜,天不假年……时也命也,夫复何言?北蓟势大,你若执意不降,他们也会攻入,不过迟早而已,与事无补。皇儿,事已至此,便是列祖列宗也不会怪你,为了皇家全族,为了朝中百官,为了临淄城的百姓,你就……降了吧。”

淳于乾听着,一直高昂着的头这才缓缓地垂下,半晌,点了点头。

在高高在上,与人远远相隔的御座上,他悄然落下泪来。

次日黎明时分,临淄开城投降。

南楚至此亡国。

第一部 北蓟篇 第七十四章

宁觉非接受了南楚的投降,却仍然居住在城外的军帐中,没有踏进临淄一步。

他派鹰军围住了皇宫和各大臣的宅院,但只围不进,并要里面的人放心,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并保证绝不伤他们x_ing命。

同时,他派军中的几位高级将领率大军分别入城,收缴了禁军和御前骁骑卫的所有武器,将他们暂时圈在军营里,日常用度照常供应。

然后,他派古英和云扬去宫中和国库登记金银物品,然后上了封条,不许任何人妄取。

在这期间,宁觉非派出的民间事务小队与大檀琛一起,迅速做好安抚民心的工作,以杜绝任何形式的抵抗发生。

待诸事初定后,他终于放放心心地倒下了,自此一病不起。

大檀琛闻讯后,立即赶到城外的营帐中探望。

宁觉非躺在大帐角落的木榻上,却没入睡。他让云扬把门帘掀开,这样可以看看外面的世界,没有那么气闷。

大檀琛一在门外现身,他便即看见,立刻硬撑着想坐起身来。

大檀琛急步抢上,轻轻将他按住:“宁将军,千万不必客气,快快躺下。”

宁觉非浑身无力,也就不再坚持,重新躺了下来,微笑道:“真是失礼了。大檀将军,如今大功告成,你的远威军,我现下可以交还给你了。”

大檀琛听了,直是摇头:“宁将军说哪里话来?老夫一生未领过兵,打过仗,做这远威将军,不过是陛下给老夫的荣誉而已。远威军在你手中,才是适得其所。”

宁觉非笑着说:“无论如何,大檀将军既是钦封的远威将军,还是应该率领远威军,至于实际由谁指挥,这倒问题不大,那远威军中的大檀明将军便是极佳人选。”

听他提到大檀明,大檀琛立刻拱手向他郑重行礼:“犬子此次被困青枫岭,多亏宁大将军及时救援,老夫当日听闻,便即感激不尽。宁将军,请受老夫一拜。”

“大檀将军,千万不要如此多礼。”宁觉非连忙伸手拦住。“原来大檀明将军便是令郎,我与他本是战友,沙场之上互相救援,理当如此,何言谢字?”

大檀琛看他勉强撑起,身子却已经摇摇欲倒,立即上前扶住,担忧地道:“宁将军病得如此之重,却为何一直不说?我现下带了临淄城中的名医过来,还带了些名贵药材,宁将军千万莫要讳疾忌医,得趁早治疗,把病养好了才是。如今虽然战事停息,却是百废待兴,国家还有许多地方需要借助宁将军之大才。”

宁觉非听了,淡淡地笑道:“我不过是一介武夫

正文 分节阅读_82

,打仗还行。治国之事,我就不在行了,像云大人,秦大人,还有大檀将军你,才是此中大才。我想,只要不学南楚朝廷那般昏庸腐败,天下大治指日可待,纷争自然也就不会再起。现下的神、天、武、远四军,俱是精锐,良将甚多,也都已通晓战术运用,有没有宁某,已无太大的区别。”

大檀琛见他眸中倦意深沉,话中有话,似是已萌去意,不由心下暗惊,一时却不便径直探问,只是笑道:“宁将军此言差矣,你功高盖世,乃我北蓟柱石。我朝陛下绝不是南楚这等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之辈,切勿相疑。”

宁觉非见他误解了自己的意思,也不想多作解释,疲倦地道:“大檀将军过虑了,我并没有疑心陛下,只是……有些累了。”

大檀琛一听,顿时心安,立刻道:“我叫大夫进来请脉,宁将军只管歇息。”

宁觉非微微点头:“如此,有劳大檀将军了。”

等那位临淄城内有名的老大夫进来,他已经昏睡过去。

那大夫把完脉,神色凝重,轻声对大檀琛说:“钱老板,宁大将军六脉俱损,y-in寒入骨,似是过去落下的病根一直未除,想是连日来风餐露宿,又未善加调理保养,这才越发地严重起来。嗯……我拟个方子,先吃吃看,如何?”

大檀琛悄声问道:“大夫,你看他这病要不要紧?”

老大夫捻须沉思,片刻之后才道:“目前症状比较凶险,老夫也不敢断言,好在将军还年轻,底子厚,若善加调养,或可挺得过去。”

大檀琛听这说法,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但他城府极深,神情间仍然礼貌温和,便请大夫写下药方,然后连忙派自己的家人飞奔进城,到自己开的药行去抓药。

等到送走老大夫,他立刻写了信,派飞骑送往鲁阳城。

云深已经协助澹台牧处理妥了战俘之事,本就要率大军前来临淄。前几日他们便接到了宁觉非的奏报,还附上了淳于乾的降表。君臣二人知他未伤一兵一卒便取得了临淄,自是高兴,至于饶了淳于氏子孙不杀,那是当初他们一起在蓟都讨论后定下的,宁觉非也不算擅专。古英执笔写下的这份折子详细说明了取临淄前后的各项事宜,却只字未提宁觉非的病情,他们半点也不知道。

这时,一看大檀琛的信,云深顿时急了,拿着信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澹台牧也有些着急,立刻将部队将给了各自的统军将领,随即和云深只带亲兵卫队,向临淄飞奔而去。

当看到宁觉非仍然睡在简陋的军帐中时,云深的眼泪一下就掉了下来。

云扬在一旁低声解释:“将军不肯进临淄。”

云深听了,顿时恍然大悟,原来,在宁觉非心里,一直十分痛恨这个城市,而上次他执意要陪自己来,实在是担心自己的安危,才硬装着若无其事的模样,与他一起进了城门。他知宁觉非对自己情深义重,然而竟做到如此,实在是令他感动不已,然而,自己那时候心里却隐隐地对他屡次生疑,实在是愧对于他。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