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章节信息 >

006、【江湖绝技歪头杀】

作者:幼儿园一把手 时间: 类别: 历史军事

宁盈此次前来墨门,本是来探望一下路家兄妹的,没想到路家兄妹正打算下山。

她神识敏锐,兄妹二人的对话皆被她听到了,在得知路朝歌要下山破境后,便打算暂不现身。

暗中尾随.jpg。

“师叔,我们为何不直接与他们同行,这样偷偷跟着,我总觉得怪怪的。”清秀漂亮的少年对宁盈道。

“你懂什么,这样才有趣嘛!”宁盈微微一笑。

随着她的脸上浮现出了笑意,那双桃花眸子媚态渐浓,格外勾人。

她的媚并不是矫揉做作出来的,有种浑然天成之感,是天生的妖精。

要知道,在《天玄界》公测后,沙雕玩家可是在论坛上搞过NPC评选的,在最受欢迎的女x_ingNPC排行榜上,宁盈一直高居榜单首页,从未下榜过。

长得又漂亮,实力又强,简直是软饭男们的最爱。

清秀少年不懂师叔的恶趣味,嘀咕道:“不就是下山破个初境嘛。”

宁盈闻言,脸上笑意更浓,眨巴了一下自己的桃花眸子,拖长了尾音,来了一声意味深长的:“喔——?”

清秀少年侧过头去,道:“本来就是如此,这都修行多少年了,还未破初境,简直是…….简直是……..”

他最终也没有说出一些不好的词汇。

宁盈与路朝歌的母亲情同姐妹,她也是把路朝歌当作亲子侄看待的。

只不过奇怪的是,听闻清秀少年的话语后,她非但不恼,反而笑着道:

“我怎么记得有个人,从小就对他特别在意呢?这次也是听说我要来墨门,才想着下山一趟的吧?”

“哪有!师叔你又开始胡编乱造,胡言乱语,胡乱猜忌……..”清秀少年眉头紧皱,撇过头去,四字词语开始往外狂蹦。

“你急了,你急了!”宁盈逗得更开怀了。

清秀少年干脆闭嘴,不再说话。但这不代表他默认了宁盈的话语,对于自己时刻关注着路朝歌,他是打死都不会承认的。

“俞月,别人觉得朝歌是个修行废材也就罢了,可你应该不会这么认为吧?”宁盈道。

“这么多年了,连个初境都破不了,这就是不争的事实!”俞月嘴上这么说着,眼睛却不由地望向了百米外的那道挺拔背影。

宁盈闻言,笑而不语。

俞月乃是剑宗当代潜力最大的弟子之一,两年前更是被剑尊大人收为剑侍。

虽说是剑侍,可实际上却如同剑尊的弟子。

要知道,剑尊在剑宗地位超凡,身份高于诸位长老,地位与宗主平起平坐。

在剑宗,权力最大的肯定是宗主,但要说谁的剑最强,那肯定是剑尊!

剑宗至强之剑,方可得剑尊之名!

成为剑尊座下的剑侍,那是莫大的殊荣,所有剑宗的弟子都死劲吃柠檬呢,慕了慕了!

可宁盈却清楚,别看俞月嘴里好像不把路朝歌当回事,可路朝歌对他而言,却像是梦魇般的存在,如若是——业障心魔!

俞月家世显赫,在俗世里也是翩翩贵公子。他是宁盈在山下云游时,意外发现的好苗子。

他剑道天赋极高,是传说中千年难遇的无瑕剑体,乃是最顶尖的剑道天赋。

这等天资,换算成游戏内的属x_ing,便是【剑道资质:10】!

俞月其实还有另外一重身份,那是目前为止,只有路朝歌知道的身份。

——他是《天玄界》这款游戏里的四大世界主角之一!

《天玄界》既然是一款游戏,那就肯定有主线剧情任务,那么,NPC里,就肯定有主角级的人物,在剧情任务中担任最重要的角色。

俞月,便是其中的一位。

由于他又帅又强,想当初,他在女玩家那里的人气可以说是爆棚的,跟偶像明星似的。

没办法,女人好色起来,那是真的色!

言归正传,宁盈在带俞月回宗前,正好路过墨门的丹青峰,便去墨门小住几日。

那时候,路朝歌的父母健在,还未丧命,宁盈与闺蜜好久未见,有说不完的话,这一住就住了小半个月。

而这半个月的时光,给俞月留下了深深的童年y-in影。

他至今都还记得,自己与那个大自己两岁的路朝歌初见之时,路朝歌的第一句话就是:

“呵,没我好看。”

……..

……..

“俞月,接下来由你御物,可得跟紧了。”宁盈不再c.ao控一叶轻舟,对俞月道。

“是,师叔。”俞月接管过一叶轻舟后,目光便始终盯着路朝歌的挺拔背影,没有再挪开过了。

没办法,是师叔叫他跟紧点的,可不是我想看。

他看着路朝歌的背影,心中其实五味杂陈。

曾经的他,可是把路朝歌视为“一生之敌”,甚至一度觉得,自己此生或许都只能追逐他的背影,而不是追上他本人!

俞月的思绪开始发散,渐渐的进入到了回忆之中。

数年前的那一日,两位小少年在丹青峰初遇,自报姓名后,俞月便被路朝歌从上至下打量了一番,眼神极具侵略x_ing,仿佛把他整个人都给看得透透的。

“你叫俞月?还真有几分相像。”小少年路朝歌老气横秋道。

“和谁像?”俞月听不懂。

路朝歌笑而不语,没有回答。

在确认眼前这位干净清秀的少年便是传说中的世界主角后,路朝歌脸上的笑容逐渐拽化,开始变得邪魅狂狷起来。

“叫师兄。”路朝歌道。

“什……什么?”俞月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

“我说,你该称呼我为师兄。”路朝歌歪嘴笑着,双手抱胸,仗着比俞月长得高一点,且站在一块石头上,直接就以这样的动作俯视俞月。

俞月家世显赫,又自知自己天赋异禀,本就是骄傲之人,哪里会愿意。

按道理来讲,路朝歌年纪比他大,又是墨门掌门之子,等于出生那一刻就已入门。

墨门虽然是剑宗的下属宗门,但也算是一家人,严格意义上来说,他的确也算得上是俞月的远房师兄。

可是,剑宗弟子的身份本就高于墨门弟子,没多少人会真这样去算辈分,也没有小门派的弟子真的敢去计较。

规矩毕竟只是规矩。

可路朝歌不同,他的心理年龄都能让俞月叫一声叔叔了。

你是世家公子哥没错,可别忘了,前世的路朝歌,也是个超级超级富二代。

更何况……你是世界主角,老子还是天选之人呢!是唯一穿越者!

“你不叫?”路朝歌继续俯视着他。

俞月没有说话,用沉默表达着自己的态度。

在少年俞月心中,同样还未正式修行的路朝歌,明显配不上一声师兄。

“你叫不叫?不叫的话,头给你打歪。”路朝歌皱眉。

“你敢!?”俞月瞪大清澈的双眼,怒火中烧。

“啪!”

月光下,少年的头歪了。

……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