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轻小说 > 章节信息 >

第237章 大结局!

作者:叶小紫 时间: 类别: 轻小说

只是一个晚上,所有的一切都变了,谁都不知道接下来的皇城会是什么模样?

早有百姓,听闻了风声,购买了一批又一批存量,几乎连日来都不出屋门,似乎等待着风谲云诡的气息快些过去。

这一日,风清气朗,距离那一天皇宫政变已经过了两日。

那一座大殿被永远的封存了起来,再无人提及,也再无人靠近。

淑妃与胥容被困在同一间地牢里,包括施玉音,也不知道胥阳是有意还是无意。

“没想到啊,最后与我朝夕相对的竟然是你们?”

施玉音弯了弯唇角,已经被监狱里的鬼气氛磨得没有一丝朝气的她此时苍白着一张脸,就连头发都s-hi哒哒的黏在头上,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如果当年,我没有来到皇宫该有多好?如果当年,我没有将整个秦家推向深渊那该多好?”

“后悔有用么?”淑妃冷冷的看着前方。

胥容连喊了两日,终于明白他这个皇上再也不是皇上,就连这里随便一个狱卒都敢将他打上一顿,终于停了那初来时的歇斯底里。

此刻听到施玉音说秦照夕的存在,胥容竟然有些怀念那张清丽的容颜,当年以为大家闺秀也不过尔尔,就算失了一个,又何愁找不到万千替代的人儿,却不想,那样的一个人上天入地却也只有她一人而已。

“皇上,太后寻您过去。”胥阳的称王,有遗诏在先,有胥容罪名在后,又有他铁血手段居中,几乎顺理成章。

“不去。”近两日来,太后找他的次数越来越多,谁都知道,那是因为她自己的亲生儿子,可惜胥阳铁了心,不去见她。

胥阳揉了揉酸胀的眉眼,两日来的不眠不休,就算是他都有些招架不住,若儿,等我,等我将一切理清,定要与你一世鸳鸯同心。

心中在想着其他的事情,又被来人一次次的打扰,可想而知胥阳的心情会如何?直接将手上的章程往桌上一扔,“让苏王来见朕。”他有楚莲若,何成孤家寡人?因而所有的称呼便换了一通。

胥阳的登基显得简单异常,却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从筹谋到将一切证据掌握在手里,到秋菊宴上的爆发,这一段时间究竟有多长?

胥容的盯梢,直到那一天的来临都不曾减弱,若不是胥阳够精明,若不是胥阳的手下够能耐,今天的一切或许就会重新书写。

奈何,成王败寇,所有人都只看得到这最后的结局。

皇城里的百姓就算是知道江山易主,却也没有多少关心之意,除了那一夜的疯狂,除了那一夜之后,皇城里的静若寒蝉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之后还原了自己的轨迹,他们要的不过是温饱,管你这个江山由谁把持。

坊间的留言许多,却也只是放在嘴边说上那么一说。

这边厢,领了命令的侍卫转身退下去寻苏王,那边,被困在昭阳殿里的皇甫承,满心的烦躁。他不知道胥阳究竟打算怎么对付他,不,不是对付,应该说处置,如今的胥阳,哪儿还用得上对付这两个字。

皇甫承冷笑一声,不知道这一段事情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够结束,两日的时间,不长,却绝对能将人逼疯。“去告诉翎……皇上,我要见他。”皇甫承焦躁的在宫殿里走来走去,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率先服了软。

当昭阳殿变得安静的时候,他仿若看到了当日里那个宁静安然的女子,时间有些长,连样子都记不大清楚,可不过是惊鸿一瞥,却在他的心上烙下了深深的痕迹,可惜那个人在茫茫人海之中或许再也遇不上了……

摇了摇头,他皇甫承什么时候也开始伤春悲秋了,扫过边上开的正盛的秋菊,不可抑制的就想到了当晚的事情。胥阳那个人,竟然也会如此发疯!却不知,那个明显是心甘情愿去到皇宫里的夕贵妃,如今是何般模样了!

不自觉得两个身影,微微重合,皇甫承惊了一跳,不,怎么会?

