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章节信息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作战命令

作者:风无限 时间: 类别: 历史军事

东京湾为房总、三浦两半岛所环抱,以浦贺水道连太平洋。房总的洲崎、三浦的剑崎连线以北的水域。南北长80公里,东西宽20-30公里,湾口仅8公里,里阔外狭,为陷落海湾。大部分深30米左右,久里滨深100米左右。

1894年11月11日凌晨6点10分,由太平洋第一分舰队和第二分舰队各抽调部分舰只组成的中华帝国海军混合编队,已经来到了东京湾的入

海口处,舰队旗舰是由上海号战列舰担任,中华帝国海军上下因为受到元首江海奇怪思想的严重影响。

外出执行作战或其他任务的时候,只要是有北京号战列舰在,舰队旗舰的第一选择必定是它,即便是其它如上海号,西安号,天津号等

同级的姐妹舰也不行。只有在北京号战列舰不在的情况下,才会选择其它的同级舰。这种情有独仲的奇怪想法,相信除了做为穿越人士的江

海本人以外,没有人能够理解为何会有这种奇怪的首都思想。

原定的征日舰队因为某些意外原因改变后,两艘战列舰在只能选择一艘的情况下,出征日本的最高指挥官蒋斌少将,几乎是不加思索的

就选择了北京号战列舰。在他看来,反正两艘战舰的战斗力基本上都是一致的,选哪个都差不多,再加上一直以来元首的影响,自然不难做

出这样的选择。

原以为会就这样定下来的蒋斌却没想到最后的结果会是大相径庭。他想要的北京号换成了上海号,这对出征舰队本身来说并无影响。但

他还是去找元首了解了一下情况。元首并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仅仅只是说了句,留守夏威夷的是上海号也好,北京号也罢,我并不在意,

我所在意的是人。说完这句话就让他出来了。他看的出来,当时元首的心情并不好,不仅皱着眉头,话语间也带着淡淡的惆怅。本来他想开

口问到底发生了什么的。他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问出口。

不因为别的,只是他突然想到,他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为进攻日本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其他的事情。他就算知道了也没有精力去完成

。更何况元首既然没有告诉自己。自然有元首的道理。再去追根究底也未必是件好事。

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可元首的那句话,还是经常在蒋斌耳边回荡。可到现在。蒋斌还是不太明白,元首说这句话的意思。字面意思很简

单,总结起来也就“舰同人异”四个字,可让他不能完全理解人是,两艘舰上的人员无论是军事素质还是数量上都基本上一样,就连舰长之

类的指挥官的能力应该都相差无几。既然战斗力基本相同,互换又有什么意义呢?

想着想着,蒋斌的思绪又回到了昨天晚上。天色都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完全是依靠帝国先进的无线电技术,才让由两艘重巡洋舰护卫着

的帝国远征军运兵船队在迟到了近三个小时的情况下,依然完成了帝国陆海军双方的最终会合。

“报告”一声报告突然出现在蒋斌耳边,打断了他那纷乱的思绪。

“讲”闭上了眼睛片刻,收回了自己发散的思绪。

“指挥官,参加作战会议的人员都已到齐,现在就等您去主持了。”传令兵大声的向蒋斌报告道。

“嗯,你下去!我随后就到。”现在,蒋斌也终于想起来一个小时前,自己要求召开的作战会议,没想到自己一走神,居然过去了那

么久,想必他们都等急了!从各舰船转移到旗舰,最多也就半个小时的时间而己,也就是说他们至少都等了半个小时了。

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军服,然后拿起桌上的军帽,就转身向战舰前部的会议室走去。

此时,会议室里早已坐满了人,会议桌依旧是椭圆形结构,左侧从前到后分别为:高岭上校,苏卫清中校,宫剑中校,冯得志少校,杨

海民少校。共5人,且都为帝国海军将领。右侧从前到后分别为:张大明少将,欧阳天上校,秦通上校,司马成都上校,李健上校,霍塔山上

校。共6人,且都为帝国陆军将领。从军衔上也能看出陆军的军衔明显要高于海军。

“起立”“敬礼”“指挥官好”三个动作再加上椅子拖动后,摩擦地面时所发出的声音,就是蒋斌急匆匆来到会议室时所经历的一幅画

面。“大家好,都请坐下!”蒋斌快步走到会议桌最前方的位置上向众人回了一个军礼,同时开口说道......这是每一次军事类会

议必备的步骤之一,众人也都不是第一次参加会议了,当然对此都有所了解,不会有人会傻傻的去做特立独行的事情来。

会议首先将陆军远征军现在的人员状态以及只所以造成会合时间严重推后,以至于本该昨日会合后就进行的作战会议延迟到现在进行的

原因进行了通报。然后,蒋斌才做出了最后的总结:“攻击行动尚未开始,就发生了如此多意外,陆海军的两次会合都险些失败,这不仅仅

是各级指挥官,面对突发状况处理的能力和经验都有所欠缺,还同时说明帝国陆海军双方协调配合方面存在严重问题,当然,作战计划中出

现如此恶劣的极端天气状况也是指挥部所没有考虑到的,这点相信不光是我,就连元首对此也不会否认的。”

