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章节信息 >

八十七 殿中惊变

作者:猛玛象 时间: 类别: 推理悬疑

肖半言此言一出,连梅解元的脸色都有些发白,他道:“肖半言,是说整座黄金殿会变成一堆废墟?”

肖半言空洞的眼眶中吹出两道寒意,“不是废墟,准确地说,是一个你从未见过的大金饼子,而我们的血肉之躯会和这个巨大的金饼子融在一起。”

巴尔图一些气恼地道:“肖半言,自你一进鬼城,就开始疑神疑鬼,难道你是鬼王的奸细?”

阴玉剑猛然醒悟道:“怪不得,我们的行动,鬼王好像了如指掌,原来有你做内应!”

肖半言从容地道:“我只是一个残废,就算我是内应,我又如何向外传递消息,你们不要冤枉我,梅解元,难道你也看不出此殿的格局么,试问灿烂的黄金真的可以令世人如此痴迷不悟么?”

梅解元抬头望望黄金大殿,混身汗水涔涔而落,众人也不知他想到什么可怕之事,齐声问道:“你怎么了?”

梅解元道:“我才发觉,这里是一个日月齐辉的格局,外面的黄金墙与黄金殿是连在一起的,此局虽然没有凶煞之气,但是遇光而生,遇火而燃,是密宗奇星阵的一种,这面黄金墙上的线路其实是一种无形的刀锋,如果威力爆发,刀光剑影,可以将凡人的身躯化成一滩血肉!”

肖半言道:“我们现在知道,已经迟了。”

黄金殿内灯火全熄,诺大一间宝殿,金光全无,一派漆黑。

肖半言在黑暗中声嘶力竭地道:“大家休要乱动,切莫摸碰,免得开机关,大家被动。”

巴尔图从怀中摸出火折子,嚓地燃起一团火光,照见阴玉剑的苍白脸色,虽然他是一流剑客,却也面现惶恐之色。除了沈冰菲与梅解元面色不改,其余人等大多战战兢兢,恐惧难喻。

巴尔图道:“又是什么鬼划符的阵法。”他一挥手,将黑衣人都唤进黄金店内,命令七步一岗,五步一哨,又在黄金殿内巡视一番,但觉毫无漏洞,这才喃喃说道:“我就不信,这里还会有什么古怪!”说着回手愤然向一根黄金栏杆一扶,只听轻微的一声响,黑暗中嗤嗤乱响,一道道极亮的金色光泽在殿内乱飞,而惨呼之声不绝,黑衣人倒了一片。

巴尔图有些慌张,挥手中刀,左舞右挡,但觉刀锋所出碰之物轻盈无比,一触刀锋就自行飞去,而刀背上叮叮之声,震颤有余。

梅解元道:“大家不要抵抗。”拉着沈冰菲穿梭在金色光迹中,犹刃有余。

片刻之后,金色的光迹渐渐消逝,众人将火光点亮,看见遍都是一只只金色蜜蜂,只有指甲大小,闪闪发光,像是纯金打造。与之相比,十几具脸色狰狞,肤色发黑的尸体都躺在地上,已是毒发身亡。

巴尔图的脸色慌张无措地道:“这是什么暗器?”

梅解元从怀里戴上一双蚕丝手套,先在尸体上检验一番,再从地上拾起一只黄金蜜蜂道:“是一种神奇的暗器,如果我猜得没错,这也是四川唐门的暗器,地上的尸体都是中了唐门的黑心散,这种毒毒性暴烈,但还不属于奇毒,中毒之人全身发黑而死。”

“四川唐门?”沈冰菲惊异地道,“唐依不是死了。”

“可是毒铁人魔还活着,想必他曾受了唐依的指点,才会制造如此歹毒的暗器,这种暗器名叫杀人蜂,其实是借助一种弹射之力在空中飞舞,发射尾部毒针,致人死命,连唐依都不屑用这种暗器。”

巴尔图道:“我切开看看,你说的对与不对?”

刀光一闪!

这一刀的力道妙到毫颠,从梅解元的掌心划过,切开那只黄金蜜蜂,果然蜜蜂的腹中中空,藏着几只细如发丝的银针。

巴尔图道:“真是精妙的杀人蜂,完全是黄金打造而成的,价值不菲,令人称奇,这迦灵鬼王的财富究竟有多少,恐怕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肖半言淡淡地道:“杀人蜂不过只是开始,接下来还会有无穷的杀机,无休无止,阿弥陀佛。”言语之间好像一个无关生死,不记凶险的老僧。

小乖叫道:“你们看外面!”

众人手中的火光忽然微弱下来,环绕的黄金墙发出绚丽的光泽,众人站在殿内,黄金墙面上的那些线条文字都发出炽烈的金光,接着整座黄金墙如同一面弯曲的镜子,所有的光芒都集中在黄金殿上,那些光芒好似金色的刀光,划过金灿灿的黄金,好似划过流水,大块大块的黄金都被切割下来,整座黄金殿快要融化,热浪迎面扑来,死亡的气息令人窒息!

肖半言神经兮兮地道:“小乖,发生了什么?”伸手紧紧抓着小乖的胳膊,空洞的眼眶漆黑无光。

梅解元道:“黄金殿要融化了,我们就像你预言的一样,会和这些黄金融成一处。”

巴尔图道:“你不是说这黄金殿下另有玄机么,我们何不到殿下藏身?”

