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轻小说 > 章节信息 >

第505+506章 大结局

作者:双子座尧尧 时间: 类别: 轻小说

第505章离奇八卦

赵侧妃怒视着因为情绪激动而一脸涨红的齐悦馨低声喝到:“你在哪里听来的胡话,又是齐浩宁?”

齐悦馨苦笑一声:“这样的事,就算三哥知道了,他会告诉我吗?母妃,真的是胡诌吗?这可是我那日在密室里亲耳听到的,你和那吴婆子在商议要除掉父王和三哥。”

“你,”赵侧妃愣住了,随即又慌张地四处看了一眼,一手拧开密室的门,一手要拖着齐悦馨进去密室。

齐悦馨却是用力甩开了赵侧妃的手:“母妃你再解释什么我都不想听了,你还是快点去找三哥吧,告诉他吴婆子去哪里了,他们要做什么,让三哥赶紧去救父王才是。母妃,一切还来得及,您赶紧回头啊。”

赵侧妃怒急交加,低吼道:“有什么话进去说,你知道什么?我做任何事还不都是为了你们姐弟俩?”

这时,外间突然传来了门被使劲撞开的声音,赵侧妃一急之下用力将齐悦馨往密室里推了一把,没想到齐悦馨脚下的地毡不知什么时候隆起了个褶正好绊住她,而她的上身受了力,直直向前撞去,脑门磕在了打开的门墙侧边上,顿时血如雨柱,人直接昏死了过去。

赵侧妃“啊---”了一声扑了上去:“馨儿,馨儿,你怎么了?”

刚进来的齐浩翔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差点吓呆了:“母妃,你……你杀了大姐?不是。这。这儿怎么有道门?”

跟在齐浩翔身后进来的赵妈妈刚说了一句:“王妃。四少爷他硬是要……”也被眼前的血光惊倒了,“啊---这是怎么了?大姑n_ain_ai怎么了?”

“快请胡郎中……不……赶紧请太医……请太医啊!”赵侧妃此时什么也顾不上了。她再狠,也只是个内宅妇人,这辈子最重视的就是齐悦馨和齐浩翔这一双儿女。

“诶,诶”赵妈妈赶紧奔了出去。

赵侧妃将密室门关上,对还在往密室瞄的齐浩翔低喝道:“快,快将馨儿抱到床上去,其它事母妃晚点再同你说。你先将嘴闭紧了!”

“嗯,嗯,”齐浩翔直点头,“母妃,是不是大姐又向您要银子给那阮文新打点了?不要理会他们。放心吧母妃,我什么也不会说的,大姐就是自己不小心滑倒,撞在墙上摔死的。”流那么多血能不死吗?齐浩翔很笃定自己的猜测,肯定是大姐发现母妃这个密室里有很多宝贝硬要讨要,才被母妃失手推到摔死的。他刚才可是看到了。那密室里有好多个带锁的大箱子呢。

齐浩翔硬闯进来也是来向他娘要银子的,丽云阁新来的雏儿丽君可是个绝对的美人。那一双妖媚的狐狸眼简直要将她的魂儿都勾走了。丽君可怜,家族男丁都被抄斩了,她也被拍卖到京城来。本是大官家出身的丽君不想呆在丽云阁那种地方,求他帮她赎身。他也要十八岁了,成亲会被要求搬出王府,先纳个妾总可以吧?

齐浩翔的脑海里又闪现出那几个大箱子,虽然丽君的赎身银子不是个小数目,但母妃有那几大箱财宝,随便拿一点出来给他都够了吧?

想想也是,母妃掌管王府中馈这么多年,怎能不攒下一大笔私房?哈哈,以后可都是他的了!

齐浩翔越想越激动,两眼放光,竟然忘了将齐悦馨抱去。

赵侧妃听到儿子的话,却是不敢置信地盯着他那一脸的兴奋,地上躺着的那个人可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姐姐啊!

回过神来的齐浩翔见他娘盯着他,讪讪地笑了笑,将齐悦馨抱起放到床上去,一边还不忘“正事”:“母妃,等下拿一千两银子给我。丽君姑娘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子,我不能让她再呆在丽云阁。母妃您不知道,丽君姑娘长得同您还有些像呢。”

“住嘴!”赵侧妃气得浑身发抖,这就是她精心教养、寄予厚望的宝贝儿子?不但文不成武不就、吃喝嫖赌样样俱全,还将一个子与她相提并论?