说道这里,就不得不提被风轻抱出了皇宫的楚莲若,胥阳虽然得了消息却分身乏术,只能任由风轻将其带走,脱身不得为其一,再有却是心中知道有风轻在楚莲若的身边那是最好的安排。

在绣云阁的院落里,楚莲若躺在一方温泉池间,看着面前热气氤氲,突的想起,她和胥阳似乎有多次都是在沐浴的时候遇上,眼前仿若又出现了那抹妖冶的容颜。轻轻闭上了眼,似乎要将他的模样彻底的刻入心间。

“莲若,你……好了么?”风轻似乎就站在门外,低低的嗓音将楚莲若从思念之中拉回。

无意在沐浴这样的时候,再与另一个男人分享,楚莲若迅速的擦了身子,套上了衣服。“等一下。”她知会一声,将自己收拾妥当,这才推门而出。

她的记忆有些模糊,当时意识几乎崩溃,只知道自己被风轻抱着离开的皇宫,这之后昏迷了一日,今日堪堪醒来,至于胥阳后来如何了,她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可以询问的人。

如今,风轻正好前来,怕是知道她心中的忧虑。

“风轻大哥,有事?”她虽然很想当场问出,却也知道不该选在这样的时候。

风轻伸出的手顿在当场,最后落在楚莲若的肩膀之上,拂过那一抹s-hi发染上的花瓣。“现在你都喊我大哥了么?”

“你长我几岁,一句大哥……也是应当,更何况这一次……你帮了胥阳那么多。”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有些人这一生都没有办法接受,有些事这一生都没有办法受之无愧,唯有用适当的方式,适当的拒绝。

“我帮他只因为你。”风轻摆手不再多言。

有些静默,有些尴尬,诡异的风吹过二人的脸,终究是风轻开了口,凝视的目光转向天机那一处狭长的白云,这个人,他终究是错过了,终究是抓不住了。

心中叹息一声,面上却依旧柔和温润,“胥阳已经登基,两日的时间,大刀阔斧到无人敢使其锋芒,藩国领土被他强势收归……”说到这里,风轻实际上是佩服胥阳的,能够在短短两日之内收复愈加脱离掌控的藩国,实在是不得不称赞一声。

即便是他部署的够多,即便是此时藩国无主,内部混乱,即便是封地的守备军被他于当夜大创,却也实在是一件创举。

楚莲若静静的听着,在听到这两日胥阳的动静的时候,在听到风轻对胥阳毫不吝啬的夸赞的时候,她的心情很是微妙。一来,她因为胥阳而骄傲,二来,却觉得自己离着他似乎变得远了一些。

揉了揉有些发涩的胸口,以后,当如何是好?

不论之前做了多少心理准备,不论之前胥阳给了多少保障,也不论他们之间的感情有多丰厚,她终归是无法忘怀曾经的曾经。

不是说,对胥阳的爱够不上这曾经的悔恨,只是时间的埋葬并不彻底……

“你在害怕?”风轻突来的言语,让楚莲若浑身一怔。有种被看透了的苍白!

立在原地,不否认,也不承认,直到微凉的手被风轻温热的手掌包围的时候,那掌心不知何时渗出的冷汗,被风轻缓缓擦拭干净的时候,她撇开了头,“不是害怕,只是觉得这样的生活不愿意再经历一次。”

皇宫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或许她能够待上一次,待上两次,却终究不愿意再去上第三次,赔上这一条好不容易捡回来的x_ing命。

“他当是值得你信任的。”站在风轻的立场上,他最不应该说的便是撮合二人的话,但是他终究是风轻,或许正如他的名字一般,清风过处,如烟云一般轻,就算是被他放在了心上的感情错过了,也终究会被深深地埋藏在心底。

“我知道,我信他。”到如今,哪儿还有不相信这三个字存在,她记得清晰,当她的命运差点被再次折断的时候,胥阳脸上那一双猩红的眼眸,当时,她一点都不害怕,心中是喜滋滋的甜,因为,那所有情绪的爆发都只因为她,她觉得荣幸,这是胥阳的爱。

