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轻小说 > 章节信息 >

第54章 云慕卿·我喜欢你(番外完)

作者:流光之莹 时间: 类别: 轻小说

翌日,正阳宫中

律则修和徐清颜,还有四个孩子正用早膳,一家人其乐融融,甚是温馨。忽然有宫人进来禀告,“陛下,皇后娘娘,昭妃娘娘她自尽了。”

一时间,众人手上的动作均是一顿。

徐清颜眉头紧皱,“怎么回事?”

宫人答道:“今儿一早宫人去伺候昭妃娘娘梳洗,一推门却发现昭妃娘娘投缳自尽了,昭妃留下遗书,求陛下取消宁平公主和南昭王子的婚约。”

说时,宫人双手将遗书呈上。

律则修将遗书看了,眼睛微眯,神情甚是不悦,“以死相逼,昭妃好大的胆子!”

徐清颜拿起遗书,快速地看了一遍,坐下徐清颜身旁的无忧也凑过去看。

昭妃字里行间全是为宁平公主求情,她在遗书中说,她自知宁平公主犯下大错,但是这罪孽就由她一人承担,只求陛下饶过宁平公主。

无忧眼眸微垂,起身走到律则修身边,扯了扯他的衣角,“父皇,您就允了昭妃的遗愿吧。”每每无忧有事请求律则修时,都会扯一扯他的衣角撒娇。

律则修看了看女儿,轻叹道:“无忧,宁平居心不良,若是不给她点教训,她就不知道痛。”

原本他没想将宁平公主嫁去南昭,还想着趁着这次宴会,为宁平公主挑选一个合适的驸马,但是宁平公主做的实在太过分了。

“父皇,要责罚皇姐并不只是这一种方式。皇姐到底是我北戎的公主,嫁去南昭,那就是和亲,可是皇姐百般不愿,只怕是和亲不成,反而是结仇。南昭虽是小国,但也是邻邦之国,与邻邦结仇,于国无益,还请父皇三思。”

无忧一番话让律则修心头一怔。

律则修看着无忧,人人都以为无忧是被娇宠到大,任x_ing刁蛮的公主,实际上几个孩子中,最懂事的就是她。

“修哥哥,无忧说的对,将宁平嫁去南昭,并非好事。”徐清颜接过话去,她赞同无忧的话。

律则修沉思片刻,最终点了头,“好,传朕旨意,昨夜昭妃突发疾病去世,宁平身为昭妃亲女,当守孝,这桩婚事就此作罢。”昭妃自尽而亡的消息并不适合传出去,为了皇室的颜面,只能说昭妃是突发疾病去世的。

……

律则修派了贴身内侍喜公公将婚事取消的消息转告宁平公主,同时一并转告的还有他给宁平公主的忠告。

“公主,陛下让奴才转告您,这一次是荣安公主为您求情,但是没有下一次了,希望您好自为之。”

宁平公主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荣安公主,又是荣安公主……

喜公公传了话就退下了,他一走远,宁平公主拿起手边的东西就往下砸,“贱人!贱人!”

“你替本公主求情,本公主还要感谢你不成?律无忧,你就是个贱人!该死的人明明是你!你还想嫁给云世子,你休想!”

宁平公主把能砸的都砸了,这时忽然抬头,正看见伺候在一旁的宫女脸色苍白,浑身直打哆嗦。

“你怕本宫?”宁平公主似笑非笑地看着那小宫女。

小宫女不看抬头看她,只是连连摇头,浑身颤抖地更厉害了。

宁平公主嗤笑一声,缓缓走到她面前,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怕什么,本宫又不会吃了你。你是本宫的人,只要好好为本宫做事,本宫不会亏待你的。”

“多……多谢公主。”小宫女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宁平公主勾唇轻笑,“去打听打听云世子人在哪儿,打听到了立刻回来禀告,本宫重重有赏。”说时,将头上的金钗取下,放到小宫女的手心。

小宫女颤颤巍巍地接了,“是,奴婢……奴婢这就去。”

……

而此时,云慕卿人正在御书房中,皇帝召见几位大越来的使臣,两国虽然从二十年前律则修第一次去大越就已经交好,当时律则修和赵天祁订下了盟约,两国二十年内不得开战,如今二十年期满,也时候续约了。

赵天祁将此事交由太子赵瑾瑜处理。大越朝阳公主徐清颜嫁入北戎,两国结为秦晋之好。赵瑾瑜委婉地表示,两国若是能再多一桩婚事,那就更好了,锦上添花,两国的关系也能更牢固。

