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娇养 作者 汪小雌

时间:2020-08-22 类别: 推理悬疑 标签:大书都小说网, 娇养, 全文免费阅读, 言情小说,

正文 分节阅读_1

文案

养成记

十五岁少女

被成熟男人霸占

从不甘到沦陷……

标签:强取豪夺 虐恋情深 都市情缘

主角:钟闵,章一 ┃ 配角:其他 ┃ 其它:其他

章一放学后回到家,大门没有上锁,进去按了很久的门铃,开门的是钟闵,“回来的正好,进去收拾东西走吧。”

章一杵在那里,手里拽着书包带,“叔,叔叔,你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钟闵的身躯完全挡住她的视线,他抬起一只手臂支在门边,施舍的光线霎时打在她的脸上,“不明白?”他冷笑了一声,“我跟你妈掰了,我同你没有任何关系,这么说明白了吗?”

章一的脸瞬间变得苍白,“叔叔……”

“别叫我叔叔,人是会越叫越老的”,钟闵转身走进去,“收拾完你的东西,马上离开。”

章一跟进去,诺大的房间里似乎只有水晶灯里无数个小光源发出的“磁磁”声,平常出没的那些身影一个都不见了,管家,菲佣,还有她的母亲。她的声音里尽是慌乱,“叔……我妈妈去哪里了?”

钟闵已经在沙发里坐下了,“跑了。至于跑哪儿去了我也不清楚。反正能卷带的都卷带走了。”

能卷带的……不能卷带的要么是动不了的,要么是遗弃的。那她呢,很显然,属于后者。“我不信……”

钟闵没有理她,她等不到回答,惊慌失措地冲上楼,过了一会,又扶住楼梯扶手一步步下来了。她走到他面前,“请让我给她打个电话。”他用下巴指了指,示意她可以。

手指颤抖着,脑子里的数字一个个蹦出来,听筒里只有一个女人冰凉的声音在一遍遍重复,“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下面转接语音箱……”章一终于咬住唇哭出来,“妈妈,求求你,听我的电话。”泪水滴在手背上,有温度,可一下就蒸发得凉透。

“打完了?”

她放下电话,低着头再次踱到他面前,细若蚊蚋,“求你……”

“求我做什么?”

“求你,别赶我走。”

“凭什么?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我没有义务要留下你。”

章一抬起头,脸上一片s-hi亮,“叔叔,求你,我才十四岁!”

钟闵看着她,她的神情非常坚定,她说“我才十四岁”的样子,多么可笑,活像小孩子握住了玩伴的把柄,一副谈不拢就要告你去的架势,笃定的,胜券在握的。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她两眼,“你都十四了?真看不出,你真不像你妈生的。”

她哪里懂他话里的意思,她现在只想留下,外面天早已经黑透了,这座房子又在山上,一大片区域不过只有几户人。她现在是恐惧的,被自己的母亲遗弃,面前只有这个叫过一段时间“叔叔”的男人。但是她忘记了,这个称呼适用于任何不认识的,或者刚认识的比自己年长一定岁数的男人。其实她说的对,她只有十四岁,还是个孩子,一个孩子面对这样的情况能有什么解决的办法,除了哀求就是哀求,她连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你就当做做好事,好人会有好报的。”

钟闵非常不客气地笑起来,“我从不做好事,只做坏事。我告诉你,我是个很坏的人,你怕不怕?”

章一看到他问怕不怕的时候,那眼里闪烁的分明是戏虐,她知道他在恐吓她,大人经常这样做。“不怕。”

钟闵没有笑了,他站起来,两手放在章一的肩上,“好事不做,吃亏的事情我也从来不做。你妈这回让我栽了这么大个跟头,你说我该怎么办?”两手用力,章一抬起头来,“我,我不知道。”

“以前,你跟你妈在这,是因为你妈跟我,等于说她从我这赚钱养她自己,还有你。现在她该做的没有做完,报酬却得了不该得的,这也就算了,我可以不计较,放她一马。可要单是你,那可就是有进无出,一赔到底,你说,是不是只有傻子才这么做?”

他的意思她懂了个大概,连忙保证,“我绝不吃白食,我,我可以做家务。”

钟闵摇头,“连筹码都拿不出,你果真是小,不过再小,也是个女人不是?”

这句话章一完全懂了,她浑身一震,钟闵放开她的肩,她连连后退,“不,不……”

钟闵重新坐回沙发上去,“现在你怕不怕?”

章一已经冲出去了。

钟闵点燃了一根烟,在沙发里抽,也探身往烟灰缸里磕烟灰,一根烟差不多燃尽的时候,章一又冲进来了,泪流满面地跪在他面前,“我求求你,让我呆到明天早上,天亮我一定走。”

天亮她果真离开。

连续一个多星期,她寄居在同学家里,直到再也找不出相熟的了。她的母亲似乎连带名字都从这个世上蒸发殆尽。她曾回到她们以前住的地方。她母亲跟过各式各样的男人,但她们一直住在那里,直到认识钟闵。她母亲十六岁就生了她,这根本看不出,因为本人是非常年轻妖俏的。那个地方住着这个城市的三教九流,一双双眼蒙着尘,没有丝毫光彩。

“喂,喂,章一,你要涂到什么时候?”旁边有人在喊。

可不是吗,那块y-in影的地方纸都快戳破了,她赶紧把素描笔还给人家,“我用完了,谢谢。”

那个男生叫隆冬,非常有趣的名字。其实她的名字更有趣,章、一,取这名字的人一定是非常不负责兼儿戏的。

隆冬接过笔,低头描上两笔,问她,“章一,你最近怎么老是心不在焉的?你是有心事?”其实他们根本不是太熟,可不知为什么,她有时的样子令他非常怜惜,她仿佛连自己的灵魂都管束不住,该有多无助。

她用碳素笔写上自己的名字,“没有啊。”

隆冬“噢”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

她遇上的不是困难,是绝境。她没有地方可以去,没有钱吃饭。她没有放弃寻找自己的母亲,然而母亲已就此从这个世界消失。她回去找钟闵。

钟闵问:“你到底明不明白我的意思?”

她很平静,“明白。我只是想有个地方住,有饭吃,有书读,有衣服穿。”

钟闵用手抚摸她的头,像在嘉奖一只狗或是什么东西,“聪明的孩子”,他捧起她的脸,上面有张微微翘起的嘴,像小鸟的喙,他啄了一口。章一浑身颤抖。

她曾经幻想有个父亲,见到钟闵的时候有些失望,他够成熟,但是还不够老,他甚至比她母亲还小上两岁。但是这个男人有修长的身材,明显的喉结,唇周围还有淡淡的青。这些足以承受她那点小小的幻想似的寄托。他和母亲站在一起的时候非常好看,她在梦里远远望着,还叫过他“爸爸”。

她不知道一个父亲对女儿的亲吻是什么滋味,她现在只知道,恶心。

钟闵的语气非常温柔,脸几乎是贴着她的,“你的要求我都满足,我的呢?”

章一终于忍不住哭出来,她的强自镇定在这个男人面前根本不堪一击,“求你不要伤害我,不要伤害我。”

钟闵说:“你放心,至少我现在不会。”

故事这样就开始。

正文1 亵 玩

章一回去的时候,在房子里经常见不到其他人,但她知道还有其他人存在。钟闵根本没有对她怎样,她渐渐适应,几乎都快忘记他们之间达成的协议。

在门外听到里面有谈话声,今天似乎有客来。

客厅里坐着两个男人,其中一个见到她楞了一下。钟闵说,“去看看咖啡煮好没有,好了装过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