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轻小说 > 章节信息 >

第六百二十五章 君临天下

作者:桑小小 时间: 类别: 轻小说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明宵皇后急忙用手相搀.抹了抹眼泪说道:“好孩子……好孩子……快些起來罢.我的小孙孙呢.”

容溪把他们让到屋里.又让丫环们退了出去.这才说道:“母后.孩子让婆子抱走了.您要看.随时可以.不过.您此次來应该是有更重要的事情吧.王爷的事……安王都和您说了.”

她一说这话.明宵皇后的眼泪落得更加汹涌.她用帕子压了压眼角说道:“正是.我一听这事.喜得三天都沒有睡着觉.实在等不了了.这才过來看看.”

明宵皇帝也是一脸的凄然之色.“这么多年……本來也沒有存着什么希望了.不成想……不成想啊……”

容溪的心中也是酸涩.她拉着明宵皇后的手说道:“母后.现在不是都好了吗.您也不要总是哭了.当心伤了身子.”

“对.你说得对.”明宵皇后又破涕为笑.“我得好好的活着.好好的补偿我苦命的儿子才是.”

正说着话.丫环走到门口说道:“王妃.王爷回來了.请您到书房一叙.”

一听到丫环说冷亦修回來了.明宵皇后和明宵皇帝立时就坐不住了.不由得站起身來.向外面张望着.

容溪知道他们的民思.略一沉吟对丫环说道:“你去回王爷一声.就说本王妃这里有贵客.还请王爷到本王妃这里來一趟.”

“是.”

明宵皇帝和明宵皇后觉得这是他们有生以來等待得最为漫长和最为期待的一段时间.似乎很长.历经二十多年的寻子之路.又像是很短.和二十多年相比较起來.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但就是这么短短的时间.让他们觉得.似乎这半生的酸甜苦辣都蕴含在此了.

院子里响起了脚步之声.明宵皇帝和明宵皇后都不约而同的向前迈了几步.目光看向院中.

院子里快步走來了一个穿着黑袍的男子.大约二十多岁的模样.一头乌发束在玉冠之中.在他的脑后飘扬.饱满的额头.飞扬的乌眉.那双眼睛亮若星辰.目光转动之间自有傲气生成.

他大步而來.身姿挺拔如松.那通身的气派让不禁去幻想他穿着一身金盔金甲在千军万马之前该是怎样的威风.

明宵皇后的眼泪又忍不住的往下落.她哭得眼前模糊.生怕看不清眼前的人.一个劲儿的用帕子擦着.

容溪看着两个人的反应.鼻子也有些酸.她急忙迎上去.冷亦修问道:“我正要跟你……”

“你先听我说.”容溪打断他的话.把他引进了屋里.

冷亦修沒有想到房间里还有外人.他不禁愣了愣.随即看到眼前的男子和女子的目光和神情.心中不禁微微一颤.

他看向容溪.容溪微微吸了一口气说道:“这便是明宵国的皇帝和皇后.也是你的……生身父母.他们听到了郝连紫泽带回去的消息.这才放下一切匆匆赶來看你.”

她说着.上前一步.拉住冷亦修的袖子.声音轻轻的说道:“亦修……他们苦苦寻了你二十多年……”

她最后的一句话.说得在场的人全部动容.明宵皇帝忍不住哭出声來.仿佛一下子要把这二十多年的心酸和苦痛都哭尽.

明宵皇帝也微微侧首.眼角有晶莹的光芒一闪.

冷亦修上前一步.掀袍子跪倒在地.朗声说道:“儿臣不孝.见过父皇、母后.”

他这一声唤.明宵皇帝和皇后都微微一震.两个人转过头來.定定的看着冷亦修.任由眼中的泪滚滚而落.明宵皇后一把搂住冷亦修的肩膀.把他搂在怀中.颤抖着手抚着他的发.“我的儿……我的儿啊……”

容溪慢慢的退了出去.她站在廊下.看着明媚的天空.冬日的风依旧是寒冷的.只是……她挑了挑嘴唇.想起來一句很酸的话:冬天來了.春天还会远吗.

过了许久.冷亦修挽着明宵皇后的手从房间里走出來.与容溪相视一笑.

明宵皇帝和皇后由冷亦修和容溪陪着看过了孩子.又在府中逛了逛.明宵皇帝几经犹豫终于说出了想让冷亦修回去继位的想法.冷亦修一笑.说道:“父皇.儿臣自小在大昭长大.如今世人也皆以为儿臣是大昭王爷.实在不宜再去明宵.安王他……聪明睿智.x_ing子也好.实在是难得的大才.儿臣看.还是他更为合适.”

