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浪漫青春 > 章节信息 >

第二十九章:计较

作者:今朝醉也 时间: 类别: 浪漫青春

“我瞧的出来,愉妃娘娘也是个爽利x_ing子,否则也养不出来,你这样豁达的女儿。”魏宝福看人还是挺准的,若不是知道这母女能来往,她也不会主动靠近。

宫里虽不缺漂亮女人,但这姐妹俩都是容貌出众的,虽还有些稚嫩,站在一起,却也都极为养眼,此时宫妃们也都出来了,看见小姐妹俩走过来,也都很是客气。

愉妃面色红润,脸上带着笑,一看就知道心情很好,瞧见自家女儿过来,笑着说道:“我还当你们要聊好些时候呢,准备直接回宫了,郡主要不要去我宫里坐坐。”

魏宝福福身行礼,笑着说道:“多谢娘娘好意,您也知道,我刚搬过来,屋子里还有好些东西没有归置好,等我拾掇好了,再去上门叨扰。”

愉妃就喜欢她这一副落落大方的样子,笑着说道:“好好好,跟我呀,不必多礼,我这人最是随和,你以后就知道了,那我们娘俩就先走了。”

与魏宝珍道别,她看着这母女俩相携离开的背影,也不知看了多久,忽然觉得阳光有些刺眼,眼眶里不自觉的蓄满了泪水,“若是你母亲还在,你们的感情,一定比她们还要好。”

身后忽然响起淑妃的声音,她今天穿了套粉色的宫装,衬的肤色格外水润好看,看着魏宝福的眼神里满是担忧,魏宝福一怔,脸庞划过泪珠。

她不在意的随手拂去,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让娘娘见笑了,这阳光有些刺眼。”一时间魏宝福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原本,姨母可以有很好的未来的,她不必掺和到这些事里的。

“姨母,值得吗?您就不想做自己吗?”到底没有忍住,魏宝福还是问出了口,好在周围没什么人看着,她也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淑妃不在乎的笑笑,“你虽聪慧,却还是太小了,经历的事情少,很多事情,没什么值不值得,端看你怎么想,在我心里,有更在乎的人,她的心愿就是我的,她无法做到的事情,只能我来帮她,一切都是应该的。”

“你莫要在这里蛊惑宝福,哀家是不是忘了警告你,离我的宝福远一些,她与你不相干。”太后的声音从两人身后传来,她本想出来走走,谁知道却看到淑妃与魏宝福站在那里说话。

这一幕仿佛戳到了她的肺管子,哪里能忍得住,恨不得扑上去打淑妃一个耳光,魏宝福赶忙走到她身边,轻声说道:“祖母莫生气,我只是与淑妃恰好碰上了,打个招呼而已。”

太后现在哪里还能听得进去解释,淑妃也收回了之前的神色,脸上挂起柔和的笑容,仿佛戴着面具一般,柔声说道:“太后娘娘莫要着急,臣妾只不过是来传个话,勇毅侯府的老太太,想要见郡主,希望郡主有空能去府里一趟。”

原本淑妃是不想传这个话的,她自然知道自家母亲打的什么主意,此刻却不得不说,太后嘲讽一笑:“侯府老太太还真是架子大,哀家回宫,她不知道来请安,还敢让哀家的郡主去见她,真是好大脸,你告诉她,若想见人,自己递牌子等着哀家召见。”

说完头也不回的拉着魏宝福进屋,仿佛淑妃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魏宝福转过头,朝着淑妃歉然一笑,她无法忽视祖母的心情,现在也不是告诉她真相的时候,若是祖母知道,四皇子可能是父亲的遗腹子,只怕她立刻杀了皇上都有可能。

淑妃并不介意太后的这般对待,她依然带着笑,仪态万千的转身离开,人总有点寄托不是,恨也好怨也罢,总需要些东西支撑着吧。

且不提魏宝福要如何安慰太后,勇毅侯府的主子们,却是因为魏宝福的一些消息,略有些心浮气躁了,虽家宴那日并没有朝臣在场,可皇上也并未封锁消息。

宫里人多眼杂,消息走漏的很快,一些有根底的权贵们,也都知道了康平郡主的一番表现,在他们的心里,康平郡主这样的出身,x_ing子应该是最好拿捏的。

万万没想到,她敢直接与太子对上,还能让其下不来台,全身而退,这让原本想要打她主意的家族,也开始掂量了。

勇毅侯府的老太太,虽年轻时爱跟小姑子争强好胜,却也不是没有脑子的。

勇毅候一下朝,老太太就派人将他叫到了自己的院子,老太太是个有福气的,膝下有两儿两女,长子承爵,次子外放,长女是王妃,次女又是淑妃,在外人看来,真真是风光无限,可她心里的担忧就从来没有少过。

此刻老太太拨弄着手里的佛珠,抬头看了长子一眼,对着赵景深说道:“你与郡主这一路走来,该是对她了解一二了,她可有传言中那般厉害。”

赵景深想到魏宝福的种种表现,心里有些五味杂身,慎重开口道:“祖母,您之前没有多问,我也就没有多说,郡主,不是一般的姑娘,她无论是x_ing情还是才智谋略,都远非一般姑娘可比。”

老太太眼睛一亮,有些惊奇道:“难不成,太后还真能调教出好姑娘,我之前小瞧她了?”

