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章节信息 >

第一百五十四章 煞气异变

作者:小飞飞飞飞机 时间: 类别: 历史军事

韩枫一路马不停蹄朝史莱克学院飞奔而去,到了学院,也没有半步停留,直接冲进了弗兰德的院长办公室。

此时的弗兰德正在数钱,韩枫的突然闯入令他一惊,连忙将桌子上的金魂币收了起来,对韩枫呵斥道:“韩枫!你不是应该在比赛吗!?怎么会在这里!?”

“冒冒失失的成何体统!”一旁的赵无极也跟着帮腔道。

韩枫却是根本不理会两人的训斥声,将戴沐白放下,对两人说道:“院长!赵老师!你们快看看大老白,他体内的好像失控了!”

赵无极和弗兰德闻言一愣,随即却是轻笑了一声,赵无极更是调侃道:“小白的煞气失控了?你小子最近是欠收拾了吧?小白的煞气怎么可能失控?你们俩是不是又在打着什么鬼算盘?上次马红俊那小子还跑过来说自己的邪火又犯了,是不是你小子的主意?”

赵无极和弗兰德可是看着戴沐白吸收万年魂环的!

在万年魂兽的怨念冲击之下,戴沐白体内的煞气都静如止水,和苍晖学院打个比赛就失控了?

苍晖学院的七位一体融合技能有这么强?

说罢,赵无极还想伸手拨弄戴沐白,似乎想戳破戴沐白和韩枫的闹剧。

韩枫看到这一幕,连忙抓住了赵无极的手,知道赵无极和弗兰德不以为然,韩枫一字一顿的对两人说道:“我说真的!”

见韩枫如此,赵无极的手下意识的一缩,弗兰德更是眉头皱起,走到戴沐白身边,魂力探出,小心翼翼的扫过戴沐白的身体。

“嘶!”弗兰德的魂力刚刚接触到戴沐白,便感受到一股冲天的煞气扑面而来,弗兰德连忙收回魂力,倒吸了一口冷气,凝重的说道:“好凶戾的煞气!”

赵无极看到弗兰德的神色,哪里不知道戴沐白的煞气是真的失控了,粗犷的眉宇之间闪过担忧之色,推开韩枫,掌间凝聚起浑厚的金刚魂力,沉声喝道:“让我来!”

弗兰德让开了位置,赵无极毕竟是强攻魂圣,对付戴沐白的煞气,自然是比弗兰德更有优势。

赵无极也不多言,手掌落在戴沐白身上,肉眼可见的凶戾煞气溅起,赵无极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弗兰德也是一脸的严肃,他感受过戴沐白体内的煞气,若想在不伤及戴沐白的前提之下穿过那层煞气,绝非易事!

韩枫更不敢出声,甚至连呼吸都暂时屏住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赵无极的眉头越皱越深,到了最后?脸上甚至出现了细汗?牙齿紧紧咬在一起,显然并不轻松!

砰!

突然之间?赵无极猛地暴退了两步?长呼了一口气后,一脸惊骇的看着戴沐白?叫道:“这不是小白的白虎煞气!”

“什么!?”弗兰德闻言,心头一惊?问道:“不是白虎煞气?那是什么?沐白怎么会有这么浓郁的煞气!?”

赵无极摇了摇头:“我突破了小白体内最外层的白虎煞气?正打算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的魂力却突然被一股更加凶戾霸道的煞气打了回来,那股煞气与小白的白虎煞气完全不同!”

赵无极说完,看向韩枫?目露询问之色。

韩枫知道赵无极是在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但韩枫也是一头雾水,只能解释道:“我也不清楚,在比赛之前还好好的,大老白身上的煞气也从未有过半点暴走的迹象,但今天?苍晖学院的修罗幻境一落下,煞气就突然失控了!”

听韩枫说完?赵无极和弗兰德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们倒是宁愿是孩子们自己因为冒失而导致的结果,至少这样他们还能知道起因!

但现在?他们确实连戴沐白的症结所在都不知道!

弗兰德身为院长,终究冷静许多?沉声道:“沐白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我和老赵能解决的问题了。。。或许落日森林的那位能有办法。。。”

“院长?你的意思是。。。毒斗罗!?”赵无极瞳孔一缩?惊疑不定的问道。

“为今之计,只能求独孤博出手了!独孤博与小三交好,想来不会拒绝!而且独孤博为了解除自身武魂的弊端,对古籍药经多有研习,可能会有办法!”弗兰德不是拖沓之人,决定了便不再犹豫,当机立断道。

“不行!”但赵无极和弗兰德没有想到的是,韩枫竟突然开口大叫了一声!

