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章节信息 >

第256章 反制

作者:天由之 时间: 类别: 历史军事

听到枪声的汪泓等人,惊魂不定地看向对面的山林。

在山道左边的山林中,姜洋和陈俞髅、嗻咕哨几人使用各自的远程武器,从后面袭击了本来要伏击他们的人。

有心算无心!

姜洋他们用时不到一分钟,便解决了这十个伏击他们的黑衣劲装男子。

有了前车之鉴,现在对于有备而来的敌人,不管是什么身份,他们都不会再手软。

“可以啊!还是你的箭法厉害!”陈俞髅看到十个敌人,有五个死于姜洋的弓箭,不由得感慨佩服。

“蝶舞箭无声无息,确实比鸣响的枪械更方便偷袭。”嗻咕哨的口水也不吝啬。

而且弓箭手本身就需要过人的眼力,姜洋使用弓箭的s_h_è程比他们都远一些。

“再夸我就要飞上天了。”姜洋自得地笑着。

“你们别闹了,这些人身着统一的服饰,不像是普通的山匪响马。”红菇凉打岔道,众所周知,一般的山匪都是鱼龙混杂之辈。

“废话!你们看,这么精良的武器像是山匪响马有的吗?”陈俞髅捡起一把非常精良的枪支看,这枪支绝对是欧美的新制武器。

接着,他又在一个死人身上翻找,关于身份之物没有,倒是翻出了不少弹药。

这十个人匆忙反应过来,就只两三个人来得及反击,开了一两枪。

因此,弹药基本上都没有消耗,白白便宜了陈俞髅。

“小心点,别站到高处,我敢肯定对面的山林绝对还有敌人。”嗻咕哨提醒了一下。

“这伙人有备而来,一定要除掉,以防不测。”姜洋皱起了眉头,思索着该怎么办。

“怎么做?”陈俞髅有点小激动地问道。

“声东击西,你们在这边吸引目标,我一个人过去。”姜洋说出自己的计策,并且要亲自行动。

“师哥,让我和你一起过去吧。”花铃儿神情担忧地请求道。

“不用,一个人动静更小,不易暴露。”姜洋拒绝了,他知道花铃儿的x_ing子,有点善良,刚才她就没有出手,带着她过去也没什么帮助。

“那你小心,注意安全。”花铃儿无奈地嘱咐着,她想和姜洋一起并肩作战,但也有自知之明。

姜洋潜行离开,一点都不拖沓,速度非常快。

“那我们开始吧,对了多挂一件衣服在树杈上,他们跟踪过我们,肯定知道我们有多少人。”陈俞髅也开始带着嗻咕哨几人行动起来。

之后,他便开始向对面放枪。

……

在山道右边的山林上,汪泓此时的脸色非常铁青,连忙带起望远镜勘察。

他的心情坏急了,也能猜到对面那一队人估计已经完蛋,但却猜不到敌人还向这边反击过来。

“一、二、三、四、五,都在,用的竟然还是我们的武器,真是心塞!都打起精神了,给这些盗墓贼瞧瞧,什么叫专业。”汪泓看到陈俞髅等人的反击,脸色变化不定,便号令手下开始反击。

一时之间,隔着将近百米的峡谷山道,两方人马进行着枪战,枪林弹雨进行时!

陈俞髅他们一时之间还真的落了下方,一来左边的山林比右边的山林矮了很多,而来他们对精良的装备不熟,还不能熟练c.ao作,因此在人数占多的一方,得到了火力压制的优势。

真让人呵呵哒,这专业的就是人多欺负人少!

“特娘的!对面的不讲武德!”陈俞髅被打得只能窝在土坑后面,感觉非常憋屈。

而姜洋快速地爬回山下,等待枪响之时,趁那些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一溜烟就窜到右边的山林里。

他小心翼翼地靠近汪泓等人,然后突起偷袭,用玄铁匕首快如闪电般抹掉两个黑衣劲装男的脖子。

毕竟还是有些动静的,他不出意外的被发现了。

但是那又怎么样?

姜洋可是宗师武者,近战可不惧这些人。

轻身术加持,身法快到可以闪避子弹;《五行拳经》的拳法更是威力不凡,强劲的拳风呼呼作响,左一拳擂倒一个,又一脚踹飞一个……

不到两分钟,战斗结束!

……

陈俞髅这边见到对面的枪声停止,便大声呦呵了一声!

没多久,只见对面“啾”的一声,一支鸣镝箭升空!

“好啦!战斗结束!”陈俞髅高兴地站了起来,这是他和姜洋约好的。

枪声停止后,这边呦呵,那边放箭回应。

……

姜洋收拾了一下地上的武器,再检查了一下这些人,想寻找身份证明之类的物件,却发现好几个人的根骨还算健硕,疑是武者。

还是没有找到身份物件!

他心中非常疑惑这些是什么人?

【难道是沙城九门之人?知道我来滇南的人并不多。】

想不通,姜洋就把两个还活着的人唤醒过来,这是他特意留下的活口。

疑是头领的浓密短胡子中年人是其中之一,这中年人竟然还是个高级武者,修为大约在锻体八级,这是姜洋与他交战了两手后摸出来的底细。

剩下的一个黑衣劲装男也是武者,不过只是低级武者,在姜洋手里也撑不住一个回合便被打昏过去。

姜洋俯视着这两个被醒过来的人,但这两个人毫不吭声。

他们的两条胳膊被姜洋卸了,无法撑起身体站起来,只能躺在地上仰视姜洋。

“没有点要说的话吗?”姜洋一脸戏谑地问道。

“……”哑巴……

汪泓面无表情,心里却非常紧张:【任务失败,还折损了两小队的人马,就算自己能活着回去,也别想有好果子。】

“好!我喜欢硬骨头!”姜洋点着头说道,然后用玄铁匕首挑断了黑衣劲装男的一条脚筋。

“啊!嗯哼……”剧痛让他哀嚎了起来。

等了一会儿,剧痛过去了,只剩下一些微疼,黑衣劲装男便安静了下来,刚才他哀嚎时伴随着流了很多汗水,身心也疲惫下来了。

姜洋这时候趁虚而入:“说不说?”玄铁匕首搭在他的完好的另一只脚跟处。

“求求你放了我,我交代,我……”黑衣劲装男也不过是二十来岁的青年,就算经过多么严厉的训练,不耗不过姜洋这样的折磨。

“闭嘴!就算你说了,你觉得还能活着离开。”汪泓狠声打断了黑衣劲装男的话。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