众人一听巴尔图的话,心中惊恐已极,纷纷乱找机关,用兵器在黄金殿上一阵乱砍乱切,顿时一片混乱,黄金乃是极软之物,精致的黄金被刀光剑影砍得面目全非,好似烂泥。

梅解元用狮吼功,连喊数声,震动大殿,不过却丝毫无用,机关触动,暗器乱飞,各种奇形暗器穿梭乱射,呼号之声,遍地狼籍。

梅解元与沈冰菲见事态有些无发扼制,一个在黑暗中拉着小乖,一个夹起肖半言,窜到一个角落,巴尔图护着阴玉剑紧随其后,躲在一架金色丹墀之下,忽听嘎嘎作响,一旁竟然露出一个半人多高的洞口。

黑衣人一见洞口,就如蚂蚁一般,乱哄哄向洞中乱钻。

梅解元道:“不要进去,里面是陷阱。”

但是众人哪里啃听,梅解元还来不及阻止,几个人纷纷窜进洞中,洞口倏地闭合,凄惨的余音声声震耳,洞口下的缝隙中转瞬流出鲜红的血!

肖半言道:“此地不可久留,梅解元,快带我们走。”

梅解元道:“此殿造型奇特,内蕴玄秘,我还不曾发现生机所在,所有向我们展示的生路,其实都是死门。”

肖半言平静地道:“你看这是个什么布局?”

梅解元慎重地道:“不好说,说不好。”

肖半言道:“我虽然是个瞎子,但是瞎子有瞎子的好处,很多东西,我可以不用眼睛去看,而是用心去明晰。”

巴尔图道:“肖半言,有屁快放,不要吞吞吐吐,你难道想等我们变成尸体,才不会拐弯抹角么!”

肖半言道:“你不知道我叫肖半言,遇事只说一半么。”

梅解元有些焦急道:“那快说说,你说的一半是什么?”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肖半言这次倒是很痛快,一点也没有遮掩.

沈冰菲不禁惊异地道:“肖半言,这一次你出奇的痛快!”

肖半言声音嘶哑地道:“能不痛快,我中了暗器。”他伸手从屁股后面摸出一把鲜血,血中有把短刀,好在刀上没毒,令人欣慰。

此刻,梅解元无心顾及他们的对话,反复琢磨肖半言话中的玄机,抬头望见大殿上面悬着一只金色的凤头,眼前一亮,喝道:“原来生机在于此地,果然是上天有路,入地有门。”身如大鹏冲天而起,暗器缤纷耀眼,他却似穿花蝴蝶,众人只见他轻轻地贴在黄金殿的天穹上,伸手在两只凤眼上一点。

黄金殿上有了神妙的变化,金砖层层叠起,形如莲化开放,在凤椅之后显露出一个幽暗的洞口。众人有些惊疑,不敢轻举妄动,梅解元的身形已经如流星直坠,口中还说道:“这才是生门,快随我进入。”

众人见梅解元飞进洞内,这才慌忙随着跑了进去。一道大门从后面咣地落下,密道中燃烧起一串诡异的烛火。阴玉剑惊耸地道:“门上有字。”

众人回首,闭合的黄金大门上写着一行血色的字迹——擅入者,杀!

梅解元笑道:“又不是头一次看见这样的字迹,诸位何必大惊小怪。”转身前行,不于理会。

众人也都把心一横,跟在梅解元身后,踽踽前行。

向下走了数十步,前面霍然宽敞,好像到了一个仓库,堆放着无数的暗器,飞镖,飞刀,铁蒺藜,牛尾针,铁胆珠,光华缭绕,应有尽有,而在墙壁之上布满了各种奇形的洞孔,方圆扁窄不知做何用处。

巴尔图手握弯刀,走到一堆铁道:“原来这里是存放暗器的仓库啊。”

梅解元道:“确切说,这里其实是一个释放暗器的仓库!”在他面前金光散漫,居然是一堆制造精妙,致命无痕的黄金杀人蜂!

沈冰菲道:“怎么说?”

梅解元用手捏起一只杀人蜂,道:“你看,这只杀人蜂还不曾用过,还有,这里的暗器都是光鲜明亮,不像是堆积储存之用,最有利的证据就是墙壁上的那些洞孔,如果你按照形状把这些暗器装填进去,相信外面的人只要一触动机关,这些暗器就会发射而出,致人死命!”

巴尔图忽然惊叫一声,“毒铁人魔!”

众人随声望去,一张宽大的铁椅子,造型奇特,都是由钢丝编织,毒铁人魔背着一身带刺的铁甲,坐在上面好似十分舒服。只是,毒铁人魔双眼圆睁,似乎不相信自己会死于剑下,而一只长剑正插在他的心口,鲜血正浓,溢满胸口。

阴玉剑惊问:“是谁杀了他?”

“不知道,但是总会有答案。”梅解元道,双眉一展走了过去。

沈冰菲冷冷地道:“像这种江湖败类死有余辜。”

梅解元来到毒铁人魔面前,发现长剑已经深达心脉,他道:“看这鲜血的凝结程度,他刚刚被人杀死不久。”

“而且是毫无反抗!”沈冰菲道。

“你怎么知道的?”梅解元诧异地问。

沈冰菲道:“和你在一起久了,自然也学会一丝判断,你看他的眼神无光,没有一丝杀气,像他这样的高手,临阵对敌,怎么可能眼中没有一丝杀气呢?”

梅解元笑道:“我想说的,都给你说了出来,你的结论又是什么?”

沈冰菲一字一字地道:“能杀他的人,他们一定早有相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