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轻小说 > 章节信息 >

929章 有个消遣(大结局)

作者:一个女人 时间: 类别: 轻小说

“皇上真得料对了。不过王叔回不回头本宫并不意,本宫只想问一件事——武家只是和长公主有些误会,你为什么要放水淹死那么多人?”红鸾真得不懂,惠王为什么要害她父母:“就算你想杀我父母,为什么要害死那么多无辜之人?”

惠王哼了一声:“你一个女子懂什么叫做大事吗?一将功成万骨枯,当年你父母不那里住,那场大水也是肯定会有,因为本王需要那附近大山,那山里有铁矿啊,铁矿你懂吗?但是此事不能让朝廷人知道,而本王还需要有人做工,只有一场大水才会不留痕迹,有谁会知道那里少了多少壮年之人?想不到,居然会让你坏了我大事。”

“本王并没有想害死你父母,只能说你父母倒霉非要住那里,而本王事后知道也就顺水推舟给长公主一个人情罢了。你父母死只能说是天意,可是你这个该死蝼蚁却毁了本王一生心血,哄得王妃这个笨人后关头翻脸相向;本王,誓要杀你。”他指着红鸾厉声喝道:“就算是死,也要先杀了你。”

“为了你大事,你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红鸾全身都抖个不停,指着惠王喝道:“现你居然无丝毫悔意,还要怪我坏了你好事。我告诉你,这是天意,你这种倒行逆施之人,是老天看不过去,才通过我手坏了你事。你要杀我,来啊,看看老天会不会让你如愿。”

她转头看向孟统领:“杀了他,孟大哥。”她环顾厅上众人:“杀了他!杀了他,本宫让你们官升三级。”

如果惠王和她父母有仇,如果惠王和武家有仇,红鸾都容易接受;可是无仇,惠王只是需要那里人、需要那里大山,所以就一场大水淹死了她父母、她乡亲!没有人招惹过惠王,那里人祖辈都是勤恳耕作,努力过活着,没有想过会和高高上亲王有什么关系;他们,却都死那场大水中,因为惠王他要成他大业。

她父母死得如此不明不白,这让红鸾恨有种无处发泄感觉;她是报仇,可是这仇人可恶让她哪怕亲手杀了他也不能解恨:她原以为会有原因,哪怕只是惠王为了讨好长公主呢;可是,没有。

那场大水,死得那些百姓,只是因为惠王想要附近山,想要他们那里青壮年去做苦工!和他们任何一个人无仇无怨——这些人命惠王看来就如同Cao芥一样。这样惠王加可恶,加该死。

现,红鸾只想杀人,把惠王碎尸万段也对不起那些死去百姓。

孟统领还没有动,惠王却已经扑了过来;虽然他手中并无刀剑,可是想杀手无寸铁、不懂功夫红鸾是轻而易举。孟统领马上挡红鸾面前,挺剑就刺出去,不过他这一剑只为逼开惠王。

只有让惠王离红鸾远了,红鸾才能真得安全;孟统领不想红鸾出丁点问题,他首先要保证就是红鸾安全,然后才是诛敌。

惠王身半空忽然甩出暗器刺中大殿上柱子,那暗器有着长长细链,而他脚细链上一踏手同时松开不再理会那荡开细链,身子半空转了方向直直扑向呆傻中惠王妃,一掌重重击她头顶。

惠王妃七窍都流出血来,可是她却抱了儿子还温热尸身:“儿,母亲来陪你了。”她死前并没有看杀她惠王一眼。惠王生死与她生死都已经不重要,因为她儿子死掉了,现她死掉反而能去另外一世界陪儿子——死了好。她死得没有怨恨。

惠王杀掉王妃后马上一脚踏椅子上翻身后退,躲过了侍卫刺过来长剑;他扬手对红鸾狠狠扔出一物:“要兵符?本王给你,只是你却要拿命来换才成。本王兵符,出则要见血。”他扔出东西并不是很大,急奔红鸾头飞过来。

