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章节信息 >

105.幽兰黛尔的黑历史

作者:流云之声 时间: 类别: 历史军事

……

“j-i窝头,你那边研究的怎么样了?”

逆熵的实验室中,带着黑眼圈的特斯拉从面前的记录册中探出头,不堪负重地将目光望向对面。

那里,还有一个同样带着黑眼圈的科学家——爱因斯坦。

在从量子世界回来后,特斯拉与爱因斯坦马不停蹄的展开了研究,因为这项研究实在太过重了。

万幸,在两位顶尖科学家的强强联手之下,她们终于研究出了一些东西,那就是如何安全通过量子之眼前往量子之海。

这是她们多年以来的目标,如果真的能够安全通过量子之眼前往量子之海,那寻找失落的同伴将不再是天方夜谭。

“从目前的进度而言,距离能够展开阶段x_ing实验还有一段距离。”

扔下手里的笔杆,爱因斯坦舒服的伸了个懒腰。揉了揉自己的j-i窝头,爱因斯坦给自己倒一杯咖啡。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自己的发际线好像又上移一点。

如何借助量子之眼安全前往量子之海?

这一点她们已经有了眉目,毕竟这是特斯拉的亲身经历。

但是这还远远不够,没有人知道那一次量子之眼的开启,到底具备什么样的参数。

如果她们能找到很久之前带有量子之眼的遗迹,再人为的开启量子之眼,那在她们面前就会出现新的问题。

一是她们没有固定的坐标,所以只能懵懂地踏进已开启了量子之眼,至于目的地到底是哪个世界泡,她们完全不懂。

二是她们并不知道量子之眼开启之后的耗能,是量子之眼自带的能量,还是需要由她们提供。

还有,如果她们不去寻找带有量子之眼的遗迹,而是推算下一次量子之眼可能会出现的时间与地点?

想了想,爱因斯坦甩了甩头,将这个想法给清出脑海。推算地点对她们来说已经不是太大的问题了,可推算它出现的时间那就非常麻烦了。

以她和特斯拉的计算能力,就算加上各种智能助手的辅助,那也是一个极其庞大的数据工程。

不过,总的来说,现在挺好。

因为,比起以前停滞不前毫无方向,现在的她们至少已经有了前进的目标,而她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一步步的实验,寻找最好最安全的途径。

然后,

进入量子之海,

寻找失去的同伴——薛定谔。

“不干了不干了,我要出去大吃一顿,然后好好的睡一觉!”趴在桌子上,特斯拉伸出小拳拳重重的锤了锤桌面。

一个月了呀!

你知道她这一个月是怎么过的吗!

自她从世界泡回来,已经过了足足一个月,这一个月她可是没日没夜的趴在桌上演算。再这样下去,特斯拉感觉演算还没完成她就要先猝死了。

“那就休息休息吧。”

靠在身后柔软的椅子上,爱因斯坦稍稍眯起了眼睛。特斯拉的撒泼,完全在她的预料之中,毕竟就连她也快撑不住了。

“这次我请你。”

而特斯拉,就在等爱茵的这句话。

她当初就是因为实验经费不足才想着去找宝藏的,结果倒好,宝藏没找到,自己还差点栽在里面。

现在,有爱因斯坦请客,她终于可以好好的大吃一顿了。

远离泡面,幸福,就是这么简单。

…………

“话说回来,这次的任务到底是什么。”

一剑刺穿人工崩坏兽的身体,清理战场的流云疑惑的望向幽兰黛尔,他可不相信幽兰黛尔就是单纯的带他看球赛的。

这种理由,连琪亚娜都不会相信。

“等一下跟我走就行了。”

在与总部汇报完这次的紧急任务后,幽兰黛尔环视了一圈,再次确认周围没有崩坏兽逃走。

然后,上前一把抓住流云,在对方无语的目光中,幽兰黛尔直接起飞。接下来的善后工作,交给其他女武神就行了。

此刻的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

越过山巅,穿过云海,停在高楼。

回到出发前的体育馆,解除身上的女武神装甲,幽兰黛尔重新理了理衣角,一副非常正式的模样。

“咳,从现在开始,就要开始我之前所提到的任务了。”

开口,幽兰黛尔下意识是想称呼流云小坏蛋的,不过还是非常及时的停了下来,咳了一声,幽兰黛尔带着流云向体育馆的电梯走去。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吗?”

幽兰黛尔所指的,就是她当初离开俄罗斯疗养院前往的地方,也是她遇到拉格纳的法国孤儿院。

“实话实说,具体的记忆非常模糊,关于你和拉格纳的记忆也是在遇到你之后才渐渐清晰起来的。”

虽然不能具体的想起,但是幽兰黛尔所问的问题流云是知道答案的,拉格纳所在的法国孤儿院。

那么,幽兰黛尔接下来是想带着他去那里?如果是的,那正好省了流云接下来自己来调查的功夫。

幽兰黛尔有着与他相处的记忆,流云的脑海也存在着他与幽兰黛尔以及拉格纳一起生活的记忆。

可是,这些记忆才是最大的问题,为什么以前没有而现在又渐渐复苏呢。

还有一个疑惑,流云一直没想通。

拉格纳,女武神冲锋小队队长,

无量塔.姬子,女武神冲锋小队队员,

而姬子,据流云观察,并不认识儿时的自己。难不成,拉格纳并没有将孤儿院的事告诉女武神冲锋小队?

而现在,姬子的问题可以放一放,流云可以从孤儿院现在的人身上入手。

这,或许是探查那份记忆的有效途径。

“哦。”

对于流云的回答,幽兰黛尔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失望,但心中还是带上了一点点失落。

失落的是她一个人像笨蛋一样将儿时的记忆记在心中,而这个她一直记在心里的儿时玩伴根本没把她记在心里。

甚至,如果不是她主动询问,鬼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才会和她相认。

“虽然不记得那些细节了,但是你我可是恢复的非常清楚。

我记得你小时候睡着时就喜欢把脑袋埋进枕头里,还有一次,你夜里至少把被子踢下床五次,还有还有,你睡觉不乱滚时,口水都会把床单浸s-hi。

话说回来,你现在没这些毛病了吧。”

从思索中抬起头,流云对上了一双满是怒气的蔚蓝色双瞳。

从这双瞳中,流云看到了非常浓郁的羞愤,还有即将爆发的怒火。

也是这时,流云才反应过来,他……好像翻开了幽兰黛尔的黑历史。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