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轻小说 > 章节信息 >

第一九零章 顾次庄的爱情(下)(全书完)

作者:弈澜 时间: 类别: 轻小说

雁引春归第一九零章顾次庄的爱情(下)(全书完)

第一九零章顾次庄的爱情(下)(全书完)

二庄番外,请自行决定是否订阅

再见到江如初时。他已经知道她的名字了,江守备过不久,可能就会从海防上下来,而且会获罪除职,再不录用。

他其实有些不确定,毕竟是父亲,如果她知道是他做的这一切,肯定还是会不待见他吧。

这天是江如初扶着她母亲去看大夫,他是专为买沉水香去的,渭东的沉水香很有名,恪伯父是惯用这家的。进了门就见江如初在那儿抓药,轻声问多少钱一副药,问清楚了后,似乎在心里估算着似的,然后说了买几副药。

掌柜见他来了,上来问候了一声,便摆了上好的沉水香出来,他拣合适的挑了些,就让掌柜去会帐。

那头抓药的伙计给包好了药,江如初便扶着她的母亲往外走,这时天下了雨。江如初没带伞,只好又回来等着。江如初的母亲咳得厉害,有同在医馆里看病的人有些骂骂咧咧,江如初就扶着她母亲到外头屋檐下去了。

他对这样的人情冷暖倒不是没见过,也不愤怒,毕竟人x_ing如此。相同的,也并不是没有好心人,在他还没动身之前,就有人前去递了雨伞,江如初母女就扶着在雨里走远了。没过多会儿,门外就有人喊“顾爷”,是府上的车夫鲁成,可能是雁儿见下雨了,吩咐了马车来接他。

上了马车,鲁成把车赶得飞快,他看了一眼这雨天,路上积了水,就说了一句:“车赶得慢些,莫惊了路上的行人。”

顾家没有这么嚣张的子弟,雨里行车不顾旁人,天下是顾家的天下,百姓自也是顾家的百姓,按先祖的说法,家长总不能欺负家里人不是。

“是,爷。”

幸好这天他走得慢了,要不然怎么会看到江如初母女,她们在桥上相互搀扶着。伞竟是不知道被风吹走了还是怎的,两人看着江面,似乎都有些出神。

“停车。”

“爷……怎么了,这雨大风大的,您得赶紧回去,莫染了雨气才是。”

他跟车夫要了伞,下车走过去:“姑娘,扶令堂上车吧,这样的天要是再染了风寒,令堂就该难受了。”

他知道她会拒绝,可萧奉申这人,一钻起来真是滴水不露,最近一直在处处给江如初行方便。只是这姑娘总是钱不接物不接的,让萧奉申也没办法可使了。

“我是萧大人的朋友,你安心上车,他会把你们送回家。鲁成,我自行就得,你送她们回去吧。”

“爷,这可不行,夫人让奴才出来接您,就是担心您淋了雨。伞面就这么大点儿,你s-hi了袍子沾了衣的,奴才可不好跟夫人交待。”

“这位爷,您还是坐车吧,我们小户人家,沾着雨气的没什么,倒是您身份尊贵,怎可淋了雨。”

这一回劝了许久,直到江母一身闷哼倒在了雨里,这才结束这场争执,这也让他意识到,这姑娘犟到了什么程度。骨气到这份上,真的就只能说个犟字儿了。

后来这一忙乱,他们都上了车,送她们母女到了家后,一看那院子虽然小,却收拾得处处干净、雅致,就知道这原也是个讲究的人家,就算落魄了,也不肯埋没随意了。

“江姑娘,我家里有从京里过来的大夫,是曾在宫里任过太医的,诊脉医病当初也是宫里各娘娘们最认同的。萧大人说江姑娘最是有气节,赠银赠物都不肯受,这医,不知道姑娘肯不肯收。”

其实他从来就是个对什么人,说什么话的,这姑娘无疑勾起了他的心思,虽然不过两次见面。但他打听的事儿可一件不少。至如今他才发现,原来他可心的竟是这从骨子里透出力量来的姑娘。

如果是她,他可以放心托底吧,这是个往那儿一站,像山一样让人踏实的姑娘。

医,江如初没有拒绝,毕竟这小地方,这地方虽然富庶,名医也不少,可要说有名有姓的大夫,却是江如初根本见不上的。

自这以后,倒是常见,他的心思虽往外表露,只是这姑娘,却不知为何处处冷淡疏离。身份么?他还什么都没说呢,只说是京里来的,在这儿安居了。再说,她自也是官家嫡女,海防总守备也三品官呢。说到这儿,又不能让江守备丢了官,得先吊着他。

直到后来她一句:“爷,民女卑微,您家自有出身高的夫人。又何必为难我。”

这才知道得怪鲁安,总是管他叫爷,管雁儿叫夫人,怎么能不让人误会:“那位夫人,是我亲妹妹,眼下妹妹、妹夫也都在一块儿住。你如果不信,我今天就带你去看看。”都半年过去了,没半点进展,他有时候心里也着急,虽然总想着细水长流,却也该有个成江河的时候啊!

