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轻小说 > 章节信息 >

第2342章 人家要成亲了

作者:夏染雪 时间: 类别: 轻小说

宇文谨再是端起了茶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我已不是毛头小子,应是有的定力,也是有了,断然的也不会砸人家的东西,再是将自己气到了半死。

“姨母是日夜奔波劳累,再是加之本来就得了一些风寒,结果又受了一气,所以才是成了此,虽然不重,可是想要养好,也要多有一些时日,当然若还是如此的忧思忧虑的话,养的时间会更长,而更长的没有时限,更有可能,本来就没有病,可是姨母只要一钻进牛角尖,就会以为自己有病,到时便更不好治了。”

宇文谨用力握紧手中的杯子,差些没有将杯子捏碎。

“到底出了何事?”

宇文谨相信自己的母亲,她向来x_ing子都是温顺,断也与人轻易的结仇,还能将自己气病,再说了,这世上还有谁有如此大的胆子,敢是给他母亲气受?

当他们的俊王府是摆设吗,当他们几兄弟就如此的不孝,连自己的母亲,都是不顾的吗?

“小安,你进来一下。”

烙宇逸对着外面喊了一句,不久之后,小安就推门走了进来。

论起打探消息,小安这个当过跑堂小二的,可有一身好本事,有些这些大户人家的事情,他们以为无人可知,可是有些那些小道削息,传的比他们所想象中的要快。

此事,小安已是打听了清楚,当然有些事情,让小安这样市井之人去讲,到也会的声情并茂,精彩之至的,反道让烙宇逸如此高洁之人,说出那些事,怕是他敢说,都是有人不忍去听。

“小安,你将那件事说给小王爷听。”

烙宇逸说着,再是专注于那一壶茶,给里面又是加了不少降火的药,免的一会大表兄气大,伤身。

“公子所问的,是卫国公府的事情吗?”

小安不是太明白烙宇逸问的何事?也是感觉自己家的公子,也太过惜言如金,多说两个字会死啊,还要让他去猜。

还好,这几年他跟在的公子身边,到也是学的聪明了一些,见着的宇文谨在此,便猜就是那事了,而除了那事,他也是想不出来,还有何事,会是这位俊王府的小王爷想听,愿意听的?

烙宇逸没说是,却也没有说不是。

小安便已是确定,自家公子所问的,确就是那件事情。

“恩……”

他清了一下嗓子,也是学着外面的那些说书的腔调,将卫国公府发生的事情,都是说给了宇文谨听。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隐秘之事,全京成的人现在的都是知道,可能人家还巴不得让全天下也都是众人皆知。

至于是何事,能将沈清容都是气到病的,还有何事,还有何人,还有何处?

除了卫国公府,不作它选了。

话说,事情的发生,也就是在一日,卫国公府那里办了一个什么宴,不管是花宴,水宴,还是狐狸宴兔子宴的,反正就是一个晏。

林云娘林大夫人虽然现在的没有诰命,可是人家还是卫国公府的夫人,瘦死的骆驼都要比马大的,想借着卫国公府势力的大有人在,更何况卫国公府还有俊王府以及朔王府两门姻亲,哪怕人家再是不和,也都是有着一定的牵扯,逢年过节,这没有少走动,礼也是没有少送。

前些日子的朔王府的仙梨,不就是给卫国府送了不少。

所以林云娘哪怕风评再是不好,可是只要她去办一个什么宴,还是会有很多人捧场,当初沈清容是不想去的,可是林云娘到是让人专程请了她,她最后还是落不下两个侄儿的面子,便是去了,结果她去了之后,林云娘到是让她看了一出好戏。

不对,不是她,是让在场的人,都是看了一场她自己设计出来的好戏。

她让自己娘家侄女同自己的亲儿,孤男寡女共处了一室,也是让众人看到了这一幕,哪怕是没有做出什么失礼之事,可是这亲事,也都是钉上了铁板,再也是无法自圆其说。

而沈清容,就是如此气病的,她明里暗里的,都说过自己不同意这门亲事,也是为此同林云娘闹了好几回的没脸,更是准备派人去怡安,找自己兄长阻止,甚至,她就连边关也都是找人过去了。

他如此好的一个侄儿,断然也不可能让林家那种不正的血脉给害了。

可是谁知道,林云娘竟然演了这么一出,这么拙劣的手段,在场谁人不知,大家都是从那种地方出来的,自小到大,可少见过如此的腌攒之事。

不过大多也都是姐妹之间,兄弟之间的算计,哪听说亲娘算计儿子的?

她有多么恨自己的儿子,竟然演了这么一出,甚至都是不惜牺牲自己儿子的名声。

而沈清容的病,就是这么被气的,她千防夜防的,结果做梦也都是没有想到,林云娘对自己的儿子,用了如此的不入流的手段。

待是小安说完之后,宇文谨的整张脸都是黑透了,眼中也是冒着一眼的火气,想出去同谁拼命一般,果真的,这也是流着沈定山的血脉。

平日里再是温雅,再是不喜与人为恶。

可是在某些时候,这说杀就杀的本事,还真的就同沈定山如出了一辙的。

“岂有此理!”

他用力的一拍桌子,还将小安给吓了一跳,小安也是偷偷向自家的公子那里挪了一些,心中也是想着,万一一会这位小王爷一拳头砸来,最少他家的公子还能替他挡下一二。

虽然说,他真的感觉自己挺冤的,他明明什么也都是没有做啊。

烙宇逸端来了一杯茶,放在了宇文谨的面前。

他就知道会如此,还好这壶药Cao茶,还真的降下了他的几分火气,不然怕是现在拎刀过去了。

“那他呢,就没有什么可说的?”

宇文谨抬起脸,一双幽静的双眸也是看向小安那里,也是将小安不由的打了一下冷战,小安咬了咬牙。

“这个……小的就不知道,只是晓得,卫国公府已经是在张落着喜事了。”

其实小安感觉吧,这件事就算是俊王妃将自己的气病了,俊王府的公子们提刀前去说理,也是无计于事,人家成亲,关他们什么事情啊?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大$书$都^小$说$网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dashudu.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