勇毅候哭笑不得,“母亲,咱们在说康平郡主呢,你莫要想歪了,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要与姑姑争,也该歇歇了。”老太太立刻不高兴了,“你这是什么话,不论多大年纪,谁还不能有颗好胜心呢,我倒是想见见那丫头。”

“祖母,只怕郡主并不愿意与我们多来往呢,她对我与二弟很是冷淡,似乎不想有什么瓜葛。”赵景深无奈说出实情,老太太不是很在意的说道:“她既然那般聪慧,应该知道,我们家这些年,不与她来往,也是为了她好,皇上最是小肚j-i肠,淑妃又是那么个情况,我们能如何。”

勇毅候斟酌道:“话虽是这么说,那孩子气恼也是应该的,之前我还有些犹豫,怀疑她能不能做咱们家的当家宗妇,如今看来,只怕在合适不过了,有手腕有身份,也有银子傍身,宫里还有淑妃看顾着,我瞧着没什么不好的。”

老太太斜眼看了他一下,嘲讽说道:“只怕你媳妇儿还不乐意呢,她可是还惦记着自家的娘家侄女呢,况且,郡主那边,只怕太后也不会点头,如今最重要的还是怎么修复两边的关系,那孩子虽不愿意与我们走近,但她这一趟是肯定少不了要来的,毕竟,很多事情她都还不清楚。”

当年,皇上对自己弟媳有了那样的心思,他们家的女儿,是知羞耻的,自然宁死不从,勇毅侯府也是没有这个心思的,可他们哪有反对的底气呢,就因为他们没有与之抗衡的势力,只得徐徐图之,当初赵云烟更是因为这件事,惊恐抑郁而终,他们赵家也是恨着皇上的。

“景深,你如今也不小了,又是咱们侯府的继承人,对你的婚事,你可有做出决定。”老太太虽有时候霸道了些,但也不是枉顾子孙意愿的人。

赵景深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他如今也慢慢回过味来,对郡主,他是动了心了,真要是娶她,他也是极愿意的,“祖母,孙儿暂时没什么想法,还是听您与父亲的。”

老太太跟勇毅候自然是希望康平郡主嫁进门的,侯夫人娘家侄女是个娇滴滴动不动就落泪的柔弱x_ing子,老太太也是瞧不上的,于公于私,她都是更愿意自己外孙女嫁进来的。

“那你母亲那边,你可有什么章程,虽说她娘家侄女有些上不得台面,可到底也是你表妹,若是你就这么明晃晃的嫌弃,那你母亲估计就有的闹了,到时候少不得要给郡主添堵,你这夹板气怕是少不了呢。”

赵景深有些无奈,苦笑着说道:“祖母,郡主不是任人摆布的姑娘,即便是我有心思,那也是我单方面的事情,况且,如今她对咱们家成见很深,恐怕一时半会儿还不愿与我们来往呢。”

勇毅候叹口气,他虽是一家之主,却也不是不通人情世故的,瞧了老太太一眼,耐心劝道:“母亲若是愿意,还是先进宫给太后请个安吧,这么些年,咱们府里,终究是亏欠了她。”

老太太将手中的佛珠一扔,直直的砸向勇毅候,恨铁不成钢道:“亏欠什么?若不是她养的好儿子,我云烟能早逝?我暖儿用的着每日强颜欢笑,还有我那苦命的外孙女,这一切,还不都是那老太婆,明明是她亏欠了我,凭什么要我向她低头?”

刚嫁进勇毅侯府时,老太太也曾想跟这个小姑子交好,奈何她被家中父兄娇宠惯了,一点亏不吃,总是让她受委屈,受委屈也就罢了,想着她迟早也是要出嫁的,忍忍就过去了。

可谁又能想到呢,她嫁给先皇之后,几年不开怀,先皇疼惜她,将当今皇上抱给她抚养,起先她无子,对皇上倒也说得过去,可最后有了自己的儿子,常常忽视了皇上,弄得皇上积怨已久,招来祸事。

当年老太太也曾进宫劝过太后,最后自然是不欢而散,在老太太看来,因果报应天理循环,可这一切不该报应在她女儿身上啊。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