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章节信息 >

第五章:又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作者:丁家小黑 时间: 类别: 历史军事

用着最快的速度,也承受着身上的刺疼,总算是到了事发点。

“这个又什么情况?”

平安看着卡在栅栏格子中的小孩,一时也想不明白,他是怎么进去的呢,只见一个小孩,头伸在窗子的栅栏外,手扒着两根栅栏,还和窗子下的小朋友们,有说有笑的,就好像,卡住的不是自己一样。

小孩的情况,并无生命危险,因为那窗子,真的不够,也就是一楼的房子。

“我很厉害的,我都敢爬窗户,你们敢吗?”被卡住的小男孩,觉得自己很牛逼一样。

“可你现在动不了,不能出来玩,还不能进去,你很厉害又怎样,我们要一走,都没人陪你玩了。”窗子外的小朋友中,有人对被卡的小男孩说。

“一天到晚就知道戳把叉,能叫我安分两天不能!”一男子(被卡小男孩的父亲),站在窗子边上,对那自以为很神奇的小男孩扇了一脑壳子,又气又无奈的说道。

“你又打我顶脑,说多少次了,不能打顶脑,会打傻的,你要把我打傻了,等你老了,可木人给你养老送终了。”小男孩瞪了过去,看样子,他很恼火。

“我打你又咋了,啊,我是你爹,打傻了又咋的了,大不了,我和你妈在生一个,没了你,我们还不敢老了使的。”

那男子说完,对着小男孩的脑袋又打了一下。

“你在打,在打一下试试!”小男孩火更大了。

“我还就打了,叫你戳火线,一天不安分一次。”男子好像很生气,他还真就打了。

“你等着,等我十八年后,长的和你一样高了,我天天打你,还就打你顶脑,给你打成傻老头,让你天天出去拣破烂,君子报仇,十年,不对,是十八年不晚,有种给我等着!”

“还十八年后,我叫你十八年后………”

“孩子在顽皮,你这当家长的,也不能老打孩子啊!”平安看着班长张强伸手拦住了男子的手。

“解放军叔叔,他打我,他是坏人,你们赶紧给他抓走!”小男孩看到平安和他的战友,赶紧开口求救。

“我们是消防兵,不是解放军,抓坏人这种事,那是警察们的事,我们,只救人。”老介对小男孩说了一声。

“你是嫌我打的还不够………”男子呼的一下就又抬起了手。

平安看了一眼男子,那男子就又把手收了回去,平安呢,看向了小男孩,问:“小朋友,你这是怎么弄的啊!”

此时,关小林,双手拉住了两边的栅栏,使劲的往两边拉,准备用蛮力,将铁栅栏的口,弄的更大。

“我就爮个窗,也没想到,就卡住动不了,我以前,从来没遇着这种情况,以前,我怎么翻都没事了,我估计啊,是我最近长大了。”小男孩一点不在意的说,他被卡,倒是一点也不在乎。

听小男孩的话,他经常这样干的,只是很不幸,今天被卡住了。

老乔推着小男孩的头,把小男孩脑袋给推了过去,小男孩的脑袋,也终于出去了,只见他快速的跳进了他家里,然后,人一下子溜了。

那中年男子看到小男孩没事了,赶紧来感谢来安他们四人,他还伸手对刚跳进去的小男孩说:“过来,谢谢叔叔!”

这家楼栋的门忽然就开了,小男孩跑了出来,他看了男子一眼,人不但没过来,反而溜的更快了,还对那几个原来陪着他的小朋友们喊:“快走啊,我出来了………”

“小兔崽子,回来!”见小男孩往外跑,男子一跺脚,对小男孩喊道。

“我是小兔崽子,那也就是大兔崽子,你记住了,十八年后,你打我的仇,我会一一报的。”小男孩边跑边喊,压根就没有想过回头。

男子见小男孩已经跑远了,要去追回来也没可能,他看向了老乔,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救了我的孩子。”

“不客气,不客气,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现没事了,我们也要赶紧回去报告了,你这孩子,可是够顽皮的要好好管教,但是不能在上手打了。”

老乔很客气的回应着,其实现在老乔巴不得赶紧离开,必竟,身上挺难受的,被仙人掌扎了,还没来的及拨刺呢。

“你看,我怎么也要好好的感谢下你们,要不…………”

老乔可不想继续的在这浪费时间,他伸手,把来安扯了过来,说:“你来应对,我们先走,一会车那边见。”

眼下,四个人中,也就只有平安一人好好的,没有受一点罪,他浪费点时间是无所谓可是别人不行啊。

平安挡在了男子身前,他说:“同志,救人,这是我们消防兵的职责,这都是我们份内的事,感谢就不用了,现在,我们要赶快回去。”

男子很客气,拉着平安的胳膊:“那怎么行,虽然说你们过来问题并不是很大,可怎么也让你们跑了一趟,这怎么也得感谢你们一下………”

平安无奈的说:“同志,你的心意我们心领了,可我们真的不能留,我们必须赶紧回去,你看,如果我们出勤,每一次都浪费时间接受感谢,那要别外出了大事,我们一时赶不过去,那不是对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不负责任吗,你得理解下我们。”

男子听了平安说的这话,总算是松开了,扯着平安的手,他说:“理解,理解,当然理解,我当过兵,也知道,职责所在,既然你话都已经说到这一步了,那我也不能真留着你们,这个,你们拿着,就当是我小小的心意!”

男子说着,从自己的口袋里取出了一个钱包,把钱包里所有的钱,包括整的零的全部都取了出来,往平安的手上塞。

平安拒绝的推了回去,说:“我还真赶时间,真不好意思。”

平安推回了男子递过的钱,转身就跑,班长他们三个人早就离开了,现在平安也赶着回去,和他们集合。

而提前离开了的班长张强三人,他们并没有提前上车,到时站在车边,哼哼哈哈的在扒着身上的但人掌刺………

“这叫怎么一回事吗,还以为要大动干戈的救人,没成想,又他娘的是这种j-i毛蒜皮的小事………”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