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浪漫青春 > 章节信息 >

第十一章 劫持

作者:一粒糟糠 时间: 类别: 浪漫青春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时候你并没有做错什么,有些事就会自己找上门来。

周娜娜让她哥哥手下的阿成来帮忙,说学校里有个漂亮的姑娘得罪了自己,她想要让他帮忙教训一下。

听说是漂亮姑娘,阿成就立刻有了主意,他是混社会的,什么流氓打劫的坏事没有做过,一个小姑娘怎么不好对付,于是他就喊了五六个好兄弟,有道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说干就干,开着一辆破旧的小面包车就去学校堵人去了。

顾燃这天还是跟往日一样走路去学校,走了不多时她就感觉自己像是被跟踪了,一辆银色的面包车一直远远跟着自己,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正巧前面有个红绿灯,再过三秒就要变成红灯,在转换的瞬间,她快步过了马路,正当她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刚到一处僻静的地方,那辆面包车疾驰到她面前,车上下来了好几个男人将她一下子拖上了车。

徐佑文骑着车看到正在路上走的顾燃,本来想要冲过去跟她打招呼的,但是却看到顾燃被一群男人拉上了车。

“顾燃!!”徐佑文大喊一声,死命踩着自己的脚踏车就去追那辆面包车。

可是他怎么会是一辆汽车的对手,不多时就被甩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他站在人来人往的街头,像只无头苍蝇一样找不到方向,一拳头狠狠捶在了自行车的车头,怒骂一声:“他妈的!”

这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响起,他一看显示竟然是周娜娜,他烦躁的接起电话:“喂!你他妈的有什么事?”

周娜娜电话那头y-in阳怪气:“哟!着急啦?是不是你的宝贝顾燃不见啦?”

徐佑文立刻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愤怒的烈火被点燃:“你他妈做了什么?!顾燃被抓到哪里去了!”

周娜娜尖锐的声音不紧不慢道:“她啊!长得那么漂亮,我当然叫几个好男人来伺候她咯!”

徐佑文气的浑身颤抖,血色退的全无:“我艹你妈!你他妈要是不告诉我顾燃在哪里,我就叫人强j-ian你全家!”

“哈哈!我好怕啊!你想知道顾燃在哪里是不是?只要你答应跟我在一起就告诉你她在哪里,我可以给你考虑的时间,可是那几个好男人可等不了,谁叫顾燃长那么漂亮呢?”周娜娜得意的笑。

“Cao!”徐佑文怒骂一声,拿着手机的手在颤抖,但是别无他法,现在顾燃在她手上,他只能被人拿捏的份。

“好,我答应你!你快告诉我顾燃在什么地方!”这根本没有考虑的时间。

“哈哈哈!好,我把地址发给你。”周娜娜说完就挂了电话。

徐佑文看着发来的地址,就骑车往那个地方飞奔,对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来说这样的事是短暂人生中见过的最可怕的事,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以后的事,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碰上这样的事。

迷茫害怕混杂着不能发泄的暴烈怒气让他浑身冰冷颤抖。

顾燃被人从面包车上拖下来,她死命挣扎,不停呼喊,可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来救她,那个地方好黑好冷,地方大的看不到尽头似的。

她被一把甩在地面上,冰冷粗糙的地面磕的她浑身疼痛,一群男人就这么围上来,她害怕的瑟瑟发抖,像一只被人丢弃在垃圾桶的小猫。

“不要过来!你们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顾燃害怕的不停往后缩。

“哟!长得的确很漂亮!”一个眼角上有疤的男子一把抬起顾燃的下巴打量着,油腻肥胖的脸上露出猥琐的笑。

“你放开我!不要碰我!”顾燃大喊。

“嘿嘿!长这么漂亮不好好的玩玩真是太可惜了!”那个陌生男人笑起来。

“你们要干嘛!”顾燃害怕的不停挣扎,那个男人被狠狠踹了一脚,立刻凶恶起来。

“给我抓住她!”那男子大吼起来。

另外几个男子就伸出粗壮的手一把擒住了她,顾燃不停挣扎,不停叫喊,可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来救她,她好像掉进了一个永无止境的噩梦里,永远都没办法醒过来。

“嚓!”顾燃身上的衣服被强大的力道一把撕去,身上一点点冷起来,她颤抖着身子好想找个地方钻进去。

她从没想过自己会经历这样的事,她明明才来这里没几天,她谁也不认识,为什么自己会这样?

谁来救救我?快来救救我吧!

她的心在不停呼喊,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明亮的嗓音在门口响起:“你们给我住手!”