如果他不是要杀惠王妃,孟统领也不会侧过身子来,那他现掷出东西也不可能会伤到红鸾;他暴起杀人到现掷出所为兵符,每一步显然都是想好。

孟统领马上出剑去拦,而惠王却又掷过了暗器来,依然不攻孟统领而攻向红鸾;第二暗器之后接着又是第三枚和第四枚,后他扬手向四周打出是两把暗器,伸手抓过秀兰来,长臂揽着她腰腾身而起,就向门外奔去。

他杀惠王妃是不杀她难以泄愤,同时也能吸引殿上众人注意力,接着他翻身再偷袭红鸾能绊住武功高孟统领,如此他才能逃离这里:他身上全是血但并不是他,他长公府并没有受伤,那些血是他刺死一名侍卫喷他身上。

惠王大姨娘三儿见惠王带着秀兰走,急得追上前去大喊:“王爷,不要带秀兰贱……”她要对惠王示警。

可是惠王却以为她要跟上来,一面喝令他死士做后盾拦下孟统领人,一面抖手给了三儿一枚暗器:那枚三角锋利棱子深深刺入三儿咽喉,使得她后半句话全化成“咯咯”之声,看着惠王一双眼睛睁得老大,带着恨与不解倒了地上。

她至死也不能相信惠王会对她如此绝情,这些年来惠王待她可谓是极好;她倒地上时候,一双眼睛正对着眼睛,嘴边那抹诡异笑意依然还;而三儿也终于咽下了后一口气,但她好像是安心了,居然是合着眼睛离开人世。

惠王抱着秀兰连杀几个宫中侍卫冲出殿门,回手一抖手腕这次却是启动了袖箭,一排箭矢s_h_è出后他还有暇看向怀中秀兰:“怎么样?这不算是厉害,真正厉害是那些完整弓弩;只要我们离开这里带上兵马,肯定能一路上势如破竹重回这京城。”

“到时我就会成为……”他挥手立时又冲出四名死士来封住殿口阻住追上来宫中侍卫,而他抱起秀兰再次腾身而起。

此时殿上红鸾轻轻一叹,叹息声很轻但是孟统领听到了。孟统领并没有追出去,而是护着红鸾一步一步走向殿门,他们已经知道会发生什么。

惠王话只说了半句,然后一掌把怀中秀兰击飞,而他心口正c-h-a着一柄小巧匕首:“你个贱妇,为什么,为什么?这种时候本王能带你离开,你日后就会是皇后,为什么要暗害本王?”

嘴角流血秀兰咳了几声猛得吐出一口血来,并没有说话;她不是不想说,而是已经无力说话了,惠王刚刚那一掌几乎要了她命。

红鸾步出大殿同时,惠王府这层院落马上亮如白昼。看着伤重站立不稳惠王她轻轻道:“我来替她答你。她不肯跟你走,是因为她姓武,和我一样,都姓武。那些被你杀掉武姓人,都是她和我至亲之人,你说她怎么肯和你走?”

惠王闻言看过去,此时孟统领已经命人过去给秀兰疗伤,但是已经太迟了,只能是强拍她几处x_u_e道,让她死前不那么痛苦罢了。

“就算你姓武,可是本王这些年来如何待你?这种情形下本王都不能舍你而你,你、你……”惠王想掷暗器却已经没有力气了。

被封住x_u_e道秀兰终于有了点力气抬头,看着惠王她笑了,笑得极为妩媚妖娆:“您不过是想带上一个肉盾罢了;如果有追兵放箭正好可以用我来挡,如果没有追兵那就是我运气,且我头脑于你来说也有些用处。”

惠王跌倒地上“嘿嘿”笑了两声:“原来懂本王人是你,有你陪着本王上路也不算寂寞了。”

“王叔,其实你有机会可以避开,因为秀兰姓武一事并不是无人知道,就你没有回来时候,你妻妾都已经知道她姓武了;而临死前想说得一句话,还有被你用暗器杀掉姨娘,她们都是想告诉你——她姓武。”红鸾看着惠王说得很平静。

惠王听完猛得抬起上身来,看着红鸾大口大口喘着气,恶狠狠盯着红鸾,开始是不相信红鸾话,可是他细细一想就知道红鸾话没有骗他:“你,为什么非要说出来?”