也不管她的挣扎。把她带到了雁儿面前,雁儿惊讶地叫了声:“哥,你这又做什么呢,随便拎个街边的姑娘来充数是不对的,也压不过这阵儿去。”

“娘亲,是如初姐姐!”

“江如初?”雁儿这会儿才细细打量她,没过多会儿脸上就满是笑意:“哥,你手脚也太慢了,多半年了才带人回来,我还当珍珠说的都是你哄她玩的呢。”

“还站着干什么呀,赶紧领着人坐下,思红,快给江姑娘奉茶。”

雁儿也是个爱搅事儿的,别说这事事被她一搅还真是有了几分意思,她也不像从前那么冷淡了。不过却还是隐隐有些疏离,还是雁儿说一句:“她怕高攀了你,这么有心思的姑娘,哥,你可要抓紧了。”

雁儿其实是想说,好不容易有个能动心思的,别再错过了,被逼得满世界跑吧。

笑话,他顾次庄出手,自然是手到擒来了,如初,咱们也来纠缠一辈子吧!

可是,如初真的很难拈得定,当父王追到渭东来的时候,她还是疏远着,甚至比从前更疏远,也许是因为知道了他是宗室子弟,处处躲闪着他,偶尔见了面只见了礼却并不多言,这倒是比从前更疏远了些。

这姑娘,真有让他想掐上一把的冲动。

雁儿说得对,对女人得使计,把她哄得心向着你了。那还能离得了。只是雁儿的主意向来不怎么样,竟然说苦肉计、美男计……听得他直想让萧永夜来听听,雁儿这说得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艺儿。

不过后来他还真歪打正着用上了苦肉计,他只是在海上被几个不开眼的散匪给拦了,身上有很多零星伤口,有一处刀伤比较严重些,留了些血。雁儿竟然趁他昏迷的时候,把如初给拐来了,说是可能就快死了。

他昏迷之中听到了如初的抽泣声,不由得想翻白眼,究竟是谁把雁儿教坏的。

也不知道大夫给他用的什么药,他竟怎么也睁不开眼来,如初就趴在床榻边上,守了他几夜,期间伤势有些反复,她却是寸步不离的。只是天天要问大夫他什么时候醒来,大夫许是被问得烦了,问她为什么老问这事儿。

她没回大夫的话,却在大夫走后幽幽地一叹说:“我待你何尝没有心,只是我却不能有。你是宗室子弟,而我却不过一介寒门女,我们如何能比肩呢。次庄,我不想让你见到我,也不想总见你,我也会怕啊,怕身陷其中,再也无法自拔!”

他的爹倒真是他亲爹,雁儿也是亲妹子,在他“被”昏迷的时候,雁儿安排父王见了如初。有雁儿事先的铺陈,有恪伯父的夸赏,父王很难拒绝。再说,对他的婚事,父王是早就急了,现在别说是三品嫡女,主是街边的乞丐,八成也会答应。

有了父王的应承,如初也总算是安心了。

只是,如初的父亲知道了她的事后,反应却让所有人都有些惊讶,竟然说如初不够好,几次见面都要把那小妾的妹妹介绍给他,真是让人想掐死他扔江里了事儿。

等他和如初的婚礼结束以后,一定要把这江守备削官去职,世上竟有这么不担负责任的男人。

“如初,以后,相信我,我一定会好好疼咱们的孩子。”

“我信你……”

纵得千万般,都抵不过这一句我信你,他终于明白,雁儿说的那句话——幸福在细微之处。

如初和他,也一定会幸福的!

———————全书完——————

依旧2800字正文,求摸

好吧,阿初,如初……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名字成这样了,顾应无和顾次庄两兄弟真是同一个人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总算完结了,幸福啊,我又填满一个坑了!同学们,坑满了!幸福咩!

另,出了旧坑,就蹲新坑了,咱们挪窝吧,我在新坑等你们哟!

咱们会有新的旅程呢!

====《明媒正娶》=====

欢迎移步,文下有直通车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大$书$都^小$说$网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dashudu.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