风轻淡淡的笑开,那张脸上是属于他的俊逸与洒脱,“既如此,便再给他些时间吧。”

当时的楚莲若没有懂这是什么意思,直到有朝一日……

“先将身体养好,皇宫,或许你是不会去的,那么趁着这段时间走走?”风轻的提议楚莲若很心动,不论是作为哪一种存在,她的圈子始终都是被局限的,现如今终于自由了一回,出去走走也好。

可她终究不是那随x_ing的心态,敛下了眼睛里的欣喜光芒,轻轻道:“等我想想。”

“便等你想想也无妨,若是担心胥阳那边,最近我去探一探口风。”这要是不了解风轻的或许还以为他是打算将楚莲若拐走,可也只有他知道,这是给这两人充足的机会与时间。

胥阳即便是冒着天下之大不韪立了楚莲若为后,可楚莲若自己心中过不了那道坎儿到底是会给自己留下一道缝隙,若是时间久了,难免不出现问题。

楚莲若先是微微一愣,后突然言:“谢谢。”所谓口风,根本就是不用去探的,“你知道当日梅溪晚去了哪儿么?”

“嗯?”风轻先是一愣,遂点了点头,“想去她那里?”

“是的,她是个很有趣的人,或许在她身边,我的心也会变得宁静吧。”至少不会在见不到胥阳的日子跳动个不停,慌乱不堪。

风轻虽然不解,为何楚莲若会跟梅溪晚那么熟悉却也没有阻止,那个梅溪晚,当日楚莲若暗中着人将她送走的时候,他就已经调查过她的一切了,是个能够同处的人。

临走之前,楚莲若总是有太多的舍不得,“带我……”她顿了顿,迎上风轻似乎是将她看透的双眸,深呼吸了一口气,若自己当真是一言不发的离开,胥阳会生气会担心的吧……“带我入宫吧!”终究还是肯定的说道。

“好,胥阳估计现在也焦心的很。”风轻勾着唇角,看不清他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

楚莲若只能在心中不止一次的说上一句谢谢,说上一声对不起,这一生,只能负一人!

皇宫之中,苏王拥着上官文慈端坐于中央,看着胥阳一声不吭。

“苏王兄,你去应付那个老太婆吧。”当一切证据摆在眼前,他便不再愿意出现在太后的身边,孟太妃,他的母妃,那个幕后真凶,他怕已经执掌大权的自己会一纸诏书将她送入地狱。

虽说定无人敢多言什么,但毕竟太后待楚莲若不薄!

“如今,做上皇帝这个位子的人是你!”苏王的伤,两天之内已经恢复了不少,此刻他只是指出了这样一个事实。

“苏王听命,朕决定派你前去与太后进行周旋。”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是你说的我是皇帝,那么圣旨,你可要听的。”胥阳邪邪一笑,苏王无奈的抚了抚额,不得不承认,曾经那个可爱的小孩儿早就被时间的洪荒埋没了。

“遵命!”苏王拉着上官文慈起身,出双入对的模样在胥阳的眼中格外的刺眼。“你打算如何安排她?”胥阳抬眼看向上官文慈。

“这个本王自有安排,你倒是想想你的娇妻该如何安排才是正经儿!”苏王挑眉看着胥阳,眼中有淡淡的调侃之意。

胥阳一噎,旋即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来,或者他想到了更好的办法来安排他与楚莲若的人生了。

苏王看着这样的胥阳,心中一紧,转而摇了摇头,或许只是错觉而已。上官文慈则是警惕的看向了胥阳,奈何那一张脸上看不出深浅。

如此过了几日,楚莲若虽说让风轻带她进皇宫,却终究没有抬步,风轻倒也不催她,每日与她谈天说地,每天给她送上不同的补药,更有章曾每日前来相伴。

值得一提的是,萧风也不知是因为要帮助胥阳打探她的消息还是因为自己的目的,总是来这里与章曾来上一出出的戏,楚莲若自是看的开心……

有一日,她突然独自一人离开了绣云阁,风轻知道,楚莲若的身边跟着卿卿,即便是发现了,也没有多言。

楚莲若并没有离开,她只是去到了皇城一角,那个终于将冤屈解除了的地方,硕大的三个大字,将军府,已经落了一层层的灰,当她迈步而入的时候,却再一次发现,里头很是干净,现在她并不疑惑了,却原来有自己的那个妹妹秦照心一次又一次的打理着。

