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浪漫青春 > 章节信息 >

第17章 ?惨重

作者:孤在上 时间: 类别: 浪漫青春

幸存的村民们七手八脚地捡着装备,数个套索一同抛出,落空几次后,终于套住了它的头和双臂,连忙拔河似的将它往三个方向拉,席苍平与六七人则飞速从各具尸体上搜出了带倒刺的网,将它们拼成一张大网,跃身而起,朝它兜头罩下。

恰是此时,它发着狂,将套索那端的人们甩飞了出去,村民们也在这一刻,表现出了应有的果敢和默契,只见席苍今、席苍莲一人攥住一根网绳,分别朝前后猛冲,收紧了罩下来的倒刺网的网口!

村人摘下了身上的锁链,一头攥在自己手里,一头抛出去,十数条锁链在它周身交错,空下的那端又被其他人抓了去,众人收紧力道,锁链织成的网便套在了它身上。

巨型异魔双眼与脖颈处都受了重伤,却愈来暴戾,拖着身上的双重网奔走发怒,村民们不敢撒手,双脚磨着地,拖出了一条条泥沟。

它那可怖的模样让人打心底泛起战栗,远攻尚且如此艰难,这要是被它挣脱了,谁能扛得住它的一爪子。

顾兼暇已撕了外衣,包住背腹,兜住了将从伤口处漏出来的肠子,她拾起地上的一只箭矢,飞身跃上一条锁链,不顾网上倒刺,一手抓着它头上的网结,一手高举箭矢,捅进它的瞎眼,穿透了它的脑壳!

这巨型异魔猛烈挣扎了一下,终是瘫软了下来。

村民们仍不敢松手,等了片刻,席苍平大着胆子上前,朝它的脑袋砍了十几刀,确定它没了气息,顿时大笑出声。

气氛松弛,大家都耐不住酸软的身子,瘫在了地上。

好在他们没忘记身上都挂着伤,挣扎着相互救治包扎。

顾兼暇一动都不想动,但还是在有人过来之际强撑着坐了起来,低低喘息着。

“大嫂你怎么样,来喝点水。”席苍今跪在她身边,打开水壶往她嘴边送,“我们得快点离开了,这边野兽多,闻了血腥味肯定会过来。”

“点信号烟,让人来接应。”顾兼暇说罢,舔了舔s-hi润少许的唇,目光扫过那些无知无觉的尸体、垂死哀嚎的不幸者、劫后余生的幸运者,大抵,这就是她讨厌战场的原因,生或死,都显得太过沉重。

顾兼暇挪到了一块石头上,看着几个尚有余力的村人打扫战场。

席苍今身上挂着大大小小的伤,所有疲惫却已被喜悦冲走,颇为兴奋地跟她道,“虽然牺牲了些兄弟姐妹,好在将这窝异魔一网打尽了,村子安全了!”

顾兼暇累得说不出话,敷衍地点点头,席苍今也不用她回话,激动着招呼大家将巨型异魔身上的网除了,捆上藤床,拉回村子炫耀。

她耳边是一阵高声欢呼。

巨型异魔不仅是他们的战利品,也是他们的功勋。

把战利品带回去炫耀是席家村的惯例,顾兼暇自不会去阻止,也没力气去阻止,她的眼前正地动山摇,晃得厉害。

忽然她听到席苍今兴高采烈地说,“大是真大,连肚子都是圆鼓鼓的将军肚!”

肚.....

顾兼暇迷茫抬头,努力寻到声音来源,模糊中看见席苍今正在巨型异魔的肚子上蹦跶。

那大肚子被他踩得一晃一晃的,晃得她胃里反酸。

肚子.....

三个肉球被它吐出后,肚子不是没了吗?

顾兼暇迟了半拍的脑瓜子反应了过来,大喝,“席苍今躲开!”

却是来不及了。

可能是母体死亡的缘故,肚里的小异魔直接破肚而出,撞到席苍今怀里,一爪透心!

是了,顾兼暇有些头疼地想到,那巨型异魔后来好像还吃了一人。

Cao(不只是一种植物)!特么的谁会想到它一边打架,还能一边孕育异魔!

能耐!

顾兼暇暴躁地抹了把脸,脑海里又出现了空寂的中央庭院,内官面无表情地宣布了顾家军全军覆没的消息,去特么的!

她伸手握自己的剑,却握了个空,那边短暂的慌乱后,席苍平暴起将小异魔砍了。

席苍平疯狂地把小异魔剁成了肉泥,唯独不敢去看那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一眼,如果.....如果他们再小心点,再谨慎点,不那么得意忘形,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偏偏在胜利后死了!

“把这些异魔尸首都烧了吧,还有我们的族人,一时也带不回去,都烧了吧。”席苍婧捂着渗血的断臂开口。

席苍莲附和,“留在山里不安全,烧完我们就下山,路上应该能遇到接应的人马。”

一堆异魔,一堆村民,两堆火蹿高,天空却开始发暗。

“要下雨了,即使来不及回村,也得先走出崖底。”顾兼暇拄着宽剑,在席苍莲的搀扶下慢慢往前走,突然裤脚一重,被拽住了。

她低头看去,一名气若游丝的村人嘴里哼哧哼哧地冒着血沫。

“苍莲,你背他。”

“可......”席苍莲犹豫了下,最终仍是背起了他。

背着走了一刻,这人的手垂落,呼吸消无,只是脸上带着安然。

席苍莲将人丢树下,堆上枯叶,倒了仅剩的半壶酒,点起火。

她赶上队伍,淅淅沥沥的雨也来了,雷声轰鸣。

“看来是场大雨!”席苍平不由提高了声音,“红杉林里有座猎人屋,先去避避!”

“好!”

猎人屋在山中很常见,席家村狩猎的范围扩到哪儿,哪儿就建猎人屋,平时进山有个意外,必先躲到猎人屋里,那里面该有的都有。

他们进红杉林时,刚好碰上了从另一头来接应他们的席穹东等人,两方汇成一股,往猎人屋去,黑狗跑在前头,一颠一颠的,很欢乐。

到了猎人屋,顾兼暇和一些重伤者被送到了十平见方的屋里休养,其他人从屋里拿了帐篷在外安营扎寨。

扎到一半,雨势增大,疯魔般狂扇着这片林子。

他们顶着满脸雨水和飞叶,艰难地扎了两个帐篷,相互挤着,躲了进去。

席穹东在屋里帮忙照料伤患,一屋子的血腥味让他的鼻子极不舒服,他听着几个族人对那场战斗大吹特吹,心里发烫,也就忽视了这点异样。

----------------------------分隔线----------------------------