“王叔你于我有天高地厚‘恩德’,让你就这样平静去了,岂不是对不起我父母,我乡亲!”红鸾咬牙:“王叔是聪明人,就算是死了也不能做个糊涂鬼。”

惠王瞪着红鸾,心中涌上来悔意就算是他想压也压不住,因为不管是还是三儿能说完她们要说得话,他现早已经马背上了:而那两个能救他x_ing命人,都是他亲手所杀,连她们说完一句话时间他都没有给。

“王叔,你有今天不能怨王妃,不能怨武家,只能怨你自己心太狠了,就是你把你自己害死。”红鸾看着他眼睛:“见到阎王后,记得要说清楚不要乱冤枉人。”

一口血喷出来,惠王倒地上抽搐几下死掉了;他是被他自己活生生气死。

红鸾看着他半晌身子摇晃了几下要摔倒时,孟统领刚要伸手,她已经稳稳落入皇帝怀里:“孟爱卿,你有大功。”

皇帝抱起红鸾来向外就走:“这里,麻烦你了。”他好像没有看到孟统领眼中刚刚一闪而没担忧与心疼。

孟统领躬身答应下来,没有再抬头看一眼红鸾;因为他知道,红鸾安全了。

又是春暖花开时候,太皇贵妃正被小公主追得气喘吁吁、一身大汗,不小心之下还被小公主撞倒地上;她却及时抱住小公主,一大一小两张脸贴一起笑得很开心,完全不意是躺地上。

红鸾远处赶紧过来,让人扶起太皇贵妃来还没有嗔小公主,太皇贵妃已经把孩子抱起塞进她怀里却没有完全放开孩子:“我不小心跌倒,你不要乱怪人;来,我们小公主,亲亲你母后。”

小公主当下用力亲红鸾脸,然后举起两只小手来:“母后,人家下次会小心啦,老天爷爷会做证。”

“太皇贵妃,你把她宠得太过了。”红鸾瞪小公主一眼却换来又一个亲亲,挺着肚子不便她也拿眼前两人无法,便由着太皇贵妃把孩子再抱走,她要看太皇贵妃跌伤没有,却被太皇贵妃把手拍开。

“你小心自己,”太皇贵妃嗔她:“跑这么过来做什么,怎么也是五个月身子了,真是不让人安心。”现换她训人了,训完又附耳道:“边关大捷是好事儿,不过那几个邻国送了几个女人入宫,其中一个还是位公主,你可要上心些。”

她眼珠一转:“不过,有我你放心。”她看一眼小公主笑得慈祥:“我想着,公主要多几个兄弟姐妹做帮衬才好,当然是一母同袍才叫人放心。”

红鸾笑着拍拍她:“放心好了,我又不是那面人儿可以随人揉捏。”听到二丫提醒她抬头看向东面,那边皇帝徐徐行来:“我自省得,太皇贵妃只要不太宠她就好。”

叮嘱太皇贵妃后,她迎向皇帝还没有见礼就被皇帝拉了起来:“怎么,朕公主又淘气了?朕看她乖得很,你不要管得太多了,太皇贵妃知道管教她,小孩子管得太严很可怜。”他先担心自己女儿遭受了严厉母后惩戒。

红鸾翻白眼:“你们不怕她以后拆了皇宫,我才懒得管呢。”她看一眼皇帝:“你不会是赶来为你女儿求情吧?”这种事情常常发生,只是今天应该不是,因为她都没有训女儿一句呢。

皇帝看看红鸾摒退了左右:“皇后,朕有点事情要和你商量。咳咳,就是那个,今天天气不错啊,我们这里小酌几杯如何?”

福王和福王妃不远处偷偷往这边看,跟他们身边乖巧小世子去寻公主了,虽然常被这个堂妹欺负,可是他却护这个妹妹护得紧——他们夫妻都没有发现儿子不见,只管瞅着帝后二人不放。

福王看到卿卿我我皇帝和红鸾:“王妃,你说皇兄是不是不敢说?”