律则修笑了笑,并未立刻回答,反倒是朝赵瑾瑜说,此事他要和赵瑾瑜单独谈一谈,云慕卿和孟琛就自觉地提出去御花园走走。皇帝欣然允之。

云慕卿和孟琛在御花园里喝茶,却不想宁平公主忽然疾步走了过来,人还没到,声音先到了,“云世子,本宫有话和云世子说。”

孟琛嘴里的茶差点喷出来,低声朝云慕卿道:“慕哥哥,你好像招惹了一朵烂桃花。”

昨日宫宴,偏殿发生了什么事情,孟琛不用问,一看就猜出了始末。孟琛虽然是外臣之子,但是他身份特殊,母亲临安公主是皇帝的堂妹,父亲孟飞扬是皇后的弟弟,所以他是和帝后血脉相连的侄子,小时候又养在宫中,对于宫里女人间尔虞我诈的手段,他见的多了。

“吃东西还堵不住你的嘴。”云慕卿抬眸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孟琛把头一缩,当即闭上了嘴。得罪谁也不要得罪慕哥哥,这可是个y-in死人不偿命的家伙,而且还是明着y-in死人,更气人。

宁平公主走近了,先是快速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装束,确定没有任何失礼之处,方才与云慕卿二人见礼,“宁平见过云世子、孟世子。”

云慕卿朝她微微颔首,“宁平公主,有事?”

宁平公主眉心微蹙,云慕卿神色淡淡,态度甚是冷漠,至于旁边的孟琛,宁平公主选择x_ing的忽视了。

云慕卿的态度让宁平公主心里小纠结了一番,但是随即她又将这点纠结抛之脑后,她的机会不多,必须要牢牢地把握住。

“云世子,你可知道本宫的母妃昨夜去世了?”

说时,宁平公主眼眸中就沁出了莹莹点点的水光。

云慕卿点了点头,“公主请节哀。”

“不,本宫没办法节哀。”宁平公主一面说,一面流泪,“母妃不是病逝的,母妃是被人害死的,是无忧,是荣安公主律无忧。”

“云世子,无忧她在父皇面前进谗言,逼得父皇将我嫁去南昭,母妃没有办法,只能用死来换取父皇的怜悯,取消婚约。”

“云世子,无忧她根本就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单纯善良,她骨子里就是蛇蝎心肠,这样的女人,你千万不要娶,否则只会是家门不幸。”

宁平公主絮絮叨叨地说着,上嘴皮碰下嘴皮,说个不停,等她终于将心头的话全部都说出来之后,抬头看向云慕卿,想得到他的回应,然而回应她的是四个字。

“荣安公主。”云慕卿的目光饶过宁平公主,落在她身后的不远处。

宁平公主连忙回头看去,只见无忧正立在不远处的树荫下。宁平公主顿时心下一惊,无忧来了多久了,她听了多少?

脑子里浮现出这些问题,随即,宁平公主手指紧紧地捏成一团,听到又怎么样,她还有什么可怕的。

“贱人!你害死母妃,本宫要你为她偿命!”

说时,宁平公主就快步冲上前去,扬起手指就朝无忧的脸抓去,贱人,没了你这张如花似玉的脸,看你还怎么嫁给云世子。

无忧抬脚一踢,宁平公主连她的衣角都没碰到,整个人就倒在地上了。

“贱人,你敢!”宁平公主摔的不轻,尤其是压下身下的胳膊,好疼。她狠狠地瞪了无忧一眼。

无忧冷冷地看着倒在地上的人,嘴唇抿的紧紧的,“本公主真是后悔为你求情。”

她为宁平公主求情,原本是可怜昭妃一片慈母之心。虽然宁平公主这个皇姐算计她,但是昭妃一直安分守己,对她也不错,如今昭妃自尽,只求饶过宁平公主,她看在昭妃的份上才为宁平公主求情。

如今看来,宁平公主根本就不值得求情。昭妃为了她付出了一条命,而她却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旁人身上,说到底都是她自作孽不可活。

“谁稀罕你的求情,根本就是你算计我,你现在如愿了,你终于要嫁给云世子了,你满意了!”宁平公主思来想去,她得出了一个结论,无忧早就知道她的计划,将计就计,引来云世子,让云世子对她负责。然后无忧跑去父皇面前,将所有的罪过都推到她头上,所有无忧被赐婚给云世子,而她却要嫁给南昭王子。

宁平公主不愿承认这一切都是她自作孽,反而是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无忧头上,并且对于她的猜测,她坚信不疑。

无忧只觉肺都要气炸了,“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什么算计你了?我又什么时候要嫁给云世子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无忧简直想不明白。明明是宁平公主算计她,只是被云世子发现了,好心告诉她,她才能避开。至于父皇是怎么知道的,这皇宫上下有什么事情是皇帝不清楚的,她什么都没有说过,而且还嘱咐弟弟也不要说出去,事关皇室颜面,她不想将此事闹大。

这怎么就成了她算计宁平公主了?还什么如愿嫁给云世子?这分明就是胡说八道嘛。

“宁平公主,你误会了。”

云慕卿淡淡地开口说道:“不是无忧要嫁给本世子,而是本世子有意求娶无忧。”

轰!

