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浪漫青春 > 章节信息 >

第三章·糊涂

作者:秦兮 时间: 类别: 浪漫青春

桑嬷嬷带着珍珠退出来,一眼就看见仍旧端着水盆在廊下站着的燕Cao,对她冷淡的点了点头,就径直越过了她下了台阶。

珍珠跟在她后面,有克制不住的雀跃:“娘,您是不是要出府去安排?我也跟着您一道出去罢,许久都没有出过门啦......”

“你不用当差?”桑嬷嬷冷眼瞥她一眼,不为所动:“让你来是让你来当差的,你看看其他三个多勤快谨慎,再瞧瞧你自己,早告诉过你,哪怕对她再不屑,也都给我装好了,不许露出来,你倒好,生怕别人看不出来。”

桑嬷嬷语气不好,珍珠却不怕,亲昵的上前揽住她的胳膊笑嘻嘻的:“谁知道她这么弱不禁风啊,说几句她就吓得不行病成这样,真要是回了家,啧啧......”

就这点本事,还不够在三小姐面前过三招的。

她撇了撇嘴,又叹了口气:“娘,您回去可得想法子再让我回三小姐那里伺候,那儿才真是前程远大呢.....”

苏杏璇虽然不是三太太亲生,但是谁不知道她从小就是三老爷的心肝宝贝,不仅三老爷喜欢她,连二少爷也把她看的跟眼珠子没什么分别,不然也不会让她们来这儿了。

跟着这样的主子才有前途,跟着苏邀,就算是回了京城,那是坐一辈子冷板凳的命。

桑嬷嬷瞅了她一眼,面上仍旧没什么表情,语气却和缓了:“德x_ing!要去伺候三小姐,先顾好你那张嘴吧,祸从口出的道理知不知道?!”

苏邀立在窗前看着她们的背影,垂下头掩住眼里的冷意,缓缓冷笑了一声。

燕Cao就在这时端了盆进来,见她站在窗户面前,急忙过来要替她关窗,可是手掌竟然弯不起来,只好握拳将窗户取了下来:“姑娘刚好些,可别站在风口里,仔细着了凉。”

苏邀敏锐的看出她动作不便,眉头皱起来:“你的手怎么了?”

燕Cao急忙将手缩在后面:“没什么,奴婢做事不仔细,没留意水盆烫着......”

苏邀抿着唇看着她,知道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前几天她病着,贴身伺候值夜的,一直都是燕Cao她们几个,珍珠却借口病了没来,这回抢着来了,自然是要先给燕Cao她们一个下马威的。

仗着有个当管事嬷嬷的娘,珍珠向来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是没留意,还是被人为难?”苏邀看着她发红得馒头一样的手,沉声道:“我病了一场,倒看清了很多从前不能看清的东西,谁是真心谁是假意,我还是分得清的。”

“姑娘!”燕Cao眨眨眼,一时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她从苏邀来了贺家之后就被贺太太给了苏邀,对苏邀的心事很了解。

因为对未来的忐忑,苏邀把苏三太太派来的人看的很重,像是桑嬷嬷和珍珠母女,她们才好想是这院子里真正的主人。

也因为这个,桑嬷嬷才敢对她们发号施令,珍珠才会高人一等,自觉看不起她们。

她们几个心里也都知道苏邀的心事,因此哪怕看出不对,也不敢在苏邀面前说,生怕到时候告状不成,还反被带上一个多嘴多舌,不安好心的帽子。

可现在苏邀说什么?

她说她病了一场,都明白了?

可是人怎么能一夕之间就变得耳清目明呢?

从前苏邀一心沉浸在规矩礼仪里,恨不得用这些东西把自己给包裹起来放在贞洁牌匾下头,其他的事什么都入不了她的心,这回也不过就是病了一场,可是好像确实有什么不同了.....

燕Cao想着,忽然在心里啊了一声,如同醍醐灌顶。

是了,是眼神不对。

苏邀如今看人的眼神,跟从前截然不同了,哪怕苏邀从前再死板无趣,那也是个正常的少女,眼神哪里会跟如今这样,仿佛是看透了一切,要看进你的心里?她想起昨天晚上桑嬷嬷敲门时苏邀的眼神,原来竟然不是她自己的错觉。

“姑娘.....”她喃喃的喊了一声,有些茫然看着苏邀。

“这世上,只有自己才靠得住。”苏邀仿佛是在答她的惑:“没有相处过的父母尚且没有多少情分,何况只是当中间人的下人,再说,她们到底是谁的人,还不知道呢。”

听这话,是真真正正的什么都明白,燕Cao先是惊而后就是喜,忍不住松了口气。

她是贺太太指名道姓给了苏邀的,以后苏邀进京,她肯定也要跟着,苏邀如果还是偏听偏信,行差踏错出了什么事,她们这些跟在身边的下人又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离回京的日子越近,她心里就越是慌张,苏家那边除了一个桑嬷嬷一个珍珠,什么也没给苏邀准备,偏苏邀又对她们言听计从,也不是个清醒的,但凡桑嬷嬷她们不安好心,那苏邀回苏家,就是羊入虎口。

可现在苏邀竟然想通了,燕Cao错愕的看了苏邀一眼,左看右看,姑娘还是那个姑娘,可怎么忽然就想通了呢?

苏邀没准备跟她解释,手里的书放在桌上站了起来吩咐她:“换衣裳,我们去太太那里。”

她寻常可是很有眼色的,除了去请安,就除非是贺太太那边有事来请,否则绝不会在有客的时候还过去,像今天这样,是破天荒头一遭。

燕Cao心中越发的糊涂,触及苏邀古井一样澄澈的眼神,又没来由心定,罢了,姑娘要去就去吧。

贺太太那边正听贺姨母说起京城的事:“这桩亲事终究是不会落到幺幺头上,虽说如今我也看出来了,幺幺并不跟小妹所预想的那样上不得台面,可跟伯府精心教养这么多年的如意比起来,又怎么能比?”

如意如意,万事遂意,光听这小名,就知道伯府前十几年是如何珍爱这个女儿。

贺太太抿了抿唇,嘴角绷成一条线:“她倒也是贤良淑德,为着丈夫儿子,亲生的女儿倒可以撇在后头.....”

话里的讽刺不加遮掩。

贺姨母垂下眼帘,微微的叹了口气。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