多年来她一心要将齐浩宁往歪里带,什么时候开数的亲生儿子却是完全长歪了?就他这副德x_ing,王爷若是回来了,还不亲手将他打死?

-------------------------------------------

京城里最近不但暗地里热闹忙碌,明里也是热闹非凡啊,劲爆的八卦是一个接着一个。

先是雍亲王府的大姑n_ain_ai好好地在自个儿亲娘屋里摔了一跤,头破血流,好不凄惨。好不容易救活过来了,却是傻了。其它都还好,表现还正常,就是一见她亲娘赵侧妃就吓得大哭大叫,匪夷所思啊!

接着是王府四少爷齐浩翔,呵呵,将一块随身佩带的价值不菲的玉佩抵押在丽云阁,为新近第一花魁丽君姑娘赎身。赵侧妃直接晕倒了,醒来就要将丽君赶出府,齐浩翔却以死相逼,还口口声声“她死我死,她活我活。”

众人连声叹问,呃,同是英武的雍亲王爷的儿子,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唉,果然是“娘挫挫一窝”,赵侧妃那些旧事再次被有心人翻了出来。听者纷纷摇头,这样的女人又能教出什么好子女?

最“无辜”的就是躺着也中剑的罗老夫人了,本来听说雍亲王爷要回京,她就吓得躲在府里不敢出门,生怕有人想起她。这下好了,受到赵侧妃母子三人牵连,现在外面又都在八卦她同女儿、外甥女的那些陈年旧事了,气得她第一次破口咒骂她那个外甥女赵倩兰是祸端。

雍亲王府庶子庶女庶妃的话题还没消停,祺亲王府又传来更加劲爆的八卦。高贵的敏郡主竟然同一个穷秀才在法门寺后山私会,还被未婚夫张大少爷和他的朋友们撞了个正着。拉扯间穷秀才失足山崖。而敏郡主摔断了一只腿。太医说接上以后也会留下后遗症。说直白些,就是“以后变成跛子了”。

人们张大的嘴巴还没来得及收回,没两日,穷秀才藏在法门寺禅房里的几张纸被他捡来的一只狗叼了出来,迅速传开。原来张大少爷是断袖,喜欢男人不喜欢女子啊!那几张纸上详细写明张大少爷在府外养小倌的小院地址,还列着他近期到小院与“外室”相会的时间。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是穷秀才发现张大少爷的“惊人癖好”。才被张大少爷设计与敏郡主私会!

好计策啊,一石二鸟,既除了祸患,又诋毁了将会被逼娶回去的女人,退亲最好,退不了亲,以后也有理由同妻子疏离不是?

什么郡主、侧妃、大姑n_ain_ai、大少爷、四少爷的,皇亲贵族家的“热闹”事娱乐了老百姓一场。平日自觉低微的老百姓哈哈一笑,“庆幸”道:大户人家龌龊事可真多,还是咱穷人好啊。混个温饱,楼个妻子。养几个儿女已经很开心,哪有那么多花花肠子烦心事?

正在同“婚前紧张症”斗争的书瑶听柳妈妈说与敏郡主私会的那个穷秀才正是薛明郎时,也是好半天反应不过来,怎么个戏路?薛明郎到京城来了?还早早地同敏郡主勾搭上?不对啊,他现在只是一个家徒四壁的穷秀才,眼睛长在额头上的敏郡主怎么会看上?难不成他们也是重生的,夫妻重逢,偷偷相聚?

待张大少爷的事爆出,书瑶更加疑惑了,可是又觉得奇怪:如果敏郡主是重生的,不可能会接受赐婚吧?如果薛明郎是重生的,以他的头脑和处事风格,不可能会有之前的那一场“上门女婿”风波。

不过,现在他人独了,是不是重生的也没必要追究了。而她,也没必要再记得前世的那段仇恨,那个未出世的孩子应该早就投了个好胎了吧?

有趣的是,经了这么一个离奇又起伏的无聊八卦,书瑶紧张、犹豫的情绪一下子放轻松了。呃,别说柳妈妈和蓝锦她们觉得好笑,就是她自己也想不明白其中的关联。

第506章大结局

骤雪初霁,冬日里的日头似乎拉近了与人的距离,显得格外清晰,格外耀眼。但阳光的温度却好像被冰雪冷却过似的,怎么也热不起来。

一身青衣,披着黑色毛皮大氅的郁正然站在进京的官道上,目光悠远而清冷,没人能看到他深藏在眼底的热度。

左庆左贺站在一旁,少主好半天没有说话了,可是他们还是莫名地感觉到他的心情不错。是刚刚收到的那条说目标就要到达的信息吗?可是……可是……少主同宁世子的交情非同一般,他们俩可是看在眼里的。现在要刺杀宁世子的父亲,少主的心情没道理如此轻松啊?甚至连灰衣、面巾都不用了。这里离城门不是太远,少主真的不怕暴露身份?万一那个什么“主公”没能够夺下皇宫怎么办?