宁平公主如遭雷击,怔怔地看着云慕卿,“你……你说什么……”

云慕卿有意求娶无忧,这怎么可能?

无忧也是一愣,云慕卿有意要求娶她?

孟琛则是一脸看好戏的模样坐在一旁,喝茶看戏,看的还是慕哥哥的戏,难得啊……

“宁平公主算计无忧和南昭王子,不巧,正好被本世子看在眼里,本世子不愿自己喜欢的女子嫁给别人,所以就帮了她一把。”

云慕卿的语气淡淡的,但是字字句句落在宁平公主耳中,犹如刀子直c-h-a心脏。

“你喜欢的女子……”宁平公主的目光缓缓落在无忧的俏脸上,手指着她,“你喜欢她?”

还没等云慕卿开口,宁平公主就先发了狂,大吼,“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喜欢她!她除了长得好看点,还有什么,刁蛮任x_ing,行为粗鲁,哪里值得人喜欢了!”

“怎么不可能。”云慕卿眼眸微抬,含笑的目光落在无忧身上,“无忧率真可爱,本世子很喜欢。”

噗!

宁平公主再也撑不住了,一口血喷出,然后整个人晕过去。

孟琛在心头为云慕卿竖大拇指,厉害,将人气的吐血了。

“将宁平公主送回玉芙宫,请太医。”

无忧先是吩咐了宫人,然后才走到云慕卿面前,正色道:“云世子,昭妃娘娘去世,皇姐精神恍惚,她的话你不用放在心上。本公主知道云世子方才的话是不想招惹麻烦,本公主也不会放在心上,今日之事就当没发生过。”

说完,她福了福身,就低着头快步跑开了,可不能让人看见她脸红了。

无忧提着裙子就往前跑,直到跑远了,回头再也看不见云慕卿了,她方才停下脚步。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好烫,她的脸肯定红了。

虽然明知道他说喜欢她不过是故意说的气人的话,可是她依然忍不住脸红……

“慕哥哥,你将小公主吓到了。”孟琛捂着嘴偷笑,“京城里那么多烂桃花,可没见慕哥哥你拿谁出来挡桃花。可惜啊,你这番心思,小公主没领会到。”

旁人还不知道,但是从小和云慕卿一同长大的孟琛却是一清二楚。喜欢二字分量太重,云慕卿从来都不是一个轻易说出口的人。

然而,他的心思,无忧却一点都不明白,只当他是故意说这话气晕宁平公主的。

云慕卿瞥了孟琛一眼,“回去之后,本世子会告诉父王,有人觊觎晚晚。”

孟琛顿时脸色一僵,欲哭无泪,“慕哥哥,我错了……”

无忧以为云慕卿说喜欢她是假话,却不想翌日,律则修就告诉她云慕卿求娶她,她愿不愿意嫁。

“父皇,您没开玩笑吧。”无忧唇角轻咬,心头数种情绪齐上,难以置信,震惊,还有丝丝的欢喜……

律则修将女儿的神情看在眼里,忍不住笑了,“这么大的事情,朕怎么会开玩笑。大越太子与朕说,若是你也同意,他立刻呈上大越的求亲国书。”

“他求娶儿臣,是他的意思,还是大越的意思?”无忧忍不住问道。她嫁给他,是两国联姻,可是她想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真心想娶她的。

律则修看着女儿微红的脸颊,还有纠结的神情,当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个女儿到底是坠入云慕卿那个死小子的情网了。

罢了罢了,既然是无忧喜欢,那他为何不允。

“不管是谁的意思,只要是无忧你喜欢就好。”律则修笑道。

无忧红着脸沉默了片刻,最终微微点了下头,“儿臣……愿意。”

数日后,大越呈上求亲国书,北戎皇欣然允之,许嫁爱女荣安公主与大越镇南王世子云慕卿。而宁平公主因生母离世,悲痛欲绝以至精神失常,与南昭王子的婚事自然就只能作罢。

……

几个月后,这日是无忧和云慕卿的成亲之日,行过大礼,进了洞房,鸳鸯戏水的红盖头揭开,露出一张如玉的容颜。

无忧看着他,问出了那个藏在她心里许久的问题,“我一直有个问题,你喜欢我吗?”

云慕卿笑容清浅,“父王母妃曾对我说,宁可孤独终老也不要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

我喜欢你,无忧……

妙书屋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大$书$都^小$说$网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dashudu.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