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轻小说 > 章节信息 >

第1004章 逃不过小黑的法眼

作者:豆沙团团 时间: 类别: 轻小说

也是廖家村的一个后生,今年十六,模样生得好,长得高瘦,能干农活,也会读书,已经是童生了,明年打算去开考秀才。这家人以前的家境不太好,但是爹娘老子都是勤快人,在廖家村的酒坊里上工,还是主要技术工种来着,今年收入不错,门风正,家里人口也简单,上面就爹娘两个长辈,下面就是一儿一女的,儿子是老大,就是和三丫说亲的后生,还有个小三岁的妹子,跟三丫一般大,今年也定了亲事……

总之,知根知底,后生好,门风正,爹娘老子人品好,人口又简单,还有个好处,离老许家特别的近。

不会受欺负。

要是受了委屈还能随时回娘家,搬救兵给她撑腰。

像三丫这种胆小怕事懦弱的丫头,远嫁是真不让人放心的。

所以,挑了这么一个门户。

许老二与元春花也都甚是满意。

许娇娇身为老姑,还提前给三丫一对珍珠钗子,金耳串子,作为她的定亲礼。

就这样……

收拾了一天,正月初八的晚上,入了夜,一行人就悄悄地出了门,上了马车,离开了老许家。

没有声张,束马衔枚,一路向西北而行。

这个年代可没有导航,好在有官道,顺着官道走就没错,到了某一地,会有官府设立的驿站。

到了这里,廖青的官印便起了很大作用,无论是问路,还是打尖,还是住宿,都有驿丞接待,方便了不少。

当然,大部分情况之下,有纪师爷在都用不上官印,他走南闯北的多,识路,路上的门道也清楚。

虽说有那封血书的y-in影在,但许娇娇并不是个杯弓蛇影的人,仍旧该干嘛干嘛。

跟着廖青上任,她的心情还是激动的,兴奋的,很有一点新鲜感,看着路边还未发芽的枯树枝,都觉得亲切。

路上,又有纪芙师爷做向导,只要给他状元酒喝,他天南海北的,都能和你说。

什么地方有什么风土人情,比书上写得还要多,许娇娇就当听故事了,听得津津有味的。

有风景,又有好向导,若不是赶时间去寒城赴任,就真像是旅游了。

可时间一长,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赶路终究是个枯燥的事情,尤其是长时间的赶路,一连几天的一直在路上跑,享受着崎岖不平的道路的热情,那滋味可就不怎么美妙了。

廖青便和车正廷他们商量,换着当马夫,轮流赶车。

车正廷正色道,哪有县老爷亲自赶车的?

可拗不过廖青的执着,最后只得将马鞭交给了他。

而许娇娇这个现代人出身的,更没有架子,看着廖青学了一会,赶了一路,便嚷着也要赶车。

两人尊卑不分的行为,着实让车正廷兄妹惊奇了一会儿。

到最后,蛾儿也来凑热闹,想赶车。

但三匹马的车驾,并不是好把控的,一前二后,三匹马儿都要控制得当,才能顺利地跑起来,蛾儿虽然不像一般丫环那样娇弱,但手底下到底力气不够,拉不住马,在拐弯的时候差点把马车赶到沟里去,吓得车正廷赶紧抢过缰绳,直接剥夺了她的驾驶权,同时宣布她的路考未过关。

几人一路交流经验,倒也不寂寞。

有小黑在,也确信了,路上没有人跟踪她们。

要是有人跟踪的话,能逃得过许娇娇的耳朵,也绝对逃不过小黑的法眼。

许小黑一路基本上都是大爷躺,要不躺车厢内,要不躺车厢顶上,趴顶上的时候,别人肉眼根本发现不了,还以为是个装饰品之类的。

躺累了就出去打野。

打野许娇娇她们也不用管它的,继续赶他们的路,小黑的脚程快,打野完了,自然会追上他们的。

走陆地,过水路的,不知不觉就在路上走了上十天了。

用得最快的方案与行程,所有人里,就二丫与蛾儿两人身体素质差一点,不过,好在都年青,也都能吃得了苦,也没有因为她们俩人在路上耽搁的。

冰阳城是去寒城的必经之地。

要进城而过。

“少爷,小姐,冰阳城到了。”

冰阳城,许娇娇以前来过一回,因了许老四那一段荒唐的往事。来时忐忑,去时匆匆。

今日再至,堂而皇之,纵马入城,体会到了完全不同的心情。

在冰阳城,她们打算停留一天,一是让二丫与蛾儿她们休息休息,二是让车正廷他们再去把马匹换换,跑了这么远的路,马匹都累坏了,要换好马再继续行走有效率一些,再补充一些路上所需要的吃食用具等等。

不过还有一件事。

进城后,马车直奔杜府而去。

这是事先定下的行程,廖青想顺路去一趟杜家老宅,祭奠一下没有丝毫印象的娘亲。

杜雪君遇难时,他刚断n_ai没多久,记不住事,所以,娘亲长什么模样,只存在于他的想像当中。

但这不妨碍他对母亲的思念。

尤其是他摊上那样一个养母后。

虽然他在人前从没表现出有什么异常,可这是在他长大懂事以后。

小的时候,他同样痛哭过,悲伤过,苦闷过,无助过……

这次是顺路经过休整,也不急于这一天的,所以去祭拜一下,以全他们的母子情份。

许娇娇感觉到了他的心情,紧紧抓住他的手。

廖青紧皱的眉头松散了一些。

忽然,街边传来一阵吵闹声。

“我告诉你,姓杜的,你别欺负人!我刘家也不是好惹的!”

“我怎么欺负人了?公平买卖,你就是闹到知府大人那里去,也说不出什么来,本公子正经做生意,随便你闹……”

马车慢了下来,赶车的车正廷回头低声道:“少爷,好像是二少爷在与人争吵。”

廖青和许娇娇一起探头往外看,可不是嘛,街边围了一些人,中间吵闹的人,其中一个正是杜煜源。

于家倒台后,杜煜源没了依仗,在杜府混不下去了,回了冰阳城老宅,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怎么现在又在街上跟人吵架?莫非又在仗势欺人?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大$书$都^小$说$网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dashudu.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