几乎同郁正然一起长大的左庆、左贺突然觉得迷茫了,少主本来就是个藏得很深的人,现在更是一点都看不懂了。

呃,左庆突然笑起来,他们对主公没有信心,主公对少主倒是忒有信心了,一定让到了这么近才行动,目的就是要引起城墙那边迎接队伍的恐慌混乱,将大部队都调过来护驾、救雍亲王……

不对,想到这里,从小旁听少主学谋略的左庆一张脸瞬间白了,主力都调过来?皇上可是有火枪队的。主公这是要他们、包括少主统统做炮灰,为他的夺位大业牺牲?他娘的,郁先生临出发去接应主公前还说什么主公最重视少主,以后必由少主继承大业?

左庆两大步奔到郁正然跟前:“少主,朝廷有火枪队的,这里交给我们,你赶紧离开吧。命丢了,主公就是夺得大宝,也与您无关了”少主早就对主公失望了、戒备了,否则他也不敢如此大胆直言。

郁正然俊逸的脸上绽开笑容,左庆想到北齐王y-in谋的一个关键点了?呵呵。虽然迟了些。还算不错了。淡然道:“别急。马上就有一场大战打了,给大家信号,让他们打起精神,那些黑衣人都是难啃的硬骨头,要想活命就要下狠手先置他们于死地。”

黑衣人?为什么是黑衣人?黑衣人不是他们的同伙么?他们的目标不是雍亲王爷吗?这……这……左庆一个激灵,少主这是要反水?不过想想,反水好像更明智诶。反正,少主如何。他们跟着就是。

藏在两边林子里的灰衣杀手们则压根没有想过去猜他们少主在想什么?为什么不穿灰衣戴面巾?这会儿收到信号也没有怎么反应不过来之类,反正少主亲自出马了,少主指哪,他们打哪就是。呵呵,联合雍亲王的队伍杀黑衣刺客是不是更有把握?到时候他们是不是也是大周的功臣了?

一个信号烟火响起,紧接着就听到了由远及近的拼杀声。郁正然脸上笑容依旧,虽然紧握的双拳有些汗s-hi,他要看见父王了!他能认出父王吗?父王会认出他吗?会认他吗?

不得不说,他又多虑了,当他一剑刺向那个从背后袭击雍亲王的黑衣刺客时。同样一袭黑色貂皮大氅的雍亲王看着他的脸愣住了,好一会儿才哆嗦着双唇。老泪涌出眼眶:“正儿,正儿,你是我的正儿?老天爷,你同你母妃真像!不,鼻子像本王,身材也像本王,气势更像!哈哈,你是本王的儿子嘛,当然也要像本王一些才行。”

郁正然鼻子一酸,滚出了男儿泪,“噗通”一声跪在雍亲王膝下:“父王在上,请受不孝儿浩正一拜。”“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

雍亲王也是泪如雨下,亲自弯腰扶起郁正然,不,现在应该是齐浩正了:“快起来,快起来,都是父王不好,没有保护好你,把你给丢了,让你从小就不在父王母妃身边,吃了那么多苦。好孩子,你母妃在天有灵,也不知道该有多开心。”

父子俩之间洋溢着浓浓的温情,与四周围的厮杀声形成怪异的对比,却又是那么……和谐。

雍亲王的亲卫队和暗卫队都不是吃素的,加上齐浩正带来的如愿坊主力,很快就结束了那些虽然也是实力不凡的黑衣人。只是他们到死都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灰衣人不是今日刺杀雍亲王的主力吗?他们只是主公派来协助的而已。

杂乱的厮杀声传到城门处时,跟随皇上出城迎接雍亲王的文武百官吓了一跳,有人叫囔出声:“刺客,肯定是有刺客,护驾,护驾,赶紧保护圣驾。”另一个人也赶紧跪下:“请皇上先避一避,皇上,是否要燃烽火调集所有禁卫军赶过来护驾?”

