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章节信息 >

第一百零八章 萧晗宸!【赠白银盟主省略号十八】

作者:沐侯而冠 时间: 类别: 历史军事

州府暖阁之中,宋京与方熙柔、慕容烟等人一番见礼后,方才招呼夏侯淳落座。

覆面人伺候慕容烟在侧,杨忠则靠门倚栋,自谓皮糙肉厚,不惧严寒。

地炉嗤嗤作响,火苗乱窜。

几人围炉环坐,烤火取暖。

宋京扒拉完炭火木薪,朝着夏侯淳歉意一笑,“官舍简陋,风侵寒入,委屈殿下了。”

夏侯淳招呼方熙柔、慕容烟等人坐下,不料宋京脸微变,“殿下稍等。”

随即一溜烟的功夫,从内殿寝榻之上,抱来几个簪花绣枕,小心地放置在冰凉桌椅上,再对着慕容烟、方熙柔恭谨一拜:“请入座。”

方熙柔环视一周,瞄了一眼,瘪嘴道:“不见锦缎,不闻麝香,就连地龙都未曾铺就,你这刺史未免过得太过寒酸了吧。”

别说锦缎,夏侯淳自迈入庭院后,就没看见一件奢侈物什。

寻常人家都还有帷幕锦帘,檀椅梨木桌,更勿论美玉青瓷等风雅玩物,而宋京作为毗邻东都的中等州府刺史,居然连件奢侈品都没有。

夏侯淳微微皱眉:“据本宫所知,我大靖官员俸禄一向极为丰厚,怎会短缺朝廷大员,何况还是一州刺史。”

旁侧覆面人淡淡地言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她瞥了一眼宋京,道:“你可莫要被骗了。”

这话明显带有损人意味了。

怎料宋京居然不恼怒,苦笑摇头道:“不怕殿下与诸位姑娘笑话,微臣俸禄微薄,时常入不敷出,已贫苦久数年。”

蹲伏在侧的杨忠微微皱眉,“我大靖四品大员的年俸禄在五万方寸银上下,换成咸龙钱也有六十万,此俸禄足以应付太康的一切花费,莫非这沁州城还能比在太康开销更大不成?”

大靖官员除了年俸禄外,还有俸料、职田以及仆役供给,不可谓不优渥。

夏侯淳同样颦眉,在他印象中,宋京不像贪财好色之人,而且其府衙配置已然说明了一切。

宋京并未解释,只是轻声道:“不瞒殿下,微臣有一女,患病卧榻,沉疴多年。”

夏侯淳愕然,“宋师是说灼文妹妹患病多年?”

宋京长长一叹,轻轻点头。

夏侯淳微微皱眉:“大夫怎么说?”

宋京脸色一颓,只是摇头。

夏侯淳顿时明悟,连大夫都束手无策,莫非是没救了?

他脑中依稀浮现一个扎着冲天辫子的娇羞小姑娘,当年曾随宋京入宫拜会过老头子,原身当时还小,自然不懂怜香惜玉,只会争强好胜,故而两人并未有过多深入来往。

但毕竟有数次嬉戏,也算童年伴友。

夏侯淳稍作沉吟后,问道:“宋师可否说说灼文妹妹的状况?”

宋京一脸哀痛,“茶不思饭不想,时常抑郁哀恸,悲戚痛苦,但大夫却说没有病因,更无伤痛。”

夏侯淳闻言明悟,这明显犯相思病了嘛。

这时宋京迟疑了下,有些痛苦地道:“甚至微臣还发现小女有自残倾向。”

夏侯淳闻言肃然,这莫非是相思病导致的抑郁症?

这时慕容烟抬眼,与方熙柔悄然对视后,齐声道:“能否让我们看看?”

宋京讶然,看向夏侯淳,“殿下。”

夏侯淳对着宋京,缓声道:“无碍,她们都是本宫好友。”

他转头看向二人,沉声问道:“你们会医术?”

慕容烟浅浅一笑,“医者,望闻问切,查知肌里,洞悉内外,晓寒知热,疑难杂症,略知一二罢了。”

方熙柔瞥了一眼慕容烟后,淡声道:“依照宋大人所言,宋姑娘似乎并无大碍,只需要祛除心疾便可。”

宋京闻言一怔:“心疾?她有何心疾?”

慕容烟轻声提醒道:“不知宋姑娘何时开始发病?”

宋京微微皱眉,稍作沉吟后,言道:“大约三年前左右,自从随我去拜访过一位旧友后,便渐渐消沉下去。”

夏侯淳心中一动,“不知是哪位旧友?”

宋京看着他,坦然回道:“他萧晗宸,自称太康萧氏旁支。”

夏侯淳轻轻点头,这位宋师傅虽然忠君爱国,但爱国在前,忠君在后。

故而虽是帝党,却也与一些萧氏之人来往。

宋京忽然想起:“对了,除了我那旧友外,当日还有一个虎背熊腰的年轻人。”

他看向夏侯淳,“我那位旧友也就罢了,常年游历天下,闲云野鹤一个,倒是那个年轻人,极为不凡。”

夏侯淳眉头一挑,“如何不凡?”

宋京迟疑了一下,缓缓言道:“其人身高八尺有余,蜂目狼眉、鹰鼻薄唇,为人疏冷高傲,y-in鸷冷血,应该是嗜杀好战之辈。”

“其名为何?”夏侯淳问道。

宋京摇头,“我那好友只说是为远方表亲,并未透漏身份。”

夏侯淳轻轻点头,并不意外。

他嘴里轻轻咀嚼,“萧晗宸,萧晗宸。”

还有那个蜂目狼眉的年轻人。

他总觉得对这个年轻人有种莫名的熟悉,似曾相识,却难以想起究竟是何人。

旁侧方熙柔闻言,杏眼猝然一缩,似有忌惮之色闪逝,凝声言道:

“是他!!”

夏侯淳颦眉,看向方熙柔问道:“你认识?”

宋京一脸讶然,“莫非方姑娘也认识我这位旧友?”

夏侯淳看向方熙柔。

只见对方目光凝重,一字一句地道:“萧晗宸,燕京城玉虚观幕后实控人!”

她语气一顿,缓缓言道:“真人顶峰存在!”

夏侯淳瞳孔一缩,心中泛起滔天骇浪。

真人顶峰!

这可不是无尘门那只见面就腿软的真人境灵兽,更不是那位‘伪真人’沈光胤。

夏侯淳当日之所以能降伏夔蛇,可并非依靠自己的王八之气。

事后他方才明白,那夔蛇而是被一只小家伙给震慑住了。

即便是自家与沈光胤也只是起到了牵制作用。

只不过那小家伙还在他怀里呼呼大睡呢。

故而夏侯淳而今即便借助‘神敕’、‘魔源’之力,乃至动用‘观道’印章,都无法真正战胜一位炼婴境真人。

除非他修为再进一步,臻至清丹顶峰,再以‘魔源’为灵力之源,将‘神敕’印章扔出来砸人,才有可能拿下真人。

至于‘观道’印章,他用了几次后,发现那玩意越发的不听使唤了,总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如同小儿执大锤,有心无力。

故而一旦真正对上真人顶峰,夏侯淳等人必死无疑。

方熙柔目光前所有有的凝重与沉肃,直视夏侯淳,告诫道:“我劝你此行北上后,还是不要去招惹玉虚观那位,真正的道门真人可并非沈光胤之流可比。”

夏侯淳颔首道:“我明白了。”

随即他抬眼看向宋京,“劳烦宋师带我等去看看灼文妹妹吧。”

宋京点头,其实他并不抱希望,权当一试。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