明宵皇帝听出他的拒绝之意.叹了一声说道:“为父还是觉得……对你有所亏欠……”

“父皇.人生有很多种活法.每一个方式都有不同的精彩.儿臣自幼离开双亲.但是也有了在明宵所不能遇到的精彩.如今儿臣已经长大成人.您实在沒有什么好遗憾的.我们还是知足常乐的好.”

明宵皇后拉住冷亦修的说道:“修儿.即便你不愿意继位.你……不能跟随母后回到家中吗.也好让你我母子尽天伦之乐……”

“母后.儿臣实在无法离开大昭.明宵……儿臣有时间就会去看望您的.或者您也可以到这里來小住.我们两边都有.互相牵挂.不也是很好吗.”冷亦修回答道.

明宵皇帝和皇后见冷亦修态度坚决.也不再勉强.只是心中难免神伤.

他们的身份特殊.实在不能久留.两三日后便启程回国了.

而此时.也传了大昭皇帝驾崩的消息.全国哀悼.此时容溪才拿出当时皇帝立下的圣旨.交由梁老大人.昭告于天下.

冷亦修继位.也是众望所归.除了他之外.也再沒有合适的人选.所以.在办完先皇的丧事之后.大臣们又是新一轮的忙碌.为冷亦修的登基做准备.

登基之间.朝中的几位重臣元老.连同梁敬尧一起见过了冷亦修.众人吞吞吐吐.冷亦修听了很多弯子才绕明白.这几位重臣是來和自己商量立后之事來了.

冷亦修的目光轻轻一扫.嘴角是似笑非笑的纹路.看着众人不禁心头一紧.这位少年帝王从血火里走來.不怒而威严自生.实在有些让人胆寒.

“怎么诸位大人觉得本王的王妃不够格当皇后吗.”冷亦修淡淡问道.

他的语气虽淡.但是众人还是听出了凛然之意.众人都看向梁敬尧.梁敬尧苦笑了一下.不禁硬着头皮说道:“王妃……自然是很好的.各方面都是出挑的.只是……”

“只是……”他犹豫了半天.“前段时间老臣听说.关于您和王妃的身世……或许……”

“诸位.”冷亦修打断了他的话.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朗声说道:“诸位都是我大昭的肱骨之臣.为我大昭劳心劳力.本王知道你们今日提起此事是为了我大昭基业.但是.本王今日在此说一句.王妃她……与本王并非是兄妹关系.”

冷亦修的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惊.他把事情的原委与这几位老臣讲了.众人听得如同身在梦中.但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结果.

冷亦修很是满意他们的态度.又继续说道:“另位.本王还要再说一句.本王登基之后.后宫之中只会有皇后一人.再无其它.”

看到众人吃惊的模样.冷亦修抢在他们面前说道:“至于……大昭的后继问題.开枝散叶之事.本王相信.王妃与本王都会努力的.”

冷亦修说罢.嘴角不由得微微一翘.他不知道的是.在院中听到他这番话的容溪也站在红梅树下.看着树上怒放的红梅.眼睛里的光芒如这闪着光的积雪.她的嘴角也有一抹飞扬的笑意.

三日之后.大昭新帝登基.同一天.大昭皇后册封.与新帝一同祭祖.那一天晴空万里.积雪如冰晶.在万丈阳光下闪着晶莹的光.

站在高高台阶上的新帝和皇后风华绝代.遥遥的俯瞰着跪在下面的臣子.他们手挽着手.相视一笑.这一路的艰辛走來.今天终于得到了圆满.

“报……”

刚刚走下台阶.一声长报声传來.一封加急快信被递到新帝的手中.他打开一看.不由得对着皇后一笑.把手中的信递过去说道:“明宵新帝一个月之后登基.邀请你我一同去观礼.”

皇后面带喜色的接过.又看了一遍那信.眼前仿佛出现那个赤衣的男女.妖艳如花.一双眼睛熠熠放光.连美貌的女子看到都感觉羞愧.自叹不如.他终于……要脱下那一身红衣.穿上金色龙袍了吗.

她合上信纸.笑容如花.清脆的声音如珠落玉盘.“正好.我也想孝儿了.看看她有沒有被人欺负.还有.我还想看看当年与你对阵沙场的地方.将來问明宵皇帝要了那一块地.建一座城堡.若是有一*你敢负我.我便去那城堡中生活.”

“嗯.你可不要忘了.他现在我的弟弟.与我不再是情故了……他现在会听我的.不听你的.”新帝的声音带着几分威胁.

“噢.是吗.那不如打个赌看他听谁的怎么样.”

“赌什么.”

“一辈子的时间.”

复制以下地址到浏览器:%7a%69%79%6f%75%67%65%2e%63%6f%6d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大$书$都^小$说$网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dashudu.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