楚莲若走入自己的那间屋子,从今以后,她要正式的和秦照夕告别了呢。“你到底是谁?”秦照心的声音自墙角传来,她在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就将自己隐藏了起来,却不想,看到的是一个熟悉的身影。

眼中那莫名而又异常熟悉的情绪,让她心惊不已……这个人,救了她,这个人,对这里的一Cao一木都非常的熟悉,这个人……究竟是谁?

楚莲若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上秦照心,“我是楚莲若。”她道。

一眼看过去的是秦照心眼中的不信,楚莲若并不与她对视,只要知道这个妹妹是安好的就行,那些不该她知晓的事情,她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楚莲若转身即走,秦照心看着她的背影,很久,很久!或许真的上天有好生之德也不一定,突地,她唤了一声:“姐姐,知道你好,我便安好!”风儿将纱帘吹起,似乎是在回应着她的话一般。

这一日之后,楚莲若离开了皇城,她留下一封信,拜托风轻交给胥阳,或许最后的最后她还是怯懦了吧,便是连皇宫都不敢去了,只怕最终逃不开那个牢笼。

她在信中说,‘胥阳,王爷,夫君,这一生,遇上你是我的幸,给我时间,我想要彻底拜托对皇宫的恐惧,给你时间,肃清我们之间还存在着的障碍,我只是去游山玩水了,若你不会忘了我,我必定回到你的身边,若你当真忘了我,请记得,一定要给卿卿传递信息,告诉我……’胥阳看到这里的时候,只想要将楚莲若拖来揍上一顿,当然也只是想想,他终究是舍不得的。

继续向下看去,‘当年我为了自己入了皇宫,说是与你为饵,却发现,哪怕是到最后都是你替我担忧着,或许当时就该安安静静的留在你身边,可哪有那么多或许呢?我想……我想,待我倦了,累了的时候,你的心里还有我……’

楚莲若这一番话里道出了多少担忧,胥阳深知,不是她不信任,而是皇宫这个地方让她太没有安全感。

最后,‘爱你,爱上了胥阳的楚莲若,爱上了胥阳的秦照夕,爱上了胥阳的我!”胥阳看到最后,是惊愕的,他是怎么都没有想到,最后的最后,楚莲若竟然将这般大的秘密宣之于口,与他分享。

狂喜占据了胥阳的心,他手上的动作必须要加快了,怎么可以让楚莲若一个人在外走山方水呢?他可是说过山水相随的。

桌上因为收复藩国封地而堆积的章程似有小山那么高,他将信纸缓缓折叠,贴着胸口的位置放下,似乎这样就可以感受到楚莲若的温度。

“斜阳,最近太后那边可还有动静?”

斜阳侯立在一边,先是看着胥阳的脸色在看到信的时候变得铁青,再到之后的心疼,最后,变得明朗,有什么情绪似乎正在其中酝酿,并不敢多加揣度。

突闻胥阳的问话,让他惊了一跳。“没有,太后手中的人早在于胥容对峙的那段时间被他攥在了手中,那一夜全军覆没。”斩Cao除根,他自然是明白胥阳的意思的。

胥阳沉默了一会儿,“今后就将太后这么软禁下来吧。”有个白眼狼在她身边待着,她那个身体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绿萝暗中因为连国国主的承诺而再一次的对太后所做的事情,他一清二楚,没有惩治了她,不过是时间未到罢了。

“走,去地牢。”

y-in暗的地牢里,胥阳直直站在了已经狼狈不堪的胥容的面前,“你知道这一切那么快破灭的原因是什么吗?”