皇上倒是气定神闲,斜睨了说话的两位,果然是肖家名册上排在前几位的,顿了一顿,在两人脸色微变的时候才笑道:“爱卿谏议的是,大福子,让李挺之命人燃烽火调军队。避就不用了,朕相信皇兄能拿下那些刺客。”大福子往城墙上方挥了挥他的佛尘:“皇上有令,燃烽火。”

李挺之带来的禁军唰地跑到迎接队伍的最前面摆开阵势,气势好比一座人肉城墙。

百官中不少人听着那厮杀声脚都软了,可是看到皇上一脸淡定地坐在那同文远侯金喜达说说笑笑,有谁敢乱?只能暗暗祈祷“王爷要挺住啊,可别让刺客跑到这来”、“援军得赶紧赶过来护驾啊”,呃,顺便也护他们不是?

让皇上暗自满意的是,大部分官员、尤其樊老将军、柯逸秀等武官还是很镇定的。

厮杀声渐渐平息,皇上脸上的笑容更甚,站了起来。

雍亲王的队伍走近,当众人看到站在雍亲王身边的刑部侍郎郁正然时,很多人愣住了:皇上何时派了郁大人去迎接雍亲王爷?是了,郁大人也是武科榜眼,皇上早料到有刺客劫杀王爷,所以派了郁大人去接应保护?

雍亲王父子跪下给皇上行大礼,皇上亲自扶起雍亲王:“皇兄这些年辛苦了!”然后看向郁正然:“正儿?朕当年就觉得你眼熟,却没往君傲和玥儿身上想。好,你很好,不愧是你父王的嫡长子,朕的侄儿。”

除了金喜达和大福子公公,四周百官都是一片愕然:嫡长子?侄儿?郁大人?老天,谁能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事?

郁正然,不,齐浩正再次跪下:“浩正拜见皇伯父。侄儿知道真相后不得不继续隐瞒身份,还请皇伯父原谅。”

这边其乐融融,那边李挺之很快收到了飞鸽传书,一脸喜庆“回禀皇上,宁世子和永平侯爷顺利活捉北齐王,谋逆队伍和倭寇全部一网打尽。”

“好,好,多亏了我们正儿这招将计就计,这一战也太过轻松了,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嘛,哈哈哈,”皇上龙颜大悦,“东北边的事就交给镇北大将军了,我们办喜事,办喜事,哈哈哈。皇兄,后日就是君傲和福星的大婚了,你赶得真及时。”

雍亲王也大笑:“臣紧赶慢赶,托皇上之福,总算如愿以偿。”

-----------------------------------

如京城众人所期待,宁世子同福星贵郡主的大婚果然盛大隆重。八抬大轿、十里红妆,无论是嘴角高高扬起的俊朗新郎官,还是护在喜轿后送嫁的双状元兄弟俩,都骑在马上不停地向路人道谢。

一路上围观的人群则不停的哄抢着时不时撒出的大把铜钱,王府侍卫和两侯府侍卫在道路两边维持秩序,防止人群出现混乱。人群中不断传来叫好声与恭喜声:“宁世子与福星贵郡主百年好合……”。

上辈子也成过亲,可是哪有这样的阵势?被富丽耀眼却很是沉重的华丽凤冠压得忘了紧张的书瑶双手捧着一个红红的苹果端坐于轿中,两耳听闻着外边的热闹和不绝于耳的“百年好合”,一种幸福的期待油然已入心中……

不知道等了多久,总算传来喊声:“吉时到,大开四方门,迎新人入府……”书瑶松了一口气,到了王府了。

喊声落下,紧接着是接踵而来的鼓乐声与震耳欲聋的鞭炮声,铺天盖地撒出地铜钱更是让王府门前的气氛瞬间升上顶峰。

踢轿门、拜天地、行礼、入洞房……

紧张得双手微微颤抖的齐浩宁在喜娘善意的笑声中用喜秤挑开了书瑶头上的喜帕,眼前立时一亮。

新娘粉面含羞,眼中似有水光闪动,眉眼中仿佛蕴含着无限的故事,闪烁的红烛映亮了她如花似玉的面庞,在金色与红色的交相辉映中越发衬托出了她华贵、大气的气质。这意境,怎一个美字了得!

娇艳欲滴的红唇,如水滴流转的目光,让这个娇俏新娘的甜美呼之欲出,只让人一见倾心。(未完待续。。)

ps:大结局了,嘿嘿,洞房花烛就不写了,意犹未尽才有味道,才有想象空间。让尧尧休息两天喘口气再接着写番外哈。另外,太累了,如果有虫明早再来捉。大家有粉红的别忘了砸尧尧哈,最后一个月了。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大$书$都^小$说$网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dashudu.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