韩枫不相信独孤博,和独孤博交好的是唐三,而不是史莱克七怪,再加上独孤博此人亦正亦邪,很难让人信任。

最重要的是,独孤博是天斗皇室供奉,戴沐白是星罗帝国皇子!

“胡闹!现在不是你耍小孩子脾气的时候!”弗兰德却是以为韩枫还是在为天斗皇家学院的事情而排斥独孤博,厉声呵斥了一声——弗兰德也不想见到独孤博,但事权从急,怎么能因小失大?

韩枫却是寸步不让,提醒道:“院长!大老白他可是星罗皇子!”

弗兰德和赵无极是知道这件事情的,闻言两人顿时一愣。

赵无极沉吟了片刻后,也是说道:“韩枫说的没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眼下大陆的局势愈发紧张,小白的身份还是很敏感的!”

弗兰德如何想不透其中利害,但戴沐白此时煞气失控,随时都可能走火入魔,又如何耽搁得起?

“可除了独孤博。。。”弗兰德欲言又止。

韩枫哪里不知道弗兰德的意思,直接拿出了古榕给他的令牌:“让古前辈来吧!古前辈也很看好大老白,而且有荣荣在,古前辈应该不会为难大老白!”

古榕肯定是知道戴沐白的身份的,若是想为难他,早就为难了,韩枫之所以这么说,只是为了安抚赵无极和弗兰德而已。

赵无极和弗兰德听韩枫这么一说,皆是眼前一亮,但又迟疑的说道:“不若让荣荣去请骨斗罗吧?你与骨斗罗。。。”

古榕可是说过,他可以帮韩枫,但韩枫是要欠他人情的,人情债向来是最难还的!

以韩枫的潜力,没有人会怀疑他的未来,古榕能让他欠一个人情,真的不亏!

韩枫却是摇了摇头,道:“荣荣她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而且若是古前辈果真能救大老白,我欠他一个人情又如何?我不过一个小小的魂宗,能让古前辈看入眼,已经是邀天之幸了!”

说罢,韩枫没有拖沓,魂力注入令牌之中,下一刻,三人面前凭空出现了一轮黑洞。

“没想到你小子真的会主动求老夫帮忙,难不成遇到了什么生死危机不成!?”黑洞之中传来古榕轻佻却又y-in冷的声音。

以古榕对韩枫的了解,韩枫轻易绝不可能请他出手,但既然韩枫请他了,那多半说明,有人以大欺小,想要杀韩枫!

但当古榕从黑洞之中出来之后,看到眼前的三个人,却是一愣。

“晚辈见过骨斗罗冕下!”赵无极和弗兰德见到古榕,恭敬得见礼道。

古榕却是摆了摆手:“不必多礼!”

说完,古榕也不理会两人,只是对韩枫问道:“你小子这是什么意思?”

古榕原本魂技都已经酝酿好了,结果一出面,就给他看这个?

韩枫却是没有听出古榕语气之中的怪异,只是让开身位,让古榕看到戴沐白,对古榕道:“还请前辈救他!”

古榕闻言,看向戴沐白,仅仅只是精神力一扫,便皱眉道:“怪哉怪哉。。。这小家伙体内的煞气暴走失控,竟然没有走火入魔,甚至连一点疯癫的迹象都没有,当真是罕见!”

听见古榕的话,韩枫不惊反喜,赶紧问道:“前辈可知沐白他到底怎么了?”

“老夫也不甚明白,一切得先等老夫看看再说!”古榕摇了摇头,并没有说出令韩枫满意的话。

“连前辈都看不出来吗?”韩枫心头一凉。

古榕见状,没好气的敲了韩枫一下:“老夫都还没看呢!怎么就看不出来了?而且大陆上怪事那么多,老夫又不是百晓生,哪里知道那么许多!别的不说,就你小子的一体双魂,唐三的暗器和毒理,哪里个老夫都解释不通!”

韩枫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道:“前辈赎罪!”

古榕当然不会和韩枫计较,只是神色一正,掌间凝聚起精纯的魂力,轻轻在戴沐白胸前一拍。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