“成王败寇,孤没有什么好说的。”

胥阳冷笑一声,“孤,你却是孤家寡人一个。”一个不知道珍惜身边人的人,如何能够珍惜自己所拥有的一切。“你可知楚莲若究竟是谁?”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胥容。

“哼,贱人一个,不就是你的人么,怎么,她死了?”胥容嘴里的话永远那么恶毒。

胥阳一掌打过去,胥容一个踉跄,本就不稳的身形,直接摔到在地上,“她岂容你来置喙!”罢了,他突然凑近胥容,“告诉你一个秘密吧……”低低的耳语,唯有胥容能够听清的音调高低,却让他瞬间睁大了双眼。

去时秋风瑟瑟,转眼天却欲雪,楚莲若裹紧了身上的大氅,这是她带走的唯一一样东西,这是胥阳送她的东西,每每将它披在身上,感受着它的温暖,她便觉得好像是胥阳就在身边一样。

三个月过去,她的足迹却只在琉璃寺和烈峰山停下来过。

“又在想翎王爷了?”梅溪晚走到楚莲若的身侧与她一起看着远方,虽然已经过了数月,但却依旧没有改了那叫胥阳为翎王爷的称呼,楚莲若也不在乎,反而却觉得这般她离着胥阳更近一些。

雪花兀地飘落,一层一层,渐渐地转大,楚莲若只是伸手,将一片片的雪花接在手掌心之间,胥阳,你此刻在看雪么?

皇宫里的胥阳似有所感,忽而走出大殿,看着片片飘雪,眼中带上了一缕深深的思念。

新的一年春来的尤其的早,烈峰山脚,楚莲若穿上一袭嫩黄色的罗裙,随x_ing的坐下,将手中的瑶琴置于腿间,迎风而揍,天地唯有渺渺之音,与一道清丽的背影。

有些孤寂,有些纤弱,“该回去了么?”其实过了这么些月,梅溪晚跟她说,有爱之处何来的担忧?

“姐姐,有人来了呢?”一道活泼欢快的声音传入楚莲若的耳中,山谷清幽,每每也只有那么几道熟悉的声音,楚莲若不用转身,就算是没有这一声姐姐做铺垫,她也听的清晰。

“照心,你怎生回来了?”是不是卫姜欺负了你?秦照心与卫姜也算是日久生情,可卫姜却因为身份原因,愣是躲了秦照心许久,奈何秦照心x_ing子倔强不已,最后,终于得抱其心。

秦照心翻了个白眼,“他怎么敢?”早在当年,秦照心便发现了这个人无人得晓得秘密,这大概就是亲情吧。

她本以为再无机会相见,却不想,在她追着卫姜的脚步的时候,再一次遇上了她,命中注定,她又如何会再次错过相认的机会,姐姐,这个唯一的亲人,她不愿意放弃。思绪流转,见楚莲若还看着她,讪讪然的笑了笑,“你看……”

顺着她双手所指之处,是梅溪晚领着的一道俊逸身影,那熟悉到几乎闭着眼睛都能感受出来的人,让楚莲若直愣在当场。

这段时间的光y-in将胥阳镌刻的愈加沉稳,对着她,笑的那般柔和一如当年。

不知何时,此处唯剩下他二人,胥阳缓步上前,楚莲若几乎失去了行动的能力,贪婪的看着胥阳的脸,贪婪的看着他那份妖邪的笑容。

楚莲若的身子随着胥阳一步步的靠近,不停的颤抖,那抱在身前的瑶琴悄然坠落,明明是那般清脆的声响,他们却恍若未闻。

春风扬起一幕花帘,再挑起时,胥阳已经来到了楚莲若的身前。

几乎是晃晃悠悠的站起,尚未站直的身体被胥阳狠狠的抱进了怀里,这一刻,他仿若抱住了自己的整个世界。

“我想你了!”

“我也是。”

不远处,是风轻祝福的微笑。

皇宫里,苏王和上官文慈看着那一纸被强行塞进了他们手里的禅位诏书以及钦赐的皇后之位,待被点的x_u_e道恢复之后,直气的将其砸在了书桌之上……

(完)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大$书$都^小$说$网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dashudu.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