“你们在这段并不是很长的路途中表现怎么样,相信不用我多说。你们也应该都心里有数。在此,我也就不多说了,具体的过程我会详

细的向元首报告。我不在此马上做出处理决定,并不是我权力不够,而是因为什么你们应当都心里明白。元首和帝国给了我们足够多权力和

信任,你们就应当去尽全力去完成并做好你们的任务。我不想看到你们任何一个人因为表现不佳而被调离,降职,甚至于送上军事法庭。所

以,我给了你们一次机会,也是在给我自己一次机会。在后面的战争中大家多多努力。务必做好各项作战任务,一切都是为了最终作战目的

的达成。”蒋斌并不傻,相反他很聪明,知道自己此时应该做什么。的确。元首给了他很大的权力。整个作战中。无论是关系到陆军还是关

系到海军,他都有权力去处理,因为他是元首任命的征日军队的最高指挥官。而恰恰是因为他是最高指挥官。他才决定不能现在对任何一位

将领进行处罚,原因就像他说的那样一切都是为了更好的完成作战任务,总不能把犯错的都进行处罚,停职,降职等该怎么样就怎么样,那

在座的还能有几位留下,作战任务又靠谁去执行,他自己吗?所以,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谢谢,指挥官”这句话并没有在蒋斌耳边响起,因为这是会议室中的将领在心中默默的说的,军人喜欢用事实说话,做比说好。

“言归正转,前面事情就算暂时过去了,至于是不是真的过去,就要看你们今后的表现了。后面就该说说我我们的任务了。”

“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东京湾入海口,距离我们的第一站横须贺只有不到10海里,任务的发起时间是7点15分,也就是一个小时以后,

横须贺是日本重要的海军港,也是我们次行的重要目标之一,到时将由高岭上校负责指挥海军炮击横须贺,时间只有45分钟,有没有问题?

”说到这里的时候,蒋斌扭头向上海号战列舰的舰长,也是海军舰队的指挥官高岭看去。

“指挥官,时间上是不是紧了点,这么短的时间我很难把整个军港完全摧毁。”高岭沉默了一下,有些艰难的开口说道。他说的已经够

婉转了,不然话语中就不是很难而是不可能了,就只有五条战舰,至少还要留一到两艘护卫运兵船,能动用的更少,如果是整个太平洋舰队

的话,完全没有问题。就算是一个完整的帝国海军分舰队,他都敢去挑战一下这种有难度的任务。可现在...

横须贺原为一渔村。1865年建炼钢厂,后发展为海军造船厂。1877年定为军港。1884年设镇守府,日本海军在沿岸广建炮台、兵营和学

校,日本陆军于腹地布防并设东京湾要塞司令部,驻守有一个陆军联队。

“时间上我没办法再给你增加太多,因为我们的时间十分有限,最多一个小时,横滨是我们的第二站,时间是上午9点,你也只有1个小

时左右的时间,中午12点前必须对东京发起进攻,东京是日本的国都,本身已经有了一个近卫师团的存在,绝对不能留给日本太多的时间,

根据国防部的推算从战争爆发时算起,最多12个小时就会有一个到两个日本陆军旅团,48小时会再度增加一个日本师团,而战争的爆发时间

不是我们的任务发起时间,而是帝国外交部向日本宣战的时间,也就是15分钟前。”详细的作战计划只有帝国高层才会知道,以现场这些人

员的地位还不足以提前知道,也就是到了现在才会获悉具体的内容,并且还不是全部。

看着一脸苦涩笑容的高岭,蒋斌想了想也是感觉这个任务难度不小,主要还是海军舰队的变更太大了,已经严重影响到作战目的的达成

,就对他降低了作战要求。“高岭上校,你也不必有太大的压力,尽力就好,我给你的建议就是优先选择炮台,造船厂,陆军兵营等重要地

方,其他的诸如军校,港口设施等可列为次要目标,可根据时间的宽裕程度来确定港口的摧毁程度,你只需要保证第一目标的完成就行。”

“是,保证完成任务。”正为这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倍感头疼的高岭闻听此言,立刻精神焕发起来。与之前相比,这可是如同地狱和天

堂的区别。现在的任务对于向来崇尚进攻的他来说,完全不在是问题,也就爽爽快快的应了下来。

“具体的怎么安排,这就看你的了。我不会过多的c-h-a手,你只需按时报备就行了。至于陆军在前期是不需要参加作战的,要尽量的远离

港口,千万不要让日本的岸防炮打到我们的运兵船上。等到把东京的岸防力量摧毁的差不多时在发起进攻,时间大约在下午1点钟左右,这个

要视情况而定,到时我会亲自下令。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没有的话就回去准备出发。”(未完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