摸在身上的手停下了动作,那陌生男子转过身看到了年少瘦长的徐佑文。

“你他妈是谁!敢坏老子好事?!”阿成怒吼起来。

“你们还不快走,警察就要来了!我刚才已经报了警!”徐佑文捏紧了拳头,牟足了力气跟眼前那几个彪悍的男子对峙。

他其实心里害怕极了,因为就凭他这样的一个人是不可能打过那么多人的,以往他总是不喜欢多管闲事,有些事能避则避,可是他不知道这次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有了勇气。

“我已经知道是周娜娜让你们这么干的了!要是你们现在不走,等下警察来了,你们被抓住,周娜娜哥哥的那些事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徐佑文道。

阿成一听徐佑文说的话,又看了看地上的顾燃,转了转眼睛,觉得不能以小失大,然后对手下的几个人命令道:“走!”

另外几个男人有些不悦:“大哥!”

阿成愤怒道:“让你们走就走!废什么话!”

众人松开手跟在阿成的身后走,阿成路过徐佑文身边吐了口唾沫星子,然后一众人上了车走了,等到那些人走后,徐佑文才松了一口气,刚刚对峙的那瞬间他的后背早就s-hi透了,现在脚都是软的,他一点一点走到了顾燃的面前,从自己的身上脱下了蓝白校服披在了顾燃的身上。

顾燃哭的厉害,一下子扑到了徐佑文的怀里狠狠的大哭了起来。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徐佑文的怀抱是那么温暖可靠。

看顾燃的狼狈模样,徐佑文道:“你这个样子今天应该不能回家了吧!”

顾燃看了看自己,一身的衣服都碎的稀巴烂了,这个样子要是回家让顾未之看到,她肯定反应比自己还要激烈,有些事她就瞒不住了,本没有什么的小事在她眼里就会变得特别严重,自己的事她一定会弄的人尽皆知。

她宁愿瞒过这件事,也不愿让顾未之知道。

“那怎么办?”顾燃低声问。

“要不去我家?”徐佑文道。

“啊?你家?”顾燃皱眉,从小到大她从没去过别人家,更别说男孩子的家。

顾未之从小就教育她男女有别,不要跟男人过分接近。

“嗯,放心,我家没别人,不会有人知道你今天发生的事的。”徐佑文道。

“可是我……我是女生,你是男生。”顾燃道。

徐佑文笑起来:“你在想什么啊!我又不会对你怎么样,难道你想怎么样?”

“不是,没有……”顾燃怎么觉得一时间说不明白了。

“那我怎么跟我妈说?”顾燃心里还是不安心。

“放心吧!我帮你打电话告诉我的朋友一声,让她们帮你打个电话说一声吧!”徐佑文道。

看顾燃还有顾虑,徐佑文急忙补充:“放心我朋友是女生。”

最终顾燃还是答应了徐佑文,跟着他回家,她坐在徐佑文的脚踏车后座上,徐佑文道:“累了就靠在我身上休息一下。”

顾燃本来不想靠的,只是经过那么可怕的事,她已经没有了任何力气,她只觉得自己想要有个可以依靠的后背,让自己那颗不安定的心平静下来。

她觉得从小到大平平淡淡的生活一下子被打乱了,自从来到了这个新的地方,新的班级,以及认识了骑着脚踏车的男孩子。

来到了徐佑文家,他家是一栋老式的旧楼房,房屋很破陋,白色的墙壁上斑斑驳驳的,有些白色墙面都掉下来了。

“我家有些破你别介意。”徐佑文不好意思的笑笑。

顾燃摇摇头:“没关系,我家也很破的。”

顾燃说的并不是假话,她和顾未之的这些年并没有实质上的家,总是在一个地方呆一段时间后就会很快又换一个地方,所以住的地方也不会有多好。

徐佑文从衣柜里找了一套干净的旧衣服给顾燃,有些不好意思道:“家里没有适合你的好衣服,不好意思了。”

顾燃接过衣服摇摇头,感谢道:“没关系,谢谢。”

徐佑文的衣服有些大,衣服洗的有些发白,上面有股香浓的洗衣粉味道,但是顾燃觉得味道很好闻。

走出门,徐佑文看着眼前穿着他短袖T恤的顾燃有种别样的味道,他穿着正好的短袖到了顾燃身上竟然可以穿到她的膝前。

一种少年的懵懂冲动在不禁意间萌芽。

他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少年,有些事情他总是会懂一些。

他此刻面红耳赤转过身,抛下一句话:“我,我去煮点东西给你吃……”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