“应该不会吧?”韩氏不太确定便又加了一句:“皇上又不是你,他有什么不敢?”

福王看韩氏一眼,一把揽过来亲了大大一口才道:“你是不知道,皇上怕人就是皇后娘娘了。我敢打赌他不敢说,这次我赢定了;王妃,那个皇庄到手,我们家就又可以多养十个女兵了,你可高兴?”

皇帝和红鸾不知道福王夫妻偷看,正谈得很投机。

“皇上,是不是有几个外邦女人,其中还有个公主要进宫了?”红鸾问得时候眉毛挑起来。

“是。啊,今儿还有进贡鲜玩意儿,朕这就叫人……”皇帝有些心虚胆颤,目光四处乱瞄,完全没有金殿之上八面雄风;要知道,现他只要懒洋洋“嗯”一声,也能让文武百官腿肚子转筋。

倒也因此,红鸾这个皇后行情是越来越好:大臣们有什么事儿求到皇后面前,只要皇后肯开口,皇帝那里也就好说话了。

“你打算封个什么位份啊?”红鸾问得漫不经心。

皇帝忽然间有些不满了,一把捉过红鸾来搂怀里:“就这样?”

“怎么了?妾不够贤良淑德?”红鸾一脸不解。

“去他贤良淑德,朕和你第二个孩子都要有了,你就不能吃点醋?还是你真得没有把朕放心里?”皇帝又开始闹脾气了,这种事情近来一个月总要有那么一两次。

红鸾笑着轻轻亲一下皇帝,可是这次皇帝不那么好对付,亲了一下他依然瞪着红鸾:“说吧,你倒底有没有把朕放心里?有话,为什么朕多了几个女人你都不意?”

“妾这不是相信皇上嘛,相信皇上能够坐怀不乱啊;”红鸾轻轻一句话就让皇帝心情好转不少:“你还没有说要册封她们什么位份呢。”

皇帝搓把脸无奈转过头去:“你说一句你把朕放心上会怎么样?哄朕开心不成啊?”抱怨两句后他认真回头:“朕不想弄很多女人来宫里,朕只想和你、和我们孩子这里能舒服活到老;可是朕是一国之君,有些时候……”他真得不想有其他女人了,但是有些时候国和国之间总是需要联姻,而不能总把人推到他皇弟、皇叔那里。

红鸾笑着扯扯他衣领:“你就照单全收呗,推不掉有什么办法?”

“但是她们进了宫总是有些心思,你知道她们出身不同,说不定其中还有些j-ian细之类也说不定。”皇帝抱起红鸾来:“刚刚清静些日子,真得不想这宫里又乌烟瘴气让你不开心。算了,这些本就是我事情,你不用管了我自去想法子。”

红鸾拦住他:“清静是清静了,不过你没感觉有些无聊?这日子里有几个虫儿叫几声也没有什么不好,至少是个消遣啊;除非皇上你心……”她假装哀伤叹气:“那妾只好去早备好冷宫了。”

皇帝瞪她:“哪里也不许去,晚上等朕;你可以先睡下等朕,不要太辛苦。”这叫做等吗?

红鸾眨眼:“让她们进宫吧。你是皇帝我是皇后,总有些事情是免不了,反正长日漫漫,消磨一下时光也免得你上朝后我没有事情做不是?”

皇帝看着她摸摸下巴:“可是——?”他真心不想红鸾烦心。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你怕什么?我信得你,你反而信不过自己?”红鸾斜睨他:“让她们管放马过来,有j-ian细不是好,让她们见识见识我们夫妻手段。”

皇帝大笑起来:“也是,坤宁宫里福王妃送得那些女兵也烦得很吧?你是出不得宫,想找人宫里练练啊。成,朕会仔细挑选人进宫。”他抱起红鸾来,两个人开始琢磨着怎么迎接那些入宫宫妃们。

《有凤》一文结局了,谢谢亲们一直以来支持与鼓励,谢谢!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大$书$都^小$说$网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dashudu.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